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三章 立威 一

那少女见林轩这般无礼地看着自己,心下羞恼,抿唇低喝道:“你这无耻的登徒子,看什么看!等我爹爹……,等我爹爹报官,官兵攻上山来,捉了你绝不轻饶……”羞气之中,少女玉脸桃腮之上显出一抹绯红,更为她添了几分清秀色彩。

林轩听少女这般说,才想起一件事来,二叔林猛说过,派了老不死下山,抢来女子与自己成亲,以此冲喜。

前几日浑浑噩噩,昨天才振作起来,倒把这事儿给忘了。

见这少女落入“虎”口,还能比较镇定,林轩不禁有些佩服。

他想逗逗这古代女子,便站起身来,双手缚在身后,似模似样地说起文话:“娘子生得这般美貌,为夫可欣喜的紧,如此洞房佳夜,咱们宽衣解带,一同歇息了吧!”少女见林轩起身,急忙向后退了一步,眼中惊惧一闪而过,只听她大声说道:“卑鄙强匪,若敢前进半步,我,我就咬舌自尽,要是能放我回家,那……”说到最后,她自己也认为不太可能,便停了口,抬头盯着林轩,那秀脸如雪似玉,宛如透明,杏眼含怒,贝齿咬唇,一脸的决意,一股凄艳之美油然而生。

林轩看得呆了呆,暗自赞叹这少女的美貌。

在这种情况下,这般年纪的女子能控制住自己的恐惧,冷静如此,着实难得。

林轩止住了心中的那丝波澜,冷笑道:“姑娘放心,在下对你这等丑陋的女子尚无兴趣,告辞!”没等少女答话,林轩便迈开了步子,自顾自的出门而去。

“你!”那少女毕竟年不过十八,一脸的凄然转成了茫然,茫然中带着疑惑和失落,疑惑林轩怎么会轻易放过了她,失落林轩竟然以自己丑陋为由而离去,从小到大所见之人无不赞她美貌,林轩是第一个说她丑的人,即使明知对方是强匪恶人,心里依旧会气恼。

她就这么一直盯着林轩,直到林轩彻底走远,才松了口气,整个人软软地坐了下来。

面对如此美女,林轩自然会心动,但却只是悦目而已。

前生的他虽然是个军人,却并不死守教条,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从不犹豫。

可这不代表他见到美女就会强来,即使在可能的情况下。

作为优秀的特种兵,这种自制力是非常强的,再说这少女太过刚烈,万一真咬舌自尽那就不好了,杀人对他来说不难,但却不会去害这无辜少女的性命。

更何况林轩还有更深一层的思虑,他对这少女来历并不清楚,见她不哭不闹,和一般女子大为不同。

听她言语,像是读书人家,若是当官人家的小姐,因此引来官兵,这二十几个喽罗加上自己这副弱身躯,只能作鸟兽散了,到时连山贼都没得当。

活过来不久,林轩心中就有个疑问,灵宝寨已经这般破落,为何青龙寨和官兵迟迟不动手,思索了几天,能想到的唯一稍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寨子已破无可攻,攻了也没什么好处。

可不管是什么,他都要抓紧时间,在尽量短的时间里把眼前的这帮泼皮似的山贼训练出个样来。

做好山贼说起来简单,但需要细心和智慧,林轩能在社团卧底三年,自然具备这样的素质。

出得门来,见房外不远处一个汉子坐那喝酒吃肉。

那汉子一见林轩,立即咽下口中的吃食,起身贼嘻嘻地笑道:“洞房花烛,那小娘子味道……,噢不,是少夫人没侍侯好少寨主么,怎地出来了?”这汉子正是昨晚最后一个赶到伙房的斜眼,一双鼠目配上如此笑容,可谓**贱之极,这副尊容不像是山寨的守卫,倒似青楼外的帮闲。

