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二百八十二章 雨中话事

第二百八十二章 雨中话事

大雨滂泊,雨水落到树叶上,传出哗哗的声响,

积聚的水流,汇聚一起,在丛林中形成一道道细流,

大雨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到两人的身上,细流流经两人的脚下,

大雨落在树叶上的声音,雨水滴在地面上的声音,潺潺的细流之声,似乎都无法干扰两人,

燕胤静静的站在雨中,看着面前不远处的陆人贾,

而陆人贾,则是神色凝重的看着燕胤,

良久,陆人贾吐声道“是一个不错的好地方,有山有水,有树有兽,虽然下着大雨,但是却也不失为一个安静的地方。”

说着,陆人贾盯着燕胤的眼睛,道“你说是吗,方胤”

“安静,不错,是很安静”燕胤吐声道“不知道陆兄觉得这风云山脉如何。”

陆人贾眼神一凝,道“不入此山,安全,一入此山,危险。”

“哦……”任由雨水顺着脸颊滑下,燕胤看着陆人贾,淡然道“看來,陆兄这是话里有话啊”

望着燕胤,陆人贾深呼一口气,沉声道“不必如此故弄声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你是副院长琴霜的人,那你知道,他为什么需要九阳炙炎草吗。”燕胤缓声道“实话,我只听实话。”

“他受伤了”陆人贾道“十年前,他被燕翼的夫人施法击伤,后來,因为修炼的功法阴寒,引起了一些后发症,使得其需要极为炙热的东西來压制自己的伤势,但是这些年,他伤势越來越严重了,所以需要九阳炙炎草來疗伤吧。”

“琴霜受伤了。”燕胤暗自沉吟一声,看向陆人贾道“琴霜他是国师的人。”

“嗯”陆人贾并沒有隐瞒,而是缓声开口道“国师手下有两大使者,分别是左使和右使,左使便是琴霜大人,而右使自从当初国师來到燕京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后來就从未现身了。”

“左使、右使”燕胤看向陆人贾道“国师叫什么,你知道吗。”

摇摇头,陆人贾道“我是琴霜大人的手下,从未接触过国师,而且,这些年,国师一直呆在皇宫里,而我们这些人,是无法进入皇宫的。”

“你们这些人。”燕胤疑惑道“黑衣人。”

点点头,陆人贾道“是的,我们都是左使大人手下的人,只负责为左使大人办事。”

“黑衣人……黑衣人”燕胤目光低敛,看向陆人贾道“你知道东海城的第一器吗。”

“嗯哼。”陆人贾一愣,神色警惕的看着燕胤,道“你是……。”

燕胤见到陆人贾这副模样,心里有些了然,道“你们去过第一器是,是不是。”

陆人贾深呼一口气,看着燕胤,道“你是否也去过第一器,而且,那三把剑,是否已经被你拿去。”

大雨,越來越大,斗大的雨水,哗啦啦直下,

“怎么去了这么久,他们还沒有回來。”帝一行沉吟道“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了。”

“瞎说”徐猴子道“老四福大命大,怎么会有事,你说是吧,轻尘学姐”

看向叶轻尘,徐猴子笑道,

轻嗯一声,叶轻尘的眼中藏满了担忧,看向树洞外的目光,不禁紧张起來,

一旁的明月见到叶轻尘这副模样,不禁眉头微微一凝,暗自沉思了起來,

大雨如瀑,尽情的淋洒这片天地,而燕胤和陆人贾的衣服,也早已湿透,

只是两人,却似乎丝毫沒有察觉一般,

“不错,剑在我的手上,是白夫子亲自递给我的。”燕胤沉声道“而你们,却杀了他。”

陆人贾道“左使大人有令,不得不从。”

看着燕胤,陆人贾道“你问了我这么多,那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題吗。”

看着陆人贾,燕胤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说。”

“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陆人贾道“第一城的那个人。”

“你看到了什么。”燕胤道,

陆人贾缓声道“那个人的出现,意味着一场变故即将展开,我只是想知道,你和他之间,是什么关系。”

“关系”望着陆人贾,燕胤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又何须多问。”

“呵呵”陆人贾突然笑了“这一路上以來,我一直在想,你和他到底是哪种关系,想了很久,猜测了很久,最后想到了一件事情,不由得将你和他联系起來,只是,却不敢断定。”

看着燕胤,陆人贾道“十年前,当时我还只是一个青年的时候,被左使大人收为下属,不久后,那人來到燕京,然后燕京发生变故,再之后,我们便穿上了黑衣,戴上了斗篷,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都不能脱下,也是那一年,还是一名普通将军的风云啸回燕京,宣布了一个消息,那个消息,对某些人只是一个谈资,但却对某些人,却是一个很重的打击,只是……”

仰起头,陆人贾道“想不到,死了的人并沒有死,反而活了下來,更名改姓之后,成为一个许多人欣赏不已的人物。”

看向燕胤,陆人贾道“我说得对吗,燕少爷。”

这一声燕少爷,燕胤并沒有吃惊,也沒有担忧,而是似乎早已预料到了一般,静静的看着陆人贾,道“你知不知道,你不说出來,我不会动手,你说出來了,我会动手。”

“呵呵”笑了笑,陆人贾道“相反,我说了,你不会动手,我不说,你反而会动手,是吗。”

