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八十九章 聚首得月楼

正文第一百八十九章 聚首得月楼“逍遥哥,你真会变法术?我怎么不知道?”杨杨走到我身边低声问题,她眼里也充满了好奇。

“嘿嘿!一边站着看好戏吧。”

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然后将老婆婆用的那只空菜篮子摆在地上开始了表演。

我暗自运起内力,使出擒龙功,凭空将那地上的菜篮子拉着转了一个圈。

我这么一手很快便将众人都唬住了,围观的人也增加了不少。

不过我之后便再没有动作,只是负手而立。

想要看好戏的众人见我迟迟不动,便忍不住开始催促了,而我却朗声说道:“我施法可不想随便被人看,你们大家围着做什么?你们没事都散了吧。”

我这么一说,众都更是好奇,一个也不肯走,于是我又说道:“你们真想看也行,但每总不能白看,每人交一文钱。”

我说罢又使出“擒龙功”,将空菜篮子移动到众人面前。

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相信我能凭空将卖菜老妇丢的钱凭空变出来,但光是我这一手隔空摄物的功夫已是让他们大开眼戒了,因为平时看那些街头卖艺的是绝没有这样惊人的表演,而且一文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于是都纷纷掏出了铜板,丢到了菜篮子里。

这时候,精灵的杨杨已经看出了我的意图,拉了拉我的衣角,抿嘴笑道:“嘻嘻!逍遥哥,你可真有一手!”我低声道:“少拍马屁,还不快去把钱拿过来。”

杨杨蹦跳着上前将装满了铜板的菜篮子抱了回来,里面差不多有一两百文银了。

我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对众人说道:“好了,没事了,这位老婆婆丢的钱已经变回来了,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都知道被我戏弄了,纷纷表示不满,我提起内力喝了一声,将所有人都震住了,然后振振有词地讲道:“在场的各位都有这么闲功夫,肯花一文钱来看我变法术,难道就不愿意用这一文钱来帮助一个可怜的婆婆吗?我希望你们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们觉得我骗了你们一文钱,大可去官府报官来抓我!”听我这么一说,在场的人有的表示惭愧,有的还忿忿不平,但没有人会因为一文钱再闹下去,所以都纷纷散去了。

我将装满竹篮的银子交给卖菜老妇,“老婆婆,这钱你收好了,以后你自己也要小心,不要再丢钱了。”

“多谢公子您大恩大德!”卖妇老妇对我千恩万谢了一番,收起比她刚才丢的八十文更多的铜钱,高兴地回家去了。

解决了此事后,我说道:“折腾这么一下,我都有点渴口了。

杨杨,我们去茶楼坐下吧。”

杨杨眨眨眼,笑道:“逍遥哥,你不是没带钱吗?还要去喝茶?”我不以为然地笑道:“杨杨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认识,我就带你去吃霸王餐,现在喝杯茶算什么?走啦!”走进得月茶楼,店小二哪会知道我们两个衣着华贵之人其实身无分文,张开笑脸热情地迎了我们上楼。

我见二楼临河的一间雅阁布置的很典雅,而且位置不错,正好可以观望到半个苏州水城的景貌,便说道:“小二,我们就坐这间。”

“客官,对不住了!”店小二一阵为难,解释着说道,“这间雅阁是江南四大才子长期包订的,您看还是让小的给你换一间吧。

保证风景不比这间差……”想不到这还是唐伯虎他们的专用包间,实在有趣,我还没答话,杨杨已是回道:“我们不换,我们就要这间!”“客官,您……你这是让小的难做啊……”店小二不敢做主,只得再相劝。

杨杨也不理小二的好言相劝,快走两步,跳进包间里,一脚踏在凳子上,狠狠瞪了店小二一眼,用她那清嫩的小嗓子大吼道:“哼!我们说了要这间就这间!管他谁订的谁包的!你快去给我们准备最好的茶点,要是敢有半点怠慢,小心姑奶奶拆了你们这家小店!”杨杨这么突然一撒泼,可把店小二给吓住了,他也看得出我们这身打扮非富即贵,哪敢得罪,唯唯喏喏地退了下去。

我走过来,刮了杨杨的小鼻子,笑道:“瞧你这样儿,一点都不淑女。”

杨杨扮了个脸鬼,娇笑道:“咯咯!这还不是跟逍遥哥你学的。

你教我的吃霸王餐就得装凶扮恶的,才唬得住人。”

我闻言,不禁哑然失笑,这丫头倒是把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带她去吃霸王餐的事记得清楚。

不一会儿,伙计已送上来的茶水点心,又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我与杨杨坐在一起,一边享用着精美的茶点,一边欣赏楼外的风景。

