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一百四十一章 葫芦

州城门缓缓被拉起,岳飞立即让传令官下令,全军放时准备后撤。由于散得太开,三名亲兵来回奔驰,才将军令传达下去。

金人骑兵已经冲出城门,掩杀而来,步兵也紧随其后,喊声震天。岳飞军迅速后军变前队,一盘散沙向东面狂撤,在任何人看来,这些兵士都向亡命奔逃一般。但其实不然,这四千步卒都以小队集中的方式后撤,十人抱团,不过每队之间散得很开,同队之间的兵士相互也不成队型,只是靠得相对较近,每十人有一个领兵。

这是岳飞早先想好的法子,这般诈败,看似凌乱,却十分有序,不会因受到冲击,而无法集结抗敌,导致真败。

这样且战且退,将到葫芦口时,岳飞下令全军,四面散开,快速绕到敌军侧面,形成扇状包围,金将见到岳飞军行动,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见对方人数少与自己,也不以为意,长矛一指,大军结阵狂奔,冲向岳飞四千步卒。岳飞的步兵且战且退,包围圈也越拉越大,金军战得兴起,骑兵配合步军,也成扇叶状散了开来。正当此时,忽听号角长鸣,铁蹄踏地,东南方出现黑压压的一片骑兵,这队兵马分成三套锥子阵,高宠横枪顶在最前,向金军狂奔而来。

见高宠杀到,岳飞命步卒向西面集结,以形成四千人马的巨型方阵。

在距敌百步之时,高宠纵马让开,长枪前指。冲在最前的那队骑兵,手持弓箭,加快马速,飞驰而去。到距敌五十步,放缓了奔跑,距敌三十步时,张弓搭箭,一片箭雨倾斜而下,金兵被杀的措手不及,死伤无数。这对骑兵放完一轮。迅疾收了弓箭,拔出腰部长刀,掩杀至敌阵中,四处砍杀金军步兵。

金将知道中了埋伏,不停地高声大喊,让手下兵士聚集在一起,形成战阵。可是那些步兵被高宠的长刀骑兵冲得更散了,无法成形。只有金骑勉强凑到了一处,慌乱中列阵迎敌。

却不想,高宠的另两队锥形骑兵队,猛然从侧面撞了过来。这两队骑兵均配了长枪,口中整齐划一的喊着:“杀!杀!杀!”长枪所到之处,必有一名金骑坠马而亡。

金军引以为傲的骑兵,在仓皇之中,被岳飞训练出的三千精骑冲杀得七凌八落。高宠更是勇武过人,他跨下的战马也是良驹一匹,速度奇快。眨眼间连挑对手八人,直杀到这支金军最高统领的面前。

那金将到底是万夫长,相较其他骑将武艺却是高上许多。败阵之中并不惊慌,长枪挡、挑、刺、拍。反守为攻,与高宠连斗了四五回合。

高宠哈哈大笑道:“好个金贼,武艺也是了得。逼你高爷爷要使出真本事了!”话声才落,长枪挽了个花,刺向敌将马头。金将从容拨马掉转,不想高宠却是虚招,枪收回一半便又刺了出去,这次却是对准了他的喉咙。

金将冷笑一声,心说不过如此,抬手举枪格挡,可怎么也想不到,高宠的这枪看似平常,却让他眼前生出了三个枪头,原来高宠这一枪是在半途连抖手腕,闪电般连刺了三下。这般短程连打,就会出现如此地效果,此正是高宠家传枪书中所记的一招,连高宠的父亲都围练会的高家枪法。

这万夫长不由心中慌乱,这稍一迟疑间,喉咙处便被刺了个透明窟窿,高宠微一用力,将他的脑袋挑了下来,穿在了枪头,随后纵马狂奔,在金阵中来回穿梭,空中高喊:“金狗小儿,你们的统帅已经丧命,还不快快弃刃投降!”

他的喊话,大半金兵听不太懂,但都亲眼见到了万夫长地头颅,心中惊惧。急切间,阵形更是大乱,被高宠的骑兵连杀几轮,死伤无数。

岳飞大阵已经结好,从西向东,层层推进。这四千步卒的装备全是普通刀步兵,但这等大阵一结,颇有气势,既有刀兵的速度,又有重步兵之态,这般进入一盘散沙的敌军阵中,立时杀敌犹如砍草切菜,金人再也抵挡不住,又无法向西面回城,只能向东逃窜。岳飞也不焦急,让步兵保持距离,以趋赶追逐之势,将敌军轰向葫芦口。一时间金人本来散开地阵势又聚拢了起来,相互踩踏中疯狂的涌入葫芦口。

高宠见此阵势,当即令弓骑收刀换弓,又是一轮猛射,这次杀伤比上次还要强上许多,,密集的金兵无法躲避飞来之箭,纷纷中箭而亡。

如此边追边打,到了葫芦口时,金人已损失过半。当金人大部涌入葫芦口的时候,岳飞的步卒将葫芦口的西面道路全部堵死。

高宠的骑兵也在葫芦口外游弋,追杀残余金兵。这葫芦口地地形犹如一个平躺的葫芦,葫芦两壁都是山面,葫芦底的宽口有东面,东南两面出口,全被岳飞军堵塞,葫芦嘴地另一边是出郑州的

