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二百章 大同女神捕

正文第二百章 大同女神捕刚回到客栈,点上一根烟草,马永成便来向我禀报,逆贼朱伟俊被大同府衙的人抓捕归案了,这也算是个好消息。

我吐着烟圈调侃道:“我说老马啊!你们大内高手、御林军、锦衣卫,抓捕了朱俊伟那小子这么久了,却每次都让他给溜了,现在可好,这么一条大鱼,让地方衙门给逮住了,嘿嘿!你们可真是落到面子了。”

马永成知道我心情好,不是在责怪他,只是开玩笑,仍是拱手道:“是卑职等无能!但有道是天网恢恢,疏面不漏,朱俊伟这逆贼再是狡猾,终是有落网成擒的一天。

这全是仰仗皇上天威!”我微笑道:“老马,你现在马屁拍得是越来越溜了。”

马永成尴尬地笑了笑,又道:“少爷,卑职听说这次擒朱俊伟的也非是无名之辈,据说是近年来在大同府声名鹤起的女神捕。”

“哦,这年头也有女的当捕快?”我听着什么女神捕,一时也提了兴趣,“有意思,有意思,到底是何方神圣,讲来听听?”“少爷,小人也是道听途说,去年这大同来了一位武艺不凡的年轻女子,投入了府衙,女捕快不仅武艺高强,机智过人,近年来连破了几场奇案,因此才搏得了一个女神捕的名号。”

马永成眼珠一转,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嘿!小人还听闻这位女神捕生得年轻美貌。”

“说得这么有趣,那少爷我真要去瞧瞧,也看看朱俊伟现在的死相。”

马永成领路出门,琴儿和夏香真好捧着茶点过来,“少爷,你这刚回来又要上哪儿去啊?少爷,这回出去玩,带上可得把我们姐妹几个,老呆在客栈怪闷人的。”

我括了括琴儿的小鼻尖,笑道:“少爷去探监。

府衙大牢里面老鼠多,你要不要去啊?”琴儿听得直撅嘴,和夏香一起收拾茶点下去了。

我让马永成叫上刘锦儿,带着四大护卫,直往大同府衙而去。

有马永成开道,哪里都是畅通无阻,我忍着一股恶臭,来到了大牢的最深处。

昏暗的油灯照着发霉的牢壁,铁间内稀松地睡着几个衣衫破烂的囚徒,四周都是死沉沉的,毫无生气。

记得没当皇帝之前,我也在通州蹲过一晚上牢房,旧地重游,我却没什么缅怀的心情。

披头散发的朱俊伟背靠着牢壁,手脚被铐着铁链,不过就算不绑他,此时的他也没能力逃跑了。

我见他身上身上的枪伤未愈,脸色苍白,只剩下半条命了。

牢门一开,朱俊伟听到动静,抬起头来,见到是我,冷哼了一声,又将头低了下去。

我微笑道:“老朋友,这里的伙食合不合口味?不过你小宁王从来是锦衣玉食,自然吃不惯这牢饭。

呵!既然大家这么熟,不如少爷我让他们给点开个小灶吧。”

朱俊伟又一次抬头,冷冷地望着我,眼中充满了不忿与仇恨,“咳咳!狗皇帝,你不用得意,今日落在你手里,小王无话可说!你不用在这里言语溪落,要杀我就快点动手。

哼!就算我死了,你也活不长……”“大胆逆贼!死到临头还敢出言犯上!”马永成出言喝止道。

我摇了摇头道:“锦儿啊!看到了吧,这种就是死不服输的典型!”我笑着走到朱俊伟的面前,又接着道,“朱俊伟,看你的样子是准备视死如归了,不过蝼蚁尚且偷生。

少爷我一向慈悲为怀,现在给你一条生路走。

就看你愿不愿意喽!”“……”经过这么多事,我和朱俊伟早已是你死我活,不能两立,他根本不会相信我会放过过他,于是也不回答。

我低声问道:“我问你,是不是刘瑾指使你来图谋行刺的?”朱俊伟冷笑道:“呵呵!想取你命的人多的是,我杀不死了,还有别人。

刘瑾、红莲教、天灭组织再加上鞑靼人,哼哼!怕了吧?”“哈!你们这些还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我不以为然地笑了,“朱俊伟,本来我是想利用你给我反咬刘瑾一口,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必要了。

