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一章 小男孩

第一章 小男孩

“站住,你别跑”在一个烂泥似的乡间小道上,一个约莫**岁的小男孩面带哭腔的看着前方一个大笑的对着他拍着屁股讥笑他的男孩。

小男孩的衣服虽然被泥浆沾满,但是依然可见其衣服华丽。他的脖颈上,带着一根金镶玉的项圈,想来也是一个富贵之家的孩子。

但是,此刻他细嫩的双腿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烂泥的小道上艰难的向着前面走去。

而他前面的那个男孩,看模样似乎比他略大,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他却面带狂笑,撅着屁股,对着小男孩死劲的拍着。一遍拍,一边嘴里大声的笑道“来来来,快来追我呀!想要你的东西,那就来追我吧!只要你追上了我,我就把东西给你”

小男孩急了,猛的一个提脚,试图从烂泥道中向前跑去。岂料,因为烂泥十分的粘稠,而小男孩又年小力弱。虽是一个猛然提脚,但却被没有拔出。然而,小男孩的身子已经形成前倾之势,因为双脚没有拔出的缘故,狠狠的一下扑在了烂泥中。

烂泥四溅,小男孩的衣服很快的就被昏黄的泥水给弄脏了。

艰难的用小手撑起身子,小男孩的脸上都是泥浆。甚至嘴里,也呛了一口泥水。

“你,你坏蛋……”小男孩遇此情形,顿时痛声哭泣了起来。用沾满了泥浆的小手,在脸上胡乱着抹着眼泪。不一会,他的脸上就变得十分的精彩。

那些大一点的男孩见状,非但没有过来扶起小男孩,反而讥笑道“让你这个富家子傻乎乎的一个人跑出来,不带护卫。现在好了,不但连你的玉牙被我拿了,现在自己也弄得像个毛小孩似的,哈哈……让你们家有钱,让你们家有钱”那男孩说着说着,仿佛气不过,从脚下抓起一把泥水,便往小男孩的身上扔去。

这大男孩似乎十分的仇富,知道这小男孩家十分有钱,所以突然怒了起来。

小男孩双脚陷在泥土中,不能移动,只能任由那大男孩用脏兮兮的泥水扔着。

突然,小男孩眼睛一亮,他从那大男孩的扔过来的泥水护宗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那是一个白色的牙状的东西,被包在泥水中,显然是那大男孩不注意之下,从手里扔了过来。

小男孩急忙将身子往前一扑,从烂泥中将那东西给抓在手心里。

大男孩见状,伸出双手一看,突然大喊道“不好,玉牙!”

说着,便往小男孩这边冲来。

小男孩见状,急忙把沾满泥水的白色的玉牙吞入口里,然后死死的捂住口。

大男孩见状,将忙上前把手向小男孩的嘴边伸去,试图扳开小男孩的双手,从他的嘴里将那玉牙弄出来。

但是这小男孩也是倔强,就是死死的不放手。

终究,小男孩年小力弱,不敌大男孩,被其骑在身上把手扳开了。

不过,小男孩也是坚毅,他将牙齿狠狠的咬紧,死不松口。

“好啊,你还咬着不松口”那骑在小男孩身上的大男孩似乎怒了,很很的一拳打在小男孩的背上,嘴里嘟嚷道“我让你不松口,我让你不松口”

打着打着,他突然发现,他身子下的小男孩不动了。

急忙站起身来,只见小男孩双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喉咙,眼睛通红无比。

原来,小男孩刚才被那大男孩死劲的打了几下之后,无意之中将那白色的玉牙给吞了下去。

大男孩见到小男孩如此模样,眼中露出一丝惊吓。

此时,从远方突然传来狗吠和人声,似乎在呼喊着什么。

看了一眼掐着自己的喉咙,眼睛通红的看着自己的小男孩,大男孩看看远方越来越清晰的人声,头也不回的撒开腿就向着远方奔去。

小男孩见到大男孩离去,死劲的跳了几下,然后一下子瘫坐在烂泥中。

只听他用微不可查的声音道“幸好我聪明,不然还会被他欺负。”说着,便用手往喉咙里掏去。但是左掏右掏,口里什么都没有。

小男孩惊骇的道“不是真的吞下去了吧!完了完了,这下子姐姐会骂死我的”小男孩这时有哭了起来,眼泪从脸上哗啦啦的流下,将沾满泥浆的小脸上冲出两道泪痕,看起来可爱至极。

终于,犬吠声临近,有两个身强力健的中年汉子来到小男孩的身边。

其中一人急忙扶起小男孩,不顾小孩沾满泥水的衣服,抱起小男孩,关切的问道“小少爷,你怎么这般模样,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

小男孩的脸上还清晰可见泪水淌过的痕迹,这中年是小男孩家的护卫。

“少爷,告诉我是谁,让燕山我去将他给捉拿回来,替你好好的出一口气”另一个名为燕山的中年汉子大声的说道。

“不……不要了”小男孩抹干眼角的泪水,用稚嫩的声音道“这个和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许去找他”顿了一下,小男孩又用哀求的语气道“还有,不许和我爹说,不许和我娘说,对了对了,尤其是不许和我姐姐说,否则他们都会打我屁股还会责骂我的”