林轩一千人马就埋伏在那道口。而之前金人伏军太过愚蠢,五千人马竟全部伏于葫芦壁两侧地高草之中,即便打起来,这许多人也容易误伤到自己,而他们伏击时留的口字除了葫芦嘴这边,还有东南面的一个宽口,如此大地漏洞,让伏击不成,反被林轩一把火烧了不说,还能从容的绕道东南面,射杀了个干净。

进了葫芦口之后,金军全队都感觉不对,情不自禁的放缓了步子,一时间只有风声和脚步声,说不出的诡异。

“大人,这里怎么全是烧焦的味道!”一名金兵问向身边的千夫长。

那千夫长四处看了看,感觉不对,忙喊了其他几位同级将领过来,问道:“这里不是兀林答埋伏的地方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全军覆没……”

“放屁,我大金勇士怎会轻易……”话未说完,便见葫芦嘴的小道上出现一人,那人放声大喊:“你们这帮没胆地金狗,有种过来!”

声音回荡在四周,震得人耳膜生痛。金人中懂汉语的不多,但大都知道宋人“金狗”的发音是在辱骂他们,当即有兵士要冲上前去,却被几名将领制止。

“儿郎们少安毋躁,待我和几位猛安(千夫长)商议好。再行定夺!”一名千夫长高喊道,他身边的亲兵纵马几个来回,传令下去,安抚兵心。

“如此看来,葫芦嘴外定然埋伏了宋军,西面又被堵住,咱们这回可着了宋人的道了!也不知他们如何知道兀林答在这里埋伏。宗翰副帅不是说过。宋人想使反间之计,咱们这叫将计就计,引诱他们来攻郑州么,怎么情况完全不同,倒似咱们被宋军戏耍了一般。”

“为今之计。只有硬冲了,咱们大金的勇士不会后退,说不定兀林答的五千伏兵并没有出事,可能被宋人想法子给引走了,这么多人马怎能说没就没,咱们冲出葫芦嘴,会合兀林答。将这帮宋猪杀个干净!”

“好,如今只好如此了!”几名千夫长商议已定,正待传令。忽见葫芦嘴处又走进了十几人,他们手上拿着铜锣似的东西。一字排开。

中间一人向前跨了一步,大声道:“金贼听着,你们再不投降。让你们全部死在我山贼军的手下。”

“山贼军!”金军中有不少人在汝州战中与山贼军交锋过,对他们的神出鬼没仍旧心有余悸,山贼军几字地汉语发音他们早就记得牢了,这会忽然听到,不禁心浮气燥。

“山贼军,咱们还要不要冲出去!”一名千夫长显得有些动摇,“他们的诡计多端,从不跟你正面交锋,谁知道又……”

话到一半,距离百步之远的十几人,敲响了手中的铜锣,声音之大,聒噪难忍,加上葫芦口两面山壁,回音极大,哐哐之声不停的回荡,闹得金兵忍受不了,纷纷捂起了耳朵,那十余人见状,更四敲得起劲了,这种声音足以让人想抓心挠肺,终于有金兵受不住了,提了兵器猛冲了过来,一人带头,众人纷纷向前,几名千夫长也无法止住兵流,那十余人见金人杀了过来,停了敲锣,反身就跑,迅疾冲出了葫芦嘴。

这葫芦嘴的小道,只能供三人并排进出,这金兵头三人刚一出去,便被埋伏的山贼军刀斧活活砍死。

如此这般,连出了数十人,便没人再敢想外冲杀了。金军正无可奈何之时,那十几个山贼军又提了铜锣跑了进来,开始疯狂地敲打,直打得金兵头晕目眩,全部堵起了耳朵,方才好受一些。那些戴着头盔的金兵有将手指头伸到盔里,才能抵受如此聒噪之音。

铜锣继续敲打,又有十几人走了进来,他们二话没说,张弓搭箭,直射向金军的千夫长,这一次让对方措手不及,那几名千夫长还都捂着耳朵,心中暗说你来在多的人敲打,我就只要塞得紧些,你奈我何。

可惜他们想得挺美,眨眼间锐利的羽箭就已经到了眼前,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命归黄泉。

“怕个鸟,踩着尸体也要杀出去!”有金兵再也受不了了,放下了堵耳地双手,狂吼着向外杀来。

金兵本就心浮气躁了,被这人的话一激,彪悍的性子全都发散出来,再也没有人去听指挥,嘶吼中冲向葫芦嘴。

敲锣的和射箭的山贼军见状,立即撤出了葫芦口。金兵丝毫不停,三个一组冲到了外面,这一出来,发现并无人伏击,心中一松,继续向前冲去,外面豁然开朗,金兵紧张的情绪也得到了舒缓,那凶悍的性子也稍有收敛。

