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九章 坠崖

第九章坠崖没等林轩回答,又听老不死开口道:“你竟然不声不响的收服了大嘴他们,够厉害呀,能让他们那帮胸无大志的懒汉跟着重整山寨,看来你以前果真是隐藏了不少呢!”声音颇为轻松,顽皮,还带着些许佩服,更无了那低重之音,听起来象极了女子。

林轩正待回答,却蓦然瞥见乱草丛中似有亮光闪烁,心中一凛,知道是那光头钱的脑袋,于是嘿嘿笑道:“不死兄误会我了。

你难道不知女人主动些,才有趣味么。

这小美人太过倔强,我先供她吃好喝好,再慢慢来调教,以后教她几种花样,那才过瘾……”在林轩心中,以前的那位少寨主就是这般,为了让光头钱信服,才故意说得这样**邪。

昨晚震服那班喽罗的事儿已经被光头钱瞧个清楚,他定会找个机会告诉他的头儿,这以无可改变。

所以他要装得好色,卖个弱点或者说是破绽给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不行,要想重整山寨基本不可能,总之一切都是为了争取多些时间,不让对手彻底灭了灵宝寨。

林轩说这翻话的时候,老不死神色阴晴不定,他想不到才刚有转变的少寨主怎么又回到了从前,甚至比从前还要无耻。

等到林轩最后几句话说出的时候,他已然无法忍受,短剑幽然出袖,指向林轩面门。

林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的双腿开始打抖,声音却似强自镇定一般:“不死兄弟,你,你这是做什么!别开玩笑了,兄弟们都认可我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老不死一字一句冷冷说道:“我不管其他人,总之,你在我面前不要谈这些下流的东西,否则我想饶你,我的剑却要杀你!”“好,好,好!不死兄弟,我答应,我答应你!”林轩连声答道,“快把剑放下,有话好说!”老不死见林轩这副德行,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或许是失望,也可能是难受,连他自己也无从知晓。

缓缓收起剑来,打算离去,却没想林轩突然冲了上来,给了自己一个熊抱,不由得愣住了,一股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顿时又羞又怒。

正要挣脱,却听林轩在自己耳边悄声说道:“我身后草丛中有人偷听,一会我说什么你都不要答应!”说到这儿,声音忽然提高道:“不死兄弟,既然你不杀我,以后就奉我为寨主吧,兄弟们都已经答应了,你看如何!”老不死被抱着,只感觉双颊发烫,很不自在,但他看见了草丛里潜伏之人,明白事情的轻重,只好陪林轩做戏道:“你这无赖,流氓,下三滥的无耻之徒,谁跟你是兄弟,要我帮你,更不可能!”他话音刚落,就见林轩突然倒飞了出去,接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跟着痛苦地大叫起来:“不能做兄弟就算了,用不着这么狠吧!”这副不抗摔的身体确让林轩震得够戗,疼痛的表情倒也无虚作伪。

老不死愣了一下,便立即反应过来,林轩这般,是让那偷听者知道自己和他势同水火,虽然暂时猜不透林轩这么做的用意,但老不死还是选择了继续做戏:“你滚吧,寨子已经完了,我会留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以报答林老寨主的恩情。

你若是想对得起你爹,就好好做人……”林轩冷笑几声道:“别以为你剑法好就了不起了,爷爷还不鸟你了!”说着起身拍拍屁股要走,却瞥见光头钱的亮脑袋快速的跑向远方,直到消失。

这种卧底水平,也好意思拿出来,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林轩暗笑不已。

在这等野外之地埋伏偷听,自然要等到人走了之后,才自悄悄离开。

想是自己前两天整晚呆在这里,光头钱定是担心要蹲上一夜,又受不了这“敬业”之苦,听到一半就耐不住性子,赶紧溜了,不过这么个大光头,又是在明月夜,不被人发现才怪。

“那人是谁?为什么要偷听,又为什么不直接抓他出来问个清楚?!”老不死连续问道,“即使要作戏,也不必说出那般无耻之话吧!”林轩也不理老不死对自己的指责,只是笑了笑道:“那人是光头钱……”“噢!”老不死一脸惊讶,接着若有所思,随后又抿嘴笑道:“我说怎么会有亮光,原来是他的光头!”他笑神态颇为顽皮,一双明眸更是闪烁动人。

林轩心说这死人妖又要放电,便不去看他,目光下移,忽然发现他的喉骨竟比早先时候突出了些许,而且说话时似乎一动不动。

正自疑惑,又听老不死道:“光头钱自三当家走后,就不大说话,不知有什么目的?”这次林轩看了个真切,老不死说话时,喉骨真是不会动,想起方才抱住老不死时,就感觉到有些异样,以及老不死之前的种种姿态,林轩顿时恍然,脱口说道:“不死姑娘,既然生得这般好看,却为什么要女扮男装,莫非想效仿古之花木兰?”“啊!”老不死愣了片刻之后,初见林轩时的寒霜又覆在了俏丽的瓜子脸上,他冷冷地说道:“少寨主,休要胡言乱语!不死在山寨两年,若是女子,兄弟们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出!此刻没人偷听,也无须做戏,希望你收回刚才的话,否则不死剑下可不留情。”

