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七百章 玉碑战宝塔楼

第七百章 玉碑战宝塔

玉碑如壁,明洁通透,

面对天下第一楼扫出來的红光,玉碑当空横栏,上面所书的燕云天三个大字一震,一道巨大的碑影从其中映出,将红光给尽皆散去,

是的,从燕胤掌中界跳脱出來的东西,正是他在燕氏一族祠堂内拔起的刻有燕云天三个大字的玉碑,

“这是……”见到这方玉碑,王家老祖神色显得十分惊然,

玉碑一声轻颤,随即一道比天下第一楼还要巨大的碑影从其中走出,狠狠的压向在空中急速旋转的天下第一楼,

碑影狠狠的撞在了天下第一楼之上,发出一声惊天的巨响,

这个时候,天下第一楼也停止了旋转,提及迅速变大,和玉碑不相上下,

一碑一楼,就这样在空中对轰起來,

王家老祖似乎沒有想要去控制天下第一楼的样子,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方玉碑,

玉碑仿佛有灵姓一般,一道道巨大的碑影从其中走出,向着天下第一楼压去,

不但如此,众人还惊奇的发现,玉碑中走出的碑影一个更比一个巨大,一个更比一个凝实,

远远看去,那方在天下第一楼面前古朴无奇的玉碑却仿佛如远古巨人一般,是那么的恐怖,

艹控着天下第一楼,王家老祖死死的抵抗着玉碑中走出的碑影,

终于,当玉碑中走出的碑影足有万丈之巨的时候,天下第一楼终于顶不住了,

天下第一楼开始出现炸裂,一些地方的缝隙甚是可怖,

但是王家老祖似乎沒有察觉天下第一楼的变化一般,依旧看着天下第一楼和玉碑相斗,

终于,玉碑上面的燕云天三个大字再次闪动了一番,

这一次,从玉碑中走出的不在是一道碑影,而是一道人影,

说是人影,却也不完全,因为这只是一道背影,一道如普通人的背影,

然而正是这么一道背影从玉碑中走出來之后,王家老祖果断的将天下第一楼给收了起來,

天下第一楼旋转着化作一方小塔,落在了王家老祖的手中,

背影十分安静的站在玉碑之中,不管是从那个方位看,都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这种现象,十分的神奇,

这道背影十分平凡,看上去沒有任何特殊,但是经过方才玉碑大战天下第一楼之事后,每个人都不堪小觑这道从玉碑中走出的人影,

此时,燕胤体内的阳阙不停的跳动着,

虽然燕胤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这一切一定和他的祖先燕云天有关,

阳阙曾经被燕云天得到过,而玉碑又是燕云天墓冢上的墓碑,两者之间,必定有联系,

这个时候,燕胤不禁想起了自己掌中界内由万年沉心木所打造的燕云天的棺木,

“不知道,那棺木会不会也如玉碑这样神奇。”燕胤暗自想到,

如果说沒有见到玉碑的恐怖,燕胤肯定以为在棺木沒有什么奇特的,但是现在看來,既然一座玉碑都如此神奇,那么那座由万年沉心木所打造的棺木,必定也不同一般,

那背影自从走出來之后,就沒有任何的动作,而是静静的立在那里,

背影是谁,燕胤已经猜测到了,

除了那玉碑的主人,燕氏一族的祖先燕云天,别无他人,

“那道人影是燕云天吗。”老幺也猜测到了背影的身份,小声道“好厉害的手段,不但能从玉碑中走出碑影,还能走出一道人影,要不是这玉碑相助,我们恐怕也被那天下第一楼给收进去了。”

点点头,林晴儿道“连凌前辈与寒清师叔都被收进去了,那天下第一楼也是诡奇的紧。”

“大家谨慎点,虽然玉碑厉害,但是那王家老祖一直都未曾动手。”叶轻尘低声道,

听到这话,众人心神一凛,神色凝重的看向王家老祖,

那王家老祖自人影从玉碑中走出來之后,就一直盯着那人影看,神色也显得十分的激动似的,

昔曰山上,王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对身边的女子问道“那些人你可认识。”

女子点点头,沉声道“认识,其中一人是我哥哥燕翼之子。”

“姓燕。”王正眉头一凝,不禁将目光看向燕胤,

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见王正飞离昔曰山來到王家老祖身边,在其耳边低语说着什么,

待王正将话说完之后,随后将目光看向燕胤,

王家老祖顺着王正的目光看向燕胤,在仔细端寻了一番之后,向前踏出一步,随后消失不见,

“你是燕翼的儿子。”就在燕胤戒备着寻找王家老祖踪迹的时候,王家老祖出现在了燕胤的跟前,看着他开口询问道,

看着王家老祖,燕胤不知道他为何这么问,但还是沉声道“嗯,我父亲正是燕翼。”

听到这话,王家老祖神色露出一副释然,随后看了一眼那方定立在空中的玉碑道“那玉碑是你拔起來的。”

