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为他生个孩子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为他生个孩子

“燕夫人,怎么了。”柳清烟看着叶轻尘眼睛突然湿润,似乎要流泪一般,不禁关心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回过神,叶轻尘摇摇头,微笑道“沒事,只是眼睫毛扎着眼睛罢了。”

“额”柳清烟一愣,她可不会真以为叶轻尘是被眼睫毛扎着眼睛了,

无意继续围绕这个话題,叶轻尘收回心神,看着柳清烟轻问道“方才在大厅听燕胤他介绍时说柳姑娘曾帮助过她,可以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吗。”

笑了笑,柳清烟道“其实,是恩公谦虚了,不是我帮他,是他救了我,事情是这样的……”

在柳清烟的讲述下,叶轻尘大致了解了燕胤和柳清烟之间的一点关系,也十分明白了燕胤之前为什么要让她去大厅的原因,

“他永远都是那么狠心,清烟不远千万里而來,为的不就是见他一面,他倒好,人刚见着,就把女儿家的一颗心思给打落回去”暗自轻叹一声,从柳清烟的讲诉时的神情中,燕胤自然看得出柳清烟对燕胤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

这丝情愫,很像她以前对燕胤的感觉,

虽然有些心疼于柳清烟此时的感受,不过叶轻尘还是很甜蜜了,

沒有哪个女子愿意别的女子來分享自己的爱人,即使已经有了,也不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进來,

“原來他身上的那件神奇的衣服是柳姑娘送与他的”叶轻尘微笑道“那件衣服他一直穿在身上,为他方便了不少。”

点点头,柳清烟在一见到燕胤的时候,就看到了穿在燕胤身上的黑风衣,

叶轻尘又简单的问了一些关于柳清烟的事情,得知她率领着青青之家前來北疆是为了帮助燕胤的时候,叶轻尘十分感动道“北疆安定不久,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而商人,就是调动北疆经济发展的不可缺少的部分,北疆和风云帝国的联系,不是由我们说了算,而是由你们这样的一些行走四方的商人说了算,我代表北疆,代表燕胤,欢迎柳姑娘的到來。”

笑了笑,柳清烟矜持的轻语道“燕夫人言重了,恩公于我有恩,清烟不过是尽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轻尘明白,柳清烟也知道,只是,两个女子都沒有说出來,

这是默契,

不,

因为,她们都是女人,

“柳姑娘也不必称我为燕夫人,这样也太客气了,我年长你些许,不妨称呼我为叶姐姐吧。”叶轻尘微笑道“这样聊起來,也不是那么生分。”

点点头,柳清烟道“那叶姐姐也不要称清烟为柳姑娘了,就叫我清烟吧。”

笑笑,叶轻尘道“好啊”

两人又聊了一些,大多是围绕着燕胤來说的,

叶轻尘也知道柳清烟的心思,所以把他所知道的关于燕胤的一些可以说的事情都简单的说与了柳清烟听,

在惊奇于燕胤的经历和叹息他所经受过的一些困苦的时候,柳清烟不仅轻叹道“想不到,恩公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前我在南疆的时候也听过他的名字,也听到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不过现在看來,那不过是外人对他的片面之词罢了。”

顿了顿,柳清烟问道“叶姐姐你和恩公是怎么认识的,可以说说吗。”

笑了笑,叶轻尘早就知道柳清烟会问这个问題,

回忆了一下,叶轻尘道“我与他之间的爱情,说不上轰轰烈烈,不过却很温馨。”

接着,叶轻尘就将她与燕胤之间的爱情简单大致的说了一下,

沒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也沒有什么勾人心弦的话语,叶轻尘只是静静的,一边回忆着,一边缓缓的诉说着,

而柳清烟,也是认真的听着这份她所羡慕的爱情,

最后,柳清烟不禁问道“恩公有这么多喜欢的女子,叶姐姐你……”

似乎知道柳清烟要说什么,叶轻尘微笑着看着院中的唯一一颗大树,轻语道“不管喜欢他的女子有多少,也不管他爱的人有多少,只要在他的心里有我,就足够了,爱情,本身就不需要那么多的苛求,简单,就好。”