听斜眼说话如此无礼,林轩心下明白,这少寨主积弱,一顿山鼠、蜈蚣肉只能让这帮山贼在舒坦的同时对自己略有好感,要让他们敬服光给他们谋取利益还不够。

他并未理会斜眼的话,只是厉声问道:“哪来的酒肉,兄弟们呢!”斜眼一愣,心道这少寨主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今天大美女当前怎么转了性,他想直说,但又忍住道:“这酒肉都是老不死弄上来给兄弟们吃的,今天你大婚,大伙都在演武场那儿快活,二当家派我来着守着,怕那小娘子乘你睡觉时跑了!”这话的语气显然要硬气了许多,不再称林轩为少寨主,也直呼那少女为小娘子。

林轩自然听得出斜眼对自己的不服,不过他现在更想看看老不死是何等人物,从斜眼的话里,听出他对这老不死倒是颇为佩服。

“你就不必在这里看守了,与我一同去演武场和兄弟们乐乐!”“可是这小娘子要是跑了……”“没什么可是,跟我走!”林轩喝道。

听林轩语气加重,斜眼也大声道:“你喊个屁!平日爷爷给你脸,你自己不要!老寨主不在了,凭你的本事叫你声少寨主算是客气!”林轩听斜眼如此语气,便对斜眼笑了笑,斜眼以为少寨主怕了自己,正要得意地继续教训林轩,却见林轩的笑容逐渐收敛,眼神也愈发凌厉。

斜眼不敢对视,情不自禁地瞥开眼睛,却听着林轩嘴里冷漠地说出几个字:“去还是不去。”

“去……”斜眼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林轩不再理他,大踏步向演武场方向而去,斜眼一路小跑跟在屁股后面,他心下纳闷不已,这向来懦弱的少寨主怎生象变了一个人,眼神竟象极了林老寨主不怒自威的样子,甚至……甚至比林老寨主还多了分可怕,深入骨髓的可怕。

能容下千人的若大演武场,摆了五、六张酒桌,一帮枯瘦的汉子,三、四个一伙围在各自桌前喝酒吃肉,划拳声不断。

林猛坐在其中,他特色的雷吼声,让并不鼎沸的场面显得颇为热闹。

宋英距离林轩来处最近,他一个人站在那捧着个馒头在吃,边吃边笑着看场里的山贼们欢闹的场面。

林轩大步上前,拍了拍宋英的肩膀道:“宋英,你站在这做甚,为何不与大家一块吃肉!”宋英看到林轩,先是惊讶,随后咧嘴笑道:“少寨主,你,你怎么来了,二当家说你现在应该和少夫人洞房……”声音依旧小的可怜。

一路上斜眼越想越不对劲,这林轩虽名为少寨主,但却是个任谁都能欺负的角儿,老寨主在的时候没人对他怎样,这老寨主一去,寨里剩下混吃等死的二十几号兄弟经常拿林轩来寻开心发泄郁闷,直到整得他精神恍惚,大伙才念在老寨主的份上不再继续,只要他不来惹人,表面上对他还挺客气。

昨天这少寨主弄来山鼠和蜈蚣肉吃,令大伙刮目相看,这才对他有了几分尊敬,要知道平常时节逮几只兔子,甚至在几年前合伙猎头野猪也不算难。

但是现在兵荒马乱,山中的兽类越来越少,此时又近隆冬,掏个山鼠这种简单的事儿,对他们这些毫无经验的人来说也是遥不可及的。

不过只是弄了顿好肉,就瞪鼻子上脸,凭什么啊,老子在差,也轮不到这败家子来教训!斜眼心中想着,嘴上抢断宋英的话道:“唉,放着那么漂亮的小娘子不要,跑来喝酒吃肉,要我说女人可比酒肉香多了!”“斜眼,闭上你的鸟嘴!”林轩厉声喝道,“宋英,你就不能大声点说话!还有,我每次问你,你不能先回答我,再说别的吗!?”宋英见林轩神色严厉,笑容立刻收了起来,又露出那副畏缩的样子:“少,少寨主,我就爱吃馒头,酒肉是留给众位兄弟的……”这边一闹,众山贼也都听见了,一齐向宋英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