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二十五章 伪信

青龙山下的密林,一棵巨大的老树前,站着一个年轻人,他正自在树上刻着三角图案,随后又在图案左边两指长的地方挖了一个极小的树洞,最后将一张纸条塞了进去,用树皮掩好,便离开了此地。

这人正是林轩,而他所做的便是吕剑说的青龙寨联络方法之一,那光头钱向外传递消息时少了这刻图的一步,想是尚未正式入了青龙寨,吕剑便随口教了他个联络的方法。

片刻之后,一个身材瘦小喽罗模样的汉子远远走来,他边走边四下看看,待确定无人之后,便径直来到那棵大树前,找到三角图案,挖出了那张纸条,随后迅速离去。

等此人行远,五米外的枯草堆中突然哗啦啦发出响动,林轩从里面爬了出来,方才他并未走远,只是潜伏起来,直看到有人取走字条,才确信吕剑教的方法无异。

同一时刻,青龙山下路边的茶铺,郑顺一身公子打扮,潇洒地走了进去。

茶铺老板是个佝偻瘦小老头,他一见郑顺,立时热情地走上前来,取了茶壶给他倒上了一碗,“公子,时局这么乱,怎么孤身一人路过此地啊!”郑顺也不答话,从腰间取了挂玉在那老板面前晃晃。

这老头一见,心中一慌,急忙手忙脚乱地将那茶碗、茶壶撤了,嘴上连道:官爷,您怎么不早拿出这挂玉,要是不小心饮了这茶,小老儿十个脑袋,也不够您砍的,我这就给您再端上新的。”

郑顺取出书信,冷笑道:“免了!这封书函,速递回官衙!耽搁了事情,你可担待不起!”那老头伸手接了信,连连点头,待要说话,郑顺已走的远了。

时至晌午,青龙寨大堂,三位当家分上下首坐着,各自陷入深思。

大当家陈熊是一个满脸褶子的中年人,他摸了摸胡须道:“汝州黄员外家已经寻了黄蜡石,而汪大人不想输给他,正自四处搜罗奇石要进献给朝中的汪枢密,便着咱们也去打探。

黄员外家的石头又不能抢,多亏吕剑老弟在这个时候给咱们传来了好消息,那灵宝寨的老不死探知十天后有商客带黄蜡石路过咱们山下,老不死打算夺了石头买个好价钱,为灵宝寨招买人马!咱们不如抢先劫下,既绝了灵宝寨的念想,又能献给汪大人,岂不两全其美!”二当家周虎个头极矮,身体又极为壮实,看起来似个石墩,他听陈熊说完,便大声嚷道:“大哥,兄弟们早受够了那帮鸟官的气,每月都要贡些银子给他们。

这黄蜡石,咱们抢便抢了,为何又要给那汪仲人!”“二哥,吕兄弟身边有官府的人,他能知道黄蜡石路过咱山下的事,那汪大人一样能知晓!”三当家接口道。

这人叫刘芒,身材匀称,面相儒雅,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善用心计之人。

“知道又怎地,咱们又没少了汪仲人的银子,若是他要追究,大不了不合作就是,咱们兄弟三人加上这两千号喽罗,量他也打不下青龙寨!”周虎怒道。

刘芒摇了摇头道:“二哥,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若是咱们成了官府的眼中钉,时不时就会被骚扰,咱们发财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倒不如花些银钱与他们合作,这日子反倒过得快活!”说到此,刘芒略一沉吟,跟着看向陈熊道:“大哥,不如这样,咱们抢了那真的黄蜡石,在弄个假的献给汪大人……”他话未说完,就被陈熊打断:“三弟,你智计虽然过人,但有时却考虑不周。

汪大人可是识花懂石之人,即便他看走了眼,那些达官贵人多的是此中行家,你我这些兄弟,有哪一个能找出以假乱真的石头!此事不必再议,咱们准备准备,十天后劫下黄蜡石,送于汪大人!”“大哥……”周虎还要再说,被陈熊挥手打断,只能做罢。

见他心中愤懑,刘芒连声安慰,陈熊也不理他们,径自离去。

同天晚上,汝州府衙,汪仲人手持着书信在房内踱步而行。

这封信便是郑顺强迫蒋天所写,内容是说十日后有客商携黄蜡石路过青龙山,吕剑已通知青龙寨,他们定会劫了石头献给大人。

汪仲人心下激动,暗说这次定不会输给那黄老儿了,想得兴起,当下喊了亲信兵士,修书一封,连夜送到青龙寨,叮嘱他们千万不要失手。

接下来的几天,灵宝寨的二十几号兄弟操练越发纯熟,大伙的体力也越来越好,原本一些做不了的枪棒动作,也能轻易完成,心中知道了林轩所教新奇方法的好处,操练也自是更加买力了,信心更是增长了不少。

斜眼也已进步不少,最少超越了光头钱,比起以前的自己,也算是个能打之人。

从开始操练起,不到一月的功夫,宋英已由一个山寨打杂成长为副教头,他不仅体力出色,和郑顺学起功夫来也丝毫不含糊,对林轩所教的近身格斗同样领悟飞快,配合枪棒使来已然胜过郑顺,只是其不善言辞,便只做了郑顺的副手。

林轩每日勤练不止,自制了很多训练器具,各种特种兵训练方法也都用上了,喽罗们见着惊奇,都跟着想学,却只有宋英勉强能做成功。

至于三当家和蒋天,林轩只说他们失了踪影,大伙心中疑惑,却也不想再问,走了总比留着好,那吕剑向来瞧不上他们这些最不能打的人,以往总拿他们当作笑料来激励那些能抢能杀的兄弟。

林猛念着兄弟情义,不想吕剑就此消失,但见林轩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

所有人中,只光头钱整日闷闷不乐,精神恍惚,大伙平日知道他说话不多,也懒得去理他。

建炎元年腊月初三,汝州地界飘起了鹅绒大雪,林轩吩咐宋英带着众兄弟继续操练,自己则叫了郑顺、斜眼一同下山。

今天便是黄员外派那张姓的年轻人带着黄蜡石前往南方之日。

林轩早已和老不死通了消息,一共四人要将那奇石劫下。

斜眼并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只知道这趟是随寨主前去做剪径的买卖,心中为能得林轩重用,很是兴奋。

他一路上时不时的挥挥拳脚,引得郑顺发笑:“一会有你用武的时候,何必这般着急!”“我自知武艺不行,能跟着寨主来做着第一笔买卖,自然要多准备准备!”斜眼说着话,手脚仍没停下。

林轩带上斜眼,是因为他的机灵,却不是看中了他的武艺。

见斜眼如此兴奋,当下说道:“斜眼,一会见我眼色行事,对方只有三人,你上去搭讪,吸引他们注意即可!”斜眼见林轩说话,停了拳脚,忙不迭的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