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二百一十五章

赤一脸愁色,林轩没等他说话,便先问道:“首领,情,或许我能帮你解决,刚才见到你这里有些人被抬进了蒙古包,是不是受了伤,我或许能治。”

林轩的蒙语也是新学的,他知道对付蒙古需要多年时间,不学会的话,也比较麻烦,如果自己能说,更能增进与这些蒙古人的亲切。

昌赤听了,连忙道:“听闻大宋医术昌盛,若你能治好我的人,我就答应你。”他既是想试一试对方诚意,也是让他试试看能不能将木黎他们治好,尤其是木黎,那种力王的练法奇特,怕是被反噬后很难治疗。

他也不担心林轩胡乱来,只要在林轩医治的时候,围上数人,若有异样,直接将林轩砍成肉泥。

林轩知道他的意思,他就是要取得他们的信任,于是点头答应,不多时,拖琴、木黎,铁河,勃尔猛四个受伤最重的人被抬进了主帐。林轩查看了一番,便给他们喂了一颗药,这是大宋神医给他带到蒙古来,以备不时之需。类似于吊命药丸。

跟着他判断出另三人都是骨头断裂,就用自己知道的方法,叫人找来木头,按照身体的大小,切割成板,给他们固定了骨头。

最后看木黎是内伤,便要求让宋军随军的中医来,很快一名大夫就带着药箱进来了,这可让帖药后,木黎吐出了一口淤血,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宋军的军医点了点头,精铁阳部落的首领昌赤立即让巫医上前看看,那巫医行到木黎身前,用手摸了摸脉搏,又探了探木黎的鼻息,跟着连连点头道:“他已经没什么大妨了,宋人的大夫很厉害。”

这个巫医也是年轻的时候在汉人那学过医术。又回来学了些蒙古人的土方。加上一些巫师的法子,治疗一些外伤也算可以。对于大宋的医术,他一向十分佩服。但是这些他自然不能在部落里面说,只能一直鼓吹蒙古地巫医地法子,其实真正治病的时候。还是用汉人的中医最多。

当然部落首领是知道这些地,昌赤年轻时曾游历天下,对南宋的人文有些了解,但是宣扬蒙古巫医的法子,也是他赞同地,只有这样才能更有凝聚力。才能让部落更团结。

林轩看着昌赤,面带微笑,也不说话。昌赤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当即点头道:“我们精铁阳的族人说话历来算数,我们即刻臣服于大宋,不过宋朝的皇帝这般受降我们,对大宋又有什么好处?”

林轩笑道:“蒙古部落繁多,有些与宋友好。有些与大宋为敌。为了防止大宋边境的子民受到蒙人的扰袭,便决定以武力警告蒙古各部落。不过我们大宋向来待人友好,对西夏,对高丽。对吐蕃,对大理,都是如此,不会要这些臣属国交什么贡品,只是要求两国和睦相处,相互可以交换各地特产,经商往来,也能让各族之间的子民生活得更好。这便是我们的目地。

之所以要用武力,那是告诉天下各族之人,我大宋不是要侵占你们的土地,而是要打造一个昌盛的天下,但是若有人违反,那大宋定不轻饶。实不相瞒,蒙古草原虽然部落众多,并不成国,但骑兵战力却是最强,所以我大宋派重兵前来就是要收复了你们,同时让你们知道,已经答应臣属大宋之后,谁要敢违背誓言,我大宋定不轻饶。

你们部落之间的战争,我们管不着,但是若侵扰了我大宋的土地,那定然将你们全灭。当然作为早期归顺我宋地部落,如你们这般,即使十分弱小,我宋军也回扶持你们,等到你们的土地够大,我大宋皇帝给你封地官也就越高。能让你来宋经商换取的东西数量也会越大。”

这番话说完,昌赤却是不得不同意,这话里真是恩威并济,好处给了很多,武力威压也是同样,只有傻子才不会答应这般条件。

昌赤不是傻子,自然点头答应。周围都是昌赤的左右手,他们听了林轩地话,也都赞同。林轩见事情已定,为稳住对方,便道:“明日我岳元帅便来封赏于你,今日我就住在这里,不知道可有地方给我歇息一晚。”

