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刺青

第五章 炼金师的配方(下)

大陆上最出名的炼金术士宗师是迷失森林中的精灵帝国国师肯尼迪,基于精灵对自然的天生沟通能力,他炼化出了大陆最实用的麻痹陷阱对付一般的中高阶魔兽有扭转局势的奇效,还有瞬间提升攻击力及防御力到极致的的鬼人药和石化肌肤,而让他步入大宗师境界让世人敬仰的是拥有起死回生逆天改命的神之秘药,前者动辄上万金币,而后者更是有价无市。(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1.(1.文.学网)

炼金术士的配方都和生命一样珍贵,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钱,根据不成文的行规约束,每个炼金术士的配方只能本人拥有终身不能转让,否则将会被炼金术士所在的魔法行会发出终极追杀令,这主要也是为了防止奸商以此大似破坏炼金产品的市场行情。

以上这些对于牛毕来说都没有任何阻碍,因为作为一个专业而且知名的刺青师傅,他使用的刺青药剂都是自己调配的,除了无毒无副作用外还加入了传统中医的刀伤药,让创口不会留下疤痕促进细胞修复功能。

化学、中医这两个名词叫牛毕对自己即将开始的炼金术士之路充满信心。

当然了光靠个人是远远不够的,主要还要素材好,眼下除了一味雪山草和雪山峰蜂蜜自己认得,其余几种杂草根本不知道作用。

把一米见方的蜂巢砸开,仔细的挑出灰白相间的成峰,为了预防自己炼金时可能发生的危险,牛毕残忍的将几百只雪山蜂坑杀——挖个小坑活埋了它们。

剩下的蜂蜜约莫有一升左右,还有一百毫升的蜂王浆。

毕竟是第一次实验,处于摸索阶段,牛毕挖了一小团蜂蜜涂抹在一株雪山草上,借着飕飕刺骨的寒气冷静下来,将右手按在素材上面,心头按照记忆中的步骤集中注意力,这一步若中级炼金术士做起来最少必须缓慢凝聚二十分钟,不过对于牛毕而言转瞬之间一团若有似无带着青芒的光球就已经就已经凝结在手中,集中力和持久的平常心正是他十多年刺青修炼出来的资本。

可是当光团接近素材的那一刻竟然……

牛毕感到有些不对劲,把手挪开仔细一瞧,涂满蜂蜜的雪山草哪去了?被狗吃了,还是被老鼠叼走了?

不会呀,先说这世界有狗没狗还不一定,这零下十几度的空间里有老鼠也早被冻死完了。

“靠,见鬼了,再来!”重新涂了一株雪山草,牛毕换了个姿势默默的看着手下的素材默默凝聚精神力发出青色光团,这下可看清楚了,只见光团刚刚接触素材的刹那间,那株涂满雪山蜂蜂蜜的雪山草完全变成一个个颗粒被汽化成一缕青烟消失在空气中。(看章节请到)

如果有炼金术士看到此刻牛毕的所作所为,一定会惊讶万分,因为不少高级炼金术士也不能做到将素材完全融化的水平。

牛毕想了想,心道自己可能出于职业习惯用力过猛了点,因为每次刺青牛毕都是全神贯注精神高度集中,眼下不敢再全力以赴,仅凭肉眼观察当手掌发出淡不可见的青光就接触到素材,不过这一次也失败了。

失败的产物是雪山草白色的小花枯萎凋零,墨绿色的躯干变得油亮,蜂蜜凝结成香蕉般粘稠。

再次尝试失败。

再再次尝试又失败。

……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消耗了几十株雪山草和近两百毫升的蜂蜜,要是用市场价卖出,这可是近十多枚金币,反正牛毕此刻存货多到也不心疼,多次失败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小心的控制着精神力的实验,已经让他摸清楚了两种素材的特性。

