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无双

第一百零九章 困住

苏寒脚踏剑步,跨越虚空,几个呼吸之间就来到了那传送阵前,手中剑光一闪,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向着那传送阵的某个角落斩去。

史负情脸色骤然大变,疯狂的怒吼道:“不要!!!”

史负情虽然想要获得上古大能的传承,可是他却不愿意呆在这个只有鬼物,充满死寂的空间之中。在这个空间之中,就算他修炼到了真元境也没有任何意义。

剑气落下,传送阵之中旋即多出了一条深深的剑痕,功能完全被破坏。

苏寒大手虚抓,一道真气席卷而出,将那传送阵之上镶嵌着的五块灵石卷入了手中。

经过一次传送之后,那五块灵石几乎已经灵力耗尽,不过依然还可以使用。苏寒自然不会浪费这样的宝物。

卷起灵石,苏寒身形闪动,如同一只大鹏般,向着柳月菲所在的位置电射而去。

柳月菲此女拥有宗师境大圆满的实力。苏寒猜测此女只怕也拥有媲美先天潜龙榜前三十的战力,他可不敢让此女跟在李慕青他们的身边。

史负情心念电转,一下分析出了苏寒的意图:“对了!!柳月菲,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定是去找柳月菲去了。这个上古大能的洞府,不可能只有一个出口。”

史负情脚下一点,体内真气涌动,施展了大欢喜魔宗的秘术欢喜地魔步,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变得非男非女,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情.欲味道,如同缩地一般,身形不断的消失出现,每一次消失出现都在百米开外。

史负情不惜耗费大量真气施展了欢喜地魔步之后,他的速度骤然飙升,甚至超越了苏寒,不断的拉近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苏寒六识灵通,感应到史负情的速度骤然激增,心中感叹一下:“大欢喜魔宗,果然底蕴深厚,竟然拥有这样的秘术。”

大宗门和小门派不同,大宗门传承悠久,门派之内,拥有无数神奇功法,强横秘术。小门派完全不能够相比。同是先天四重天的强者,史负情这样大欢喜魔宗出身的强者绝对能够击败,甚至是击杀一名小门派出身的先天四重天强者。

史负情眼中闪过一抹恐惧,大声叫道:“苏寒,带我离开此地。这上古大能的遗址,我不要了。只要你带我离开此地,我可以送给你美女百人,而且保证她们都是处女和资质优秀的鼎炉。除此之外,我还可以送你一千枚灵石,让你顺利修炼到先天之境。”

史负情对于阵法一道没有任何研究,若是他独自一人被留在这上古大能的洞府之中,他也只有死路一条。他为了出去,可以许下任何诺言,付出任何代价。

苏寒心中冷笑:“一千枚灵石,当我傻的吗?就算是师傅李东元,拿出一百枚灵石也有些伤筋动骨,肉痛不已。区区一个大欢喜魔宗的长老,若是有那么多灵石,早就自己使用,修炼到更高境界了。魔门中人,翻脸无情,自私自利,胜者为王,强者为尊,一旦出去,只怕这个老怪物就会立即翻脸。”

无论史负情如何威逼利诱,苏寒对史负情的话语丝毫没有任何理会。

追逐之间,苏寒看到了柳月菲所在的位置,他大手一挥,五枚新灵石旋即飞到了那传送阵的五个角落,那传送阵一下亮了起来。

不待苏寒发话,柳月菲旋即踏入了那个传送阵之中。

苏寒也化作一道惊虹,向着那传送阵中心跃去。

“该死的苏寒,我跟你同归于尽!!!”

眼见苏寒就要进入那传送阵之中,史负情骤然双眼赤红,喷出一大口精血,化作一团血雾没入了他的双手之中,刹那之间,他的双手诡异的暴涨,向着那传送阵的一个镶嵌着灵石的角落直接抓去。

苏寒在进入传送阵之后大声喝道:“传送!!”

一道道白光闪动,将苏寒和柳月菲完全笼罩。

几乎是在那白光闪动之际,那个传送阵某个角落的灵石也被史负情直接挖了出来。

传送阵之中,光芒一阵紊乱,依然裹着苏寒与柳月菲瞬间从原地消失。

史负情看着那空无一人的传送阵,眼中充满了恐惧,疯狂的咆哮道:“逃了!!他逃了!!该死!!!该死的畜生!!啊!!苏寒你这该死的畜生!!!”

“不对,我还能够出去,我记得是将五块灵石分别放在这五个位置,然后大声念诵传送。”

史负情很快拼命的振作了起来,他立即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五块灵石放在了那五个装载灵石的角落,然后大吼一声:“传送!!!”

令史负情惊恐万分的一幕出现了,那个传送阵竟是没有任何反应。

史负情目露惊恐,风度不再,恐惧的大叫:“传送!!传送!!传送!传送!!!”

那个传送阵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每一个传送阵并不是镶嵌入灵石就能够传送。还需要一套秘密的引导灵气的法门。有的势力会将那种引导灵气的法门刻在某种灵器之上,能够让任何人使用。若是没有那种灵器,也没有引导灵气的法门,那么这个传送阵就不会启动。苏寒乃是凭借了自己超凡的阵法知识,看破了这个传送阵引导灵气的法门,这才能够启动传送阵。史负情对阵法一窍不通,自然无法启动那个传送阵。

“传送!!传送!!传送!!求求你传送吧!!”

整个上古大能遗址的死寂空间之中,回荡着史负情恐惧绝伦的凄惨叫声。

大炎王朝西北境内,某个山谷之中,光芒闪动,李慕青一行的身影骤然显现。

李慕青一从传送状态恢复,旋即向着四面查看,却有些绝望的没有看到她渴望看见那个人的身影:“小师弟!!”

林奎看着李慕青那副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微微一叹,缓缓道:“李师妹,我们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李慕青银牙暗咬,死死瞪了林奎一眼大声道:“林师兄,小师弟还没有回来。我们怎么能够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