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三百一十五章 隐藏的真实

第三百一十五章 隐藏的真实

“方兄弟,过來喝点酒解解渴啊。”狂鲎大声道“你这样一直扎马步可不好,那样对自己太苛刻了。”

站在船头,迎着海风和海浪,燕胤稳稳的扎着马步,调动着体内的气血和真气,回想当初在南方学院的时候,燕浩然初教他在大海中扎马步的场景,

直到现在,他还沒有完全的掌握苍海七拳的全部奥义,无法做到如燕浩然那样,一拳击出,锁定一片海浪,将其震碎,

不过,他现在已经很满足,他知道欲速则不达,若是一味强求,反倒不美,

沒有回头,燕胤沉声道“不必了,该喝酒的时候可以喝酒,改练功的时候,还是要抓紧练功。”

无奈的耸耸肩,狂鲎看向一旁的杨秋桦,笑道“秋桦,现在已经出海十來天了,你觉得怎么样。”

杨秋桦捂着嘴,道“还好,刚开始还有些晕船,现在已经习惯了。”

“呵呵,倒是奇怪,为什么你晕船,但是秋石那小子不晕船呢。”狂鲎看向一边正和剑龟他们闹着玩较力游戏的杨秋石道“他年纪还小,你觉得我们以后是不是将他送到南方学院去。”

“我们。”杨秋桦一愣,随后脸色有些羞红道“这个,听你的”

狂鲎见到杨秋桦这样子,沒心沒肺的嘿笑道“好好,那就听我的,倒时将他送到南方学院去,不过,他从现在就可要和方兄弟一样勤修苦练了。”

杨秋桦点点头,随后看向方胤,低声道“他真的是那个被林城主禁止入城,被南方学院开除的天才少年方胤。”

“嘿嘿”狂鲎大笑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可是”杨秋桦皱眉道“他看上去并不像传闻所说的那样可恶啊,而且,还十分的平易近人和友好。”

点点头,狂鲎道“外面的传言都是假的,虽然不知道方兄弟为何会被南方学院开除和被林城主禁止入城,但是我相信他。”

看了一眼杨秋石,狂鲎对杨秋桦道“秋桦,我觉得,让秋石跟着方兄弟,或许是一件好事。”

杨秋桦一怔,看了一眼在那里扎马步的燕胤,又看了一眼整合剑龟他们玩着的杨秋石,点点头“确实,秋石跟着方兄弟应该会好一点,可是……不知道方胤他会不会接受。”

狂鲎道“找个机会,和方兄弟说说吧。”

燕胤并沒有去注意狂鲎和杨秋桦的对话,而是专注于自己的身体去了,

出海的这几曰以來,他一直都在扎马,來调动自己的气血和身体机能,扎马步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至少对武者而言,在船上扎马步,也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只是,海贼王他们个个都行,

但是,如燕胤一样,只要有空就扎马步,而且这些年來一直坚持,却是很少见,

因为,当达到武将这个地步之后,很少会有人还会去扎马步,但是,燕胤却一直牢记着当初他父亲对他说的话,扎马步,是武者的基本,也是拳术的根基,

扎着马步,燕胤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

这种异样,并不是坏处,而是一种很好的东西,

他感觉,每当自己调动体内的气血的时候,全身就会暖洋洋的,十分的通畅,他的精气神,都会很好的凝聚,而那之前因为气血上涌而会在身上浮现的暗黑色的龙鳞样的印记,也并沒有出现,

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阳光的原因,但是后來证实并不是如此,

思索了许久,他想到了当初在风云山脉的时候,独眼巨尨的那道白光,

“或许,是它的那道白光的作用”燕胤暗自想了想,随后开始深思身上的之前发生的变化,他总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但是,却又感觉不出來,

这件事,他和叶轻尘提及过,只是那个时候,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当在风云山脉的时候,他发现身上的龙鳞印记的时候,他明白了,

那种感觉身体有些不对的情况,來自于蛟龙,

一头蛟龙盘踞在一个人的体内,这是一种很奇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燕胤的体内,又确实有一条蛟龙,

眼下蛟龙陷入了沉睡之中,燕胤也无法从其身上得知这一系列的变化,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暗自有了一些警惕,

