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一百零五章 比试

看着场中激烈的比斗,燕胤询问了旁边一名南方学院的学员之后,才知晓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学院的院长来学院做了短暂的停留之后,便离去了。而且,学院传出风闻,说早上的时候,见到学院的冰霜女神方雪和院长一起离去了。流传是院长看中了方雪的资质,要收她为徒。

被一位武王收为徒弟,这份荣幸,这份前程,将是无限光明的。所以许多的学员,期待得到更好的表现,像方雪一样,得到别人的赏识。

毕竟,来南方学院的,大多数是冲着一份光明的前程而去的。仅有少数像燕胤这样,只是为了变强。

今曰,又是学院大比预赛的最后一天,所以现场早已人满为患。热闹喧嚣的气氛,笼罩着整个演武场。

燕胤自然知道方雪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去的,心里默默一叹,随后便按下这份悲伤,眼中闪过一丝坚毅。

真正的男儿,又岂会因为一件小事而沮丧良久。

演武场中有五个大型的擂台,只不过现在只有最中间的一个上面有人比赛。

和叶轻尘比斗的,是一名男子。这名男子手持长剑,俊朗飘逸。一身白衣胜雪的造型,让许多女子为之欢呼。

而叶轻尘则相反,今曰她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如天地间舞动着唯美姿态的精灵,散发着夺人的芳华。

玉手巧弄,青丝飞扬,白嫩如雪的冰肌露出些许在外,和那黑色的长裙相比,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

纤细而长的**在擂台之上急点,手中的的术法,风雨雷电不停的交加在擂台之中。看起来风华绝代的她,这一刻更是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气息。

“冰!”叶轻尘轻喝一声,顿时擂台上凝起一层的冰霜,随后树根冰棱突然从地面突起,刺向那白衣剑士。

白衣剑士轻哼一声,长剑如星河挂落,剑光斗转间,便将冰棱斩断。随后,他的体内涌出一股浑厚的气息,随之四周充满了气血沸腾的感觉,擂台上的冰霜被其气血给生生蒸发殆尽。

“天雷神降”叶轻尘娇喝一声,双手在手中快速捏出一个法决,只见一道电光炸闪,随后便听一声轰隆巨响,一道碗口粗的雷霆从空中凭空而落,击向白衣剑士。

白衣剑士神色严峻,朗喝一声,体内涌出一股猛烈而凌厉的气息。长剑横空,被其向上一抛,随后他的身子电射而向叶轻尘。

“轰!”雷霆被长剑所引,劈中了长剑。而白衣剑士身形急速,瞬息之间便到了叶轻尘的身前。

见状,许多男子为叶轻尘担心起来,纷纷呼喊让其小心。

燕胤也正待出口,突然眼角一闪,见到叶轻尘的一只手藏在身后。定睛看去,只见她的手心闪烁着一道细微的光芒。

白衣剑士微笑一声“轻尘师妹,你输了哦”

确实,被武者靠近身体,对修炼者而言,是最大的威胁。因为武者可以凭借强大的气势和内力以及武技,瞬息之间至修炼者于死地。

白衣剑士右手透出一丝寒芒,呈手刀之状,砍向叶轻尘的脖颈。

若是被他砍中,叶轻尘不但会被其击败,而且此人也可趁机抱住被手刀击晕的叶轻尘。

观看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瞬息之间便已经知晓了白衣剑士的用心。纷纷暗骂卑鄙无耻之类的话语,只是若是换上他们在场上,恐怕也强不了白衣剑士多少。

这就是人姓,我能想你不能做,你若做了我想的,那么你就该天打五雷轰,被人唾弃。

不过,燕胤却并不认为叶轻尘会输。

就在白衣剑士的手刀斩到叶轻尘雪白冰滑的脖颈处上方半寸地方的时候,他的手再也下不去了。

因为,一把冰棱正顶着他的胸口。

叶轻尘微微一笑“你若是砍中我的脖子,那么,你就会死,而我只不过是输而已哟!所以,小弟弟你要考虑好哦”

绝世的容颜,惊艳四座的笑容,让许多的人为之动容,为之倾倒。

白衣剑士脸上闪过一丝不甘,他自然知道后果,但是让他这样放弃,他十分的不甘。

然后,修炼者的强大他是知道的。倘若他的手刀砍下去了,那么叶轻尘也会在昏厥的刹那将冰棱刺入他的胸膛。

那里是心脏部位,武者最大的要害就是心脏和头部。心脏若是受损,气血会瞬间内涌,用不了数息的时间,他便会遭受重创,最后心脏爆裂而死。

“好了!你认输吧!”叶轻尘收起笑容,淡然的道。

白衣剑士咬咬牙,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但是两相比较之后,最后还是收回了手刀,叹气道“我输了”

叶轻尘点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

白衣剑士低头走下擂台,不一会,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正享受着胜利的喜悦的 叶轻尘微笑的看着四方的观众,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了燕胤。嘴角扬起一抹动人的微笑,对燕胤点点头。

“你怎么来了?”下台之后的叶轻尘带着她的妹妹来到了燕胤这里“我轻舞说这这阵子都没有去认真上课哦,这可不是好学生哟”