林轩想她或有隐情,也不为难,道:“不死姑娘若不想说,便不说了吧,以后我还是喊你不死兄弟!你一身本事,若是能助我重整山寨那是最好,当然我既知道了你是女子,自不会在你面前胡言乱语。

只是你在寨子里呆了许久,这类所谓‘无耻下流’的话语若还不适应的话,很容易被揭穿身份!”林轩说话的同时,目光不自禁地打量对方,特别留意的是老不死的胸脯,细看之下,似乎被什么东西裹着。

林轩一边看一边连连点头,心道原来如此,化妆可够巧妙的。

他的话虽然中肯,但他的神情举动在外人眼中却是十足的色狼。

老不死脸色更是越发羞怒,只听她忽然间大喊道:“我是女子又如何,由不得你这无耻之人这般羞辱于我!今日我非杀了你……”说话间,短剑悄然而出,直刺林轩胸膛。

搞什么,林轩莫名其妙,电光火石之间也由不得他想太多,下意识得侧身闪开,可惜身体协调和速度跟不上他的大脑,老不死的剑又奇快,他更是避无可避。

完了,难道我又要死一次了,开什么国际玩笑!林轩心中念头纷杂烦乱,却看那短剑将刺未刺之时似是慢了几分,千分之一的求生机会,他也不能放过,这一瞬间,林轩的身体又侧过了不少。

虽是如此,那剑还是噗嗤一声刺中了他,不过不是胸口,而是肩膀,剑很锋利,几乎穿透。

巨大的痛感让林轩大喊了出来,老不死吓了一跳,方才她心中就已后悔,这才刺偏了方位。

此时更是不忍,急忙将短剑拔出,林轩来不及制止,鲜血立即喷了出来。

见林轩肩头似被血染,老不死惊得手足无措,向后退去,却一不小心踩到碎石,身体不稳,向山崖坠下。

林轩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步跨前,伸手去拉,却只撕下了一点衣袖,来不及多想,他也飞身跃下。

半空中的老不死,双脚如穿花蝴蝶一般连续蹬踏,可却丝毫借不到半分力气。

正惊急间,忽见自己上方迅速落下一人,隐约看出,那人正是林轩。

原来林轩在跳下之时,双脚用力蹬了一下崖石,有了助力,下落速度便比老不死快了些许。

待落到老不死身前,他伸长了手,将对方拉到了怀中,身体贴着陡峭的山坡滚了下去。

这一套动作全出于自然,也无甚好想,只知救人要紧。

可老不死被他这么突然一抱,却是心中大羞,想要挣扎,反被对方抱得更紧,跟着耳边响起林轩的低喝:“不想死,就别动!”这一声吼,让老不死立即警醒,知道林轩是在救她,而自己竟在危急时刻想到男女肌肤相亲之事,实是不该,心中不免惭愧。

林轩的头脑十分清醒,他用身体护着老不死,尽力避开了尖锐的碎石粗木。

尽管谨慎万分,可还是在落地的一瞬间不小心撞在了一根树桩上,晕了过去。

老不死也受到了冲击,人事不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却是她先睁开了双眼,四下看看,一片荒野,灌木丛生。

正要起身,忽感身下软软,不象是硬地,怕是落在了蛇虫身上,急忙滚到一旁,一跃而起。

待她仔细一看,才发现被自己压着的竟是林轩。

她上前探了探鼻息,似已没气。

想起方才自己将林轩刺伤,他还不要性命跳下来救了自己。

用身体护着自己不受伤害,而自己在他的怀中,直入有了个安全的依靠,温暖舒适,落地之时,他又给自己当了垫背。

一念及此,老不死心头一冷,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片刻之后,稍稍冷静的她蹲下身子,打算给林轩清理好伤口,再好生埋葬。

却听到林轩忽然发出“嗯!”的一声,老不死当下大喜,再次用手探了探气息,竟生出了些许,惊喜间赶紧撕了自己衣角,从怀中取出随身带的金创药给林轩包扎了被自己刺伤的肩头。

借着月光,她清楚地看见林轩身上大小划痕新伤无数,回忆刚才坠落的情景,心中又酸,不过她向来比普通女子坚韧,知道此时不是伤心的时候,想到林轩昏迷中更是需要取暖,当即四处寻找,很快在附近捡了几根干木,搜罗了一些枯叶,取出火石、火折,生起火来。

这火刚刚燃着,却被一阵冷风吹过,就又灭了,如此反复几次,总也不行,正着急间,忽听得一个声音道:“去那边乱石堆里找些木头,你拣的这些虽然干燥,但内里腐了,不容易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