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回三国之我是魏文长

第63回 张任挑关

躺在内室的**,厚厚的鸭绒垫子托起我的身躯,左肩已经又麻又痛,难以动弹,老医生还在另一间房中为庞统做后续治疗,我只能暂时稍等。所有章节都是请到 。。

我正百无聊赖地注视着天花板上正在忙碌的小蜘蛛,突然间,耳边响起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我想转头看去,却牵动了肩膀的伤口,不由得轻哼一声,那脚步声的主人轻声说道:“魏大哥,别乱动好吗?”

听了这个声音,我猛地感到鼻尖一酸,泪水似乎要从眼角溢出,十三年的岁月犹如川流不息的江水奔涌而逝,当年那个十六七岁的我如今已经年近而立,可是我内心中对她的思念却不因为时光的流转而消磨,即使我迎娶了阿丽,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不顾她的阻挡,用力撑起身子,凝视着她那双宛如星辰的眼眸,柔声说:“小芹,真的好久不见了。”

小芹依旧身着初次重逢时的一袭白衣,素净得像是一朵无瑕的百合,虽然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少*妇,却依旧带着十三年前那种纯净的天真,她的眼神浸润了经历时间洗礼沉淀下来的精华,少了几分凄迷,多了几分沉静……

“魏大哥,真没想到我们还可以重逢……我的孩子还好吗?”

“璇玉嘛……她很好,她现在正在荆州,跟着我妻子一起生活。(看章节请到)我和妻子一直拿她当亲生女儿那么看待。”

“嗯,那就好,我见过你的妻子,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你娶了她一定很幸福。”

没有重逢的万分激动和喜悦,说完几句近似家常的话之后,我看着她,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她也不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我俩对视半晌,整个内室竟然寂静无声……

正在此时,那位老医生急匆匆走进内室,打破了难熬的沉默:“小芹,快去准备炭火!烧些开水来!我得为魏将军疗伤了!”

望着小芹匆忙出门的背影,我心中感到一阵失落,那老医生一面把固定伤口的绸布一层层解开,一面快速地叮嘱我:“魏将军,拔箭时可能会很疼,将军可要忍住。[..提供最新最快的章节]”我笑道:“老先生尽管放心,我受伤数次,岂能忍不住这点疼痛?”老医生点头笑道:“看来是我多虑,不过将军还是注意一下!”

小芹很快就回来了,还提着一个小巧的医药箱,递给老医生:“师父,都已经消完毒了。”老医生略点一点头,接过医药箱,动作如风,取出一把小钳子、一个药瓶和一卷纱布,没等我回过神来,“唰!”一声轻响,我只感到肩膀中箭处骤然间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忍不住低呼出声,但很快那疼痛感便消失了,老医生手疾如电,在纱布上撒上金疮药,在我肩头包扎起来,大约半顿饭功夫,所有动作便完成了!

我稍稍活动一下左臂,除了一丝微痛并无其他感觉,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老先生医术不在华佗之下!”老医生呵呵一笑:“华佗乃是老夫师兄,师出一门,岂有差者?魏将军一月后方能使动兵刃,不可心急!小芹,庞统先生重伤初愈,还需你要好生照看!”

对我抱歉的一笑,小芹跟着老医生一道走了出去,我也从**起来,披好衣服,走出房间,刘备、黄忠、张飞三人正在一间房外来回踱步,我想那间屋子便是庞统疗养的地方,立刻走了过去,刘备看见我,立即迎了上来:“文长,肩伤可有大碍?”

我低头道:“魏延并无大碍,只是庞军师身负重伤,延负了主公厚望……”刘备急忙止住:“文长何出此言?的卢妨主并非凡人之力所能阻止,何况若非文长有言在先,这两路兵马非葬身于雒城之外不可!”黄忠也在一旁道:“张任在小路设下伏兵,若是我去,必然死伤惨重;文长只折兵十三人,可称大功一件!”

张飞在一旁气哼哼地:“今番折了锐气,真气杀俺老张也!若是张任敢来,吾非与他大战三百回合!”黄忠急忙道:“翼德不可轻视张任,我观他枪法,不在子龙之下!”刘备也说道:“军师重伤未愈,难以运筹帷幄,方才听那老医生说,庞军师元气大损,三月之内无法下地,现在我军无人能出谋划策,如何进兵?”

黄忠说道:“如此说来,只有去荆州请孔明来,再说西川战事极多,亦不利于庞军师养病,不如令一员大将护送庞军师回荆州静养,替回诸葛孔明来。”

刘备说道:“汉升所言甚是,备也有此意。”

正说话间,突然有探马来报:“主公!张任率三万雒城川兵,正在关下搦战!”

张飞大怒,骂道:“好个张任,真个不怕死耳!取我蛇矛来,待我下关,将他一矛刺死,为庞军师和文长出出这口恶气!”

刘备未及阻拦,张飞已经披挂下关去了,刘备苦笑道:“三弟脾性还是如此急躁!”令刘封护卫养伤的庞统,其余众人都出关压阵去……

书友1群283632;2群69379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