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一百六十章 纨绔

店老板显然听到外面的吵闹,这会锅里的菜有不顾了,冲出来喊道:“你们这是……”话到一半,便看见老不死手中之剑,一瞥眼间又瞧见林轩正举着筷子要戳人眼睛。登时愣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连忙陪笑道:“各位慢来,和气生财,小人先去给各位做些酒菜!”

话音才落,人便飞也似的跑了,林轩心说此人果然机灵,能开这么一家大的客栈,也算是颇有生意经,若是让他去帮秀才经营,那看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位公子,小女子多谢你和夫人,他们这几个不会乱来了,还是放了他们吧,免得把这客栈打坏了,老板可就遭殃了!”妖媚女子柔声道。

“是啊,是啊!”那被林轩摁在桌上的大汉连声讨饶:“少侠,我再也不敢了,放了小的吧!”

林轩本就没想血染客栈,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当下收起了筷子,道:“起来,自己给自己一个耳光,若是慢了,小心你的狗头!”说着话,一把将那大汉拎了起来。

老不死冷声道:“你们两个也是一般!”话音刚落,那短剑闪电般收回袖子,她从没杀过人,这样的冷如寒霜,却是她女扮男装时习惯的样子。

那两瘦子见她出剑收剑如此之快,吓得冷汗直冒,当先煽起自己的耳光。那边大汉的手也几乎是同时抬起,掴了自己一巴掌。

“滚!”林轩怒喝一声,那三个汉子。头也不回,飞也似地跑了,连最后那句“你给我等着”如此传统的话,都没说出来。

完颜菜菜看着他们仓皇的背影,哈哈大笑:“姐姐,林轩,你们真是厉害,教训了这三个坏蛋,太过瘾了!”

老不死微微一笑道:“妹妹学过武艺么,看妹妹使一把弯月刀……”她话没说完。完颜菜菜就瘪了瘪嘴道:“那是爹爹叫一个武士教我防身的,比姐姐的快剑差太远了!”

老不死拉了完颜菜菜的手,道:“妹妹若是想学,那姐姐教给你如何?”

完颜菜菜听了,十分高兴,当下道:“那菜菜谢过姐姐!”林轩在一边却是有些纳闷了,老不死曾经说过。这剑法虽是时迁寻来的不知名的剑谱,但也不会轻易外传,怎么这般就要主动教给完颜菜菜,实让他有些奇怪。

那边妖媚女子起身插口道:“小女子多谢三位相救之恩,无以为报。还未请教三位大名,以便日后能报答各位!”

林轩嘴角微微一翘,冷道:“不必了,咱们虽然萍水相逢,但正逢乱世,出手相助却是正常,还请便。”

老不死跟着冲那女子点了点头。便又坐了下来,完颜菜菜见林轩对那女子态度冷淡,心中没来由的兴奋。但嘴上却道:“林轩,她向你道谢。为何你还这般漠然,好似救人多了不起似的。”

林轩听了,心中无奈。暗说这个菜菜似乎就和自己较上劲了,干脆不去理她。刚好掌柜在里面听见外面没了事,便端了几个菜出来,分别放在林轩和那女子地桌上道:“各位,请慢用,还有几个菜,很快就好。”的转身,向厨房而去。

林轩看他如此镇定,生意照做,心中对这掌柜的评价更盛几分,当下也不多说,,招呼老不死吃饭。

老不死自然先给完颜菜菜夹了菜,道:“妹妹,快吃吧,有事一会再说!”

完颜菜菜见林轩总不理会自己,心中憋气,却也无甚法子,只好闷头吃饭。那边妖媚女子吃了林轩的闭门冷羹,似是并不生气,依旧笑意盈盈,走到林轩身边,身体几乎紧紧的挨上林轩,凑上他的耳朵,以细若蚊地声音道:“公子,今晚上到小女子房中来,小女子要好好报答公子……”

这话的语气却和之前完全不同,这女子生得虽然妖媚,但言语间一直颇为礼貌大气,此刻的话却是另一种风味,和她妖媚的相貌确是一致了。

林轩心中一动,知她狐狸尾巴终于要露了,当下微微一笑,非但不把脸挪开,还贴了上去,一双眼睛显出色眯眯的样子,嘴巴凑进了那女子道:“敢问姑娘芳名,今晚上小生定去寻你,别让我那婆娘知道就行了……”

妖媚女子咯咯娇笑道:“小女子姓淡名嫣然……”说到这里,嘴唇还轻抿了林轩地耳垂一下,同时以挑衅中带挑逗的眼神看了看林轩身后的老不死。

这一下,老不死还没张口,却激怒了完颜菜菜,她拔出弯刀,刷的一下,指向淡嫣然道:“你做什么,他是我姐姐的夫君,你怎能这般和他说话!还有你,林轩,你无耻下流,竟然和这样的烟花女子打情骂俏!”

“小妹妹,你怎能胡说,姐姐我可是良家女子,一家人都被金贼抓去了北方,这一路带着下人向南而行……”说着话,淡嫣然立即就要哭了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老不死看见林轩方才和淡嫣然悄声细语,就似脑中

了一下,轰然一声,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会又见淡嫣了,想起父亲说过有些蛇蝎美人最善伪装,能害人家破人亡,面色一冷,当即怒道:“嫣然姑娘,请你离开这家客栈!”

