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九十章 夜会沈凤菲

正文第一百九十章 夜会沈凤菲“文宾?”听到外面传来的笑骂声,我们几人纷纷站了起来。

已经有些无聊的杨杨见又有人要来了,也好奇起撑起眼皮张望,看看又会来些什么样好玩的人物。

面带微笑,大步踏进门来的正是周文宾,他一身劲装,与唐伯虎三人比起来,一点也不像个才子文士。

“哈哈!文宾,真是你!”祝之山兴奋地大叫了一声,与唐伯虎和文徽明一起欢喜地迎了上去,四人随之开怀地拥抱在一起,由此可见,他们四人之间友谊颇深。

“原来李兄也在这儿,真是没有想到。”

周文宾见到我,便也热情的走过来与我打招呼。

“呵呵!人生何处不相逢。

周兄别来无恙?”我笑着拱了拱手。

“原来你们也认识,那真是巧了。”

唐伯虎三人对于我和周文宾相识,也感觉很意外。

大家重新入坐,周文宾随之将与我在海上相识的事简单讲述了一遍,唐伯虎等三人深以为然,杨杨听了那么些与倭寇海战的刺激之事,又是一阵拍手惊叹。

周文宾说道:“三个月前我就回了苏州,只可惜你们仨一个都不在。

我闲来无事,受李华梅小姐之邀,又一起出海了。”

听了周文宾讲起他近几个月的经历,我才知道原来上次宁王谋反,朱俊伟勾结倭寇购买的大批火器,之所以没能运回,原来是在海上就被李华梅的船队给劫了,说起来他们还算帮了我一个忙。

祝之山开玩笑道:“哈哈!文宾你这小子,真没想到你竟改行做起海盗来了。

可真是给我们几兄弟长脸啊!”周文宾淡淡一笑道:“其实我很敬佩李华梅小姐,她虽是女儿身,受奸党迫害,遭逢家族惨变,肩负血仇,却能坚忍不拔,还一手建立起船队,一直对抗骚扰我大明沿海百姓的恶寇。

能够和她一起做为百姓做点事,也是我的光荣。”

唐伯虎言道:“以前就听闻过江湖上传言,有这么一位李华梅李提督的风采,现在又听文宾讲起,我倒是真想认识一下这样一位巾帼英雌,文宾什么时候给我们引荐一下。”

祝之山接口道:“呵呵!是啊!你这次回来,怎么不带上那位李小姐到得月楼来?”周文宾摇了摇头道:“李小姐他们几人可都背着通缉要犯的罪名,哪能如我这样招摇地抛头露面。”

说起李华梅,我心里有些抱歉,上次在海上蒙她搭救,后来天津府事变,我回京后那阵子又忙于对于宁王,只是撤去了对唐伯虎的通缉,却忘了要下旨赦免她的罪。

现在宁王之乱已平,有时间可以慢慢来发展一下明朝的海上事业了,先把倭寇打干净,再搞搞好上贸易,除了李华梅,沈家商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此,我问了一句:“周兄,你可知李小姐现在何处?上次多蒙她搭救,我可一直想找机会报她这个人情。”

周文宾答道:“李小姐他们现在杭州,因为上次抢获了大量的火器,现在她正筹划着要将倭国海盗的最大势力莱岛家族一举消灭。

我这回苏州也是为了帮她筹措一笔物资所费的银两。”

祝之山笑问道:“文宾,你对那位女海盗可真是尽心尽力,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的。

她该不会是你意中人吧。”

“我是很仰慕李小姐。”

周文宾笑了笑道,“但更主要的是,消灭倭寇,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好事,我也想为我们大明一份力。”

唐伯虎说道:“文宾,一别三年,你真是变了不少,现在可是比徽明还关心国家大事了。”

周文宾略发感叹地道:“这两年我游历西夷诸国,眼了不少眼见,那些西方众国虽远不及我大明强盛,但他们都大肆大展航海事业,其利甚巨。

而我大明却在郑和西渡以后便一直禁海锁国,固步自封,长此以往,必将沦落于西方诸国之后……”祝之山举杯道:“文宾,你现在可真会忧国忧民,我老祝敬你!你说要筹措银两之事,也算上我也出一份吧!今天高兴就不要谈别的了,我们不醉不归!”周文宾也相应举杯,“好!我们吴中四友今天欢聚一堂,难得还有李兄这位佳朋良友在坐。

