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航海时代

正文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航海时代几位内阁大臣离开后,邓咏诗走了进来,见我一个人乐和和的,便是问道:“你和三个老头子聊这么久,到底谈些什么啊?什么好事让你高兴成这样。

不会是听说小日本那边要给嫁个公主过来,你就乐傻了吧?”“呵呵!怎么,吃醋了吧?”“哼!没那么功夫。”

“老婆,别吃闲醋了,我高兴是因为听说郑和当年下西洋的海图还保存着。”

“去!谁是你老婆,我们又没拿结婚证。”

“哈哈!那我们是非法同居喽!”自从与邓咏诗确立了关系之后,我越发喜欢和她一起,尤其是没有旁人在场,相处时无须任何顾忌,那种心无隔阂的感觉让我俩都非常惬意,有时甚至都忘了身在错乱的时空之中。

“对了,咏诗,反正皇后的位子也空出来了,不如明天我下旨,给立册立成新皇后吧。

哈哈!那样你就是我明正言顺的老婆了。”

“别整这套虚的了,当皇后还要管理后官,那多累啊!我喜欢现在这样,轻松自在,出入自由。”

“随你高兴吧。

那就让皇后的位子继续空着吧。

上次坤宁宫里死那么多人,也挺晦气的。”

“我让小青把最后的那些大闸蟹给做了。

一会儿陪我喝酒吧。

咯咯!不是说要让我吃海鲜吃腻嘴吗?我都还没吃过瘾就没了。”

“这有什么难的,想吃再叫广东海南那边再给进贡不就是了。

一定吃到你腻为止。”

“说着玩的,还是不要了。

那么远的送过来,劳民伤财不说,而且还要费上不少时日。

我看不如亲自到沿海那边去吃新鲜的,而且我也想去看看海。”

“想出宫去玩啊?”“是啊!你以前不是也到处微服私访吗?反正现在国家发展也挺平顺的。

老呆在皇宫里太闷了。”

“你想出宫去玩,我一定陪你。

不过还得再等一段时间。

等远洋船队建好了,到时候咱们去泉州,找个漂亮的海滩,晒晒日光浴,玩玩滑板冲浪,多享受啊!呵呵!只可惜没有比基尼给你穿……”我收住笑道,“好了,不瞎扯了,也该是时候去看萍儿了,今天还没去了呢。”

邓咏诗善解人意地道:“我陪你一块儿去吧。”

翌日,兵部尚书刘大夏便来见驾,并带来了郑和海图呈献给我。

我本还以为郑和当年的航海图就那几张,却没想到有足足五大箱子。

先把刘大夏表扬了一番后,再大概翻看了那些海图,原来除了绘制的精细海洋航海图和记载南洋、印度洋和东非海岸的各类详尽的风土、气候、人文地理等各方面情况,以及郑和七次下西洋的航海日志,此外还有当年郑和所用的各类大小宝船的制造图纸和资料。

郑和所坐的最大宝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十八丈,换算后,大概为长一百三十多米,宽五十多米。