昌赤连连点头道:“将军说笑了,怎会没你睡的地方,今日你我二人便同寝如何。”他见林轩敢只身留下,自己也大度的让他睡在自己的蒙古包内。对于武艺,他却是十分自信,林轩有动,他定能制服。

林轩知道他心思,自己又不会主动找他麻烦,自然同意。昌赤设宴招待了宋军,远处的宋军就地驻扎,只林轩一人酒席之后,与昌赤一同进蒙古包睡觉。

林轩也是困了,倒头就睡。到是昌赤还有些紧张,直到确认林轩睡着,才敢睡去,但也不敢睡得沉了。

林轩一觉醒来,却见天色大亮,而昌赤却是早醒,林轩见他神色疲惫,不由心中好笑,他知道此人作为部落首领不得不防自己,不过看到对方被自己吓成这般,也是觉得逗趣。

料理之后,不多时,岳飞来到,按照固定意识封赏了昌赤之后,宋军全部离去,只约好待蒙古所有部落都臣服大宋时,再来。随后岳飞给了昌赤一个信物,若有其他部落欺负精铁阳,可派人以此信物寻到宋军交上,说明情况,自有宋军来救。

宋军离去之后,木黎醒了过来,等他问明情况,当即冲进了部落首领昌赤的蒙古包,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大声质问。

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他冲了出去,回家收拾了行囊,随后叫了拖琴、铁河以及勃尔猛,问道:“我要离开部落,寻找反对宋狗的蒙古人,你们跟我走吗?”

勃尔猛正要劝说,却被木黎打断道:“师傅不要劝我,我心意已绝,你不跟我走我也不勉强,铁河你呢!”

铁河摇头道:“宋人给我们很好的生存条件,为什么要打仗呢?”

拖琴也点头道:“木黎。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我不想你走!”

木黎见众人都这般说,怒气更甚,他大吼道:“拖琴。你也不跟我走么!好,你们一个个都是软骨头,不配做大漠的雄鹰。我知道你们的家人都没有受过宋人的刀剑,只我我的阿爸死在他们的刀下,这个仇我一定会报,我永远不会向宋人妥协。”说罢扫视了众人一眼,抬腿就要离开。

铁河伸手将他抱住,却哪里拦的住他,被木黎用力一甩就甩了开来,这一下却是用上了力王的技巧。

见状。说道:“好吧,你走吧,本来担心你自己一人容易出事,现在看来你走火入魔之后已经能纯熟地使用力王了。看来这武艺天生为你而发。我只给你一句忠告,无论你将来有没有成为草原上地雄鹰。一定不要成为杀戮的屠夫。”

木黎看了看勃尔猛,重重的点了点头,跟着将摔在地上地铁河拉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安答,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回来,我知道你也喜欢拖琴,可惜她不愿跟我走,若是五年内我没回来,替我好好照顾她!”说完这些,再不去看众人一眼,大步离去。

拖琴在后面大声喊着木黎的名字,木黎仿佛跟没有听见一般,再不回头。拖琴开始哭泣,铁河轻声地安慰,勃尔猛扶着拖琴向蒙古包群中行去。

铁河远远的看着木黎的背影,轻声道:“安答,反抗宋军不一定要独自远行,你就看我的吧,将来看我们谁能成为真正的草原雄鹰!”

接下来的几天,精铁阳部落连开了几天宴会,以庆祝西边总是欺负他们的部落的消亡。一日宴席之后,铁河单独找到部落首领昌赤提议道:“不如咱们去西边部落看看,听说他们地可汗埋了许多财宝,宋人一定发现不了,或许能让我找出来!”

昌赤看着小小年纪的铁河道:“你么,虽然我很看好你,不过不是现在,等你的摔交能超过你的老师勃尔猛,我便接受你的提议,派你去!”

铁河跟着道:“可是财宝不等人,其他几个部落也都知道此事,怕他们已经开始找了。即使不派我去,也可以派部落里地勇士去寻找!”