虽以入秋,但这江南的景色远要胜过北方各地,杨柳垂岸,船影悠悠,自成一副天然的画卷。

我一路南行,总觉得这江南风光百看不厌。

“逍遥哥,我们要在江南玩多久?”杨杨忽然问了一句。

我随口答道:“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下个月就回京吧。

怎么,想回家了吗?”“我……我早没有家了……”杨杨默然低下头。

我抚了抚她的头道:“谁说你没家?你是我的好妹子,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干脆我们就一直在外面玩,不要回去了。”

“傻话,再好玩也不能不回去。

你表哥我怎么说也是皇帝,要管着整个天下,不回去可不行。”

杨杨忽又说道:“可是……逍遥哥,我不想跟你去京城,就是不想去皇宫……”杨杨就是因为宁王追求权利的受害者,所以她心理上也会抗拒如皇宫这类地方,我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而且以杨杨现在身份,把她带回皇宫去,总有些不妥,不过让林月如来照顾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说道:“杨杨,如果你不想跟表哥我住皇宫里,那么让你和你月如姐一起你愿意吗?”“那好啊!我以后跟着月如姐去押镖,可以到处玩!”杨杨想了想,又说道,“那逍遥哥你以后也要来陪我玩。”

“嗯!表哥我答应你,有空就来陪你玩。”

“嘻!那好,我们拉勾,以后不许抵赖!”杨杨虽然并非真是我“表妹”,但从最初相识起,我便一直把她当作我妹妹般看待。

见到她脸上天真笑容,以及眼神中对我的无限依恋,我知道自己从今往后,自己又多担起了一份责任。

“哈哈!我倒要看看是何人霸占了我们的包间?”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话音,加上刚才的店小二,我一共听出了四个人的脚步声,而那说话的我若没估算,应该就是祝之山了。

杨杨闻到门外的动静,也是来劲了,蹑手蹑脚地躲到了门后,瞅准了第一个进门的人,突然伸脚出去使了个绊。

“哎哟!”先走进门来的人正是祝之山,他冷不防被杨杨一绊,身子便是往前扑去。

祝之山虽然身形微胖,但身手却是非常灵活,他一声低呼,在身体快要失去平衡之间,往势往前翻了个凌空筋斗,最后稳稳地站住了。

“嘻嘻!”杨杨拍手笑道,“逍遥哥,你看这胖子翻筋斗还厉害着哩!”祝之山刚一进入便被摆了一道,险些出丑,不过他回头见到整蛊他的是个活泼、可能的小姑娘,便也没有发作,理了理歪掉的帽子,又发现我正端坐在桌前,大感意外,不觉笑道:“哈哈!小唐,你看是什么人在这里?”跟着走入雅阁人是唐伯虎与另一名青年文士以及店小二,唐伯虎与我相交,也算颇为投缘,别久重逢,十分心喜,上前与我作揖道:“原来是李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唐某这厢有礼了。”

我见唐伯虎春风满面,便是起身微笑道:“唐兄,别来无恙。”

杨杨插话道:“逍遥哥,你们认识么?让这位胖哥哥再翻两个空心筋斗来看吧!”杨杨一言,我们几人不觉哑然失笑,祝之山也不以为许,只是笑问道:“呵呵!李兄,这位小妹妹是何许人?倒是可爱的很。”

“祝兄见笑了,这位是我小表妹杨杨。”

我说道,“杨杨,可别胡闹了。

这几位都是大名鼎鼎的江南才子,这位是祝之山,这位是唐伯虎,另外这位是……”唐伯虎笑道:“呵!我还忘了引荐,这位是鄙友文徽明,这位是我跟你提过的朋友李逍遥。”

文徽明亦是闻名的江南四才子之一,他年约二十七八,一表人材,比唐伯虎英俊潇洒和祝之山机敏诙谐,他重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李公子,幸会!”“文公子,久仰!”我们相互介绍,寒喧了两句,便都纷纷入坐。

祝之山最为豪性,开口道:“哈哈!故友相逢,理当痛饮相庆。

小二,快去搬几斤上等的女儿红来。”

店小二原怕我们两方会闹出事了,却不想我们原是认识的朋友,一场虚惊后,麻利地为我们奉上了美酒,讨了赏钱后,笑吟吟地退去了。

祝之山的酒兴最浓,闲话未叙,就先迫着我先连了三杯。

随后兴口讲了两个笑话,把坐在一旁的杨杨逗来笑得合不上嘴,连连拍手叫欢。

趁着祝之山与杨杨逗乐,唐伯虎私下问我道:“李兄为何会来苏州?”我随口答道:“我表妹家生了些变故,我去把她接走,随便也来江南游历一番。”