嘿!我说这里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你小子慢慢享受吧,少爷我不陪了!”小宁王这条死咸鱼是再也翻不了身了,见他现在这凄惨模样,我心中也没什么胜利感,回头命人把了解押回京,给他一刀痛快算了。

“皇上小心,有人潜进来了。”

刘锦儿在我身边低声提醒了一句。

我也察觉到了动静,心想难道朱俊伟还有什么同谋逆党,如此来得也好,一并给收拾了。

“什么人?”一阵风响,扫灭了两盏残灯,使得大牢内更加的昏暗。

一个黑色的身影,如电驰一般飞掠入牢内。

马永成冷喝一声,拔出了佩刀。

“铮!”两刀两撞之下,擦出一阵电光火石。

刘锦儿随即拔出腰间软剑,护到我身上,不过潜入者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被缚在墙角的朱俊伟。

只得闻一阵破空声响,有一枚暗器从我身边飞射而过,正中了朱俊伟的眉心。

一只六星飞镖深深地嵌入朱俊伟的脑门,他闷哼了一声,转瞬毙命,就这么死了,倒是有些便宜了他。

我心中一凛,难道是刘瑾派的杀手来灭口,但定睛看清来袭者后,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

对方一身红色的忍者束装,从外貌和身手,我已认出他是那东洋剑客柳生一刀坐下的弟子风侍。

她这是来为柳生一刀报仇的。

风侍与马永成接了一招,又同时出手射杀朱俊伟,分心之下,被刘锦儿抓住了破绽,飞身逼上,软剑已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而风侍根本不顾自己脖子上的利刃,只盯着朱俊伟,直见他断气,仇恨的眼神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呵!你这日本妞怎么还没走?”朱俊伟就这么死了,我也不会觉得婉惜,望着已被制住的风侍笑道,“我说你还真是执着,居然一直想着报仇,现在还被你得逞了。

呵呵!不过那柳生一刀也不是什么好鸟,他手下冤死的主也不少。

中原武林想找你们师徒报仇的可多。

我看你还是早点回东瀛去吧。”

风侍怔怔地望着我没有答话,我又笑道:“呵!忘了你不懂国语,锦儿给翻译一下。”

刘锦儿在我的示意下,收起了软剑,又将我的话大致翻译了一遍。

美女忍者也没有与我为敌之意,只是冷冷地讲了两句日语。

这两句不用刘锦儿翻译,我也听明白了,随又笑道:“不用谢我,仇是你自己报的。

锦儿,放她走吧。”

风侍转身消失在了黑牢中,离开之前又说了一句话,而且她回望我的眼神有些暧昧,不由一愣,“锦儿,她最后一句说什么?”刘锦儿只是抿了抿嘴,却没有回答。

我有点好奇道:“锦儿,上次她也是最后一句你没给我翻译,怎么又吊我胃口?快讲啦!”刘锦儿笑了笑,微带点俏皮地说道:“少爷既然对此倭国女子很感兴趣,为何又放她走呢?”相比以往的冷艳,刘锦儿现在已是开朗了不少,倒把我的调侃给学会了。

这样的变化让我很欣慰,便也没再想追问,只是说道:“好了,不要乱吃醋。

叫人来给朱俊伟收尸吧!这地方呆着真不舒服,我们也走了。”

离开府衙后,我把马永成先打发了回去,拉着刘锦儿陪我一起逛街,享受二人世界。

我们这对俊男美女走在大街上,倒是引来了不少旁人羡慕的目光。

“锦儿,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吧?”“嗯!”“哈!龙凤楼?就这家怎么样?”“嗯!”刘锦儿百依百顺,我说什么,她只是点头。

我牵着她的手,走进街口这家格调典雅的酒楼。

一个生得白净要机灵的小厮,迎着笑脸,招呼我们在一张空桌前坐下。

“二位客官,你们来点什么?”“小二,我说你有什么好介绍?”“客官,一听您说话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

嘿!您来我们店可就来对了地方。

咱们店的吃食可大同府一流的,不管是生客熟客都是赞不绝口,尤其是我家老板亲手做的小笼包,远近闻名啊!”“呵!我说你这小二真能侃。

你看着给我们上菜吧。

对了再来两壶上等的女儿红。”

