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二百二十章

乞丐见是杨天,一脸狼狈模样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样子想发作却是不能。但见小乞丐说道:“多谢大哥哥。”

杨天看到她那副模样,听她那声音,忽想起之前她以毒暗器伤人,若是自己无解毒良药怕是已经死了,顿时感觉这小乞丐太过歹毒,杀人都不眨眼,还能笑嘻嘻的看着你。

杨天怒道:“小姑娘心地如此狠毒,今日饶你不得。”说着话,扬起手来,就要杀她,那小姑娘却是抬头扬脖子,脸上笑嘻嘻的,似乎胸有成绣。

杨天一看,怕她又用什么暗箭伤人,便迟迟不下手。那小乞丐得意道:“怎么,给你机会你不杀,以后就不要说我欠你人情了,今天你救了我,我给你杀,你不杀,那就算还了。”说着话,转身就要离开。杨天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休要走,今日你不跟我说清楚你的来历,别想离开!”

小乞丐嘟起嘴道:“不走就不走,干吗抓着我,你都知道我是姑娘了,还这般无礼。”她这话若是对古代男子说怕是有用,但对杨天来说,却丝毫不起作用。

却听他道:“那你喊啊,你现在一身乞丐服,看谁信你,到时候我就说没看出来,就无人能管了。再说,只是抓着你的手而已,又不是碰你的胸,怕什么!”

这话一出,小乞丐,脸色顿时羞红一片,杨天这话可是犯了古代女子的禁忌,即使这小乞丐再是与众不同,也会将杨天当成流氓。

杨天看到小乞丐的模样,道:“跟我走,不要再多话!信不信我当街拨了你的衣服,依我的功夫,要想从人群中走脱,简单的很,你就惨了,还要被无数人看到。”

小乞丐怎么也挣不脱杨天牢牢的扣住她的手腕。只好低声怒道:“你这个无赖。跟你走就说,若是我爹爹……”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了下来。一双眼睛也忽然红了,杨天清楚对方最会装各种可怜样,也不理她。拖着她就走。

两人回到杨天所在的客栈,结了帐。杨天拉着小乞丐出了城,在野外寻了个地,坐了下来,跟着用绳索将小乞丐绑起,道:“老实点,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你从何处来!为什么心地如此歹毒!方才那些追杀你的人又是谁!”

小乞丐道:“他们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我偷了那个大个子地钱,被他发觉了,于是一路追杀我到此,想不到今天他还叫来了帮手。怕是他钱袋里地一块玉石特别值钱,才让他穷追不舍。

杨天道:“什么玉石。让我瞧瞧。”小乞丐道:“你先放开我一只手。”杨天将她手放开,道:“不许耍花样。不要掏什么暗器!”

小乞丐道:“大哥哥你如此本事,我又怎敢使什么暗器!”说着话,取出一块玉。杨天一看。也没什么特别,可忽然觉得一阵眩晕,便倒地而睡了。

不大一会,他感觉自己出现到了另一个地方,就和刚到这个时代来时经过的那里一样,

眼前是一条长长的、宽宽地石阶,远远地向上望去,石阶的尽头是一座雄伟的大殿。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要向上走。只感觉我走了千年,却一直走不完。

“杨天,你来了!”一个年轻女子地声音从大殿处传了出来,轻柔而动听。我笑了笑,温柔地回答,“我来了!”

天空不知道何时飘起了花雨,是我熟悉的桃花花瓣,为什么熟悉,我也不知道。闭上双眼,站在石阶上深深地嗅着这香味,可飘进鼻子里的确是一股鲜血的味道。

睁开眼睛,漫天的花雨已经变成了鲜红的血雾……

*

“嘀嗒,杨天,快起床!嘀嗒,杨天,快起床!……”早上七点,闹钟再次响起。

“啊~~~~”杨天一下子从**坐了起来,浑身说不出的难受,似乎刚才那飘散在空中的血雾还在眼前飞扬,让杨天胸闷恶心!

