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六百七十七章 尘星雾月裙

第六百七十七章 尘星雾月裙

当叶轻尘搀扶着林晴儿出來的时候,正好见到人形云雾与血魔凝成的黑雾在空中对峙着,

其实说对峙倒也谈不上,人形云雾只是静静的站在血魔前方,两者之间并沒有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是谁。”

看着人形云雾,血魔声音低沉道,

人形云雾沒有作声,而是一指点向燕胤,

侠寒清不知道这人形云雾是好是坏,为了燕胤安全着想,所以急忙上前想要去拦截人形云雾点过來的白光,

然而,饶是他有着灵圣的实力,却依旧被那白光视若无物,

白光穿过他的身体沒入了燕胤的体内,就在叶轻尘他们紧张的看着燕胤的时候,一道流光从他体**出,落到了人形云雾的手中,

“骨枪。”燕胤一眼就认出了那物品,

人形云雾将骨枪从头到尾轻抹了一下,随后送回到燕胤的手中,

握着骨枪,燕胤仔细查看了一下,发现并沒有什么异样,

是真的沒有异样吗,

其实,他之前在寒魄门截取冰灵树枝干的时候灌入到骨枪中的寒气,已经被人形云雾生生抹去了,

人形云雾是谁,燕胤十分清楚,但是让他感到疑惑的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说是为他而來,燕胤相信自己还沒有那么大的能力,

而她会出现在这里,估计是为了血魔,

见到人形云雾不作声,血魔的身上的黑雾涌动了一番,随后渐渐散开消失,

然而,就在黑雾即将消散的时候,人形云雾突然出手了,

只见其伸手一爪,一团黑雾被其抓在了手中,

一声如惊雷般的闷哼在空中响起“胆敢。”

只见原本散开的黑雾瞬间凝聚成为一团,带着铺天盖地有如黑幕一般的威势涌向人形云雾,

在磅礴浩大的黑雾面前,人形云雾显得是那般渺小,

整个镇北城,都被无尽的黑雾所笼罩,

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而将军府处,燕胤他们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來自血魔的怒火与威势,

每个人的心头,就好似压着一座巨山,有种喘不过气來感觉,

搀扶着林晴儿來到燕胤的身边,叶轻尘紧张的看着上方的情况,担心道“现在怎么办,血魔似乎要和那白色的人形云雾动手,若是真动起手來,恐怕整个镇北城都会被抹去。”

“血魔的实力绝对是武圣七阶。”侠寒清紧紧的盯着空中那道在黑雾前渺小的人形云雾道“这人形云雾似乎是站在帮助我们,不知道它能否顶得住。”

“一定能。”燕胤想到了当曰在清月山的那一夜,人形云雾一指点杀一名灵圣七阶高手的情形,

走到林晴儿身边,燕胤轻语道“晴儿,你还好吗。”

羞涩的点点头,林晴儿道“我沒事。”

作为过來人,叶轻尘自然明白初经人事的林晴儿身体上的不适,

嗔看了一眼燕胤,叶轻尘小声道“你也是,明知道晴儿是第一次,应该适可而止的。”

昨夜两人疯狂了一夜,饶是林晴儿是武王,但是毕竟是第一次,作为一个女子,身体有些不适也是正常,

不过,说完这话叶轻尘面色不禁有些羞红,

她想起自己,当时的她和林晴儿一样,与燕胤如胶似漆的疯狂缠绵,

“轻尘姐……”林晴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怪他,都是晴儿……哎呀”

说着,林晴儿脸上飞起一抹红霞,娇羞无比的扑入叶轻尘的怀中,

就在三人说着话的时候,上方开始出现了变化,

面对着夹带着铺天盖地威势向着人形云雾涌去的血魔,人形云雾沒有太多的动作,而是十分平静的一指点出,

一道无形的云雾屏障将血魔那磅礴的黑雾给挡住,一黑一白两团云雾,终于交手了,

在血魔面前看似渺小的人形云雾,不但沒有被淹沒,反而将血魔给死死的拦在了云雾屏障前,

“吼。”一声巨响,无数的雷光闪电黑雾中炸响射出,

恐怖的雷海,直往下方的镇北城而來,

“不好。”侠寒清惊声道“大家速退。”

就在侠寒清话刚出口的时候,人形云雾的另一只手向下一抹,一道云雾屏障将整个镇北城给笼罩了起來,

不过因为云雾屏障笼罩的原因,整个镇北城上方一片朦胧,使得燕胤他们根本看不清上方发生了什么,

侠寒清试着想要用灵识去扫视,却发现灵识根本穿不透云雾屏障,

“我也不行,灵识穿不过去。”叶轻尘也尝试了一下,随后凝声道“这云雾屏障很奇特,可以阻挡我们的灵识。”

燕胤沉吟了一下,随后纵身向上跃去,

然而,令他无奈的是,云雾中有一种柔和的力量直接将其给挡了回來,

灵识穿不透,人也出不去,众人也就无法了解外面的情况了,

不知过了多久,笼罩着镇北城的云雾屏障消散了,从新显现出了晴朗的天空,

不过,血魔的身影已经消失,唯一留在空中的,只有那白色的人形云雾,

“赢了吗。”林晴儿小声道,

“应该是的。”看着那人形云雾,叶轻尘轻语道“要不然出现的应该是血魔。”

看着上方的人形云雾,燕胤朗声道“谢谢师祖。”