那燕山见小男孩可爱如此,无奈的叹了一声,道“好好好,燕山听小少爷的,一定不会说的”说着,看向抱着小男孩的中年汉子对视一眼,道“燕川,你带着少爷先去一户人家清洗一下,我去镇上给少爷买套衣服给他换洗”

“嗯”名为燕川的中年汉子抱着小男孩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这燕川走动时,双脚十分的稳重,即使是在烂泥中,抬脚出脚也如履平地一般。

燕山看着两人在前方走,回头看了一眼大男孩逃去的方向,冷哼一声“敢欺负我们燕家的小少爷,简直是活腻了。若非近曰天色不好,频频降下大雨,否则又怎会滞留此地!”

显然,这燕山心中还是对小男孩受欺负十分的愤怒。回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几只健硕非常的猎犬,冷喝道“走,回去!”

燕川抱着小男孩来到一户只有老两口的人家,说明缘由,借了一些清水将小男孩的身子清洗了番。

“来……”一名老妇从房子里拿出一件略显破旧的衣服,递给燕川道“这是我孙儿了衣服,虽然有些破旧,不过现在天气有些凉,先给这孩子穿上,免得冻着了”

燕川接过衣服,礼貌的谢道“我代我家小少爷谢谢老人家了”

替小男孩穿上衣服,燕川对其说道“快给这个老婆婆说谢谢”

小男孩十分温顺的点点头,走到老妇的身躯,用十分稚嫩的声音道“胤儿谢谢婆婆”

“好好好”老妇面带微笑的说道“原来你叫胤儿啊,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将身上的衣服都弄脏了,以后走路呀,要注意看路,知道吗?“

“嗯嗯”小男孩道“婆婆,我叫燕胤,他是爹爹的护卫”指着燕川,小男孩嫩嫩的声音道“谢谢婆婆的这件衣服,胤儿穿着很舒服”

老妇伸出手,摸着燕胤的小脑袋,道“真乖,真乖!又可爱又懂礼貌,真是个好孩子”

和这老妇又聊了几句,燕川便开口道“老人家,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袋,放在身旁的木桌上,道“这里面有点银两,小小谢礼,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说完,也不待老妇开口,便牵着小男孩燕胤出门离去。

燕胤被燕川牵着,回过头对老妇摆摆手道“老婆婆,再见!”

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中,老妇无奈的摇摇头,拿起木桌上的布袋,拉开一看,里面装满了黄灿灿的金子。

“这…这……”老父惊讶的看着布袋里面,颤声道“今曰是遇到贵人了”说着,便往屋里走去,嘴里一边喊道“老头子,有钱给你治病了,老头子……”

外面,一个角落里,燕胤和燕川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燕川,我们是不是做了一件好事呀?”燕胤晃着小脑袋,抬头看着燕川道。

燕川微微一笑,弯腰一把抱起燕胤,将其放在自己的肩上。道“是的,少爷做了一件好事。走吧!我们去和燕山汇合吧!不然穿着这身衣服回到宅子里,会被将军看出端倪的”

“嗯嗯”燕胤坐在燕川的肩头,小声的道“燕川,我听父亲说,这次从边疆回来,是要去参加什么烫武大会,是吗?”

燕川笑道“少爷,不是烫武大会,是汤武大会。这汤武大会是千年前汤武大帝在世时,在帝国内举行的一个选取帝国优秀人才的大会。凡是被选中的人,都有机会去帝国内的清月山上修炼。”

“那清月山是什么地方啊?我一直都听姐姐说想要去那里修炼,她还说让也要抓紧修炼,但是我自己到现在都弄不明白怎么才算是修炼,只知道要么挥拳头,要么曲着腿闭上眼睛坐在一动不动的。”燕胤面带苦恼,向着燕川抱怨的说道“我就是不想那样,才偷偷溜出来玩的”

“呵呵,公子现在年纪还小,等到过几年之后,自然会明白了。”燕川笑道“还有,那不是挥拳头,那叫练拳。将军大人能成为帝国三大将军之一,靠的就是他自创的燕氏长拳,才能坐镇帝国北疆,镇守那里十多年。”

“嗯嗯”说到这,燕胤十分兴奋的道“爹爹十分厉害,胤儿有次看见爹爹练拳的时候,居然一拳就将面前的一颗好大好大的树给打断了,当时吓死我了”

燕山哈哈一笑,道“那还只是将军大人十分之一的功力都不到,若是将军大人真正出手的时候,那才是惊天地泣鬼神。”

说着说着,燕川扛着燕胤来到了镇上,这里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

“燕川,少爷”这时,两人的身后传来一声呼喊,却是燕山手拿着一些华丽的衣服,站在后方在喊两人。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