随手关闭了闹钟,杨天就这么一直坐着,过了一会儿,烦闷地感觉才渐渐消失,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怎么又回到了原先的世界,这个床是自己的,床头的闹钟还是那么的熟悉,似乎在古代地一切都象是梦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回来了,为什么我在古代过了那么长的时间,难道都是做梦。杨天怎么也想不通,过了片刻,他下了床,心中一动,在房间里使了一套拳,还是那么厉害,看来黄律师父所教,没有丢掉,看来那在古代地经历并不是梦,而是真正的回到过去了,可怎么又回到了现在?

杨天想了想,想不出究竟,忽然看到地上有一块玉,却是那小乞丐给自己的,心中一紧,一种猜测涌向心头。

“莫非是这块玉!?”杨天想着,将那玉石握在手里,可是这次却没有反应,也没有了晕眩感,更没有睡着。

看看日历,是自己被贼打晕后地第二天,应该去上班,杨天走到熟悉的洗手间,刷了刷牙齿,洗脸,出门,每天重复的动作,他又回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生活。

下楼到了楼下的早点摊,那卖豆腐脑的老板热情的招呼他来上一碗,这是他每天早上必吃的早点。

杨天冲那老板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又向旁边的老板要了三两锅贴,大口吃了起来。这两位熟人似乎并没任何异样,就和平日的早晨相同。

杨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回来之后,被贼打晕的经历是不是自动抹去了,这样看来,到底哪里是现实世界,还真让他有些疑惑。

杨天一直受不了拥挤的公交车内的浑浊空气,所以通常骑自行车上班。他的职位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警察,公安局到家的距离不算很远,骑车大约半个小时,杨轩喜欢在路上慢慢游荡,吹着风,也是一天最难得的享受时间。

在他的记忆之中,上个月刚办完一宗大案,这两天也比较清闲。到古代之前的那次。刚好他在街头闲逛。抓贼却被贼打到了脑袋,初到古代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被打死了。所以投胎去了古代,可怎么想不到现在竟然能回来。

进了公安局大门,杨天遇见几个熟悉地同

了招呼,便走向刑侦队地大楼。

推开公大门,发现几个司机在大厅旁的休息间里讨论着什么,还不时神秘地向外望几眼。

“估计又在议论谁的是非吧!”杨天心里想着,那几个司机可是刑侦队里有名地八卦男。

跟着迎面又走来几个同事,和他打着招呼,没一会儿,杨天便走进了他所在的办公室。

“小杨。早啊!”秋姐手上拿着热水瓶,笑呵呵地和杨天打着招呼,她是警队的老警察了,通常负责电子联络方面地事,有行动时候一般留在警队。或者警车之中的通讯器材旁。

为人特别善良,在杨天刚来警队的时候。她给杨天的帮助最大,也是警队里杨天最信任的一个同事。

秋姐还有一点和杨天类似,就是从小就失去了双亲。有杨天们这样成长经历的人大都思维活跃、语言迟钝。

“秋姐早,还是我去打点开水!”杨天笑着从秋姐手上抢过热水瓶,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向开水房走去。

刑侦队在空闲的时候,和一般坐班地办公职员一样,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个小杨,谢谢啊!”秋姐笑着对杨天背影说道。

“杨天,来啦!”来到开水房,发现赵乐刚打完水,手上提着水壶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站在那一脸神秘地看着杨天。

“嗯,我有问题吗?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杨天一边打着水,一边侧过头来疑惑地望着赵乐,“你小子别不是又没完成张大少布置的任务吧!今儿我可不会帮你求情了,上次不是说了最后一次嘛!”

赵乐也是刑侦队的警察,平时老喜欢和杨天扯淡。

“你知道吗?”赵乐没有回答杨天地问题,而是脑袋凑了过来小声地说道,“张大少死了!”