毕竟,蛟龙盘踞在身体里,多少让他有些不安定,

深呼一口气,燕胤不去多想这些,而是开始打起拳來,

已经好久,他都沒有好好的练习拳术了,

这一次,他沒有打苍海七拳,而是,燕氏长拳,

拳风很缓,很平,但是却很有势,

“猛虎扑山”一声低沉的虎吼从燕胤的喉咙间吼出,燕氏长拳第一招,展现在了海贼王他们面前,

猛虎扑山,讲究的是一个扑字,

扑,并不是意味着真的扑上去,而是在一种气势上,以一种盖压的形势,将对手的气势压下去,达到震慑的作用,

当燕胤这一招施展出來的时候,原本正和杨秋石闹腾着的雨雁剑龟等人纷纷看向了燕胤那里,

就连狂鲎,也停下了和杨秋桦的继续聊天,而是目光怔怔的看着燕胤那里,

众人纷纷走上前,静静的看着燕胤在那里施展燕氏长拳,

随着燕胤的燕氏长拳一招一招的施展开來,他愈发的酣畅淋漓起來,拳意如洪,拳势如龙,一招一招的燕氏长拳,在他的手中,展现出了其威吓的一面,

“第七式,抽鞭断江”低喝一声,燕胤沉声道“第八式,山崩地裂”

四周拳风猎猎,迎着海风,燕胤的双拳如有神姓一般,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第十四式,十方俱灭”燕胤身躯一震,随后喝声道“第十五式,风扬云渡。”

顿时,拳势和拳风开始变得空泛起來,一股浩然大气从燕胤的体内勃然而出,

“第十六式,海纳百川,喝。”一股浩大威势从燕胤的体内勃然而出,双拳如碑,狠狠的击向前方的大海中,

拳劲狠狠的击出一股巨大的浪花,飞涌四溅,

不知什么时候,海贼王來到燕胤的背后,他双手如爪,咻然的抓向燕胤的肩头,

听到身后的风声,燕胤身子一错,反手并拳,虚握而击“半步天下。”

这一招,燕胤并沒有全力而击,只用了七分力道,

但是,即使是这样,海贼王也感受到了一股毁灭的力量,

变爪为拳,海贼王和燕胤对拼了一记,后退数步才止住身形,而燕胤,则是身子震了一下,卸去了海贼王的力道,

对拼一记之后,海贼王沒有在出手,而是看向狂鲎,道“狂鲎,你带秋桦和秋石下去聊聊,我们大家有些事要谈。”

狂鲎看了一眼燕胤,点点头,将杨秋桦和杨秋石领下船舱,

杨秋桦和杨秋石也知道他们似乎有事,并沒有反对,牵着杨秋石的手便跟着狂鲎下到了船舱里,

“方兄弟,哪里人。”待狂鲎他们进入船舱之后,海贼王看着燕胤,沉声道“以前一直以为方兄弟只是南方学院的学院,现在看來,似乎不是。”

剑龟也神色有些凝重道“若是剑龟刚才沒有看错的话,方兄弟所施展的,应该是曾经名噪一时在北疆广为流传的燕氏长拳。”

“而且,似乎还是完整的燕氏长拳”雨雁沉声道“虽然我们只看到了十六式,但是从这股后劲可以看出,方兄弟应该全部都会。”

“燕氏长拳是当年定北将军燕翼的拳术,目前虽然在北疆大范围流传,但是却少有人在南疆见到,方兄弟这般年纪,想來应该还未曾去过北疆,不知道,方兄弟是如何会这燕氏长拳的。”海淼神色严肃道“还请方兄弟直言。”

扫视了一眼众人,燕胤笑了笑,道“大家不必这么紧张,你们觉得我怎么样。”

众人一愣,剑龟开口道“有情有义,是条汉子。”

“为友万里奔袭,不顾安危亲涉海外寻找龙之残魂,大义,而且,这一次又为了山奎不远万里而來,是个不错的汉子。”雨雁道“大家很敬佩你这种胸襟”

海淼他们也是连连点头,海贼王看着燕胤,沉声道“方兄弟,你的师父,不知是不是姓燕。”

“嗯。”燕胤讶异的看向海贼王,道“船长如何这么说。”

“很多年前,我曾载过一个人出海,当时,那个人虽然沒有说,但是看得出,他是一个武王,当时,他也在我们甲板上练习过拳术,你的身上,隐隐有他拳术的影子。”海贼王道“后來他离去的时候,告诉我们,他姓燕,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和他有些关系,只不过,他使的不是燕氏长拳。”

燕胤愣了一下,随后马步一扎,将苍海七拳使了一遍,随后拳收气定看向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海贼王他们,道“你们当时看到的那个人的拳术,是不是这套拳法。”

“嗯嗯”海森连忙点头道“就是这套拳术,当时我们还想偷学,可惜怎么都学不会。”

剑龟试探的问道“方兄弟,你是那人的弟子。”

点点头,燕胤道“嗯,他是我的师父。”

“这么说,那个人,难道是定北将军燕翼。”雨雁惊声道“我们居然沒有认出來。”

摇摇头,燕胤道“不,他虽然姓燕,但是并不是定北将军。”

“那不知,方兄弟你这套燕氏长拳,是从何处学來。”剑龟沉声道“这一点,我们大家都想知道,当然,你也可以不说,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海炎点点头,道“嗯,我们大伙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是的是的”海森也附和道,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众人还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燕胤,期待着他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