淡嫣然眉头微微蹙起,更添妖媚之色,她轻声道:“夫人这是为何,小女子身世可怜……”说着话,身体又靠在了林轩地身上,同时以手掩面,啜泣不已。

林轩站起身来,轻轻揽住淡嫣然道:“在下扶姑娘回房休息吧!”说着话,也不理老不死,当下搀着淡嫣然向楼上而行。

淡嫣然更是忸怩作态。一副柔软的身子如鱼得水般在林轩怀里乱扭。林轩却是不吃她这一套,抱是抱着了,可丝毫也不动心,早在前世的夜总会里练出地应酬妓女的法子,却用到了此处。

老不死见林轩如此,气得身体发抖,大喊一声:“林轩,你怎会这般待不死,你……”话到一半,忽见林轩回头对自己眨了眨眼睛。露出调皮地笑容,这神情转瞬既逝,换上的一是一副严肃的神色道:“不死,嫣然姑娘又没得罪你,何必对她如此,又让她提起伤心地往事,我这便送她上房休息。一会就下来!”

说完这些,头也不回的上了去。老不死一愣神,随即想起林轩曾经也这般调戏过王若颜,这么看来,他定是另有打算。想到此,老不死不禁自责,心中愧疚:“老公,不死不该这么不信你,只是不死总害怕自己配不上你,才会这般紧张……”

正自想着,却见完颜菜菜怒到极点。提着弯刀,就要冲上去。老不死忙拉了她,瞥眼见那佝偻汉子依旧坐那笑眯眯的看着一切。忙对完颜菜菜道:“妹妹,不用这般。一会等他下来,再细细问他,若是说不过去。更不必为这负心之人伤心!”

完颜菜菜听了,急道:“这种人应该杀了,姐姐怎能忍受得住?”

老不死道:“杀了又有何用,他也是一般回不来了……”说着话,一脸的没落神色。

完颜菜菜有些心疼,收了弯刀,扶老不死坐下,心中却在暗想,若那林轩真的弃了老不死,定不轻饶。

林轩扶了淡嫣然上到三曾,随意找了间离自己所住远些地房间,开了门,扶着淡嫣然坐在了**,一脸色相的道:“美人儿,你先休息,晚上二更天,我就来会你,到时……,嘿嘿!”

淡嫣然娇笑道:“公子,那一定要来,嫣然等着你呢!”说话的同时,一脸红晕。林轩心中暗叹:“如此妖媚,真是天生尤物,随意找个青楼,也能做那头牌!”心中想着,嘴上却道:“小美人儿,那我先去了……”说着话,带上房门,转身离去。

淡嫣然见房门带上,冷笑一声,说不出的得意。

林轩却是故意这般,早先虽觉淡嫣然可疑,但若她不来惹自己,自己也绝不会找事。既然她来打自己的主意,那晚上便去上一去,除了这帮骗人钱财的小贼。想来刚才那三个调戏淡嫣然的汉子也是他们一伙,至于一共有多少人,却是不知,尤其是那佝偻汉子,看起来武艺不弱,或是个深藏不露之辈。

等林轩下楼之时,见那佝偻汉子依旧笑意容容,也不知道他笑些什么。再看向老不死这边,见她看着自己,脸显无奈,林轩对老不死十分了解,很轻易看出她地神色是装的,明白了她已经知道自己的意图,不过她身边的完颜菜菜可就不知道原因了,一双灵动的眼睛愤怒地盯着自己,就似要喷出火来。

“喂,这般看着我做什么?”林轩嘻皮笑脸地边走边道。

完颜菜菜见他这般,更是大怒,正要对老不死说,要上前杀了林轩,却又听林轩道:“不死,你不是说过要我再娶一女做妾么?我想好了,我想立淡嫣然姑娘为妻,你为妾,这样你退让一步,如何?”

“什么!你无耻!”完颜菜菜再也忍受不住,再次将弯刀拔出,甩手射向林轩,岂料才刚出手,老不死就快似闪电一般,提了凳子一挡,那弯刀深深地砍入凳中。

林轩故做惊疑,道:“哎呀,你为何要杀我,这是我们夫妻之事,你问问不死,她自己也怕做了妒妇呢!”

老不死拦住完颜菜菜,冷声道:“算了,他既要娶,那就由他……”说这话时,老不死软弱无力,甚至有些凄然。

只有一部分是她故意演出地,另一部分却是真的有些伤感,她虽知道林轩此话,是故意说给那佝偻汉子所听,但听后心中仍有些酸意,甚至是难受。

林轩又怎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当下走到老不死身前,轻手揽住她的腰道:“为夫答应你,无论妻还是妾。都同等对待……”说到此,又以极底的声音道:“不死,别难受,这都是假地,这么久以来,你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老不死听了,心中略喜,却是不敢表露在脸上,依旧冷冷地点了点头,象是看破一切一般。

几人做下吃饭。林轩邀了那佝偻汉子一同,完颜菜菜却是换了一桌,老不死便陪着

林轩也不理会她们,只拉了佝偻汉子大口喝酒,大块

一顿饭的功夫,淡嫣然从楼上缓慢的走了下来,林轩忙起身上楼去扶。嘴上道:“嫣然小姐舒服了些么,这就下来了?”