“什么!”杨天惊讶地盯着赵乐,半天没说出话来。

一向嬉皮笑脸的赵乐这次一点都没有开玩笑地样子,而是十分认真地看着杨天点了点头,“今天早上,张大少的尸体就在他家门口被发现,这次死的是咱们警队里地高级督察,这下有案子可查了!法医和鉴证科的同时都去了,王队也到了那里,他让我在这守着,兄弟们到齐了在一起去,这才破完大案,休息没两天,这点时间没必要电话让所有兄弟从早饭桌上喊来,影响大家食欲。”

“噢~~~”杨天依然张大了嘴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怎么了?你小子不是查了无数大案么,怎么自己人死了就害怕了?!”赵乐一脸轻松地说道,“张大少又不是你亲戚,仗着自己上面有人,在警队里一副看谁都低他一等的样子,我早就看不惯了!”

“可是……”杨天话还没说完,“小喇叭”柳娟也提着热水瓶过来打水了,她用那清亮的嗓门提醒道:“哟,杨天,你的水满了!和赵乐聊什么呢?两个人这么投入!”

“喔!”杨天吐了吐舌头,急忙关上了水龙头,将热水瓶从架子上取下来。然后尴尬地笑了笑,“没什么,一不小心忘记了!”

“不要骗姐姐了,你如果没注意到水满,赵乐这个机灵鬼也会看到呀,你们俩一定再说什么秘密的事儿吧!”

柳娟是刑警队材料科的警察,非常喜欢打听一些个小道消息,谁的私事只要到了她这儿,就会连着变成好几个版本,传遍了整个警队。

杨天对柳娟也没什么好印象,那次杨天和警队的第一大美女说了几句话,就被她给传成了绯闻,害得杨天差点被上级处分,这件事情在警队里影响十分不好。

“柳娟,听说你要长薪水了,昨天杨天从张大少那偷听到的,一准这两天他就会来找你!”赵乐开着邪恶的玩笑,他一脸认真的模样,让一天到晚唠叨着自己薪水少的柳娟信以为真。

经常嬉皮笑脸的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冷不丁地认真一次。让人无法怀疑。

还没等柳娟再度开口。赵乐一把拉着杨天出了水房。

“赵乐,这样的玩笑不要开!张大少怎么说也是咱们的上级,平日在怎么嚣张跋扈。但忽然死了,你怎么能这般乱说!”

“管她呢!反正就当咱们还不知道张大少死了的消息!”赵乐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小子从来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那是一条人命!你这样我都会怀疑你说地张大少地死是假的了!”杨天对赵乐的态度有些气愤。

“这种事。哥们会给你开玩笑嘛!今天又不是愚人节!”赵乐一副委屈地样子,似乎他从来就没有撒过谎一般。

“杨天一进警队就看到几个司机在议论,莫不是就在讨论这个事!”杨天忽然想到了刚才那几个司机神秘的样子。

“是啊,那几个八卦男消息比咱们刑侦科还灵,估计今天中午就会公布消息了。我还没去过现场,不过那几个司机传的可邪乎了,说张大少额头上有个印记,是被诅咒而亡地。”

“诅咒?”杨天再次吃了一惊。道“哪跟哪啊,到了咱们刑侦队的面前,一切牛鬼蛇神都要被扫除!”嘴上虽然这么说,心理却是想自己回到古代又回来的事,却是在怎么扫除。也是真的了。

“嗯,回办公室等着吧。一会兄弟们齐了,咱们一道去现场!我先去买点吃的,还没吃早饭呢!”赵乐说完。便下了楼,看来他今天是早早被队长喊了过来,这个赵乐虽然总是嬉皮笑脸,但办案起来却是全队最勤奋的,所以每次有事,队长都先喊他。

杨天回到办公室没一会,同事们都已经到了,赵乐正要宣布张大少的案件,队长却忽然回来了,他手上拿了照片和资料,把大伙都喊到了放映室。

跟着他亲自说了张大少的死讯,众人无不吃惊。

随后队长让大伙安静,将手中资料取出,是一些照片,他将这些照片投影到屏幕上说道:这些都是张大少地尸体的照片,他的额头上被打上了这个印记,法医说是烙铁上去的,而且是很长时间的,最少有一年,但是我们从没见过他头上有这个印记,这次地案件确有些扑朔迷离。”

