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一百八十五章 小白

第一百八十五章 小白

白色脚爪狠狠的抓着地面,白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蜗居一角的有三十丈长许的铁尾红蛇,

铁尾红蛇的身上布满了抓伤,但是这些抓伤虽然看上去十分的骇人,但是其实对铁尾红蛇而言算不了什么,

毕竟,它的巨大的身躯在那里,

和铁尾红蛇相比,白狼的体形不及它十分之一,

但是,在场的观众却将目光纷纷聚集在那个看上去娇小的白狼身上,而铁尾红蛇看着白狼向它走來,开始感觉不安起來,

忽然,铁尾红蛇当先发动攻击起來,巨大的蛇身在身躯的支持下立起,粗壮的尾巴,狠狠的抽向向着它走來的白狼,

面对抽向自己的蛇尾,白狼如一道幻影一般,轻轻一飘,

“轰。”蛇尾沒有抽中白狼,狠狠的击在了地面上,

顿时,烟尘四起,将众人的视线挡住了,

就在这时,只听铁尾红蛇开始剧烈的抖动,那庞大的身躯如被巨大的力量强行抖动一般,不停的颤抖着,

而源头,就是它的尾巴,

只是,因为灰尘的原因,所有的观众根本就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终于,铁尾红蛇停止了抖动,瘫软的倒在地上,缓缓的扭动着,

看样子,似乎十分的吃力,

这时,灰尘也落幕,一抹白色,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只见白狼正站在铁尾红蛇的尾巴上,那里,铁尾红蛇的尾巴已经能称作尾巴了,

因为,上面不但布满了血窟窿,而且已经化作成了一团肉泥一般,整个蛇尾,已经变得血淋淋的,看上去十分的刺眼,

顿时,整个斗兽场集体冷嘶一声,随后便是如惊雷一般的喝彩之声,

显然,白狼的表现令所有人感到震惊,

就连场外的燕胤,也是十分惊异的看着那道看上去十分孤独的白影,

看向北冥柔,燕胤道“你方才说你父亲是惊雷城的城主,是吗。”

点点头,北冥柔道“是的。”

“那好”燕胤沉声道“你可以帮我约约你的父亲吗,

“约我父亲。”北冥柔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可以,那我明天就先回家一趟。”

“不必明天,今天”燕胤道“我想立刻找他”

“额……”一旁的冷洐道“方胤,有什么事,需要这么急”

点点头,燕胤的目光看向斗兽场中的白狼,道“快十年了,或许它已经不认识我了,可是,我却一直记得它,小白”

“小白。”众人一愕,看向场中的白狼,再看看燕胤,不禁疑惑起來,

北冥柔看看斗兽场中的白狼,看看燕胤,似乎明白了什么,道“方大哥,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我父亲吧。”

“我就不用去了吧。”冷洐脸色不自然的道,

虚名讽刺道“怎么,怕见未來的岳丈大人。”

“谁……谁怕了”冷洐大声道“见就见,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伸手揽着北冥柔的肩头,道“柔儿,我们走。”

北冥柔羞涩的看看众人,急忙低着头向着外面走去,

最后看了一眼白狼,燕胤跟随着北冥柔他们一起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北冥柔简单了提了一下她父亲的名字,北冥冲,

随着北冥柔,众人來到了惊雷城的中心,

惊雷城并不是很大,确切的说,和东海城和风云第三城相比,惊雷城就好比一个小镇,

城中心是城主府,这一点,和许多城池都一样,

“小姐,您怎么回來了,城主不是让您只有毕业之后才可以回來吗。”一名中年汉子见到北冥柔,惊喜道“刚才夫人就吩咐说南方学院的学员到了城内,还特意让小的去看看小姐,是不是在队伍里面。”

“呵呵,是确认我的安全吧。”北冥柔轻笑一声,道“这些是我的朋友,我要找我父亲,有事和他说”

汉子点点头,道“城主大人正在府内练功,小姐可以直接去找他。”

点点头,北冥柔道“你去通知管家,让人准备好餐宴,待会我要请他们好好吃一顿。”

“是,小姐”说完,那中年汉子转身进入城主府,

有北冥柔带队,在城主府内侍者和丫鬟惊喜而友善的目光中,众人进入城主府里面,來到了一个处十分安静的练武场,

此时,练武场中正有一个中年汉子在练习着剑术,

他的剑是一把十分宽大的巨剑,挥舞起來虎虎生风,十分的震撼,

锵的一声,重剑狠狠的击在练武场中的一块巨石上将其击碎,

碎石以极快的速度溅向众人,帝一行和冷洐上前一步,将碎石纷纷震开,

“不错,不愧是南方学院的弟子”中年汉子抬起头,看向众人,

看着手持巨剑的中年汉子,北冥柔开口道“爹。”

此人,正是北冥柔的父亲,北冥冲,

“柔儿,你回來了”北冥冲抬起头,看向北冥柔,道“这次出海历练还顺利吗。”

说着,北冥冲看了一眼燕胤他们,道“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实力都还不错。”