部落首领昌赤摇头道:“勇士是保卫部落的,不是寻找财宝地,我不想在宋军收服整个草原部落之前,和其他部落发生冲突。”

铁河摇头道:“首领,我觉得不是如此,宋人的将军不是说我们部落间的战争他不管么,但又说如果我们被欺负,他们会来帮忙,显然他们想要帮助我们成为草原地大部落,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了我们。但是这个时候我们乘机多夺取些土地,让我们的牛羊更多,那不是可以让我们的族人更加不会挨饿吗。若是等到宋人收服全部的部落之后,那我们就很难再有机会了,整个草原的领土已经形成,那时候咱们还是个小部落,依旧要被欺负。”

部落首领昌赤听了铁河的言论,登时十分吃惊,这个孩子年纪不过十多岁,却能分析得头头是道。

铁河见昌赤不语,只道他心动了,于是乘热打铁,还要再说,不想昌赤挥手道:“铁河你说的却有道理,不过我做为部落首领,只求保一方平安,现在咱们的牛羊,足够养活咱们全族的人,若是想法子扩张,又要收许多奴隶,或是其他部落的人迁到我们部落。同时每次战争都要死一些人,我不希望看到我们的族人流血。所以即使等到宋人收服了草原所有的部落,咱们还是这般大小也没有关系,只要大家都平安就好!”

铁河听完,心中微微失落,不过他的情绪向来不会波动太大,点了点头就离开了部落首领昌赤的蒙古包。本书转载16K文学网www.16k.cN

昌赤看着铁河的背影,轻声道:“我在位时,就只想保一方平安,等我将首领之位传给你,希望你到时候能带领精铁阳部落,统一草原,做蒙古的大可汗。”

铁河自然听不到昌赤的话,他此刻正在谋划如何不动一兵一族就取了西边大部落的宝库。其实早在半年前他一次放牧,无意中发现了那个宝库,藏得极其隐秘。若不是饿极了跟着草原的大耗子想杀了煮着吃。他也发现不了。

所以他清楚,现在去找或许那宝藏还没被盗,若是再晚。怕是也要被其他部落发现。他知道精铁阳部落小,吃不下整个宝藏,若是突然有了钱财。还容易招到其他部落的疑心,来攻打他们。

所以他决定单枪匹马半夜出了部落,寻到那个宝藏,自己下去,寻几袋金子用马驮了便走。这几袋金子足够买上许多牛羊,或者留到以后和南宋的人交换东西。只要不一次性取出来,便不会遭到怀疑,他拿了之后便会全数交给昌赤。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昌赤,让他将金子一点点的花掉,以免被怀疑。

金子既然已经取回,想必昌赤也不可能让他在放回去。主义打定,铁河吃了晚饭。便一直等到深夜,悄悄起身。绕过师傅勃尔猛,出了蒙古包,正要牵马。却听见师傅在后面轻声问道:“铁河,你要去哪,你是我们部落地希望,我不允许你走!”

铁河回头道:“师父,我去取西边部落地宝藏,你相信我一定不会有事……”铁河很快把自己的计划简略的告诉了勃尔猛,也说了下午找昌赤商谈地事情。

勃尔猛听后道:“让师傅随你一同。”

铁河道:“不可,若是半夜有人正好有事来找我们,留一人再帐里可以应付。这事只能师傅、我和部落首领知道,若是在多人,免不了要传到其他部落,引来他们攻打可就不好了!”

勃尔猛点点头道:“铁河,孩子,你最大的优点就是你的智慧,拥有了智慧比拥有力量更容易成为草原地雄鹰,不过你也不因此荒废了对力量的锻炼,要做为一一个部落的首领,必须有卓绝的骑射,优秀的摔交才能让部落的勇士臣服于你!”

铁河点点头道:“明白,师傅,我不会输给木黎的!”说完话,铁河将马牵得远了,再飞身上马,驾御而去。

大约半个时辰,铁河到了一片小树林边,他下了马,牵马进林,大约走到林的深处,才将马锁上,跟着折向林子另一边,那里是宝藏地一个入口。他之所以没有将马拴在林外,是防止有人路过,看到无人之马,便到林中来寻。

而将马远远的牵到与宝藏的反方向,也是防止即使有人进了林子,也不一定能寻到他所在的位置。

大约一刻钟左右,铁河寻到了宝藏的入口,丝毫没有变,看起来一定无人动过。这次可好了,铁和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知道人都是有贪欲的,他怕自己取得多了,反而坏了大事。所以深吸一口气,以让自己神志清明,随后挖开入口,钻了进去,也该他身材瘦小,这里可能是草原大老鼠打地洞,被他在挖几下,便可以钻进去。而刚好他挖到的位置极限就很难再挖了,都是一些坚硬的岩石。