船体上总共九桅十二帆,宝船上下共有八层,船舱可承载一千多人,排水量大约有一万吨。

在那个时代可真算的上是航空母舰了。

这还是一百多年前造的船,如今的欧洲各国也正大力开展航海事业,但我想西班牙无敌舰队的三桅大帆船在郑和宝船面前比较起来,只能称上是小渔船了。

以前我只知道郑和七下西洋的舰队规模很宏大,但具体船是什么样的,又大到什么程度,心中并没有概念,如今亲眼见到最真实的图样,忍不住感叹。

咱们中国人真是创造过无数伟大的历史。

现在沿海的港口已经筹建起来了,在民间的海上贸易有沈家商会这样一个先驱引领,而官方的航海事业,也可以说是万事具备,现在又得到珍贵无比的郑和海图。

这些海图完全可以比作正欠的“东风”一般。

想到这里,我心中顿时生起了凌云壮志,以前就很喜欢玩航海类的游戏,想不到穿越时空回到大明朝当上皇帝后,现在真的有机会让我开创一个属于中国人的大航海时代。

我那股子激动劲还没过,两天后,在朝堂上,吏部尚书许进又给我奏报了一个消息。

招贤榜刚颁发下去没多久,就自称是很有实力的航海家,希望能够得到皇帝的召见。

皇帝不是一般人说见就见的,换作以前,这种事根本不可能还上报到我这里来,但现在百官们都深知我热衷海事,求贤若渴,加之那个毛遂自荐的又是个很特别的西洋人,所以许进才大胆地将情况在上朝时向我禀奏,以待我定夺。

我听说还是个西洋人,也很感兴趣,便说道:“明日召他入宫来吧。

朕下朝后,在东暖阁单独召见他。”

第二次下了朝,我坐在东暖阁等了一会儿,马永成便领着一个棕发碧眼,五十多岁,破着脚的的洋人来拜见我。

那人虽是来自西方,但也很懂朝廷面君的礼仪,一见了我便下跪,用很正宗的国语口呼万岁。

“小人拜见大明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用多礼,快平身吧。”

我示意对方站起来后,仔细打量了他一番,那是一张标准的西方白种人的面孔,眼中除了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外,还带很重的沧桑感,身材并不英伟,但很有一种领袖气质。

我越看越觉得对方很眼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正想问他的姓名和来历,但对方却像是认出了我一般,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啊!陈!怎么会是你?”对方这么一惊呼,我还没及得反应,一旁的大内士卫统领先就怒斥了一声:“大胆,不得对圣上无礼!”那位西洋人这才意识到什么,有点惊恐地又跪了下来。

这时候我也能确定他的身份了,我在这个时代结识的西方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还没当皇帝前,被关在通州府大牢内偶然相识的那位后世大名鼎鼎的环球航海家——费南多#822;德#822;麦哲伦。

不过我记得麦哲伦已经病发而亡了,怎么会又复活过来,还这么机缘巧合地接到了招贤榜,与我再次相见。

心中虽然非常疑惑,但还是保持了表面的平静,只是说道:“老马,你和其他人先退下吧。

朕想要与这位西方来的朋友单独聊聊。”

等并退了旁人之后,我离座上前,亲切地将还跪在地上的麦哲伦扶了起来,微笑着说道:“麦哲伦先生,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

呵呵!看来真应该感谢你们那万能的上帝。”

“噢!陈!我最亲爱的朋友,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麦哲伦发了一番惊概后,又疑问道,“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变成了大明的皇帝?”我不想费太多功夫跟麦哲伦解释,于是答道:“关于这个身份问题,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没有必要再深究了。

麦哲伦先生,您认为是吗?”麦哲伦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一听我的话,立刻明白了,不再向我追问,只是又开始祷告和感谢起上帝来。

不过我对于他竟然没死,倒是很好奇,便询问起关于他的事情来。

原来当日在通府州的大牢内,麦哲伦最后一次怪病发作后便处于了休克状态,由于当时情况很混乱,急迫之下,我也没有清楚的探明,便以为他已经死了。

因为叶子劫狱救我,在我逃走后,麦哲伦也随后醒了,也就趁着混乱逃脱了牢房。

之后,他便开始了到处流浪谋生,开始想要去寻找自己的妻女,但经过了一年多,发现希望渺茫后,又打算找机会离开中国返回欧洲,不过愿望也未能实现。

近日混到了京城来,见到朝廷颁发的招贤榜,他想到自己当初也是因为在葡萄牙并不得意,到了西班牙后得到国王查理一世的赏识,才有机会开始自己的环球航行这一壮举,因此他就想着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得到大明皇帝的赏识。

听完麦哲伦的述说后,我忍不住笑了,“我亲爱的朋友,看来你这一生注定是要将航海进行到底了。”