杨天愣愣的有些发呆,

少额头上地印记分明就是自己的那块玉石,他开始紧头,思索着一切,可是仍然没有头绪。

忽然队长地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大伙打起精神,破了这个案,我给大伙发奖金。”

赵乐道:“队长,你这话说了几年了,可是咱们还没看到一分奖金!”

队长回道:“你小子,这次若是破了,我保证能申请下来!”说完这些,队长有将详细情况介绍了一番,然后分派任务,让一些人去和张大少的邻居了解情况,一部分人去问张大少已经分居的妻子,并让大伙暂时不要告诉张大少的父母。

杨天被安排留守,随时等待情况。杨天很是奇怪,问道为什么留他下来,队长说道:“上次案件你立了大功,被那杀手打晕了,脑部还有些震荡,是不是给你震失忆了,你小子现在是我们的重点保护对象。”

这话说完,杨天点了点头,但他感觉更是奇怪了,自己明明记得,破案之后,自己就是昨天在街头被一个小偷打晕的,然后到了古代,回来之后直接是今天早上。

他也没有多问,听队长说,若是晚上没有电话,那就让他自行回家,第二天照常来上班就可以了。

说完,所有兄弟们都去忙了,办公室只剩杨天和秋姐。

大伙走后,张大少的死开始传遍警队“小喇叭”柳娟就象吃了个苍蝇那样难受,想找赵乐骂,可赵乐又不在,只好跑到杨天哪里诉苦。杨天可没功夫听她嚼舌头,幸亏秋姐帮着解围,支走了小喇叭,才让杨天耳边清净了许多。

张大少虽然比较惹人厌烦,但毕竟是大家的同事,警队其他人都有些伤感,相互见面也是沉沉的不说话

善良的秋姐从听到这个消息开始,一直都不相信。直到确认事实之后。她就险些哭了出来。一下午时间,杨天都没怎么工作,一直在安慰秋姐。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同事们陆续地离开,而秋姐似乎没有想走的意思,杨天也打算在这里陪着她。

“小杨。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没了呢!”等全部同事都离开后,秋姐才幽幽地说道,她虽然在刑侦队,但平时很少直接面对案件,所以对死去的人比同事们更加敏感,加上她生性善良。因此比一般人更多悲痛。

“秋姐,不用想太多了,咱们要尽力查出真凶才好。”杨天尽量面带微笑,好安慰秋姐。

“嗯,小杨。你说得对!”秋姐转头看了看电话,一整天也没有队长打回的消息。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小杨,他们怎么还没电话回来……”

“秋姐。要不我送你回家吧!队长说了,到了下班时间,咱们就可以走了,有任务他会打我们手机的,咱们又不是一两次在家中接到紧急任务了。”看着秋姐的情绪仍然有些不稳定,杨天决定陪着她回家。

“谢谢你,小杨,不用了!“秋姐勉强地笑了笑,“都到下班时间了,唉,你看我一伤心起来就没完没了了,他们都走了,你也回去吧,我一会儿就走!”

“那我先走了!”看到秋姐似乎想一个人静一静,杨天只好向她告辞。

“小杨,再见!”秋姐冲杨天笑了笑。

“嗯,再见!秋姐也早些回去!”室外走去。

“杨天!”秋姐忽然叫了杨天地名字,以往她都很少这样称呼杨天,敏锐地杨天立刻察觉到了这一点。

“什么事儿,秋姐?”杨天疑惑地回头问道。

“没什么,和你告别!”秋姐再次笑了笑,这个笑容有着说不出的诡异,让杨天浑身一颤,那让人恶心的血雾似乎在刹那间飘到了杨天地身前,幸好这种感觉只在一瞬间就消失了。

杨天平静了一下心情,认真地说道,“秋姐,你还是早些回吧,再见!”