进去之后,铁河眼前一片黑暗,铁和眯起了眼睛,用

了随身带地火把,再缓慢睁开眼睛,眼前逐渐亮堂起

这里四处都是坚硬的石壁,看来西边部落为了修建这里,花了不少功夫,顶有两人高,这条通道也有三人之宽。象是一条侧道。却被老鼠给挖通了。

铁河看到地面上散落了许多珠宝,象是有人争斗过,心中不由有些紧张,他手中取了腰刀,继续前行,走出这条通道,是一个宽敞的大堂。大堂四角放置了油灯,铁河过去试着电亮他们,油灯里的油并没有干,说明在宋军将这个部落首领的脑袋砍下之前,还有人来过。铁河完全相信这个宝藏在宋人收服了这个部落之后,不会在有他们本部落的人来,因为如此大的宝藏,知道的人一定极少。而知道的人也一定是个聪明的智者,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如果给人发现行踪,那这处宝藏怕是要被宋人给取了。

之所以看到打斗的痕迹紧张,是因为他担心有其他部落的人发现了这里,同时从其他门进了来,在里面争抢而打。

油灯全都亮起来之后,铁河看清了大堂的全貌,四面是更高的墙壁,天顶还画着一匹苍狼。地面上四处散落着宝箱,也是一地的金银散落,还有一些绢泊。

大堂的尽头有一扇门。另一边却没有任何通道。铁河觉得事情蹊跷。他没能忍住好奇,向那扇门而去。用力将门推开,发现门里面是一坐方型的石室。一个人坐靠在墙角,铁河下了一跳,忙用火把照过去。原来是一具只剩白骨的骷髅。

那骷髅的胸口插着一把宝剑,用手拔那宝剑,结果一触就变成了粉末,火把随意晃过,看到墙角似有暗阁,于是伸手去摸,墙面忽然凹陷,一个四方地形状。

铁河伸手进去一摸。竟有一张绢,取了出来,上面写满了血文字。绢内还包着一个牙齿。仔细一看似是狼牙。

铁河找到文字之头,轻声念了出来:“我是大漠部落地首领酉冉(大漠就是这个西边的大部落)……”

才念了一句,铁河就暗自吃惊。酉冉是这个部落的上任首领,雄才大略。却在自己还没出生前就忽然失踪,这些都是勃尔猛告诉他地,后来酉冉的妻弟继承了首领之位。

铁河想到这里。继续念了下去:我的妻弟是个大大地奸人,以宝藏之说骗我来了这里,在这之前给我服了毒药,又在此处将剑刺入我胸……

铁河看到这里,心道:莫非这宝藏还表示大漠部落的,是酉冉的妻弟不知如何发现的。一边想又一边继续看:我中剑之后又和他一番搏斗,却因毒性太大,而倒在地上,只能诈死,这厮却因害怕,便离开了这里。

(想必那打斗的痕迹,是他们二人所斗!)

在他离开之后,我忍着伤痛,四处寻找,却找到这宝藏主人的一本藏书,书中记录了一种神奇的武艺,我料想天不绝我,于是开始练,在没练成之前,我不敢将胸中之剑取下。可不想最后我竟练得走火入魔,一怒之下将那书撕得粉碎,在最后的日子里我将我地事情记录在这绢上,以求我族后人看见,将我妻弟诛杀。

这个狼牙,以我的经验看似草原狼王之牙,似是这宝藏主人所留。若是有缘人找到这里,便转送给你了,望你能替我报仇,杀了我妻弟。

(看来,后来那位妻弟再来这里,始终没有发现墙上的机关,也没有发现血书。怕是这个宝藏只有那人一人知道,死在宋军手上之时也来不及告诉其他人了)

铁河念完,唏嘘不已,这酉冉的妻弟已经死了,铁河也毫不客气的拿了那狼牙。在这石室里又寻了半天,什么都在没发现,于是到了外面大堂,用事先准备好地口袋,装了两袋金子,便从入口处离开了。

出了宝藏口,铁河见那老鼠洞从新掩埋好,四处看看无人,立即奔向拴马的地方,牵了马出了林子,上马狂奔,在天蒙蒙亮地时候回到了精铁阳部落。他没有立刻去找部落首领昌赤,而是回到自己的蒙古包里,将金子藏了起来,勃尔猛很欣赏他的做法。如果现在去找昌赤,无论是带着金子去他地蒙古包,还是把他带到自己的帐里,都容易被部落其他人看见。

部落的金银都有昌赤掌管,也是一处只有他知道的藏宝处,平日都很少取出,需要用钱时,他会单独半夜去取。

第二天,铁河在吃饭的时间走到部落首领昌赤的身边,悄声到:“我取了宝藏,半夜来我帐中取!”