最后一次实验,蜂蜜完全融化成液态,雪山草也有一部分融化成汁液,纠合在一起的两种汁液调和到了一起,起了化学变化,转变成了红色,牛毕大胆的预测这种红色的**就是最终的产物,也就是雪山镇售价一个金币一瓶的防寒药剂。(看章节请到)

又一次尝试,牛毕把素材放在手上,自己凝聚的光团丝毫没有对目标之外的东西有破坏性,当一滩红色的**出现在手上时,牛毕张嘴一吸,浑身上下暖暖的,哪怕脱下了防寒服**着上身也没感到半点寒意。

有了这个东西可以保护自身在药效持续时间不受严寒侵袭,维持正常体温,只要有足够的防寒药剂完全可以走出暴风雪,这个意外的炼金实验的产物,让牛毕忽然间打开了通向曙光的大门。

只要再多准备些药剂,这一口袋的雪山草和其他素材不光能完成委托的任务付清欠债,还能得到不少的金币,一时间牛毕对这趟异界的穿越之旅有了些底气,起码光靠这份防寒药剂的配方自己饿不死了。

说干就干,不过牛毕这时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就是没有盛放药剂的容器,他全身上下唯一有的容器就是那个盛满不知名**的神秘刺青药剂,这东西关乎自己穿越的关键当然不能随便腾出来。

高速运转的大脑片刻间想出了解决办法,他不是还有个煮汤的小铁锅嘛,等会儿回到山洞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回去倒不急于一时,对炼金这个新奇的事物,牛毕满是好奇,这次的目标是将雪山草和另外一种和雪山草长在一起的杂草放在一起。

但意外来的太快,热浪猛然袭来,刺骨的疼痛让左手血肉模糊,爆炸的威力叫他的手掌心皮开肉绽,牛毕将手**雪里让寒冷冷冻伤口麻痹神经,扭头看着两株不相容的植株,这或许就该叫做属性相克,属于天生无法炼化的东西。

看来自己实在太过大意了,一年到头试验配方失败丧命的炼金术士大有人在,休息了一会儿,看了看左手的伤口还在渗血,牛毕重新把左手**雪里。

实验的道路上总会有阻碍,人生道路也是与此相同,没有人的人生会是一帆风顺的,在自己学习刺青的漫长岁月中,流血已经成为必然。

如果因此而踟蹰不觉停步不前,那么等待你的失败是唯一的终点,人的一生有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切不要一延再延直更到古稀墓年。

未有任何犹豫,重新将雪山蜂蜜涂抹在了那株看似平凡却透发着绿色生机的草本素材上。

由于雪山蜂蜂蜜的特性已经掌握,第一次实验集中的力度变让杂草融化了大半。

再次尝试相同素材调节光团的浓密度,成功把素材融化成液态,完美结合成了绿色,这次的产物牛毕没有什么线索,毕竟绿色的炼金药剂太多了,这**很稀疏,在凹凸不平的地上流淌开来,正巧接触到了牛毕受伤的左手。

入手时一股舒适冰凉的感觉滑滑柔柔的,像是在寒冬腊月的北方喝上一杯热咖啡似的暖心。

把手放到眼皮底下,仔细的观察着伤口,原本还有些担心是否会出现异常的牛毕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止住了流血并且有结疤的迹象。

牛毕恍然大悟道:“这**的功用和治疗药剂有些类似,不过回复的效果很慢,应该只是市面上八十个银币一瓶的轻微治疗药剂,这草看来就是大陆上随处伴生的止血草,经由蜂蜜的润化而起到刺激创口细胞分裂再生的效果。”

知道了止血草和蜂蜜结合的效用,牛毕还想实验看看用雪山蜂蜂王浆与止血草炼化能否出产出治疗药剂时,密闭的空间里传来了小女孩的惊叫。

“有怪物啊,哥哥救命,救救盖亚,盖亚不要被怪兽吃掉……救命……”声源就是从之前所在的洞穴里发出的,而惊叫的人自然是盖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