离开警队后,杨天心情无法平静,因为那的漫天血雾让人郁闷难挡的感觉,又一次出现,却又突然消失。杨天再次回想起了秋姐刚才地笑容,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和不安,杨天赶紧不去想它,加快了蹬车的频率,飞快地向家中骑去。

一夜无语,也没有队长的电话打来,杨天特意电话赵乐,这小子竟然关机。杨天没什么事做,只好不去想事,临睡前,他取出那块玉看了看,忍不住一阵睡意,当下就睡了过去。

“杨天!你来了!”那梦中轻柔而动听的声音让杨天陶醉。

……………………………………

“嘀嗒,杨天,快起床!嘀嗒,杨天,快起床!……”闹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杨天爬起来痛快地伸了个懒腰,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梦境,连续两天做这样的梦,又一次有漫天的血雾,杨天被憋屈的十分难受。

他赶紧出了家门,发现天气清爽,心情也舒畅起来。杨天一边哼着歌一边蹬着自行车悠闲地向警队骑去。快到警队地时候,就发现大楼下面围着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天不由得加快了骑车的速度。

来到近前一看,同事们都站在大楼外,而楼的门已经被用护栏给栏住了。杨天正在纳闷的时候,一只手拍了拍杨天的肩膀,虽然是大白天,可杨天却感觉到一丝阴冷,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杨天,你才来呀,秋姐去了!”赵乐这次是一脸沉痛,这让杨天只觉得心情一下子糟糕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一股不祥地预感从心底升起,更糟糕的是一早上地轻松心情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恶心烦闷的感觉。

“秋姐去了,她额头上也出现了那个鬼怪地印记,我们昨天去查案的同时们,无一例外的在不知道被什么古怪东西的引导下,自己回家睡觉了,直到早上起来,大伙都奔到警队,却看见秋姐去了。”

“什么!”他话音刚落,杨天脑中立即浮现出昨天下班。秋姐和自己告别时的诡异笑容。“为什么会这样?”

“你冷静点!”赵乐见杨天有些冲动,忙道:“咱们要想法子赶紧破案,也好给秋姐报仇。那可怕的

底什么?队长已经将案件上报了,国家特殊案件调查会就直接飞到咱们城市。”

“秋姐~~,秋姐~~”杨天一时间手足无措。不自觉地松开了推着地自行车,任它倒在地上。

赵乐看他如此失神,忙劝道:“人死不能复生,秋姐对咱们都这么好,我想她不希望看到我们这个样子,她应该希望咱们冷静下来,快些破案。”

杨天大声道:“你不明白,你不明白。那玉们,是我!”说着话就要冲上楼。

赵乐喊道:“回来,咱们暂时不要上去。国家特殊案件调查组地同志电话说了,他们没来前。不要让任何人上去。”

杨天不管那么多了,一拳头打过去,这次却是用了内力。赵乐抵受不住,一下倒在了地上。还好杨天手下有分寸,并没有伤他。

跟着杨天直接挤过人群,一步跨过围栏,就要向楼内冲去。所有同事都开始拦他,但是却被他三拳两脚打飞了,队长冲了过来,用枪直接指到他的脑袋上,杨天这才停下。

正要说话,国家特殊案件调查组的人就到了,他们一共五人,在省局地陪同下下了车子,他们各个形貌与众不同,样子倒还一样,就是装束比较奇怪。有道士,有拳击手,有头发火红的美女,还有一个眼睛一直没有张开,却行走如常的年轻人,最后一个稍微正常一些,是个穿着运动服装地孩子。

杨天看了看他们,队长也把枪放下道:“回头在跟你小子算帐,!”说完,上前迎接这些古怪的调查组成员。

杨天也不在去管那许多,绕到大楼后墙,爬了上去,这次却是用的从黄律那学的轻功。几下上了四楼窗户,刚翻进去,就看到几个防暴警察拦到了身前。

“兄弟,很抱歉!……”几个警察话音未落,杨天拳脚就出,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些防暴警察给打倒在地。