昌赤一惊之后,迅速恢复平静的表情,铁河就如没事一般,离开他的身边,在旁人看来就如同两人打了个招呼。

半夜时分,昌赤到了铁河的帐子里,铁河把金子交给了他,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了一番。昌赤也不是贪金之人,没有问那宝藏具体的位置,也没有叫铁河再去取些。

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不过昌赤却对铁河更加信任了,铁河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停的练习自己的力量、骑射,族人也都渐渐明白他将是部落首领的新接班人。

……

木黎凶狠的吐掉口中的狼毛,一把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死狼推开,他刚刚杀了一匹独狼。离开部落之后,他四处流浪,打猎为生,没有部落收留他,他也不在乎,有时候遇见宋军,就悄悄地杀掉几个。大约有半年的样子。他已经走向了草原深处。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有许多狼出没,前晚他见到了一只白色的狼王。十分厉害狡猾,将他的手都给抓伤了,若非他力气大。早就丧命了。

这几天狼王经常跟着他,弄得他有些提心吊胆,刚才杀的那只狼就是狼王地手下。直接用狼爪子搭在他地肩膀上,木黎知道自己一回头,定然喉咙被咬,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办法,干脆用上力王的武艺,反身抓住狼爪子。提前低头,一口咬在这狼的脖子上,大口吸着狼血,也不管他是否腥得让人恶心。直到这狼停止了呼吸,他才一把将狼推开。随后大口地呕吐。

现在还是大白天,木黎知道狼王在附近看着他。于是他将眼前的这头狼剥了皮,烤了,让香气四散。跟着大口的吃了起来。

他反正已经和狼王结下了梁子,就干脆和他斗到底,他打算在天黑以前找到地方藏起来就可以了。正吃着狼肉,发觉脚下地土有些松软,感到好奇,于是轻轻的踩踩,一下自把脚下踩出一个大洞来,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自己悄悄越坐

其实是向洞里溜进去,同时将那头没吃完的狼悄悄挪着自己整个人也消失在地面。

远处的狼王带着群狼看着木黎消失,都弄不清楚怎么回事情,一时间不敢过来。木黎一进了洞中,就发觉这里是一处人工修建的地下洞穴,怕是年代久了,地面漏了个洞。他下到底处发现有一扇石门,石门旁有一大块石头。木黎里大无穷,轻易将那石头搬起,跑了上来,刚好将洞口堵塞。

洞口一堵上,外面的狼在怎样也进不来了,不过洞里的光亮也消失了,木黎跑到大门前,用力将大门推开,里面空气似乎很流通,还有风声,木黎更是好奇,大步走了进去,这里是一条长长的甬道。

木黎听他父亲说过,草原深处地地下,常常有过去的可汗的墓葬,木黎看到眼前的地方,大概肯定了这里应该是一处墓葬。

甬道在一个地方拐了个弯,前方有亮光,木黎小心的向前走去,尽头是一座大堂,大堂顶上有一颗巨大地夜明珠,才照亮了这里。

木黎四处看着,四壁上画了些奇怪的壁画,木黎看不出个究竟,大堂里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东西,不过有一扇门,木黎也不害怕,就从那门里走了进去,又是一条长长地甬道,甬道连拐了几道,终于又一次见到了亮光。

原来又是一座大堂,木黎四处看看,惊奇的发现这个大堂和方才那个一模一样,不知道是自己又走了回来,还是这里有一座一模一样的大堂。

木黎开始有些害怕了,他不知道自己进了什么地方,正踌躇间,忽然听到有人声传来,象是在墙地另一边有人聊天,仔细去听,却又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木黎开始大声喊,对面是不是有人,这一声喊之后,对面便没了声音。木黎确信对面有人,于是施展神力,向墙壁砸去,这一下,却是让他大吃一惊,这墙非常薄,虽然普通人砸不破,但是让他这么一拳,就打了个大窟窿。墙的这边是一个石室,室内站着两个蒙古人。

他们一见到木黎,立刻拔出了腰刀。

木黎不想伤人,他还想从这个有些诡异的地方出去,忙道:“两位不要误会,我是从地面上躲避狼王,掉到这里来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那两人见木黎面色和善,于是收了兵刃,其中一人说道:“这里是我们族可汗的陵墓,还没修建完成,你既然知道了这里的位置,怕是也活不了了,我们两人修建完,也要作为陪葬。”

木黎惊道:“为何一定要死!不能不修,跑么!”

