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回三国之我是魏文长

第359回 连弩立威

“将军!我犯了什么大罪!你要这般待我?!”

蒋度被擒下之后兀自不老实,一面挣扎,一面声嘶力竭地喊叫着,我冷冷瞥了他一眼:“蒋度,我要控制洪泽湖的情报你已经传给陆逊了吧!”

蒋度立时面如土色,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声音颤抖地发问道:“你说什么?”

我横起金刀,冷笑道:“蒋度,你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实则不然!我早就看出你是东吴派来的探子、奸细!我却将计就计,让你送出了一份假情报,现在,陆逊恐怕已然上当,分兵攻打甘宁水寨去了吧!”

“你……”蒋度瞪着我,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耳!谈何卑鄙!今日我要出兵攻打盱眙县城,便拿你人头祭旗!你就在九泉之下静候陆逊来找吧!”

我笑着说完,抡起金刀,对着蒋度劈了下去。?!?!

……

丁奉和周泰引军从盱眙县城悄悄出来,准备向洪泽湖的甘宁水寨进发。

沿路上,周泰问丁奉道:“承渊,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太对劲啊!”

丁奉道:“怎么不对劲?”

周泰道:“咱们东吴水军强大,我刚才粗略算了一算,倘使魏延没有三十万水军,是难以切断咱们的水上补给线的,甘宁水军一共十万,加上魏延分配过去的十万,也不过二十万左右,这二十万水军,纵使造成麻烦,也是无法彻底阻断咱们的补给线。?!我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圈套!”

丁奉也皱起眉头:“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儿不妙,陆都督的确是着急了一些啊!”

正说着,突然大队后方有人赶来:“二位将军稍等!都督有号令!”丁奉和周泰慌忙勒住马,等那探马近前,那探马飞快地奔至二将面前,下马跪拜道:“报二位将军,都督令您二位火速回军,避免魏延偷袭!”

“好!”丁奉道,“快快回军吧!”

猛然间,前方一阵梆子响,惊得丁奉、周泰急回头看去,只见前方一彪军马杀出,为首三员大将,左首一人手握钢刀,乃是廖化;右首一人手持长枪,乃是张翼;中间大将,身形魁梧、相貌粗犷,手中一柄古锭刀,坐下金鬃银蹄战马,乃是西凉大将庞德庞令明。

“丁奉、周泰,汝二人欲往何处去?!我庞德奉大汉兵马大元帅魏延之命,在此等候多时!”庞德横刀立马,当头喝道。

丁奉、周泰大骇道:“不好!中汉军之计也!快撤!”

不等他二人回撤,背后又是一阵呐喊,一彪军马杀出,也是三员大将——左首者乃是张嶷,右首者乃是马忠,中间一员大将亦是横刀立马,昂然挺立,乃是大将王平,高呼道:“丁奉、周泰哪里走,王平在此等候多时!”

……

“陆逊、诸葛恪,快快出城决一死战吧!”姜维立于城下,高声挑战。

孙韶出现在城头,高声喝道:“你方主将魏延何在,叫他出来答话!”

我策马出列,盯着孙韶道:“我就在这儿,有什么话便说!”

话音刚落,我眼角的余光猛然瞥见城墙角上一人鬼鬼祟祟,取出弓箭在手,向我瞄准,心中暗道:“怪不得叫我出来,原来是要射死我以缓解危势!我岂能容你们得逞!”当即从腰间取下连弩,扬手对准那弓箭手便是一弩,只听一声惨叫,那弓箭手一个倒栽葱从城头上翻将下来,摔在城下,脑浆迸裂……

“不要再做负隅顽抗!否则,你们会死得很难看!”我扬声高呼,随着我的喊声,身后的五禽队兄弟集体出列,高擎连弩,对准城头,我继续说道:“此连弩能连射十箭,射程比一般箭矢多出百步,你们若是想试试新,尽管探头便是!”

此话一出,墙头上的吴军士兵立即缩头缩脑,不敢探头。

……

却说丁奉、周泰这边,他二人被庞德、王平等六员大将截住,死战不能得脱,吴军损失惨重,渐渐被分割蚕食。

周泰奋威杀退张嶷、马忠合围,奔至丁奉身前,高呼道:“承渊,你比我善于带兵,不能比我早死!我掩护你杀出去!”

丁奉奋然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周泰大吼道:“胡说!难道两个人一起死在军中?!你听我的!我掩护你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