上次分别时就约定了要痛饮一顿。

今日就来个不醉不归!”祝之山又要了好几大坛子美酒来,接着周文宾讲起了他近三年来在欧洲游学的见闻,唐伯虎三人听得大赞,杨杨更是连连拍手惊奇。

众人频频对饮,谈笑风生,杨杨也在祝之山的诱骗下喝起了酒来,还拉着文徽明、唐伯虎给她猜迷讲笑,就连持重少语的文徽明在放开怀抱,多喝了几杯后,也渐渐妙语连珠。

包间几不时传出了欢声笑语。

这一次是我回到明朝后,喝酒喝得最尽兴的一回,最后直到华灯初上,祝之山最先一个倒在桌之下,大家才收场告别。

离开月得楼,我抱着已经无法走路的杨杨,慢步返回沈府大宅。

“逍遥哥,我的头……好晕啊!我……想睡觉了,怎么……还不到家?”杨杨小脸通红,醉意阑珊地依偎在我怀里,喃喃细语,口齿不睛地说着话。

“疯丫头,谁教你喝那么多酒,还敢和祝之山那种老酒虫猜迷拼酒。

这回知道厉害了吧?”“咯咯,祝胖子好有趣……还有唐伯虎长得真俊……逍遥哥你都比不过他……和他们一起好好玩……我口好渴,想喝水……”“好了,别说话了,马上到家了。”

回到沈府,小诚子和叶小青都在前厅等候着。

我将杨杨交给小诚子照顾,返回了下踏的厢房,正准备让小青给我准备热水洗漱后休息了,小荷突然来见我,说是沈凤姐请我去书房一叙。

“知道了,我随后就去见你们小姐。”

不知道沈凤菲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找我,不过我也没有多想,洗了一把脸,清醒一下后,便由小荷引路,来到了沈凤菲的书房。

沈凤菲的书房除了摆放他们商会的账目外,挂满了唐伯虎的书画,想来作为崇拜者的她定是花了不少功夫去收集,如果告诉她我刚才和唐伯虎本人喝酒谈天,称兄道弟,不知她会作何感想。

沈凤菲想来等了我很久,我在没来之前,她独自一人欣赏着自己的收藏。

见到我来了,才将目光集中上了我身上。

“听说李公子刚刚才回来。”

“是的,上午在街上遇见几位朋友,一起喝酒聊天。”

“李公子想是累了,小荷,你去沏杯醒酒茶来。”

“是,小姐。”

小荷点点头,退下去泡茶了。

沈凤菲欠身说道:“这么晚了,还打扰李公子,凤菲真是有些抱歉。”

我回答道:“无妨,反正我也没有早睡的习惯。

不知沈小姐叫我来有什么要事。”

沈凤菲秀眸一闪,没有回答,却是找出副装表过的图画,放在书桌上,“李公子还记这副画吗?”那副画是沈凤菲的收藏中唯一一副不属于唐伯虎的作品,而是出自己我的手笔,见到沈凤菲拿出此画,我不由得尴尬地笑了。

回想起在青莲小县初遇时,她误以为我是唐伯虎,恳求我当场作画,我无奈之下涂鸦了一副漫画充数,把她给唬了,想不到她还一直保留至今。

“呵呵!沈小姐,当初一场误会。

在下乱笔涂鸦的这东西,与唐寅的大作放在一起,真是汗颜。”

沈凤菲淡淡地言道:“李公子不必自谦,其实你的才情并不在他之下,令菲凤很是钦佩。”

唐伯虎可是沈凤菲的偶像,现在她将我堪比唐伯虎,若不是恭维之言,那么我在她心中的地位可就不一般了。

想在此处,我不由注视着沈凤菲,她豪不避忌我的目光,眼只的神情暧昧难明。

我刚欲开口说话,这时,小荷奉茶进来了。

沈凤菲说道:“小荷,这儿不用你伺候了,你下去休息吧。”

此时天色也不早了,若我和沈凤菲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有些不妥,但小荷身为侍女,也不敢提什么意见,轻轻应了一声,随手掩上房门退了下去。

不可否认,沈凤菲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美女,但我刚才决定放弃陆昭容后,也没再起什么猎艳的心情,况且她还是林月如的表姐,我若动她的主意,林月如又要打翻醋坛子了。

于是在喝下一口酸梅茶后,我开口道:“对了,沈小姐,你半夜急着叫我来,不会只是为了看画吧?”沈凤菲在我所遇的女子中,聪明手段不下于刘陵,我正有点摸不清她的目的,却见她突然跪了下来,“民女叩见皇上!”沈凤菲这一举动,倒是让我愣了半晌,等回过神来后,嘿嘿一笑道:“原来沈小姐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嘿!是月如告诉你的吗?”沈凤菲答道:“宁王兵败覆灭,宁王府被抄,皇上公告天下,宁王小郡主朱雨芳已被处决……然而凤菲见到她竟和李公子你在一起,自然也就猜到了圣上您的身份……”“呵!原来如此。”

我笑了笑道,“宁王不法叛逆,自然不能连累到朕这可爱的小表妹,不过碍于大明律,朕不好赦免杨杨,所以就使了这样一个法子。”