那人道:“不行,我们的妻儿都在可汗手中!”

木黎道:“你们可汗是个什么样的人,凶残吗!”

那人回道:“我们都害怕他,全族的人都表面敬重他,可是内心都憎恨他,他随意杀人,脾气暴躁,有时还抢族人的妻子。”

木黎道:“那你们怎么不反抗!若是我帮你们杀掉可汗,不就没事情了!”

另一人摇头道:“不可能,我们可汗的非常厉害,他身边还有十大勇士,各个都比你高两个头,你这样的身体,怕是挨不了一拳。”

木黎笑道:“他们比这地面如何!”说着话,一拳头在地上打出个大坑。那两人惊讶不已,道:“或许你能一试,可是若败了,不仅我们要死,我们的妻子也要死。如果不试,也就我们死而已。“

木黎道:“你们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帮助你们。若是不行,我先死在你们面前。”话音刚落,使出力王一般的武艺,在地面的大坑上狠狠踩了一脚,有将那大坑踩陷了下去。

那两人见了,连连称赞,一脸高兴,决定帮助木黎试着杀掉那可怕的可汗。木黎在两人的带领下连走了五座一模一样的大堂,终于走出了这个地下迷宫。

出了迷宫之后,这三人星夜赶到了部落之中,按照商定的主义,木黎混进工匠之中,接近可汗。

终于到了可汗宴请工匠的时候,木黎装做举杯敬酒,嘴上说道:“我们都很不愿意在可汗死前到那个墓地里去陪葬,不知道可汗能不能放了我们!”

话说得十分轻盈,而且脸带笑容,可汗一下没反映过来,等他明白的时候,木黎已经走到他面前,一手举起了酒台,向他脑袋砸去,那可汗身手十分敏捷,轻巧的一闪,便躲了开来。

可汗手下的十大勇士同时冲了过来,木黎丝毫不停,将周围的酒台一个个抓起,向那些勇士身上砸去,这些勇士果然威猛,他们不躲不闪,硬是挨下,即使眉被砸出了血,也丝毫不让。

木黎看得暗自心惊,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大法,不能在客气了,于是立即运起了力王的手段,冲上前去,一把抓着一个高自己两头的勇士的手腕,原地转圈甩了起来,越甩越快,拿这个大汉当成武器,让其他人都不敢近身,跟着手一松,那大汉就如拖线的风筝,飘然远去,跟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却听远处一声狼嚎,木黎对这个声音头痛不已,想不到那狼王竟追踪到这里。听到这个声音,那部落的首领和剩下的九位勇士也都脸色大变,不仅如此,族里的其他人都赶紧集合在了一起。原来这狼王带的狼手下们,多次侵袭这个部落,不少人死在这个狼王的嘴里。

那远处被甩出的勇士顷刻间被狼群撕咬,他已经被木黎摔得骨头碎了,无法动弹,这又被狼群如此撕撤,痛得惨嚎不停,让族里所有的人听的心有余悸。

那九位勇士和可汗都跑到了后面,推了些普通族人拿着刀剑在前,这么强壮的勇士也敢到害怕,看来他们是被这狼弄得完全没了胆子。

木黎见状,忽然有了主意,高声喊道:“你们讨厌这狼么,憎恨他们么!”

有人回答道:“当然!”

“那你们憎恨你们的可汗吗,我若是帮你们消灭了狼王,杀了可汗,你们可愿意遵我当可汗!”

那两位带他来的工匠当先喊道:“愿意!”

那边可汗被狼吓傻了,这会竟然说不出话来反驳。

又有人叫道:“我们的可汗实在太可恨了,每次狼来,都用我们喂饱它们,然后保住自己的性命。勇士,若你能帮我们除了我们族的族害,可汗和狼王!我们就尊你当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