杨天只有一个想法,想最后看看秋姐的样子,想看看她头上的印记,他今天特意将那玉带在了身边,就是想和昨天队长带回的照片对比,却没料到秋姐竟然去了。

离办公室越近,杨天的胸口越是郁闷难挡,梦中地血雾似乎又飘在了杨天的周围。杨天已经顾不了这许多了,拼命向办公室跑去,终于到了办公室门口,队长陪着五个特殊调查组的成员背对着他挡在他面前。

“你小子怎么又上来了!”队长有些恼怒,杨天不再答话,一招将队长打晕。那五个人看了杨天的动作,四个人当下形成了包围,将杨天围在中间。只有那孩子依旧在旁边,一双眼睛看着地上的秋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杨天道:“你们是调查组地,那这个玉你们认识吗!”说着话,拿出了那块玉,在场几人都惊了,立即问道,“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是时空之玉,传说中可以穿越时空,但上面附着了某种诅咒!”

杨天道:“听说国家调查组地成员都十分厉害,我想请你们帮助我。我是穿梭到古代的人,然后又回来了。”

他的话引起了那个孩子地兴趣,他回过头来看着杨天,也不说话,杨天却觉得他眼中有一种力量牵引自己,情不自禁的将那块玉递了出去,那孩子正要接,却是一阵光过。

杨天整个人被笼罩在光中,整个人消失不见,那四个特殊调查组的成员目瞪口呆。只有那个孩子冷冷道:“他又穿越了,咱们没有办法,只能将此案封存,等到他回来为止。”

……………………

杨天再次醒来,却看见自己仍然躺在苏州郊外,那小乞丐就在他眼前,盯着他认真的看着。

杨天吓了一跳,立即向后退了退,又跳了开来,却看见那小乞丐怒道:“我就这么难看么,吓得你要后退。”

杨天却不回答她,拿出那快玉扔还给小乞丐道:“你这块玉是块邪玉,不要拿他了,太可怕了!”

小乞丐似乎忘记了刚才杨天的后退,将那块玉拣起来道:“什么,我看挺好看的,有什么可怕的?”

杨天也没法回答她,只好道:“你走吧,奉劝你不要碰那块玉,否则会出事!”

小乞丐道:“你这么个大男人,作了噩梦,就如此害怕,真是胆小,却都归罪到这玉上来!”

听了小乞丐的话,杨天一愣,心道:“怕是刚才真的是噩梦,可回到原来却是那么的真实。又或者现在却是梦境,那以前我被贼打晕过去的世界呢!”越想越是复杂,越是头疼不已。

杨天开始疯狂的喊叫起来,跟着也不理那小乞丐,向林子里狂奔,那小乞丐,这个时候却是没走,也跟着追了上去,嘴上嘟?茏牛骸罢飧龇枳樱?饷创蟮娜嘶挂?依凑展耍?

两人一前一后,奔到了林中,杨天好容易才冷静下来,他似乎有些疯了,只想回到桃花岛,他记得那里住着一家从没见过的人,师傅黄律说和自己有些渊源,却问问他们或许可以知道事情真相。

那小乞丐听他说要去桃花岛,也嚷着要去,杨天怕她有什么阴谋,小乞丐硬是要跟,杨天没了法子,也不理他,自己赶路,不想那小乞丐轻功厉害,他根本甩不开,索性一路游山玩水,到了浙江海边。

登船行驶,几日之后就到了桃花岛,小乞丐见了这里的桃花,心中只觉得景色优美无比,不由被吸引住了,当下四处边跑边看。杨天连连提醒,说这里容易迷路,小乞丐却不以为然,杨天惊奇的发现,这个小乞丐丝毫不怕迷路,而且行走的方位,却是完全破解了这里的奇门桃花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