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一百九十三章 巧遇铁如山

第一百九十三章 巧遇铁如山

“铁前辈,是你吗。”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燕胤急忙上前呼喊道,

回过头,粗狂的面孔,熟悉的面容,不是铁如山,还会是谁,只是,和以前相比,他的脸色看上去多了一丝愁绪,

“是你,方兄弟”铁如山惊讶的看着追上來的燕胤,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着,看向燕胤身边的小白,道“这是什么异兽,像狼,但是块头好大。”

“这是烎”这时,一名老者走上前,道“这位小兄弟,我观察你多时了,你身边的这头烎卖吗,要是你有意的话,我会出一个令你合适的价格,我是一名择兽师,是专门为斗兽场寻找斗兽的。”

“择兽师。”燕胤愣了一下,随即婉谢道“不用了,小白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卖它的。”

老者又接着道“那不如让你的这头异兽去参加斗兽吧,烎的实力很不错,而且很难得,只要它一上场,肯定会赢得大量的观众和财富的。”

摇摇头,燕胤看向铁如山,道“铁叔叔,我们找个地方去坐坐吧。”

点点头,铁如山看了一眼老者,道“再见。”

寻了一处安静的酒馆,铁如山叫了两瓶酒,和燕胤对饮起來,

在风云第三城里,随处可见一些人身边带着异兽,虽然燕胤身边的小白十分的吸引人,不过大多数人看了一眼也就过去了,

看了一眼安静的蹲在桌子边的小白,铁如山看向燕胤,阿东“方小兄弟,这是你的坐骑。”

“嗯”燕胤开口道“他叫小白”

顿了顿,看向铁如山,燕胤道“铁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东海城的吗,对了,白夫子怎么样,他还好吗。”

听到燕胤的话,铁如山放下手中的酒杯,叹道“我师父,他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燕胤大惊,道“我那夜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十分健朗的,而且他是一名武宗,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铁如山紧紧的握着拳头,道“我师父,他是被人杀死的。”

看向燕胤,见其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于是将事情的來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道“我师父,他就这样,被人杀死了,我敢肯定,他们一定是为了那三把剑。”

三把剑,现在已经在方雪、林晴儿还有燕胤的手上,燕胤沒有想到,白夫子竟是因为三把剑而丧失了生命的,

不由得,心里十分难过的看着铁如山,道“铁叔,您知道是谁干的吗,我要为白夫子报仇。”

铁如山知道,这是燕胤要报白夫子的赠剑之恩,

摇摇头,铁如山警惕了看看四周,随即低声道“这两年來,我无时无刻的不想着为师父报仇,只是不知道是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不过,那一夜在我师父将我送出‘第一器’的后,我后來见到了三道身着黑衣的人消失在了第一器的上方。”

“身着黑衣。”燕胤暗自记下了,继续问道“还有别的消息吗。”

“其它的消息,对了,我想起來了”铁如山沉吟道“我以前听师父说,他一生锻造了七把剑,前四把算是名剑有主,但是后三把,是师父用最后的时间所作的封山之剑,这三把剑,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我师父说,曾经风云啸将军曾写信他,说国师想要师父给他锻造一把剑。”

“风云啸,国师”燕胤一愣,这两个人,都算得上是他父亲的敌人,也是他的敌人,而且这两个人,一个是当今的国师,不但权势滔天,而且更是一名武圣,另一个,则是风云帝国君主的弟弟,还在不久前接手了中将军的权利,

“铁叔的意思是。”燕胤低声的道“你怀疑和他们有关。”

点点头,铁如山饮尽杯中之酒,道“我想不出会有其它的什么人要致师父于死地,而且,据东海城城主披露的消息,师父似乎是气血逆流,自曝而死的。”

气血逆流,自曝而死,这是在知道自己不敌,但却又不愿被人生擒活着捉拿的情况下,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所用的最后一种方式,

显然,白夫子死前遇到的敌人,是他誓死不服的对手,否则,他绝不会用气血逆流自曝而亡的方式來表明自己的立场,

暗自记下铁如山的话,燕胤问道“铁叔,你现如今在干什么,有什么打算。”

“打算,唉……”铁如山叹道“我只是一个锻造兵器的,虽然空有一身的气力,虽然我很想给师父报仇,但是,我又能怎么样。”

一饮而尽,铁如山拿过燕胤面前的酒,再次喝了起來,

沉思了一下,燕胤道“铁叔,白夫子锻造兵器的手艺,我想当世无人能敌,你身为他的弟子,锻造兵器的技术想來也不会很差,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铁叔愿不愿意。”

铁如山看向燕胤,道“你说”

对于燕胤,铁如山还是挺放心的,不说别的,单说白夫子的赠剑之恩,和燕胤那真挚的目光,铁如山就很相信他,

“知道晴儿吗,就是当初和我一起前往第一器的时候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燕胤道“她就住在风云第三城里”

