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二百零六章 迂回

元帅,汾州失守!”

“啊?什么!”完颜宗辅骑在马上摇晃了几下,险些栽下,好容易稳住身形,忙急急问道:“如何失守的,我不是留了两千人马么,城中守将怎么如此不堪?”

那兵士慌忙答道:“元帅,之中。昨日夜间,敌军几千人马忽然来袭,城中内应将城门打开,我们促不急防,才被他们打下了城池。”

完颜宗辅听后,急道:“那两千军马呢?”他此刻已经不关心汾州在谁的手里,关键是要保住人马,有了兵,才能再战。

“大概只剩七百人不到,小人离开的时候,千夫长见敌不过对手,便率军从南门逃出,命小人前来禀报!”

完颜宗辅听后,更是惊怒,忍了片刻,终于一声长叹道:“挥军汾州,我就不信,我两万大军,却被这伙几千人的队伍戏耍!”

随即唤来传令官,令前锋营三千人火速向汾州而进,其余人等由自己率领,随后赶到。三千先锋营过了东门狭路,飞速前进。

一肚子火气的宗辅,命大军休整片刻,随即出发。他们行到东门狭路之时,却听见喊杀声猛然响起,四面八方的羽箭飞射而下,穿过他们胸口、咽喉和头颅,片刻间死伤一片。完颜宗辅又惊又怒,他怎么也想不到这里的伏兵是林轩早就埋下的,在他们刚到太原之时,洪烈试了几番。却丝毫没有动静的地方,却伏了一千人马,等地就是他们回军汾州时,给他们最为出其不意的打击。

刚入太原,宗辅和众金兵必然谨慎,而遭受太原大败之后又夺回太原城之后,他们早已放松了心情,随之又听到汾州再次失守,想必心情在跌起伏之中,失去了大半的判断能力。此刻却在他们来太原的路上给予痛击,这才能够做到最大的杀伤。

这山贼军的一千精锐在张锁的率领下,如一股龙卷风在完颜宗辅的万人队中穿梭蛇行,所到之处,金兵无不倒地而亡。

待宗辅好容易集结好混乱的兵士准备反击之时,山贼的一千人马,已经一哄而散。四面跑得远来,想追击又太过分散,怕再次中伏,只好作罢。

这一次伏击,山贼军一人未亡。完颜宗辅地万人队却又损失了近两千人马,实是另他大动肝火,直有种无力之感,感觉对手对自己布下了天罗地网,大军从汾州到太原,再由太原到汾州,又一条无形的绳子牵着自己。实在令人恐惧。

此刻的宗辅犹豫不觉,他怕自己到了汾州,却再次扑空。而太原却又失守,不如稳住太原等候朝中再派援军。两路大军一路攻打汾州,一路驻守太原,山贼军就是成了神。也没了法子。

心念及此,忙命探马飞速赶到前方先锋营,让他们接应了从汾州逃出的七百兵将,一并回太原即可,不需去攻打汾州了。

下完命令,他让余下的兵士继续在太原近郊驻扎,自己带了五百骑兵进了太原城,汇合驻留在城了五千兵士,开始全城大搜查,也不论是不是金人的百姓,每个人都详加盘问,足足弄了一天一夜,没查出任何山贼军的奸细,这才微微放心。

如此在太原守了七日,探马时刻禀报汾州地消息,山贼军打起了王彦的旗号,一直占着汾州没有离去。

又等了一日,朝廷派了驻守北方粮草重地真定府的人来到太原,询问战因,随即命宗辅派兵攻打汾州,而太原府则由真定府一万军马来接管。

由于金军四路出击,没有兵将来支援宗辅,但太原作为军事重地,必须保全,只好从粮草供给基地真定派了人马前来,而为了防止王彦军偷袭粮草基地,所以即刻令宗辅出兵汾州,以牵制汾州的敌军。

…………

金国上京城,皇宫。

完颜宗望起身道:“皇上,臣以为那支神出鬼没的军队不见得是山贼军,他们销声匿迹已久,咱们何必自己吓唬自己。王彦领军确有能力,不过也没宗辅说地如此厉害,若让臣领兵而下,必能破之。”

完颜希尹跟道:“臣曾与山贼军交战,他们向来以少打多,打完了就跑。虽然不会去攻城掠地,但若是他们占城,洗劫一番便即跑了,确有他们的打法。所以臣以为或许他们投靠了王彦,取消了山贼军的旗号,以王彦之能加上林轩之鬼,如此在太原汾州两地折腾,也并非没有可能!”

完颜斜也听了,怒道:“吵个什么,皇兄,臣弟认为管他是谁,咱们派兵前去,不过是宋猪小寇,这些年咱们何曾败过,只是宗翰、宗辅忘记了咱们马背上长大的习性,多学了汉人的东西,才越来越弱。

臣弟记得当年咱们攻打辽国之时,又怎会遇见如此阻力,攻下宋都汴梁,捉了南人的两个皇帝,又何曾为此伤过神。

自从宋人的那些骄奢荒**地东西,什么诗词之类在女真人中流传开始,咱们的兵的勇气也越磨越弱……”

完颜希尹当即反驳道:“斜也,打下了江山,自然要学会统管。当年我们是在白山黑水之间,那地土地极少,只能靠打猎为生,才让咱们有了飚悍的勇力。宋人懦弱,是因为他们确有些骄奢地东西,但他们将疆土打理的如此富绰,咱们建国后必须要学的。

咱们自不能如辽人那般,学了好地,又把荒**享乐的东西给学了来,导致兵不象兵,才被咱们灭了。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学,依旧靠蛮力统治江山。”

完颜斜也听了,登时大怒道:“你胡扯个屁,老子今天就要用蛮力把你给杀了,看你还放屁!”说着话就要上前动手。

“都给我住手!”金太宗完颜无乞买大声道:“你们成天吵吵闹闹,烦是不烦!希尹,以后军队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咱们女真人的文字就全交给你了,务必给我做好此事。”这话说完,完颜斜也乐道:“就是,既然想学文人,那就别在这参合攻宋的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