“皇上真是仁厚之君……”“好了,不用这么多礼,沈小姐你快起来吧。”

“民女不敢!民女有罪,请皇上降罚?”“沈小姐何罪之有?快请起身吧。”

“是因为宁王……”“呵!此事不用担心,朕明天就派人支会苏州府,以后不会再找你们沈家商会的麻烦了。”

“不!民女不敢欺君。”

沈凤菲摇了摇头道:“宁王谋反,民女曾有暗中出资一百万两,以作军费,并私下为其购买了万石粮草相助……”沈凤菲这话倒让我有些意外,我沉吟了片刻后问道:“据朕所知,沈小姐一向处事精明,为何会有如此不智之举。”

沈凤菲仍跪在我面前,有些无奈地答道:“以往宁王待我沈家商会甚厚,沈家商会有如今这么大的发展实托福于宁王之助……”对于沈凤菲的话,我表示理解,在中国作生意,想要做大,终免不了官商勾结,比如清朝的著名红顶商人胡雪岩就是一个代表作。

我微微点了点头,又听沈凤菲接着讲道:“民女早知宁王暗藏反心,但却无法抽身事外。

沈家先祖早有遗训,沈家后人只得从商,不得问政,宁王逆乱之前,曾先后两次相邀共事,先是利诱后是威逼,民女实不敢大逆不道,参与谋反,但也不得不无奈答应暗中出资相助。

不过这一次都是民女一人所为,除了钱叔以外,瞒过了沈家上下全有所,民女斗胆恳请皇上只降罪凤菲一人,放过沈家商会……”我伸手扶起了沈凤菲,淡淡地说道:“沈小姐,大明律历你应该也清楚,谋叛是十恶大罪,要抄家灭族的……”“皇上……”沈凤菲抬眼望向我,眼中竟是泛起了眼光,“民女自知死罪难逃,百死也不足惜,但是沈家商会百年的基业就此毁在凤菲之手,凤菲实在无颜去见地下的沈家历祖历宗……”沈凤菲讲到最后,已是轻声哭了起来,这个行事睿智的商界女强人,从来都作事精明,手段、气魄不凡,现在竟首次在旁人面前流露出了无比柔弱的一面,陪加令人怜悯。

对于沈凤菲出资相助宁王起兵之事,我知道这是她的无奈之举,若她强硬拒绝,那么不用等到现在被朝廷查办,在宁王起兵之前肯定就已经被吞灭了,所以对于此事,我也不想过多的追究。

我刚想开口说话,却见沈凤菲眼神急闪,最后呈现出绝望之色,一脸落寞地说道:“在皇上赐罪之前,凤菲有几句心里话,藏了很久,希望能与皇上倾听。”

我点了点头答道:“沈小姐有什么话请管直言吧。”

“多谢皇上隆恩!”沈凤菲脸上泛起一个惨淡的笑容,她回身拿起一直放在桌前未曾动过的茶杯,喝了一口后,缓缓说道:“皇上,请允许凤菲像以前一样,用李公子来称呼你。”

“嗯!没关系!”“凤菲还记得去年在青莲县,第一次遇见李公子,当初误以为你是唐伯虎,相识的时间虽短,但你的才智、气度都深深地打动了凤菲,心中便难以藏住倾慕之情。

后来月如表妹来了,差点将你杀死,我才知你并不是唐伯虎。

当时我感觉受了蒙骗,心中非常气愤……但随后凤菲发现自己这一厢情愿的错误想法,李公子在凤菲心目中的地位代替了原来所仰慕的唐伯虎,所以我后来想招揽你加入我们沈家商会,一来是欣赏你的才智,二来是希望你能留在凤菲身边。

呵!可是当以后从表妹处得知你是京城中的权贵,凤菲才发觉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再加上得知李公子你和月如表妹携成佳偶,凤菲心里有些妒忌,但只能将这份感情藏在心底,毕竟我身家肩负着家族的大业,有太多时候是无法顾念儿女私情的。

凤菲原以为就此将李公子淡忘了,可是直到再次相见,凤菲本来心里充满了喜欢,但又万万没想到,李公子的真实身份竟是当今皇上……凤菲心中百味难明,早已不知是悲是喜……凤菲早已想好了,今天晚上除了向皇上自首伏罪之外,还希望能借此勇气将藏在心底的话都讲出来,不然凤菲就是死……”听着沈凤菲喃喃倾述着,感受到她一直暗藏的那份深情,我这才知道原来沈凤菲早已经爱上了我,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不过在听她讲到一个“死”字之时,却发现她浸湿了泪花的玉脸上突然泛起了痛苦之色,一丝黑色的血液从她的口中溢了出来。

我心中一惊,原来她在说这番话之前,已经准备好服毒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