似乎想起了燕胤说到的女孩,铁如山点点头,道“那个小姑娘,我记得,她看上去很活泼,她住在第三城里吗。”

“嗯”点点头,燕胤道“她是风云第三城城主的女儿,我这次來,也是找她的。”

铁如山放下酒杯,道“继续说。”

“铁叔你一身锻造的技艺,我想对林城主一定很欢迎你的到來。”燕胤道“而且,在风云第三城,借助林城主的帮助,你也可以成为一个像白夫子那样有名的大师,这样,我想有些人,会主动找上你的。”

愣了一下,看着燕胤冷冽的目光,铁如山似乎明白了什么,伸出手,握着燕胤的小手,铁如山诚恳的道“方胤,谢谢你,师父的选择沒有错,他为自己的剑,找到了一个好的主人。”

笑笑,燕胤道“走吧,铁叔,我们去晴儿家。”

在去往城主府的路上,铁如山对燕胤说起了他这两年的生活,

这两年,铁如山如一个流浪的汉子,到处的盲目的寻找着有关于自己师父身死的消息,只是沒有什么很大的效果,他曾给人当过护卫,又曾给人当过锻造师,但是心里是茫然的,所以每一个地方都干得很短,

这一次,他本來是想到风云第三城的武者公会去,想加入武者工会的,

不过遇到了燕胤之后,听了他的意见之后,便打消了那个年头,

当燕胤刚走到城主府前面的时候,便听到一声冷声的呵斥“第三者,不要仗着晴儿对你关照有加,你就敢肆意妄为,要知道,我可是晴儿的叔叔,我现在就要带她进去,你难道敢拦我林归元。”

“归元老爷,晴儿小姐说过了,不许任何不相关的人进入林府,而且,这女子只不过是一个记女,你又何必……”第三者刚说完,只见林归元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向第三者,道“我的事,用不着你艹心,还有,我说过,水儿她不是记女,她是我的妾。”

燕胤看去,只见林归元的身边有一个浓妆的艳丽女子,

而第三者正站在一群护卫的身前,拦住了林归元的路,

“铁叔,我们过去”燕胤道了一句,便走上前,

林归元心里十分的憋屈,自从他被燕胤击断了腿之后,他在**卧养了大半年,后來林晴儿的父亲林长卿突破到了武圣,在击败了中将军之后,他在林家的权势得到了最大的统治,不但颁布了许多的命令,还针对林家的人下了许多的死规矩,

尤其,不知是林长卿有意还是无意,他让林晴儿掌管林府上下的大小事宜,而且还赋予了她极大的权利,就算是林归元,也难以用辈分來管制林晴儿了,

就在这时,林归元听到了让他做梦都想杀死的一个人的声音,

“第三者,别來无恙”走上前,燕胤看也不看林归元,对第三者笑道“实力又进步了许多了,已经是一名武宗了”

“方胤。”第三者见到來人,大喜道“你怎么來了,之前就听晴儿小姐说收到了你的來信,她高兴得不得了。”

“呵呵”笑了笑,燕胤暗自赞叹一声南方学院送信的人速度够快,又看向林归元,道“晴儿的二伯,你好。”

看着方胤,林归元惊然道“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之前城主府就流传着那一夜燕胤和中将军大战的事情,事后沒有找到燕胤的人,也沒有看到他的尸体,而且有大半年沒有他的消息,很多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却沒有想到,燕胤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死,我可沒那么容易死,倒时您,身为晴儿的二伯,可要做好一个长辈该做的事情,否则,说不定哪天腿又会被人给拆了的。”燕胤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着对林归元道,

似乎想起当曰燕胤将他的腿生生捏断的情景,林归元急忙后退两步,神色紧张的看着燕胤,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耸耸肩,燕胤看向第三者,道“我们可以进去吗。”

第三者连连点头,道“当……当然”

说着,看向林归元,道“归元老爷,您若依旧要带这个女的进去,倒时晴儿小姐怪罪下來,小的只能如实相告了。”

说着,伸手引着燕胤,道“方兄弟,快请进。”

燕胤看向铁如山,道“铁叔,我们一起进去吧。”又看向一旁的小白,道“小白,我们走。”

看着燕胤带着一只白色的大狼进入城主府,林归元神色变幻,在其它护卫的注视下,最终咬牙对身边的女子道“水儿,你先回去吧。”

说完,大步向着府内走去,

在第三者的带领下,燕胤和铁如山來到了一间书房,

书房里到处都是书籍,一名女子,正伏在书桌前,挥笔疾书,

“有什么事,快说,我将这个东西写完,待会就要去练功了。”女子头也不抬的开口道,

看着女子,燕胤伸手止住了正要开口的第三者,缓缓走上前,道“晴儿,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