目带异样的看着叶轻尘,柳清烟的眼中有敬佩也有感叹,

哪一个少女不怀春,只可惜有的人可以圆梦,有的人只能当作梦,

而最难过的,莫过于明明可以实现的梦,但是却不能去实现,

看着柳清烟,叶轻尘不禁想起了她的妹妹叶轻舞还有苏妍影曾告诉过她的燕兰,

如今的柳清烟,和她们很像,

为什么像,

只因为燕胤的对待方法都是一样的,对他來说只是一句话一些动作,然而对这些女孩而言,却是心伤无比的事情,

两人又聊了一会,最后燕胤走进院中,

两人起身看着燕胤,均是一副神色异样的样子,

叶轻尘神色异样,是因为柳清烟,

而柳清烟神色异样,是因为燕胤,

“柳小姐,能在北疆见到你,燕胤十分高兴”看着柳清烟,燕胤微笑道“我十分欢迎你的到來,之前听狂鲎大哥说你是晴儿的义妹,能和我说说晴儿现在的情况吗。”

叹了一声,燕胤道“已经有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了,我都沒有见到她,不知道晴儿现在好不好,我说过让她等我,只可惜这一登就是近十年。”

柳清烟听到燕胤问起林晴儿,脸上浮起一丝微笑“晴儿她很好,现在是风云第三城的城主。”

柳清烟简单的将关于林晴儿的事情说了一下,得知林晴儿现状还算不差的时候,燕胤也放了一些心,

看着柳清烟,燕胤道“柳小姐,你是一人前來,家父呢。”

“我父亲他正在商队之中,不过因为身体的原因,这是他最后一次出远门了”柳清烟神情有些低落,

她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一个普通人,

修炼功法,不习武技,

寿命有限,年纪到了一定的时候,也就会衰老下去,

当初燕胤初见柳天河的时候,他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了,这么多年过去,他也确实是老了,

沉吟了一下,燕胤看向叶轻尘,道“我想摆一桌家宴,请清烟的父亲來叙叙,如何。”

点点头,叶轻尘道“可以,我去准备”

家宴,何谓家宴,

就是以家庭的形势來款待贵客,

叶轻尘自然明白燕胤的意思,就是让她來做一桌饭菜,來招待客人,

叶轻尘的厨艺如何,燕胤不知道,因为他从未尝过叶轻尘亲手烹煮的食物,不过想到她幼小就失去父母,一个人带着叶轻舞生活,厨艺想來也是差不到哪里,

看着柳清烟,燕胤道“柳小姐,你就在此四处转转,我让三尺去请柳先生。”

小半个时辰之后,段三尺将柳天河请來了,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柳天河的时候,燕胤甚至都认不出來了,

满头的白发,一把稀疏的白胡子,脸上的皱纹也如山河长川一般盘踞其上,

曾经见到的柳天河,背一直都挺得很直,

如今,却已经佝偻了,

“你是,方公子”柳天河惊异的看着燕胤,道“你是当年救了我家清烟的方公子。”

说着,柳天河便要下跪,燕胤急忙上前扶起他道“柳先生,十余年不见,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您是我的长辈,燕胤可受不起您的一拜,而且,在这将军府,我也不喜欢这些凡俗礼节。”

点点头,柳天河十分激动的看着燕胤,道“方公子,怎么会在北疆,当初你不告而辞,却是让我们怅惘多时,想不到,如今居然能在这镇北城遇到方公子,这真是……”

柳天河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十分激动的看着燕胤,

“爹,您來了”柳清烟这时也进入大厅,见到自己父亲,急忙上前搀扶着道“您來了。”

柳天河点点头,看着燕胤道“是方公子让人來请我的。”

柳清烟看了一眼燕胤,随后看向自己的父亲,道“爹,你不能在喊他方公子了,他是曾经定北将军的儿子,如今的定北侯燕胤,是北疆的少将军,是如今将军府的主人。”

“啊”惊讶的看着燕胤,柳天河惊声道“方公子,你就是燕胤。”

点点头,燕胤笑道“是的,我就是燕胤,不过,你们喜欢如何称呼我就怎么称呼,我沒有那么多的规矩,喜欢叫我方公子,那就这样称呼,我不会介意的。”

顿了顿,燕胤看向段三尺,道“去,将狂鲎大哥还有铁如山以及苏老都请來,对了,还有莫无情与授命将军。”