燕胤并未作声,而是双手开始缓慢的握了起來,

见到燕胤这样,陆人贾并沒有防备,也沒有显出紧张的情绪,道“我是一名灵宗,距离突破到灵王至少还有近十年的时间,而你,不但是一名武宗,想來,还是一名灵宗吧。”

沉声一叹,陆人贾道“很多人,都低估了你的实力,很多人,也想错了你的潜力,能在这般年纪,达到这个程度的,显然你的潜力,不只如此,那一曰,在第一城内,你使出的应该就是燕氏长拳的第十四式吧。”

“嗯”燕胤虚握双手,沉声应了一声,

“燕氏长拳,是那个人最得意的拳招,也是当世赫赫有名的招式。”陆人贾道“曾经,我亲眼见到其一拳轰塌燕京半条长街,虽然,你那一招沒有他那么厉害,但是却也不遑多让。”

“呼……”长呼一声,陆人贾又道“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如果继续跟着你,恐怕这风云山脉我是能进不能出,不过,我还是和你们一起來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燕胤突然道“难道,你认为你有足够的实力压制我吗。”

笑了笑,陆人贾道“相反,我曾经想过是否拿你朋友的姓命威胁你,尤其是那个叫叶轻尘的女孩,不过,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一來是因为那样无意义,二來,是因为那只[***]鸟。”

燕胤沒有作声,看着陆人贾,道“说吧,你的目的和你的条件。”

“聪明”陆人贾道“不愧是燕翼的儿子,那好,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杀死我。”

燕胤一愣,看着陆人贾道“你说清楚。”

“我早已不想继续当这黑衣人了,黑衣人的身份困住了我的行动,也禁锢了我的思维,若不是沒有条件,我早已离去。”陆人贾开口道“这一次,左使大人选人随你一起前來风云山脉,很多人都不愿來此,因为,风云山脉太危险了,但是,我來了。”

“你想借助风云山脉,达到身死的目的,然后化名改姓,重新生活。”燕胤道“所以,在路上,你故意让那两个蒙面人监视我们,尤其是去打扰轻尘,以达到激怒我的目的,最后,当你确定我杀死了他们两个人之后,你并沒有为他们报仇,甚至都沒有提起过他们的事,我想,那两个人,既是监视我的,也是监视你的,是吗。”

“不错”陆人贾朗声道“你很聪明,许多事情一点就透,我想,你应该明白我需要的,这一路上來,我并沒有对你对其它人如何,这一点,你也知道,虽然白夫子那件事确实是我们所为,但是,那是左使大人的命令,否则,就算我们不去做,也会有其它的人去做。”

缓缓的松开拳头,燕胤道“似乎,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摇摇头,陆人贾道“你的事情,并不在我的预料中,甚至,我从未想过,你和那个人有关系。”

看着陆人贾,燕胤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认为,我会放任你离去吗。”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既然我要抛弃这黑衣人的身份,自然不会乱说话。”陆人贾沉吟了一下,道“若是你不相信我,那么我愿意奉出我的一缕神魂,由你掌握,这样,我的生死,便掌控在你的手里,这一点,身为修炼者,你应该明白神魂对一个修炼者的重要姓。”

“神魂。”燕胤暗自沉思一下,道“好。”

只见陆人贾伸手在自己的头上一拍,一道淡淡的白气从他的头顶冒出,

随后,白气出现在了陆人贾的手掌上,

而此时,陆人贾的脸色已经苍白无比,好似受了极重的伤一般,

“这是我的一缕神魂,你只要滴一滴血到上面便可掌握我的生死,只要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要杀我,只需毁灭这缕神魂,我身体内其它的神魂,必然会受牵连,不出一个月,我就会魂飞魄散。”陆人贾道“这是我的诚意。”

见到陆人贾如此,燕胤静静的看了他良久,道“你收起來吧。”

“嗯。”陆人贾一愣,随后怅惘的看着燕胤,道“你还是要杀我,虽然我不是你的……”

“不是”燕胤打断陆人贾的话,抬头看着不停落下的雨水,道“我方胤,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君子,但是,却也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从一开始,你就未曾想要过反抗或者以命相搏,反而是对我有问必答,坦诚相待,这一点,你我虽然不处在同一阵营,但是我选择相信你。”

看向陆人贾,燕胤沉声道“生命只有一次,你既然想要重新來过,那么,希望你以后好好的对待自己的余生。”

“方胤,你……”陆人贾激动的看着燕胤,道“好好好,不愧是燕翼的儿子,风度和胸襟,令人钦佩,你放心,有生之年,我陆人贾必定不会做有害于你的事,否则,就让我陆人贾众生止步于灵宗。”

看着陆人贾,燕胤暗自点点头,道“你走吧,趁着这场大雨,走吧。”

陆人贾将手中的白气按入脑海中,脸色又恢复了一些红润,看着燕胤,他扑通一下屈膝而下,对着燕胤磕了三个头,

陆人贾起身看着燕胤拱手诚恳道“方胤,告辞。”

说完,陆人贾数的腾跃,消失在了无边的大雨蒙蒙之中,

看着陆人贾离去,燕胤静立在雨中良久,随后身子一震,将雨水震干,一道由真气的罩子将他罩住,随后向着风云山脉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