微微一笑,北冥柔跑到北冥冲的身边,道“爹爹,你现在有事吗,我的同学找你有事。”

“哦……”北冥冲拍拍北冥柔的身子,笑道“是谁找我有事,是你吗。”

看向冷洐,北冥冲道“听说你和女儿关系很不错,是吗。”

“咳……”冷洐干咳一声,随即点点头,道“是,我喜欢她”

“哟呵。”北冥冲笑笑,道“小子挺实诚的,我打听过,你和一个叫虚名的学员救过我的女儿,谢谢。”

几句话,众人对北冥冲的印象从一个威严的沉住转换为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爹……”北冥柔娇羞的拉了一下北冥冲,道“他傻傻的,哪里有实力救我,救我的,是方大哥。”

北冥冲看向帝一行,道“是你吗。”

摇摇头,帝一行看向燕胤,道“不是,是他救过我们所有人的命。”

“嗯哼。”北冥冲看向燕胤,道“是你吗,怎么看上去你的实力最差呢。”

北冥冲之所以有这种说法,是因为燕胤的气息波动都压制在一个极其低的状态,而且,因为燕胤是灵武双修缘故,走起路來一不像寻常武者那样沉,也不像叶轻尘这样的修炼者轻灵,而是如普通人一般,实而不沉,略带一些轻飘之感,

微微一笑,燕胤道“伯父留在武宗境起码有十年了吧。”

“嗯。”北冥冲一愣,随即仔细的端详了一番燕胤,道“看不出,你是深藏不露。”

正如燕胤所言,他进入武宗境已经有十三年了,要是在他五十岁之前还进入不了武王之境,那么他也就众生止步于武圣之前了,

因为不能即使的进入武王之境将自己的身体素质调整改善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就将开始衰弱,不复最佳的状态,即使五年之后突破到了武王境界,却也只能终生呆在武王境了,武圣之境的大门,将对他关上,

这也是北冥冲现如今最大的一个难題,也是他曰夜思索的问題,

而燕胤能看出他起码呆在武宗之境十年之久,所以北冥冲才说燕胤是深藏不露,

说着,北冥冲道“先说事吧,是谁找我有事。”

燕胤上前一步,道“是我,我想找伯父求一样东西,顺便问一些问題。”

“东西,问題。”北冥冲扫视了一下燕胤,道“看在你救过我女儿的份上,你先说,我在看行不行。”

点点头,燕胤道“我们是从斗兽场过來的,在斗兽场,我看到了一只白狼。”

“白狼,你是说它啊,它是我从蛮荒城花了一万金买回來的,原本是看它好看想送给柔儿当坐骑的,不过那东西姓子高傲始终不听话,后來送到了斗兽场,沒想到,它实力十分的可怖,这一个月來,倒成了我们斗兽场的无冕之王。”北冥冲笑着道“怎么,你想要它,也行,虽然它现在价值连城,不过却也不及我女儿的姓命重要”

说着,北冥冲慈祥的看向身边的北冥柔,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

燕胤惊喜非常,沒想到事情这么顺利,

正待感谢的时候,却听北冥冲又道“不过,你怎么会看上它呢,我听说这次南方学院中有一个名叫方胤的,实力非常不错,而且身边还有一只十分怪异的白色大马,速度快得惊人,你就是方胤吧,你既然有了那神奇的白马,还要那一头白狼干嘛呢。”

“它对我很重要”燕胤沉声道“我以为它已经消失了,沒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它。”

“哦……很重要。”北冥冲讶异的看了一眼燕胤,道“这么说,你认识那白狼。”

燕胤点点头,对北冥冲道“我曾和它一起生活了九年”

“嗯哼。”这个时候,众人都惊讶的看向燕胤,

在他们的印象中,燕胤是方雪的弟弟,按理说,既然是方雪的弟弟,陪他一起的白狼,不可能沦落到成为一只斗兽,

“來人,去斗兽场将白狼带來”北冥冲对着练武场外朗声喝了一句,随即看向燕胤,道“看來这里面有故事,我们先到客厅去,然后在慢慢细说,如何。”

点点头,众人随着北冥冲的步伐,离开了练武场,

到了客厅,北冥冲先回房换了一身衣服,而北冥柔则去找自己的母亲去了,

冷洐和帝一行他们见北冥冲离开,急忙围到燕胤的身边,道“方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方雪的弟弟吗,怎么和你一起的白狼会沦落成一头斗兽呢。”

叶轻尘和韩秋婷也是带着疑惑的看向燕胤,她们也十分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燕胤沉声道“具体的原因,我无法告诉你们,等时间到了,你们自然会知晓一切。”

众人等了一会,便见北冥冲再次回到客厅,

于此同时,客厅外,也响起一声狼嚎,

在一声惊叫中,一道白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前,

“嗷唔……”引颈长嚎,白狼站在燕胤的跟前,不停的嚎叫着,

叫声凄厉而低沉,隐隐的,带着一丝沉重和激动,

“小白。”燕胤语气哽咽的轻喊了一声,随即蹲下身子,一把抱住身前的白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