点点头,燕胤道“那是我祖先的墓冢,因为一些原因,我要将其墓冢迁移他处,所以将其拔了出來。”

“那这么说來,阳阙是在你手上了。”看着燕胤,王家老祖凝声道“若是沒有阳阙,那座玉碑不管是谁都无法拔起的。”

燕胤心里一惊,他沒有想到这王家老祖竟然一语道破了这其中的关键,

确实,若不是阳阙的缘故,燕胤他是无法拔起玉碑的,也是因为阳阙的缘故,玉碑才会从燕胤的掌中界内飞出,然后于天下第一楼相争,

不过,阳阙并不是寻常之物,在清月山的时候挽馨和挽竹就曾告诉他不要将身藏阳阙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面对王家老祖的问題,燕胤选择了沉默,

见到燕胤沒有回答,王家老祖也沒有继续追问,而是看了一眼叶轻尘道“你是他什么人。”

叶轻尘还未回答,燕胤便牵起叶轻尘的手警戒的看着王家老祖道“她是我夫人。”

看看燕胤,在看看叶轻尘,王家老祖沉默了一会,随后道“你去将玉碑收起來,我有些话要和你谈谈。”

“要他收玉碑可以,但是前辈必须先将关押在那塔中的两人放出來。”林晴儿看着王家老祖,大着胆子道“要不然我们是不会收玉碑的。”

“不错。”大头和老幺也同时出声道“晴儿夫人说得对,要是不妨侠寒清前辈和凌剑南前辈,我们就不收玉碑。”

开玩笑,玉碑显然很厉害的样子,要是收起來之后就不出來了那怎么办,

将目光看向林晴儿,王家老祖仔细查看了一番道“虽然她身上的那件长裙我不知道叫什么,但是你身上的这一件,我若是沒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朱凰绝尘衣。”

王家老祖口中所说的她,自然就是叶轻尘了,

叶轻尘身上的尘星雾月裙乃是清雅仙子炼制的,世间知道的人只有燕胤他们几个,王家老祖不知道也属正常,

林晴儿沒有作声,而是不经意的往燕胤身边靠了一下,

虽然她刚才大着胆子说要王家老祖先放人,但是面前这人毕竟是一个厉害非常的武圣,林晴儿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看你手持长鞭,不知和风云第三城的林家有什么关系。”王家老祖又开口问道,

见到王家老祖问这问那的,燕胤不但害怕,反而觉得面前这老者似乎有些和蔼起來,

“晴儿她是风云第三城林家的人,是现任风云第三城城主林长卿的女儿。”燕胤顿了顿,又道“她和轻尘一样,也是我未过门的夫人。”

“哦……”王家老祖微讶的看向林晴儿道“想不到,竟是故人之后。”

就在众人疑惑王家老祖这话的意思的时候,只见他将手一番,手中的天下第一楼射出一道红光,两道人影从里面出來了,

虽然被天下第一楼给收了,但是凌剑南和侠寒清并沒有受伤,

两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王家老祖就在近前,顿时持剑挡在了燕胤他们身前,神色戒备的看着王家老祖,

见状,王家老祖并沒有异样,而是看向燕胤道“将玉碑收起來吧,我有些事要和你谈谈。”

林晴儿说让他放出凌剑南和侠寒清,眼下王家老祖也已经将两人都放出來了,

显然,这王家老祖确实是有些诚意想要和燕胤谈谈,

在凌剑南和侠寒清疑惑的目光中,叶轻尘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看看王家老祖,在看看那座定立在空中的玉碑,凌剑南沉吟了一下看向燕胤道“前辈乃是武圣七阶高手,如此他这么有诚意,必定不会在反悔,燕胤,你先去将玉碑收起來吧。”

听到凌剑南发话,燕胤点点头,随即飞身到玉碑身边,

他不知道如何收玉碑,但是他知道如何让玉碑进入掌中界,

将手按在玉碑之上,只见玉碑上的燕云天三个大字再次闪动一番,在玉碑前的那道燕云天的背影渐渐散去,而玉碑,也随即沒入了燕胤的掌中界之内,继续安静的压在万年沉心木之上,

玉碑一收,众人不禁将目光看向王家老祖,生怕他又对众人动手,

不过并沒有想象中那样,王家老祖并沒有动手,而是看向跟在自己后面的王正道“你让他们都回去。”

点点头,王正飞回昔曰山,随后便见山上的那些人纷纷离去,

燕胤早就发现了燕山和燕浩然,不过眼下情况特殊,并不是相聚的时候,而且他还不知道两人为什么会和王家的人在一起,所以心中多有不解,

将天下第一楼往下方一扔,天下第一楼迎风便涨,最后化作一座高楼立于昔曰山边,

看向燕胤,王家老祖道“不介意到上面去坐坐吧。”

和众人对视一眼,燕胤点点头道“不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