麦哲伦也非常的高兴,因为他知道凭借着我对他的这份友谊,他一定会得到重用,重返祖国也就有希望了。

如果把刚得到的郑和海图比作最先进的F1赛车,那么麦哲伦就是车王舒马赫,我心中的高兴劲远远要超过对方。

“呵呵!我亲爱的朋友,让我尽主地这宜,好好款待你一顿,然后再给你几个惊喜吧!”我设宴隆重款待了麦哲伦,其间也把他介绍给邓咏诗。

邓咏诗也非常惊奇,见到这么一个伟大的历史人伟,同他握手都很是激动。

一场宾主尽欢之后,我又命人搬来了郑和的海图展示给麦哲伦看。

这回又轮到这位伟大的西方航海家开始惊讶、赞叹了。

特别是那些宝船的设计图,直看得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连声呼唤着他的上帝和万能的主。

“陈,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你们大明国在这百多年前就曾组建过如此巨大的舰队进行航行……”麦哲伦有些贪婪地触摸着那些图纸,眼神闪烁着,似乎在幻想着如果自己能率领这样一只舰队,那是何等的幸运,最后他看到航海图的时候,又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这里只有西太平洋、印渡洋和东非海岸的航线图,是有遗失的图纸吗?”我微笑着简单解释了一下当年郑和七下西洋的事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剩下的那些航海图,我希望你能把它补足,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麦哲伦先是一番感激,又立刻表示了十二万分的愿意,激动地说道:“陈……噢不!尊敬的皇帝陛下,谢谢你的赏识,航海将会是我一生未尽的事业!”我又找出了那张羊皮图,交还给麦哲伦。

以前我一直没功夫去挖这藏宝,后来当了皇帝,这小小的宝藏更对我没什么意义,我本想着等下次官方船队正式起航之后,随便派去菲律宾岛把那宝藏找去来,看看麦哲伦当年到底收刮了多少财宝。

“陛下,这是我赠送给您的。

你怎么又还给我了?”“呵!还是物归原主吧。

这些也算是你的血汗钱。

当初你把这图送给我,请求我寻找并照顾你的妻女,这一点我做得并不算太多,说起来也有些抱歉。”

一起到自己的妻女,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的麦哲伦脸色也突然暗了下去。

我安慰着他道:“我亲好的朋友,我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关于你的妻子在很多年前已经不幸去逝了。

不过你也不用太难过,她现在只是早一点被主召唤去了,现在正生活在天堂。

而且你的女儿苏娅现在过的也很好。

她还有了一个异姓的姐姐,叫李华梅,也是位了不起的女提督。

她们现在正在从东瀛岛国回来的路上,相信也用不了多久,你们父女就能团聚了。”

麦哲伦虽然对爱妻的离逝有些伤心,但能再得知妻女的消息,特别是用不了一个月又能再见到自己的女儿,使得到激动的泪眼满面,又上一次祈祷着感谢他那万能的上帝。

之后我在朝中给麦哲伦安排了一个海务专使的职位,让他主持航海准备工作,招募航海人才,并从郑和宝船的图纸中挑选一些船只,再结合西方帆船的优点进行改良和制造。

没过一个月,李华梅率众抵达了京城。

东瀛的使节团随行而至,东瀛使节上朝面君,先是对一直以来的倭寇事件表示赔罪,为示诚意还献上了天皇亲笔写的认罪书。

想来李华梅上次统领大明水师去日本,真把他们给打怕了。

接受了道歉,又拿了大批赔偿,在面子上,我也很大度的表示了原谅。

然后他们呈献丰厚的贡品,更表示对我大明天朝的无限景仰。

至于小日本嫁过来的那个幕府公主,我当然也没可能像开玩笑时那样打发给李东阳做十八房小妾,只是随便封赐了一个名分,安排了往后宫一住便了事。

毕竟紫禁城的后宫里养着的女人不少,也不再多这么一个日本小妞。

另一方面,麦哲伦与苏娅间的父女相认,自然是一番激动感人的场面,李华梅得到我亲自主持为他父亲一家翻案,也是万分的感怀,总之这一系列的事都可说是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