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刺青

第九章 白速龙王V十万伏特(下)

拉力太大了,牛毕手中的弓弦仿若重有千斤不断的向他做出反作用力,与此同时淡黄的光晕愈加明显加深,当淡黄色的光晕终于转变成明黄耀眼的光芒,牛毕也再也坚持不住了,指尖一松,简直就像是脱膛而出的子弹似的,眨眼之间变消失不见。手机快速阅读:à.1 . 文字版首发所有章节尽在

直到白速龙王那傲然的身躯突然爆发出一阵红色火焰,牛毕才确定自己真的射中了目标,熊熊燃烧的火光稍纵即逝,飞溅的火光直接将白速龙王身边护驾的两只白速龙给烧死,可是仔细一看目标的正主仅仅只留下不大不小的一片黑色的灼伤,可能连皮都没擦破。

“不会吧,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刚才那一箭的威力牛毕很有信心能像之前一箭一样贯穿白速龙王的躯体,最少也能将它变成豪猪,不过希望和现实总是背道而驰。

高温的火焰应该不是这弓的问题,不然第一箭怎么没出现,牛毕看了看脚下颜色各异的兽骨好像找到其中关键点,到底是异界大多数魔兽本身就具备天生的魔法元素,魔法元素长期停留在体内已经改变了其属性。

找来一根墨绿色的兽骨,牛毕报着炼金时的实验心态弯弓射出,这次不等光晕变成明黄色就松开手指,神奇的异界弓箭又一次让牛毕侧目。

这一箭射出的瞬间,那只细长的墨绿色兽骨便四分五裂化成几十根细长的尖刺成扇形覆盖了白速龙群。

绽放出的骨刺没有之前的贯穿威力,倒是以点概面形成散射,被攻击覆盖的白色龙群身上的创口不时冒出墨绿色的血水,狂躁不安起来,有中毒的迹象。)

牛毕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手上的弓箭喃喃自语道:“很好很强大!”

接下来牛毕没有留情,既然有了强力武器就没必要留情了,对于坏人在不危机到自己的时候他可以宽容,但是对于敌人,牛毕绝不会手下留情。

渐渐的牛毕算是摸清了这弓箭的性能,这把弓在完成之时好像就被赋予了加速度的特性,高速飞跃的箭矢一旦脱手就能贯穿防御力薄弱的白速龙,稍微等待几秒后淡黄色的光晕出现在松手,箭矢就会分裂成碎片攻击范围变大不过威力连普通攻击都不如,却也适合对付这数量繁多的白速龙,最后就是弓箭蓄力到极致形成耀眼黄光,此时的飞矢已经变成了步枪,射出的不是弓箭而是子弹了,不光能贯穿一只白速龙,牛毕最高纪录同时贯穿了三只之后箭矢还牢牢的**坚硬的寒冰冻土里。

牛毕大肆收割着那群毫无还手之力的白速龙却依旧愁云满面,因为他发现了那只白速龙王实在太变态的,随着冰凌火光绿毒的箭矢满蓄力状态之下稳稳命中,却只能留下点颜色,怎么能叫他放下心来。

牛毕苍蝇般无耻的战术终于打出了白速龙王的怒火。

“嘢……嘢……嘢!”刺耳的嘶鸣差点就撕裂了牛毕的耳膜,满地白速龙群的鲜血和身上的疼痛一再刺激着白速龙王的神经,终于到再也忍受不了之时它爆发了。×?!

魔兽都有疯狂暴怒的状态,哪怕是一阶的波波兽和野猪暴怒起来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有经验的佣兵在接受委托猎杀魔兽时若是没有十分把握,一旦发现对手暴怒,绝对会选择占时撤退,等到魔兽平息了怒火再重新发起攻击。

因为暴怒中的魔兽就是个疯子,只要见到人类或者其他魔兽就会使出全力发起攻击,有些时候甚至敌我不分完全陷入嗜血的疯狂!

