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天下第一楼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天下第一楼

人影是谁,

玉壶楼,当家的,

一只手掌,灭掉一个灵王,

一只手掌,将五条人命化作一团血球,

这份恐怖的实力,让燕胤不禁感到惊憾,

不过,这玉壶楼当家的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甚至,他都未曾正面的看过燕胤他们一眼,

一个很奇怪的人,一个很强大的人,

端木玥笑了笑,道“今天谢谢你们了,下次來,我请你们喝酒。”

点点头,燕胤道“嗯,谢谢端木阿姨。”

拜别端木玥,众人离开了玉壶楼,

走在路上,乐雪还在唧唧喳喳的说着刚才的事情,

“燕大哥,你真厉害,一个人就对付了五个人。”乐雪笑嘻嘻道“不过,和玉壶楼的老板比起來,你还差了一些,看看人家那手段,啧啧,杀人都不带响的。”

“确实,那位前辈手段太恐怖了,手掌一按下去,便化作一团血球。”燕胤感叹道“很可怕的一招。”

走在人群后方的乐石笑道“也是很有用的一招,知道么,这玉壶楼的玉壶酒,就是用这种方法提炼出來的,从玉带湖底,抽取最为纯净的水,然后加以浓郁的真气和内力灌注其中,然后将一碗水提炼成一滴水,别看只是小小的一壶酒,其实用的水已经相当于满满的一大桶的。”

“这玉壶酒居然是这么來的。”燕胤惊讶道“那怎么喝起來会有不同的感觉呢。”

乐石笑了笑,道“这是因为,在这酒中,夹杂了他的感情和许多东西在里面,所以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心态去喝,就会喝出什么样的味道。”

点点头,燕胤一边走一边问道“乐前辈,那您能告诉我,那位前辈他叫什么名字吗,您既然是飘渺峰的弟子,应该可以推算出來吧。”

乐石还未答话,乐雪便俏皮的道“燕大哥,你别以为我们是飘渺峰的弟子就什么都知道,有很多事情,我们是推算不出來的,就比如那位前辈,我爷爷只要一推算他,保证身上就会出一些毛病。”

笑了笑,乐石看向燕胤,道“这丫头说得不错,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推算,但是有些人,却不能,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约束,我们称之为规则,如果越出了这个规则,就会受到惩罚,只有在这个规则之内,我们才是安全的,所以,我虽然知道他,但是却并不知道他是谁。”

“原來是这样”燕胤点点头,随后看向前方的沈宁静道“沈小姐,带我们直接去天下第一楼吧。”

说完,燕胤回头看了一燕玉壶楼,随后深深的记在了心中,

玉壶楼,三楼,

“当家的,今天杀了人,怕是又会有麻烦找上门來。”端木玥看着身前那道宽厚的背影,无奈道“我倒是不怕麻烦,只是你喜欢安静,我怕影响到你。”

“他,很特别。”终于,玉壶楼老板出声了,声音浑厚而富有磁姓,好似一个历经沧桑的人,最终沉淀安稳下來的感觉,

“嗯。”端木玥讶异道“因为他喝了两壶玉壶酒,还是说,他体内的圣洁之心。”

“不”玉壶楼老板缓声道“他,和他很像。”

端木玥愣了一下,随后轻语道“你说他。”

玉壶楼老板沒有作声,而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张弓,

若是燕胤在这里,必定会感到震惊,

因为这把弓,和弑神弓十分相似,

拉了一下弓,一道气箭被射入下方的玉带湖中,

“他目标定得太高,喜欢在奔跑中跳跃,所以他的箭叫做弑神,世上无神,神也不过是人,将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当作追求的目标,并不是一件好事。”端木玥细声轻语道“你和他不同,你从來都是稳中求稳,你姓子平淡,喜欢平凡,虽然你们同出一师,但是天下人知他而不知你,也因为如此,所以你比他走得远,那个黑衣男子,叫燕胤,是北疆的定北侯,他平复了北疆的异兽之患,也覆灭了血魂堂,和他相比,燕胤要更沉稳一些,他喝酒那般猛烈,只是因为他是一个军人。”

玉壶楼老板并未作声,而是静静的听端木玥说完之后,将手中的弓收起,缓声道“过阵子,和我一起回去吧。”

端木玥一愣,随后惊喜道“你……你说真的。”

沒有作声,男子转过身看着端木玥,伸出宽厚的手掌,帮她轻轻撩了一下额头有些凌乱的青丝,随后缓缓的点点头,转身向着楼下走去,

看着那道背影,端木玥的眼中不禁淌下了两行泪水,

这泪,是喜悦的欢泪,

沒人说得清又哭又笑是什么感觉,但是此刻的端木玥,却正是这种样子,

或许,有时候流泪也是一种幸福,

离开玉壶楼之后,在沈宁静的带领下,在乐雪调皮可爱的逗笑下,众人终于來到了天下第一楼前,

威威高楼,耸立入云,

厚重,大气的天下第一楼,沒有飞檐雕琢的华丽,有的只是朴实的磅礴,

“这天下第一楼有十二层,上面九层,下面三层。”乐雪欢快的在人群中跳跳跑跑道“拍卖会在第一层,我们赶紧进去吧。”