“原来如此。”

唐伯虎又关问起华府的情况,“听闻前日华府发生惨变,华太师夫妇都双双遇害离世了?”“小宁王在天津府聚众谋逆,华太师夫妇双双殉难,为国捐躯。

当今圣上已将之厚葬,并追封为护国公与护国夫人,唐兄应该所有耳闻吧?”唐伯虎点了点头,对于华太师夫妇之死,表示哀悼。

我又说道:“说来当初华夫人抓了唐兄,欲杀之而后快,不知你华夫人之间有何仇怨。”

唐伯虎微微一头,“可能是先父与华夫人之间的恩怨吧?我亦不太清楚。

不过现在他们二人都已不在世了,再多的恩仇都随之掩埋于一堆黄土了,又何须再提……”唐伯虎之言,让我收起了好奇心。

正如他所说,想到华夫人已死,她和王动之间的恩怨也该算了结了。

“天津府生变之时,我被老祝给救走了。

李兄当时身在华府,不知后来详情如何?华府的几位丫环,秋香姐她们安好?”唐伯虎忽然又问了一句。

我笑问道:“呵呵!唐兄还念念不忘秋香吗?”唐伯虎尴尬地笑了笑,“伯虎自命风流,倒是让李兄见笑了。

其实我现在家有仙妻,秋香只能作梦中过客了。”

我想陆昭容肯定没向提唐伯虎提到过我,于是调侃道:“呵呵!我记得伯虎兄曾言你家中那妻子丑不堪言,而且非你所爱,所以才会出游寻芳的。”

“此事说来惭愧,都是老祝那贱人蒙我。”

唐伯虎自嘲着说道,“其实吾妻才貌双全,夫复难求。

然当初受了老祝的诓骗,不识家山有宝,还妄自他寻,伯虎自知是汗颜,又让李兄见笑了。”

旁坐的祝之山听到我们此时的对话,不由插口道:“小唐,这事我已经认过错了,你就别再别人面前再批评我了好不好。

再说为此我还被弟妹狠狠敲了一笔,不仅把我的‘聚宝斋’赔了出来,还得三年之内得免费给你们写字。”

祝之山的解释,原来唐伯虎和陆昭容之间果然是一场误会,原来唐母托媒婆给唐伯虎定下这门亲事,拜堂前唐伯虎与陆昭容未曾谋面,于是托祝之山去打探,谁知道祝之山唐突之下,与陆昭容结了气怨,他回来便坑了唐伯虎,把陆昭容说的奇丑无比,而且性格暴躁。

唐伯虎受了怂恿,才会在洞房之夜逃婚出走,陆昭容也因此不愤,和琴儿一起千里追寻,不过最后他们这对夫妻,兜兜转转的一大圈,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

听罢一切后,我忽然笑道:“如此说来,陆家小姐倒是个极有个性的女子,不知我能否有幸拜会。”

唐伯虎应道:“我家便在城东的桃花坞。

李兄若在苏州逗留,伯虎定诚邀你来寒舍一叙。”

“改日一定登门造访!”我微笑着点了点头,以前我虽对陆昭容颇有好感,但现在得知她和唐伯虎终成眷属,我也没再起那心思,因为自己身边已有不少女人,也不想再作它求。

不过作为朋友,我也很想再见见陆昭容。

祝之山忽然举杯道:“你们怎么光顾着叙旧,把徽明老弟给冷落了。”

文徽明笑道:“老祝,你知我量浅,何必千方百计想灌我的酒。”

我们四人共饮了一杯,祝之山又忽然感慨道:“今番良唔,豪兴不浅,聚首得月楼,只可惜独缺了一人。”

我问道:“祝兄,你指的可是你们江南四大才子中的另一位周文宾?”祝之山自嘲式地笑道:“我们四个志趣相投,结为吴中四友,实不过是酒色财气之流,倒被世人送了一顶四大才子的高帽,真是让李老弟见笑了。

我和小唐算是不安份的人了,不过比直文宾那小子可就差远了。

记得三年前,我们四个在这得月楼喝酒,那小子竟异想开天,说要去西洋游学,没想到他一走这么久,就一直杳无音讯……”感怀起故友,唐伯虎笑道:“老祝,文宾的志向可一直都比我们仨要远大的多啊!”祝之山开玩笑地说道:“是啊!好好的逍遥日子不过,非要去什么西夷蛮荒之地,弄不好现在都客死异乡喽!”我正想说我在数月见在海上遇见了归来的周文宾,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门外传进来一个笑骂声:“老祝,三年多没见了,你这张嘴巴还是那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