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贼记

第九十六章 守城 一

“为何?”高宠问道。

“汝州城还在危机之中,敌军三万大队人马,怕汝州一万兵士抵挡不住!咱们需率军速速回去!”岳飞答完,冲林轩打了个招呼,便不再多话,跟着聚拢兵马,向汝州飞驰而去。

高宠望着岳飞的背影赞道:“岳将军本事了得,与他一同杀敌,实在痛快!寨主,咱们也率军跟上吧!”“高宠,你带兵两百,随岳将军前去杀敌!”林轩微微点头,下令道。

高宠还未杀够,自是兴奋得领命而去。

待他行远,林轩命张锁率兵两百沿路剿杀残余金兵,若遇大股敌人则藏起来。

又令郑顺带兵两百,寻找金人四散的战马,收拢了来带入距此处较近的青龙山中。

布置完后,林轩、老不死、宋英带剩下的山贼军士向灵宝山而去,待到山下,林轩让老不死他们带兵埋伏山脚,以备截杀战败的金兵。

他自己则带了奔狼营兵士,骑马向汝州而去。

一路之上,屡有散乱的金兵,林轩也不杀他们,只顾前行,这些金兵见着林轩,自不敢打,都是避之不及。

将近汝州之时,却没听到任何搏杀之声。

不仅没见敌军,连高宠、岳飞也都不见踪影。

林轩心中暗叫幸好,自己这回算是谨慎起来了,方才就想到不会如此简单,敌人大军在连续遭受暗算之后,很可能不会去蛮干,不会直攻汝州了。

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他们定然是分成了多队,将岳飞和高宠拆散引开,这些散兵游勇或者就是金人的诱饵。

这些人看见自己这四十多人骑马狂奔,多半也已将此消息传给他们的主帅了。

战前由张节探听得知,这支金军由完颜宗翰和完颜希尹率领,宗翰现已落荒而逃,不知去向。

而这个希尹,林轩并不了解,对金国历史知识的匮乏,让他只记得希尹为女真人发明过文字,但从不知道他也能领军打仗,现在看来,不仅如此,此人还颇有谋略。

眼前又跑过两名金兵,林轩一挥手,几名奔狼营兵士立时上前,活捉了对方。

拉到一边询问,其中一个家伙只会叽里咕噜的说着让人无法明白的语言。

林轩抬起短刃,直接戳进了他的眼睛,这金人登时痛晕了过去,跟着林轩继续用这把刀,在另一名金兵眼前晃悠,这金兵果然吓得不行,立即张开嘴巴说出了半生不熟的汉语道:“将军饶命,饶命……”林轩冷笑一声道:“你们大队人马呢,怎么就剩这么少的人在此游荡!”那金兵答道:“我也不知大队人马去了何处,监军派我们在此装做逃兵,若看到你们有大股兵马过,便立即去西边五里外回报!若只是小队伍,便放了过去!”“那有无大队宋军经过?!”“没有,你们几人已是我见到人数最多的队伍了!”他话音一落,林轩便一拳击晕了他,随后命道:“杀敌夺衣,换上他们的衣服,骑马狂奔,造出声势!”众人听命,当即散了开来,四下找寻散落的金兵,不大一会,四十几人各自杀了敌人,拖到了路边小林,换上了金兵的衣服,跟着跨上战马,排成一排,纵马高喝,弄得清晨的汝州郊外,尘土飞扬。

可惜此计效果不佳,一路之上并没引得金人有所行动。

待到汝州城门,只见城上将士稀稀拉拉,并无几人,而纵马许久,也没见董立的伏击兵马,林轩感到不妙,正要叫城,城楼上的兵士却将他们当成了攻城的金兵,慌慌张张的召集人马,向下放箭。

林轩也来不及解释,暂时率人躲去一边。

他现在担心那完颜希尹分兵几处,将宋兵几路军马都引到别处,再率大军攻打空城。

“郑统,带两个人,去宋英处,调集所有兵士,飞速赶到汝州,在城外险要处伏击!”“是!”郑统领命正要离去,林轩又叫住他道:“若遇见张锁,把他一同喊来,待金军攻城开始,让他在敌后扰袭。”

郑统点头应声,这才离开。

林轩看了看城楼高度,取出程天手令,一箭射上城头,守城小校隐约看出是林轩,又见手令无误,便即开了城门。

林轩进了城内,立即飞马闯去了知府衙门,请程天调集城中剩下的所有兵士,上城御敌。

程天当然也想保住汝州,因此也不计较许多,他懂得什么叫共同利益。

林轩也喜欢同他这样的人交道,简单麻利。

与程天商议完,林轩又回到城墙之上,唤来牛春、麻皮,令他们率领泼皮帮众兄弟,埋伏在城内各个暗角,若是汝州城破,可在城内偷袭敌军。

滚油、巨石等守城装备早在多日前就以备好,众兵士在林轩的命令下,都坐下身子,藏了起来,城头依旧是几个睡眼朦胧的老兵,看起来防御十分松懈。

阳光已然升起,艳丽中带着一层血色,几个时辰前,在青龙山附近的大战以金军完败结束。

而此刻,他们又卷土重来。

城头远眺的林轩,忽然发现艳阳尘烟的远处,冒出了几个黑点,逐渐的,黑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不片刻时间,金军大约一万人的队伍密密麻麻的出现在汝州城外不远的地方。

城外埋伏的山贼军不过六百人,城上守卫的宋军也只剩三百余人。

如此实力悬殊的攻守战,让宋兵们有些发怵。

“嗨,兄弟,你怕什么!”林轩冲一个身体微微打抖的兵士问道。

“怕死!”这人直接的态度,倒也让林轩欣赏。

“打不打都是死,不如多杀几个敌人,也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被金狗**的大宋的女人,被金狗屠杀的大宋的兄弟!”林轩轻松地笑道:“不过就是一个死字,我敢打赌,他们人虽然多,但到了城外两里处,就会停下来,因为他们也怕死,怕咱们随时一箭便把他们的脑袋给射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