这样大约冲出百十人之多,四面犹如鬼神般忽然出现了近千人马,他们高喊“山贼,山贼!”地号令,猛然冲杀上来。

前后不过片刻,百十名惊慌失措的金人便被绞杀了个干净,里面仍有向外冲

兵见次惨状,登时又被吓了回去,而后面地兵士不知了什么。正朝外急涌,这一番冲踏,金兵自残无数。

足足耗费了半个时辰,葫芦口里的金军才稳了下来。

“寨主,这般妙招,可比金人地伏击巧多了,咱们可以一人不伤,慢慢耗光他们!”林轩身边的张锁由衷赞叹。

却听林轩低声道:“可惜咱们时间不多了,孙凝枫那边有消息了没有!”

话音才落,就听到孙凝枫熟悉的声音。道:“寨主,我回来了!你藏地这地可真难找,若不是奔狼营的特殊标记,我看我是见不到你了!”

林轩正色道:“少贫嘴,河南那边如何?”

“寨主,大力兄弟这回可立了大功,这小子竟然懂得女真语。一直藏在完颜希尹带去河南的军中,他送出的消息说,郑州兵马除了伏击的那五千之外,只剩一万多点,其余的兵将已经由完颜宗翰亲自率领。绕道而行,攻打东京去了。这宗翰设计伏击咱们,怕路上撞见岳将军攻取郑州的队伍,宁愿绕了远路,向动京进发。完颜希尹此时也带了河南府七万大军南下攻打汝州,打下汝州之后再向东北支援宗翰。”

林轩听到宗翰已经不在郑州,绕路去了开封。并不吃惊,但却没想到完颜希尹竟带兵去取汝州。

看来这战场之上地变幻,却是要随机应变。事先计划好的策略要随时变通。当下令道:“孙凝枫,这里还有个事。你去葫芦口里向金人喊喊话,就说此路不通,咱们外面贮备好了干粮。就是耗上七天七夜,也能把他们耗死,要想从葫芦底回去,山贼军绝不阻拦!”把这话说完,你仍旧去河南一路,随时禀报消息!”

“是!”孙凝枫领命,正要离开,林轩又把他喊了回来道:“以后多教几个兄弟学学女真语言,要不人还真不够用!”

孙凝枫笑道:“不够用才显得属下重要嘛,好歹也胜过潘达那胖子!”

“快去,少跟我这罗嗦!”林轩飞起一脚落在孙凝枫的屁股上,这小子就似兔子一般,飞奔冲向了葫芦口。

一番话喊完,孙凝枫也不理会金兵的反应,飞速跑了出来,远远的向林轩打了个招呼,便上马而去。

片刻之后,葫芦口的金兵开始动了,他们前队变后队,部分人马倒着行走,随时防止葫芦嘴的山贼军偷袭。后队变成了前队,迅速向葫芦底撤去,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与岳飞地军队死拼一场,比和山贼军这般干耗着死人要好上许多。

葫芦口里的“肚子”虽然挺大,但容纳下金军五千兵马之后,便十分窄小,林轩不想山贼军杀进去做无谓的伤亡。而他知道岳飞步卒四千若是拥了进来,更容易造成混乱,所以岳飞军只可能堵住葫芦底,不会傻到杀进来。

那些个铜锣也是从附近村落弄来的,当然连油带锣给了村民不少银子,只不过那些有油的富户这几日都要吃不上油了,全村地油都被林轩收集了过来。

将金人逼回葫芦底是最快的解决战斗的方法,岳飞军虽然会有死伤,但人数优势,士气的优势,要全歼这伙金军并非难事。

片刻之后,林轩便听到从葫芦底传来的喊杀之声,金军看来是破釜沉舟了,从战声来听,象是发生了极度激烈的撕杀。

张锁皱眉道:“寨主,咱们要不要去帮忙,岳将军怕死伤太多!”

林轩摇头道:“咱们这点人马,若是正面冲杀,不够填人牙缝的,现在还有更大地仗要打,完颜希尹七万人马进攻汝州,可是宗翰、希尹军的全部军队,若是咱们将之全歼,便能让金国的朝廷短时间内不敢由此面踏我大宋领土,也让他们一改蔑视我大宋军队地想法!”

他知张锁心系朝廷,所以才一口一个大宋,也让他知道自己山贼军并非只是想保存实力,却是为保大宋江山,让张锁更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张锁听了,更觉林轩胜过自己许多,自己地脑子只能想到眼前的战阵,却想不到那许多,但听他道:“寨主所言极是,咱们需得赶紧告之汝州知州程天,再向开封借兵,拦截希尹。”

林轩点头道:“正是如此,潘胖子回来没有!”

郑顺接口道:“潘达没回,他派了东京一路的奔狼营兄弟刚带了口信,说金人要那刀、甲是警告杜充,让他明白想取他首级易如反掌,早先杜充收了金人地银两,却没帮金人做事!”

林轩点头,接着道:“还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