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术者

第八百六十八章 月落

第八百六十八章 月落

世间之事,多少有那么一些巧合。

有的巧合演化成为了美好的故事,有的巧合,则书写了一篇篇让人潸然泪下的悲曲。

………………

当燕翼和挽清回到云夕城的时候,从叶轻尘她们的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一个让二人十分悲痛的消息。

“月姨……月姨她出事了。”看着刚从清月山回來的燕翼和挽清,苏欣语气低沉道“她现在正在房间,你们……你还是去看一下吧。”。

在燕月的房间,燕翼和挽清见到了燕月。

那个明丽漂亮的女子,那个白衣胜雪雪肤玉颜的女子,那个在清月山苦修数十载的女子,此际奄奄一息的躺在**。

俏丽的脸庞白得有些让人心疼,白得有些惨然,一双清瞳浅浅的微张着,似乎**的玉人儿已经沒有多余的力量去睁出更大的角度。

她的气息很虚弱,而且有渐渐消失的趋势,在她的身边,苏妍影正紧紧的握着她的双手,不停的将自己的真气灌输到她的体内。

而叶轻尘和方雪则关切的站在风神的身边,看着风神从口中吐出一道又一道的白光沒入到燕月的体内。

而林晴儿,她亦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割开的手腕放在燕月的嘴边,希望用自己的圣血可以救好她。

只是……

“月姐姐她的气息还在不停的衰弱,她的生命也是急速的流失着,就算我用真气维护加上晴儿的圣血和风神的救治,依旧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苏妍影那精致的俏脸上满是悲伤的道。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方雪沉声道“绝对不能让月姐姐死,绝对不可以。”

“月儿。”

看着躺在**的燕月,挽清惊慌无比的走上前去,握起燕月的另一只手,想要探知燕月的情况。

然而,当她的真气在燕月的体内行走一圈之后,她怔住了。

目带悲怆,挽清双眸含泪的看向走过來的燕翼。

伸出手,燕翼将手按在了燕月的手腕上。

“怎么会这样。”燕翼沉声道“她身体怎么是空的。”

燕月的身体,已经空了。

她的鲜血,她的真气,她生命精气尽皆消失了。

虽然燕月还是燕月,但是她只是一具什么都沒有的躯壳了。

“是燕胤。”这时,不知道火神从哪里飞了出來,落在风神的身上出声道“是燕胤,是他害得燕月这样的。”

“什么。”不只是燕翼,挽清也是不敢置信的看向火神。

点点头,火神拍着翅膀道“燕月本來是要去一趟燕云夕那里,也顺便看看血厉和燕虹他们的,但是在途中的时候,却遇到了燕胤,之后,燕月她就成了这个样子。”

这时,林晴儿急忙解释道“那不是燕胤,是蛟龙,是占据了燕胤身体的蛟龙。”

“不管是蛟龙也好,还是燕胤也罢,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先把月姨救好。”一旁的苏欣道“欣儿不想月姨离开我们。”

说到这,苏欣的俏脸上不禁流下两行清泪。

“这恐怕很难救。”这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屋中。

“师尊。”见到來人,苏妍影急忙道“您快救救燕月吧。”

來者不是别人,正是丹圣。

自从当初她以千年寿元为代价帮助中将军救治好素昕之后,她在云夕城待了沒一个月便回到了清月山,期间叶轻尘她们也去过清月山多次,但是得到的消息确实丹圣并不在清月山中,具体在哪里,就沒有人得知了。

但是沒想到,今曰她回來了。

虽然依旧是满头的白发,但是其有如邻家女孩的面孔却还是那样的吸人眼球。

“挽清见过师姑。”见到丹圣,挽清急忙起身行礼道。

燕翼也是拱手道“晚辈燕翼,见过丹圣前辈。”

点点头,丹圣对燕翼道“虽然以前一直有听挽馨她们说起你和挽清的事情,但是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你。”

说着,丹圣将目光看向躺在**的燕月道“她体内的一切都已经被人强行掠夺,她之所以沒有当场身亡,恐怕还是因为夺走她一切的人并沒有下死手,否则的话,她现在可能只是一具尸首,但是即使如此,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以我的能力,也沒有办法,除非……”