这个时候,燕胤回來的消息已经在镇北城中传开,许多的人想要拜访他,

对此,燕胤直接让人打发了,

当莫无情他们到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在这短时间,燕胤和柳天河聊了许多事情,

其中,燕胤就问道了关于燕月的事情,

柳天河告诉他,当年他带着柳清烟行商,在去蛮荒城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子倒在路边,而在她的身旁,还有一头受伤的白狼,

当时柳清烟是要救那女子的,不过有人先他们一步,将那少女抱起,随后简单的喂了一些药草给她,随后便将其安放在自己的马车上,

在交谈之中,柳天河得知那人是一个行走天下四方救治病人的医者,

在新生敬慕的时候,也放下心來让其带走少女,

因为少女昏迷,所以他们并不知道那白狼是少女的货盘,而是误以为就是这白狼伤了那少女,随后柳天河便让自己的手下将受伤的白狼给捕获了,随后到蛮荒城里给卖了,

后來的情况,燕胤也知道,惊雷城的城主,也就是北冥柔的父亲北冥冲去蛮荒城的时候顺道将白狼给买了回來,

而再后來,也就有燕胤和小白相逢的事情,

不过,即使是到现在,燕胤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伤了燕兰,而他也忘记了问燕兰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暗自心想以后要询问一下燕兰,像她了解一下情况,

众人齐聚将军府,在燕胤的介绍下,众人也都互相认识了一番,

当苏老得知铁如山是白夫子的徒弟的时候,十分惊讶,随后便提出可以帮铁如山物色天下间最好的材质,让他锻铸数把名剑出來,

对此,柳清烟正要开口,燕胤看着苏老淡声道“苏家可还记得我当年离开望北城的时候,托妍影对您说的话。”

苏惊鸿愣了一下,随后神色变幻数番,轻叹道“我明白了。”

当年燕胤的话是这样的,如果苏家只是在北疆避居一段时间,望北城就够了,如果去了北疆,就必须在北疆扎下根,

如今苏家既然來了北疆,那么就要扎根,

所以,以后苏家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还要考虑到北疆,

经过这件事之后,众人也就沒有再去谈一些商业上的事情,和是畅聊着关于北疆的未來等等,

期间,叶轻尘让人端上一道道亲手烹制的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引得众人纷纷夸赞,

这一夜,众人聊得很开心,吃得很开心,

离去时,燕胤让段三尺派人将柳清烟父女安全送回青青之家,

而他,则一把抱起叶轻尘,向着他的房间而去,

这一夜,燕胤很疯狂,仿佛不知疲倦似的,

这一夜,叶轻尘也很疯狂,她不停的索取着,

叶轻尘沒有问燕胤为什么,燕胤也沒有问叶轻尘为什么,

一对想爱的男女,在此夜进行着最激烈而又最动情的事情,

直到将近凌晨的时候,叶轻尘才在燕胤的轻抚下安静的睡下,

而燕胤,静静的搂着叶轻尘那动人的娇躯许久,在将要天亮的时候,悄悄穿戴好衣物,随后亲吻一下叶轻尘的玉颊,转身拉门而出,

轻轻关上门,最后看了一眼屋子,燕胤化作一道流光,射向远方,

感觉着那道熟悉的气息渐渐远去,叶轻尘这才缓缓的睁开眼,

“他走了”一道女声在屋子里响起“看得出,他确实是一个好男人,他爱你,即使他爱的人不止你一个。”

“嗯”轻轻颔首,叶轻尘道“火神,谢谢你。”

女声,不是别人,却是火神发出的,很难以想象的事情,火神居然可以和独眼巨尨和蛟龙一样,自由的与人类对话,

这一点,就算是风神,也做不到,

“哼”一只火红的小鸟飞到叶轻尘的床边,张开鸟嘴道“你们之前可真疯狂,弄得我都不好意思进來了。”

羞涩的一笑,叶轻尘道“谁让你偷看的。”

顿了顿,叶轻尘轻声问道“真的很疯狂吗。”

“那是自然,要不是我给你们布下一道结界,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因为你们的声音而谁不着觉。”火神唧唧喳喳道“他疯狂,我还理解,毕竟他是个男人,可是你……”

伸出一双洁白的玉手,叶轻尘轻抚着巴掌大小的火神,看着黑暗的屋子里,轻声道“因为,我想为他生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