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一百七十一章 暗算

相见林轩听得如此认真,微微笑道:“穆兄弟,林中幺兄弟新娶的妾室,她自来了这里,便喜欢在着翠竹林中演奏乐曲,只是不见外人。

杨幺兄弟对她也极是爱护,咱们也就在林外外听一听罢了,却能让内心平静不少。”

林轩点了点头,驻足听了一会儿,钟相又邀他向竹林左侧的拱桥而行,走了片刻,穿过一个山洞,眼前豁然开朗,田园茅舍错落有秩,农民插秧耕田,一片清新繁忙的景象。

钟相语显得意道:“如何,穆公子,这里如何,便是你认为不可能出现的大伙等贵贱,均贫富的村子,我们都是兄弟姐妹,并没出现你所说的不拼力干活的场景。”

林轩笑了笑道:“你是他们的什么,他们尊敬你比其他人要多得多,若有好的东西,自然要送于你,即便你不收取!他们虽然称你为老爷或是天大圣,但其实你变是他们心中的天子,这如何又能称得上等贵贱?初一开始,张三种田得的粮少,大伙愿意与他均贫富,时日一久,人数一多,自然会有人不服气,你种田法子不对或者不努力,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我种得多的来分给你?!”

林轩一口气说了这许多,钟相方才的得意立即消失,顿时又愣在哪里。林轩可不想等他许久,忙道:“在下说得不见得就对,大哥还请仔细斟酌,在下可没什么志向去做这些。只求舒服的活在太平盛世变好,可惜金贼不让咱们如此,早晚也要寻了天下的好汉,将他们驱出大宋。

望钟大哥以此为先,建立新政为次,如此一来,方是正途,否则内战之时,金贼便可收渔翁之利,钟大哥也务须归顺朝廷。但可打着驱除金贼之旗,成立义军,我大宋也有良将忠臣,必要时可与他们一道夹击金军,如此之途,方能长久。

另外,在下再多一言。若真想成事,用人要得当。杨幺善兵,便用他为将,他不善治国,便不能为政。”

钟相眉头微微一皱道:“穆兄弟不怕钟某杀了你么。几次三番在我面前诋毁我地兄弟,教我如何去做!”

林轩哈哈大笑道:“钟大哥若是这种人,在下便不会说这些了,这都在下的肺腑之言!”

钟相也跟着笑了起来:“穆兄弟与我如此交心,我怎会不知,钟某能带你来到此处,便是将你当成了自己人。否则这等秘密于你知道,早也将你杀了灭口!走,咱们在四处转转。到了午饭之时,咱们在好好吃上一顿。”

林轩道:“钟大哥。在下看出你想留我在此,可是在下并无此意,还望见谅。在下可以保证。钟大哥在时,在下绝对不会在您的敌人一方与你为难!”

钟相听了,长叹一声,道:“罢了,钟某本想请贤弟为我军师,既然贤弟无意,钟某也不勉强,贤弟不妨多留几日,也好与我谈古论今,让我多听听贤弟这些新奇的见解。”

林轩想想左右无事,便点头答应。他本就想多结交一下石天纵这等好汉,即使一时半会不能说服他入了山贼军中,以后再见之时也能有好处,好比高宠,这朝廷如此腐败,早晚能让高宠重新入了山贼军,对这样的好汉,不能急于一时去勉强为之,须于他们交心,方能得到他们的相助。至于石宝与梁山之仇,想必很好化解,那石宝并没亲杀梁山任一好汉,且也非梁山好汉直接所杀,只是郁郁而终。

钟相见林轩愿意多留几日,心中高兴,领了林轩又四处参观了一下这世外桃源般的村落,随后便带了林轩原路返回,路经那竹林之时,又听见那林内传来悠扬的琴声。钟相笑道:“穆兄弟好耳福,杨幺的此妾虽爱弹琴,却很少在有人经过时弹起,以往每次有人经过,她的琴声变嘎然而止,今天钟某与你过了两次,都是先无声,后又有声,确是奇怪。”

林轩笑了笑,道:“怕是杨夫人心中有事,却赶巧咱们两人路过两次,你听她琴音,颇似隐有心事,却有无奈之感。”

钟相接道:“却不去管他,杨兄弟地家事,便由他去了。咱们这便去吃酒,一并喊了穆兄弟的夫人和妻妹!”