“好喽!客官,您稍等!”店小二看出我是个有钱的主,答应着连忙去传菜了。

刘锦儿问我道:“少爷,你不是最喜欢小青做菜的手艺吗?怎么今天要在外面用膳?”我握住她的手道:“锦儿,说你不懂浪漫了吧?我这不是想着和你一起过二人世界吗?”刘锦儿的眼中闪过柔情道:“少爷,你身系着天下,还能对身边的女人有这般的用心,锦儿能在你心中占据这么一小份的位置已经很满足了。”

我和刘锦儿正说着话,店里又走进来五名大汉,我一看正是前日在大街上策马些险伤着小陔的那几个外族人。

那领头的外异青年,目光犀利,也立刻发现了我的存在。

与我一个眼神交锋,双方互不相让。

我低声对刘锦儿道:“锦儿,你看那几个像是鞑子奸细吗?”刘锦儿不愧是东厂女特务出身,已经觉察到了对方的异常,低声答道:“少爷,那几人虽身着汉服,但肯定是蒙人,要锦儿去查探一下吗?”我点点头道:“小心行事,不要打草惊蛇。

如果是鞑子奸细就一并拿下,回头我好给镇北侯送份大礼。”

几个蒙人在我们对面桌子坐下,大呼着点了酒菜,这边小二已给我们端上来了两笼新鲜出炉的小笼包,光闻那味道还不是一般香。

“小二的,我们叫的酒菜怎么还不上?”其中一个蒙人拍了桌子喝道。

“客官,您请稍等,厨子正做着,马上就给你上菜。

您先喝茶……”小二赔着笑道。

“他们的菜都上了,怎么不上我们的?”“客官,息怒,小的马上去厨房催催……”另一个蒙人又说道:“大爷饿了,等不及了。

把他们那桌的包子给大爷端过来!”“客官,这个可……”“少废话!”小二还想赔笑解释,瘦小的他,已被一个蒙古大汉,一巴掌推的在地上打了个滚,差点没错过去。

对面桌子上领头的蒙人青年向手下递了个眼色,其中一人已经起身朝我和锦儿大步走过来。

我看他们是要故意找茬的。

“小子,你这两笼包子,大爷要了!”那蒙人大汉瞪了我一眼,伸手便要抓过来。

“找死!”我冷笑了一声,坐在原地没动,只是左手一番,使了个巧劲,绵掌的劲道送出,直接将那蒙人汉子推倒在地上,像刚才被他推倒的店小二一样,在地上滚了个葫芦。

对面坐的蒙人汉子见同伴吃了亏,除了那领头的青年外,其他三人都一下子蹭了起来,一个个怒目圆瞪。

“哎哟!几位爷,有话好好说……”店小二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劝架,但又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再不敢开口。

蒙人青年制止了蠢蠢欲动的手下,大笑两声,离桌走到我面前,“我们见过面的,本人托尔多,最欣赏有本事人,我请你喝一杯如何?”我白了他一眼,爱理不理地答道:“没看过少爷我正和美女吃饭么?识相点就不要妨碍!”那名叫托尔多的蒙人青年被我一句话顶到了南墙上,高傲的他面子上已是挂不住了,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大胆!你小子竟敢不给我家主人面子!”四名蒙人汉子怒喝着拔出了佩刀,尤其是被我推倒的那个,已是狠不得立刻冲过来宰了我。

我笑着搓了搓手指,很久没有动手打过架了,今天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店里的几桌客人,见到他们气势汹汹,还亮了刀子,以为要开打了,都纷纷起身逃走了。

这些人一是怕惹事,二是想趁乱白吃一顿。

不过这场架终是没有打起来,因为灵机的店小二见势不妙,早溜出门去,很快带了一个人进来。

“都给我住手!把武器收起来!”一声娇叱传来,我寻声望去,门口站着的人,竟然是久别的邓咏诗。

她一身红黑相间的捕快服,英姿飒爽,腰间还插着一支后世巡警惯用的铁拐警棍,想来是她特制的。

我不由得笑了,原来传说的大同女神捕竟然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