淡嫣然双眸含水,看着林轩道:“多谢公子,嫣然有些饿了……”话刚到一半,门外进来一人。头戴紫玉冠,身着绸缎,腰束一条翡翠玉带,腰间挂着把配剑,举手投足间尽显风流公子之态。

他刚一进门,就看见了淡嫣然,似是被她地妖媚所吸。愣在那里一动不动,那淡嫣然打量了这人一番,随即也深情凝视着对方。楚楚可怜中带着又柔又媚的眼神,让这公子生了要揽他入怀地念头。

林轩心说这来了一位冤大头。少不了被这淡嫣然敲上一笔,当即故做生气道:“小子,你看什么看。没事一边呆着去!”

那公子听了,转眼看向林轩,进对方也是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穿着打扮虽也得体,但却比自己这身要差了太多,当下回道:“你说谁呢,大美人当前,许你扶她,就不许我看她么!”

说着话不经意间又瞥向老不死和完颜菜菜,又是一番惊讶,一个是冷而清爽、英气十足的美女,另一个年纪虽小些,却是灵秀中带着华贵,这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比那淡嫣然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公子不由得呆了呆,自言自语道:“想我吴亮阅美女无数,不想今日却在着蔡州一间客栈,见到三位绝世美人,真是天运我也!”

林轩一听,不由乐了,看来这小子竟是个花痴。怕是很少离家远行,否则依他这副脾气,少不了常被淡嫣然这类善玩仙人跳地小贼们所骗。

完颜菜菜本就有气发不出来,这一见吴亮这般看着自己,当即出刀砍去,吴亮竟也会些功夫,侧身躲开了第一刀。同时口中喊道:“姑娘误会,在下称赞姑娘美貌,为何要对在下下这毒手!”

这一说话的功夫,完颜菜菜又是一刀砍来,这下他是再也躲不了了,老不死飞步赶上,出剑挡下,道:“妹妹,他罪不至死,不过是口舌油滑,咱们算了!”

那吴亮也不害怕,仍旧说道:“两位美人武艺也是这般好,令在下佩服!”说着话,行了一礼,跟着又看向淡嫣然道:“姑娘,看你形似弱柳,想必武艺并非你的所长吧!”

淡嫣然甩开林轩的手,莲步前移动,轻声笑道:“公子,小女子擅弹唱,只是此处无琴……”

吴亮点头道:“这个简单,你等等我,这就来!”话一说完,转身出了店门。

林轩略显醋意道:“嫣然小姐,为何看上了这个臭小子,在下可是决定要娶你为妻的!”

淡嫣然一听,声音忽冷道:“什么?小女子才与公子见了不久,不许说这等疯话,不然小女子会将公子当成**贼看待!”

“哈哈!活该!”完颜菜菜见林轩吃憋,似乎刚才的恶气都宣泄了出来。

林轩也不理她,只取出怀中的林承留给自己以寻杨家后人地玉佩在手中把玩道:“爹爹说过,等我有了妻妾,便将这个给我最喜欢的媳妇……”

淡嫣然见到此玉,眼前一亮,但随即又复冷色,不过她的神情全落在了林轩的眼中。林轩更加肯定了这伙人是骗财的贼人,当下将那玉放回了怀中,冲淡嫣然道:“姑娘既然流水无情,那在下也不打扰……”

话到此,故意停了停,果然那淡嫣然开口道:“其实小女子觉得公子很好,只是公子忽然说要娶小女子为妻,让小女子有些受宠若惊……”说着话,又贴到林轩地耳边:“晚上二更天,别忘记了来小女子房中,到时细细商谈!”

林轩听了,又是一脸色相露出,连连点头。

那吴亮此刻刚好跑了进来,手中已经抱了副古琴,口中喘气道:“嫣然姑娘,城中只有一家琴行,这琴也是此行中最好的一副了,不知还何你意?”

这个时候,店老板从里间行了出来,见到吴亮这身贵公子装扮,忙迎上笑道:“客官,住店还是吃酒?”

吴亮回道:“摆上桌酒席,请了在坐的各位,算是吴亮唐突,打扰各位了!”说到这里看向淡嫣然道:“姑娘可否为大伙弹琴助兴,吴亮定有重谢!”淡嫣然听了,故做为难,半晌不语。

林轩有意要跟吴亮争风吃醋,装成土财主的行径,道:“嫣然姑娘,在下出一百两银子,望你单独为在下弹唱一首!”

那吴亮似是个天生败家的主儿,当即跟道:“在下一百五十两,请嫣然姑娘为在坐所有人弹唱一首!”

林轩嘿嘿一笑,故意道:“在下一百五十两多一文!”

“你!”吴亮大怒,喊道:“嫣然姑娘,我出二百两!”

林轩愣了愣,脸色紧张,半晌才道:“既然不能独享,那便与你这纨绔子弟共享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