“除非什么。”燕翼急忙问道。

“除非是用血骨树,帮她重筑肌骨再生体内鲜血让其重新焕发生命。”丹圣叹息道“只可惜,血骨树乃是世间三大邪树之一,是极为难得之物。”

“血骨树……”燕翼眉头一凝,沉声道“我曾经去过一趟鬼神宗,听鬼神宗的宗主说起过血魂堂,他说血魂堂似乎就生长有一颗血骨树,我……”

说到这,燕翼沒有再说下去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以前值得庆幸如今悲哀的事。

“血魂堂,被燕胤灭了,而血骨树,也被……”苏妍影开口道“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就不应该……唉”

“世事难料,谁又能想到会有今天呢。”叶轻尘叹息道“丹圣前辈,可还有其它的办法。”

摇摇头,丹圣道“除了血骨树,别无它法,全身精血寿元被强夺而去,这等手段本身就十分的残忍血腥,所以用血骨树这样的邪异之物还克制这样的邪异之法尚有一丝机会,只是如今……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待我的孩子。”挽清痛声不已的道“胤儿如今被蛟龙控,月儿又是这般,上天啊,你这是在埋怨我沒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而惩罚我吗,若是如此,那就责罚挽清一个人好了,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说着说着,挽清无力的瘫倒在燕翼的怀中。

清泪如雨,潸然而下,俏颜凄凄,悲痛欲绝。

作为一个母亲,她哪里接受得了这样的事情。

一个生命的诞生,往往有着他的价值和意义。

只是很多时候,有些人沒有办法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和意义了。

她,一个妙龄少女,一个芊芊佳人。

当她还只有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因为家庭变故而独自进入清月山潜修。

多年來,唯一支持她坚持下去的便是找到自己的弟弟,重新回到父母的怀抱当中。

多少个夜晚,她默默低泣。

多少个夜晚,她形单影只的在月下徘徊。

她思念自己的父母,思念那个曾经美满的家庭。

后來,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弟弟。

那一刻,她感觉压在心头好多年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后來的后來,她见证了自己的弟弟成长,也看到了他一步步走过來的幸酸和成果。

只是,美好的事情总是那么短暂。

之后,燕胤被蛟龙带走了,这一走,便是十几年。

那一刻,她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当初那个思念父母想念弟弟的曰子。

那一天,她准备去看看自己的侄子,看看那个帮助自己弟弟统帅数十万大军保护着北疆的血厉叔叔,也看看那个曾经和她关系甚好的燕虹姑姑。

但是,她沒有想到自己会在路上遇到自己的弟弟,遇到已经不是自己弟弟的弟弟。

被蛟龙占据身体的燕胤,毫不留情的对她伸出了死亡之手。

反抗,被绝对的力量所压制。

抵制,被无情的杀意所淹沒。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一副残躯和仅存的微弱的力量。

她不想死,但是她知道,她已经活不了了。

她颤颤巍巍的飞回到了她出发的地方,那个她陪伴着自己弟弟生活过的地方。

她想见自己父母,见她曾经曰夜牵挂的亲人。

即使,那将是她的最后一面。

“月儿,为父在这里,我和你娘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救过來的。”握着燕月的双手,燕翼用坚定无比的语气道“一定。”

“嗯嗯”挽清也是急忙出声道“月儿,你要坚持下去,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她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无力去发出一丝的声音。

努力的,艰难的,燕月露出了她生前的最后一个笑容。

也许她不是最美的,但却是最让人心酸的。

她的苦,只有她知道。

她的泪,只有月知道。

她的悲,只有天知道。

她,最终还是沒能挺过去。

燕月死了,死在了不是自己的弟弟的弟弟手中。

“蛟龙。”站在燕月的床前,燕翼双拳紧握道“吾必杀汝。”

这一刻,燕翼毫不掩饰的散发出了自己武圣七阶的实力和恐怖至极的杀意。

整个云夕城,都被这恐怖的气息所弥漫。

一场风暴,即将來临。

(写这一章的时候,我的脑海中还十分清楚的记得燕月第一次出场的情形,那个时候的她,是那么的可人,也许,我不应该这样对待她,因为,我也有一个如她那般好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