依旧是那种神态,带着那种调笑的语气。在叶轻尘的面前,燕胤觉得挺放松。

开玩笑道“呵呵,我太厉害了,老师都不愿意教我”

“德姓”叶轻尘白了一眼燕胤。

那一瞬间的妩媚和迷人,瞬间秒杀了周围那些注视着这里的少年男女。

微微一笑,燕胤看向叶轻舞,笑道“轻舞,最近修炼得怎么样?看你的样子,似乎要突破了”

叶轻舞紧紧握着叶轻尘的手,青丝披肩,俏嫩的脸颊上,浮出一抹飞霞,小声的道“嗯,有一点迹象了”

心里暗自摇摇头,叶轻舞还是那副羞涩内向的模样,和她的姐姐的大方明媚相比,简直是一个对立。

燕胤看向叶轻尘,道“轻尘姐,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叶轻尘点点头,嘴角微扬笑道“随你”

燕胤看看四周,对叶轻尘道“轻尘姐,你知道大海在哪里吗?”

叶轻尘一愣,不知道燕胤问这干嘛,道“知道呀!在南方学院的最东边,距离南方学院约莫三十里。”

“那,不知道可以不可以请轻尘姐帮我一个忙”燕胤不好意思道“我不知道怎么去,所以想轻尘姐带我我海边,行吗?”

叶轻尘轻撩耳边青丝,笑道“这个自然没问题,你帮过我们几次,这点小忙算不了什么。”

“谢谢”燕胤正待还要说什么,突然场中传来一声大喝,回响四野。

回过头去,只见场中一把巨大无比的大刀轰然劈下。这是刀气,凝成了实质,如一把百丈的大刀,横砍而出。在他的前面,是一个壮硕的少年,被大刀一刀震飞数十丈,横空洒下一道血练。

“这是?”燕胤骇然的看着那巨大无比的大刀,眼中露出一丝震惊。

“这是狂刀的刀气,也是他最为厉害的一招—刀行天下”叶轻尘叹道“不愧是学院第三,实力卓绝”

“是狂刀”燕胤眉头一凝,狂刀是学院第三,都有如此可怕的实力,那庄书是学院的第二,实力也应当十分的强劲。为什么上一次,他没有表现出来呢。

燕胤并不知道,他将庄书的长剑震断了,即使是有再好的武技和剑术,庄书没有剑都难以施展出来。

场中,那狂刀看向燕胤这里,大刀直指燕胤,挑衅的意味十足。

成千上万的观众顺着狂刀的大刀所指,目光纷纷看向燕胤这里。

燕胤并不知道狂刀为何如此,按理说他和狂刀似乎从未见过面,也从未产生什么纠葛。

不过,思及到那曰徐猴子所言,大刀会是狂刀所建,燕胤才有些回味过来。这狂刀,应该是想为寒冽报仇。

叶轻尘看向燕胤,轻启樱唇道“虽然学院有传言说你是力王,但是,和狂刀相比,你还差一些。现在他在挑衅你,你千万不要上当”

燕胤点点头,在擂台赛,成千上万的人都注视着,他不能施展燕氏长拳,又怎么可能胜得过狂刀。仅凭一些蛮力和猎捕异兽时所用的招式,在狂刀的大刀面前恐怕根本就不够看。

狂刀是一名青年男子,约莫二十四五,身材壮硕,肌肉遒劲。一头的短发,显得精炼无比。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燕翼对狂刀笑笑,随后看向叶轻尘,微笑道“轻尘姐,带我去海边吧!”

叶轻尘一愣,想不到燕胤居然如此放得开,面对众多人的目光和狂刀的挑衅,他都能毫不在乎。

轻笑一声“好呀!我也好久没有去看海了,顺便把轻舞带去看看那广阔无边的大海”

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叶轻尘牵着叶轻舞带着燕胤,向着演武场外而去。

“胆小鬼”

“没种的家伙”

“不是个爷们”

“我的个乖乖,这小子居然见色忘战啊”这是胖墩的话,也只有他,永远是那么的口无遮拦。

“啊!我的叶轻尘啊,居然被那个怪胎给拱了”一名长相十分令人佩服的男子大声骂道。

众人望过去,纷纷为之神伤,心里暗啐:我的个乖乖,就你那熊样,长得真是奇葩。

…………

如此种种,谩骂之声,不绝于耳。

狂刀浓眉一挑,眼神冰冷的看着渐渐消失在人群中的燕胤。

“若是比赛的时候遇到了,我会击败你!”在即将走出演武场的时候,燕胤回过头,看向狂刀,用并不太大的声音缓缓道出。

声音虽不大,但是众人通过他的口型,还是基本明白了燕胤的意思。

一个学院第二,一个新学员中最厉害的号称力王的少年,他们相碰,将产生怎么样的火花。

许多人,纷纷期待着。

不过,有一个人却站于演武场一角,冷冷的盯着燕胤的背影。

他,身着白衣,背负长剑。

他,正是庄书。被燕胤折断了长剑的庄书!

经过数个月的闭关潜修,他的实力,已经愈发的精进了。

感受着背后的冷芒,燕胤随意的看向庄书那里,眼中闪过一丝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