很快,两人到了一处桃树林,此时正值桃花开满的时节。处处桃花簇拥着一座凉亭,颇有风情。

钟相似是早已准备,不大一会,便有人摆上了一桌子酒席。

钟相

道:“穆夫人和那位小姑娘就来……”

话音刚落,就见远处跑来一人,大声道:“钟老爷,不好了……”

“何事这般慌张?”钟相皱了皱眉头道。

那人跑得近了,正要开口,忽然发现林轩在场,便即住了口。

钟相正色道:“什么事,但说无妨,穆兄弟并非外人!”

那汉子迟疑了片刻,开口道:“杨头领探听到有一支金兵要直接南下,攻打康王所在的扬州,杨头领本想要穆兄弟的妹子,那位女真妖……,姑娘做内应,探听金人的消息,得到具体情报之后,好在天子遇敌之时同时在此起兵,那姑娘不乐意,双方起了冲突。”

“什么!胡闹!”钟相怒道,“穆夫人呢!”

“被杨头领的夫人请了她去品茶,单独留下那完颜姑娘……”

林轩心中一紧,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平声道:“钟大哥,带我去见杨幺!”

钟相连声道:“林兄弟,不好意思,钟某却没想到,这就去让那混球放了令妹!”说着话,霍然起身,令那传信地汉子带路,大步而去。

林轩缓缓跟在后面,行了几段弯路,到了一处偏厅,听见里面完颜菜菜的怒骂之声:“无赖泼皮,等我姐夫来了,非把你撕成肉块!”

“好凶狠啊,可惜他不会来这的,钟老爷正陪他四处逛呢,怕是他来了这里,你就已经成了我的女人了!”

“你混蛋,你不是要我做内应么,你又想干什么!”

“哈哈哈!”杨幺发出令人恶心的奸诈笑声。

钟相本以为杨幺最多是逼迫对方做内应,一切是为了义军,不想他竟然要做这等令人发指之事,当下怒从心起,大声道:“好大地胆子,杨幺,枉我当你是兄弟,命你做头领,你就是这般遵守军规的吗!”

杨幺听见这声,当即吓了一跳,忙反过身来,陪笑着对走进来的钟相道:“老爷,我不过是吓唬吓唬她,想让她做咱们的内应,咱们社规还是我纂写的,我能不遵守么!”他心中想着,承认逼完颜菜菜做内应,钟相也不会太过责备他,否则他也不敢如此,方才也是色从心起,说了那番话。

“去你娘的内应!”杨幺尚未来得及反应,胸口就挨了一脚,不由捂着肚子本能的向后急退,跟着要抬头看看是谁,不想脸上又挨了一拳,不等他喘息,脖子上再被打了一下重地,当下支撑不住,扑倒在地,动弹不得。

这不过极短时间,周围之人还没反应,就见杨幺已经趴在了地上哼哼唧唧,完颜菜菜忙不迭的大笑:“哈哈,早叫你不要如此了,这下被我姐夫揍惨了吧!”

钟相想不到林轩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先兆都没有,此刻他想去扶杨幺却是不能,毕竟杨幺犯了大规矩,罪该当死。

但多年的交情,让钟相却是不忍,当下说道:“来人,把这混蛋抬下去,听后发落!”

林轩冷笑道:“钟老爷如此,怎能服众!请放了在下地妻子,妹妹,我们这便告辞!”钟相有些尴尬,却也无奈,只能道:“杨幺罪当问斩,但念他为社做了许多贡献,不计生死,革除副头领之职,归到石天纵之下,做名兵丁!去把穆兄弟的夫人请来!”

“是!”一边地两名汉子扶了杨幺拖了出去。

林轩上前解开完颜菜菜的绳子,轻声道:“菜菜,你受苦了!”

完颜菜菜方才还自笑那杨幺被打,这一会一下子扑在林轩的肩膀上,哭了出来。钟相见状,忙安慰道:“姑娘,实在对不住,我那兄弟太过混蛋……”

林轩打断他地话道:“钟大哥,咱们各交各的,与杨幺不相干。你知道我为何不愿留下么,你的属下看似一团和气,可却被地里乱来,若如杨幺方才一般是死罪的话,那怕是要死一半人了。昨日我们来时,虽说是被你手下误会,但有几人和杨幺一般,要抢了我妻子和妹妹,如此和小贼有何分别?!怕是你的理想国度在这样的人手中,实现不了了。

不如实在一些,训出一支精兵,北上抗金,才是正途……”说到这里,老不死正自行来,她见林轩和菜菜没事,才自舒了口气道:“方才险些被那妇人暗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