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九十九章 岳飞

“哈哈哈!”完颜希尹凝目看向粘木也,大声道:“好个粘木也,我大金好儿郎,我堂堂监军又怎会输于你一个达鲁花赤!你可有胆,随我去救了副帅回来!”“谨听大人之命!”粘木也铿锵有力地答道。

这完颜希尹也是女真贵族,虽然学文,但女真人自幼便善骑射,性子较宋人直率粗豪,方才是连续受到打击,才心灰意懒,这被粘木也一激,那女真人天性的勇猛又便显现了出来。

粘木也话音才落,完颜希尹便已纵马而出,大刀猛挥起来,将一名宋军步卒从肩胛骨斜斩而下,宋兵上半身一分而二,筋骨尽裂,鲜血飞溅。

这一下让周围的几名宋兵看红了眼,立时一拥而上,就要拼命将希尹拉下马来。

完颜希尹雄心勃发,丝毫不惧,大刀再次舞起,又杀了二人。

只是双拳难敌四手,身后的两名宋兵长矛已然刺出,他再无办法回身抵挡。

千钧一发之际,粘木也挥枪赶到,连续两枪,将两名袭击希尹的兵士戳死。

完颜希尹冲粘木也点头致谢,跟着怒吼道:“儿郎们,咱们什么时候让宋猪这般侮辱过,不要辱没了女真人的勇气!都给我杀,狠狠得杀!”完颜希尹在兵士面前,大都温和,很少有这般豪迈的时候,金军将士见他如此,热血刹那间沸腾起来,被围困的恐惧也都消失,他们拼力挥动手中的武器,狠狠地杀向身周的宋兵。

汝州宋兵虽占心理优势,但看对方突然变得如此悍勇,一时反应不及,当下就有多名兵士送命于对方的矛下。

高宠、张锁见状,各带兵士杀进敌阵,左右冲杀一阵,很快将金兵冲得七零八落,本来就只靠个人之勇爆发力量杀敌的女真士兵,一旦被孤立起来,即便再厉害,也是势单力薄,整个战场,处处都是几名宋兵合力绞杀一名金兵的景象。

完颜希尹和粘木也已经冲到了岳飞面前,希尹也不问话,上前举刀便砍,粘木也则紧跟其侧,护他安全。

岳飞冷笑一声,提起高大的完颜宗翰抛向了完颜希尹,希尹想不到对方会来此招,怕误伤了完颜宗翰,忙收起了手中之刀,伸手凌空接过宗翰,跟着翻过宗翰的身体,拨马向后,察看伤势,这一看之下,却是吃了一惊,原来手中之人并非宗翰,只是普通的一名死去的金兵,不过穿戴了宗翰的衣帽而已。

在他愣神之际,岳飞手中虎枪已经直刺而出,击向他的面门,这一枪并无任何花巧,中正笔直,看起来速度也不十分快,可气势之威猛,压迫得他无法躲闪。

眼看就要毙命枪下,侧面的粘木也再次救了他的性命,但见粘木也长矛猛拍,就要震开岳飞的枪。

可他没想到岳飞的枪力量刚猛无比,他的矛与枪刚一相撞,就感受到一股巨力,持矛的手竟自被震了开来,虎口登时迸裂。

尽管如此,还是为希尹赢得了时间,岳飞的力道虽无减弱,但被这一打扰,还是缓了一缓,也就是这一缓,便让身经百战的希尹反应过来,提马侧闪,刚一躲开,便向侧急奔,以避岳飞之锋芒。

岳飞眉头微皱,凝眼看想粘木也,虎枪指向他道:“你可敢一战!”粘木也虽对汉文一知半解,但他知道岳飞是在向自己挑战,当下不发一言,猱身扑上。

这次是双手持矛,连刺出三下,却是招招为虚,岳飞从他出第一招开始便已经识破,骑马立在当场丝毫未动。

等对方三招过后,岳飞抓住机会,手中之枪平缓刺出,和刚才击向完颜希尹那枪几乎一样。

方才从侧面拍枪,粘木也只觉对方力大,现今正面感受岳飞的枪劲,扑面而来的是绵绵的劲力,迫得自己连呼吸都很困难,气劲通过枪锋散发出来,将自己牢牢固住。

“我要死了,我打不过他!”这是粘木也在这个世上的最后的念头,当这个念头闪过之后,他的头颅已经被挑在了岳飞的枪头。

岳飞举着粘木也的脑袋,穿梭在金兵阵中,他的左右是两百致死跟随的精骑。

人数虽少,但冲杀之势却是无人能挡。

高宠看得热血沸腾,心中也极为向往。

无奈自己所率皆是步兵,自己这几番奔杀过后,那些步兵军士早也跟不上了。

他纵马来到岳飞身边,高声喊道:“将军,我来助你!”一边说着话,手中的银枪又取了几条金兵的性命。

“高兄弟,带兵去城门处,城中兵力甚少,林寨主能撑到现在,已是奇迹!”岳飞和高宠不同,并非只会杀敌,在任何时候,他的头脑都较一般将领要清醒得多。

高宠已对岳飞打心里佩服,当下也不多说,道了声是,便在宋兵之中,随意点了百名结阵攻敌的兵士,领向城门之处。

这些宋兵虽为董立手下,但这几日已见过高宠能耐,且董立对高宠也颇为客气,前日还救过高宠一命,因此并不犹豫,当即就听了他的命令。

高宠到了城门处,却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其他的宋兵都在城外一里之处和金人撕杀,他却要在此干站着。

正踌躇间,听到林轩在城楼处大喊:“高兄弟,结锥型阵,守在城下,若有任何金兵接近城门,杀无赦!”“是!”高宠点头,分兵,很快一个锥型阵站好,高宠骑马站在锥尖的位置,严阵以待。

林轩看得出,高宠虽然听了自己的命令,可内心却极想上前撕杀。

方才极目远眺,他看见了岳飞对高宠说了什么,高宠这才点兵前来守城,看来这历史的轨迹不见得能被自己轻易改变,高宠和岳飞才见不久,便有惺惺相惜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