人形云雾沒有作声,而是身形渐渐淡去,

“呀。”就在这时,叶轻尘惊呼一声道“这……这是。”

燕胤急忙看去,只见叶轻尘的手中捧着一袭黑色的长裙,长裙雾黑雾黑的,看上去十分好看,

“这是那位前辈赠送的吗。”一旁的林晴儿讶异道“好厉害的手段,我们看都沒有看见。”

就在众人为叶轻尘手中突然出现的长裙而讨论的时候,在血魔刚來就飞了出去的火神拍打着翅膀回到了院中,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火神神色惶惶道,

见到火神,燕胤急忙问道“火神,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火神不停的拍打着翅膀,良久才安静下來,落到叶轻尘的肩头道“在那黑雾过來的时候,我就飞离了这里,去了别处,后來我看到那团人形的白雾和那团黑雾争斗,那黑雾手段太可怕了,我在远方见到黑雾中不时的冲出一道道黑影杀向那团人形的白雾。”

“后來呢。”侠寒清开口问道“结果如何。”

“那人形白雾更加厉害,來一个黑影就击灭一个,最后它将那黑雾抓住了,然后说了一些什么,最后那黑雾逃向了北方。”火神继续道“然后我又见到那白雾又从苍穹之中抓出了什么,将从那黑雾上面抓取出的一团黑雾揉炼在了一起,最后炼成了一件黑色的衣裳。”

“是这件吗。”叶轻尘举起手中的黑色长裙道,

火神飞到对面的燕胤肩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叶轻尘手中的黑色长裙连连点头道“沒错,就是这件。”

听到这话,叶轻尘不禁和燕胤对视一眼道“胤,这衣服……”

沉吟了一下,燕胤道“既然是师祖送给你的,那就收下吧。”

“师祖。”一旁的林晴儿道“胤,你知道那人形云雾是谁吗。”

叶轻尘也开口道“我似乎从未见过那人形云雾,它难道认识我。”

点点头,燕胤道“挽馨姑姑是你的师父,而它,就是挽馨姑姑的师父。”

“什么。”叶轻尘掩嘴惊呼道“你说她是……”

“嗯”燕胤点头道“人形云雾就是挽馨姑姑的师父,清雅仙子。”

听到这个名字,侠寒清眉头紧锁,深思道“清雅仙子实力已经这么厉害了吗,连断天岭中的血魔都不是其对手,莫非她已经达到了灵神的境界。”

对于侠寒清的疑惑,燕胤也不好去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清雅仙子实力到底如何,

看向叶轻尘,燕胤道“既然是清雅师祖送给你的礼物,你不妨穿上让我们看看,妍影有一件花影云萝裳,晴儿我也送了她一件朱凰绝尘衣,之前就有想过送你一件黑色的长裙,不过一直沒有找到合适的,沒想到今曰清雅师祖却是帮我完成了这个心愿。”

“嗯嗯,晴儿也想看看轻尘姐姐穿上这件黑色长裙的样子。”一旁的林晴儿也开口道,

“既如此,那我就去试试吧。”叶轻尘应声道,

她也想看看,清雅仙子送给她的这件黑色长裙是如何模样,

在叶轻尘回房之后,大头和老幺也冲进了后院,

“统领,刚才那是怎么回事。”看向燕胤,大头急忙道“那人形云雾是什么东西。”

燕胤道“沒什么大事,只是我之前修炼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你们去通知一下莫无情,让他安抚一下城中的百姓,以免他们引发慌乱。”

“统领,您沒事吧。”老幺紧张道,

笑了笑,燕胤道“放心,我沒事。”

不一会,叶轻尘从房间中走了出來,

美人如画,伊人如玉般明洁美丽,

精致的五官,如雪的肌肤,一头如瀑的长发柔顺披肩,身着黑色长裙的叶轻尘,不但明媚而且可人,

黑色长裙十分漂亮,更神奇的是,长裙上有着一副如星月流动的画面,

穿在叶轻尘的身上,既有神秘的魅惑,也有梦幻的美丽,

“哇。”见到叶轻尘出來,林晴儿掩嘴惊呼道“轻尘姐,你好漂亮。”

燕胤也是面带惊异的看着叶轻尘道“轻尘,你真好看。”

叶轻尘面色有些羞红道“真的吗。”

点点头,燕胤看了一眼叶轻尘身上的黑色长裙,感叹道“也不知道清雅师祖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让这黑色长裙上出现星月流动的情形。”

“是啊”叶轻尘道“一开始我还沒有发现,后來我无意用真气在长裙上行走了一番,然后上面的星月就开始流动起來,不过若是收回真气的话,星月就会静止下來。”

说着,叶轻尘收回了自己的真气,而黑色长裙上的星月果真如她所言的静止了下來,

“清雅师祖的手段真是厉害,转手间便炼制出了这么一件厉害的长裙,“林晴儿开口道“不如给这件衣服取个名字吧。”

“取名字。”叶轻尘将目光看向燕胤,微笑道“胤,你來取吧。”

看着穿在叶轻尘身上的这件长裙,燕胤沉吟了一下,道“这件长裙有星有月,又是清雅师祖用血魔的黑雾所炼制,而且这么配轻尘,不如就叫尘星雾月裙吧。”

“尘星雾月裙”林晴儿思索道“有轻尘姐也有星月和黑雾,嗯……很贴切。”

叶轻尘微笑道“既如此,那以后它就叫尘星雾月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