此时的天下第一楼门前,汇聚了许多的人,

有风度翩翩的公子,也有小巧可人的小姐,

有气势凌然的修炼者,也有内敛的武者,

男女女女,老老少少,人头攒动,都向着天下第一楼里面涌去,

好在,天下第一楼不但高大,而且门也多,

它有八面每面都有一扇大门,倒也不至于出现众人齐抢一门的情况,

虽如此,天下第一楼的人流量还是很多,所以少不得需要挤一番,

“妍影,你和宁静还有乐雪他们在里面,我在前面开路,寒清师叔你在后面护着。”燕胤吩咐道“大家不要走丢了,这里人多手杂。”

众人纷纷点头,随后按照燕胤的吩咐站好队形,站在燕胤的身前,

大手一撑,燕胤带着众人向里面走去,

人來人往的,谁也不愿意让着谁,

不过,这不要紧,

燕胤的力气大得很,两手一扒,硬生生开出一条路,

很快,众人便穿过人群來到了天下第一楼西面的一扇门前,

不过,这里出现了一点小状况,

一名身着黑衣的中年汉子和一名青年各带一群人挡在了这里,看他们那架势,似乎是对上了,

“知道我们是谁么,驽兽宗听过沒有”青年冷声道“识趣的,赶紧让你的人滚开。”

看着青年,中年汉子沉声道“驽兽宗又如何,我走我的路,你走你的路,咱们各不相干。”

“笑话”青年男子道“我驽兽宗的人走路都喜欢走在前头,从沒有说要和别人走在一起的习惯,更别说你一介武夫了,识趣的,给我滚远点,等我们进了你再进不迟。”

此言一出,顿时惹得周围人群激愤,

这天下,不管什么时候,武者的数量要远远多于修炼者,

这青年此言不但是在鄙视中年汉子,更是将其它所有的武者都说了进去,

“此门不大,却也不小。”中年汉子伸手止住身后几名想要动手的汉子,看着青年道“既能走你的人,也可以走我的人,阁下虽然是驽兽宗的弟子,却也不可如此刁难于人。”

“刁难。”青年冷笑道“就凭你也配。”

这时,青年身后的一名男子开口道“看得出阁下是一名武王,如果你自己退后,我们驽兽宗就不追究了,若是阁下依旧执着,只会自取其辱。”

中年汉子沒有作声,他身后的一名汉子对中年汉子沉声道“将军,我们退吧。”

静静的看了一眼驽兽宗众人,中年男子点点头,正要出声,

“驽兽宗很厉害么。”只见燕胤走上前,淡然的看了一眼中年汉子,道“忍让虽然不错,但是身为武者,不管是在哪里,都不要把自己的血气给磨灭了。”

见到燕胤,中年男子愣了一下,随后惊喜的看着燕胤,嘴巴蠕动了两下却沒有出声,

“你是什么人。”青年看着燕胤,冷声道“知不知道,出头鸟往往沒有好下场。”

淡淡的看了一眼青年,燕胤看向中年男子,道“跟在我后面。”

说完,理也不理会驽兽宗的那些人,径自向里面走去,

“好大的胆子。”一名驽兽宗弟子拦在燕胤跟前,怒声呵斥道“你这是找死”

燕胤还未动手,中年汉子身后的几名壮汉纷纷上前,一把,快速的围住此人,延伸不善的盯着他,

“武宗。”那青年和其身边的几名驽兽宗弟子惊讶道“沒看出來,居然有这么多武宗。”

“算了,别惹事。”燕胤淡声道“我们是來参加拍卖会的,不是來闹事的。”

几名汉子听言,纷纷撤到燕胤旁边,静静的站着,

这个时候,这些人已经明白了,这黑衣青年是这群人的头,

那驽兽宗的青年弟子还要出声,他身边的一名男子阻止了他,低声道“这人不简单,等调查清楚了再说。”

沒有理会这些人,燕胤带着众人向着天下第一楼里面走去,

进入楼中,这里人也比较多,楼梯交叉或上或下,

顺着里面的挂在墙上的指示牌,众人來到了前往地下第一层的拍卖行,

这地下第一层很大,四面都有门,四处都有进來的人,里面有两层,外层是走廊,内层则是一间间不大不小的包厢,

刚进入拍卖行里面,便有一名侍女找上燕胤他们,恭敬的问道“几位贵客,请问带了请帖吗。”

点点头,燕胤拿出沈三郎给他的那张请帖,递给侍女道“请问,拍卖会开始了吗。”

侍女点点头,道“嗯,已经开始了小半个时辰。”

说着,侍女查看了一下请帖,道“几位的包厢在三层的第五百六十号,诸位,请随我來。”

在侍女的带领下,燕胤他们穿过外层的回廊,进入到里面,

沿路走过,发现每一个包厢基本上都有人,只不过包厢的后面用布帘遮住了,所以看不清里面是哪些人,

穿过几个包厢间的楼梯,侍女带着燕胤他们一行人來到了一个包厢,

这包厢上面写着一个数字,正是五百六十号,

包厢很独特,里窄外宽,一行人进去之后,虽然略微拥挤,但是却也可以容下,

两边走椅子,中间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有点心和水果,在往前,则是一个窗口,通过窗口,燕胤看到对面的一个个包厢前都站满了人,他们的目光,都看着下方,

“祝各位能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说完,侍女便带上布帘,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