现在的白速龙王就是这样,血盆大口一下子撕裂了身前一只白速龙的脖子,这只可怜的白速龙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被自己的头领给杀了。

几只残留的白速龙同时都发现了白速龙王的一样,一个个发出哀鸣般的叫声开始四散而逃。

一只倒霉的白速龙满了一步眼看就要逃进洞口的通道,就被一团浓重的白气给冻成了雕像,暴怒的白速龙王不要钱似的大似泼洒着冻气,那只倒霉的白速龙连暴风雪都能扛过的皮肤再也不起作用,起初还能蹒跚走几步,不过随着冻气袭来变成了纯白,只听喀嚓一声,冰雕变成一地的碎块。

当消灭身边最后一个生命,白速龙王深蓝色的眼睛锁定了牛毕。

“快跑!”牛毕咆哮着对身后的盖亚叫了一声,手上不停接连射出几只箭矢,带着五颜六色的箭矢追星赶月飞向了白速龙王,可是依旧不能起到一丝阻碍它前进的功用,眨眼之间白速龙王已经冲进了鸟巢所在的凹地。5?

牛毕丢弃了手上的弓箭这东西对付近身的敌人没有速度和距离的加持威力连骨刀都不如,当暴怒的白速龙不要命的冲击着岩石的间隙,牛毕抄起了骨刀斩向了白速龙王那高高昂起的鸡冠头。

嘣的一声闷响,骨刀应声而碎,变成了无用的骨头渣子,这只白速龙王所展现的强悍防御力已经完全超出了它种族的极限。

白速龙王吃痛停下了冲击,蓝色冰冷的瞳孔上反射着牛毕的身影。

强悍的后肢一跃而起带起一地的雪尘,锐利的尖爪破皮入轻易的洞穿了牛毕柔软的血肉,沉重的身体像一座泰山压得牛毕动弹不得,白速龙王张开了脸盆大小的嘴巴,牛毕甚至能清晰的看见它暗黄色充满金属光泽的一嘴尖牙。

“要死了吗?”牛毕使出最后的力气妄图挣扎起来,可是锋利的尖爪牢牢的将他踩在脚下。

“好吧!你赢了,尽情享用每餐吧!”牛毕一字一句的念道,仿佛已经认命,可是手上却还不断的攥着一只用做箭矢的兽骨往这只白速龙王看似柔软的腹部捅着。

就在这千钧一发生死一线的时刻,牛毕惊讶的发现小萝莉盖亚忽然出现在自己身边。

“你个小丫头骗子脑子进水了?快走呀!”牛毕强行咽下口中的鲜血,使出浑身力量大喊道。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牛毕原本就不是个六亲不认牲口,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牛毕早已经将小萝莉盖亚当成这个世界唯一亲近的人。

“盖亚第三序列,保护基地临时指挥官,主人说什么我也不会离开你的。”盖亚战抖说道,只是两只白净的双腿早已出卖了她的恐惧。

“你个白痴,基地都没有你保护个屁!快走!”牛毕狠狠的瞪着身上这只三米多高的白速龙王,此时它仿佛已经从暴怒状态中恢复过来,像是戏虐猎物似的张开脚下的尖爪开始撕裂猎物。

瞬间牛毕的左臂离开了住了二十年的身体,破裂血管将鲜血洒满白色毛茸茸的雪山装。

警告,能量不足百分之一,强行动用最大功率塑合立场将可能危机载体正常生命体征,与第一序列保护火种延续抵触,行为无效!

行为无效!

……

“不!我不能放弃主人,盖亚一定要救主人!”小萝莉盖亚的掩着脑袋仿佛正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不过坚毅的眼神丝毫没有涣散的迹象,反而越发的透亮。

呲……呲……

蓝色的电光在小萝莉盖亚白雪一般肌肤上跳跃聚集,对于雷电元素本能的恐惧白速龙王张大血口朝着盖亚嘴里凝结着白茫茫的冻气。

“塑合立场!”小萝莉双手合十一道强烈的能量从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警告,能量不足百分之零点五,火种即将覆灭……

牛毕眼前犹如走马灯般闪过一幅幅画面,脑袋也像没有校对好的老旧电视机泛着无数雪花,他看到小萝莉从身旁倒下去,想动手去搀扶一下却发现左手已经没了,潺潺渗透的殷红血水在缓慢的带走他的生命。

他在脑海中呼喊,强烈告诫自己不能睡去,再不止血就会因失血过多而休克死亡,就这么睡去一定会冻死在这里,还有盖亚现在的情形不容乐观,那只白速龙王忽然倒地全身上下没有一道伤痕,说不定只是昏迷了而已……

好累……我还想休息一下。

意志既是力量,但有时候这力量不足以与世界的规则相对抗,除非你是神。

终于牛毕的意识涣散了,眼皮像是不可逆转的时间洪流一样开动了历史的车轮,牛毕此时的情况万分危机,不过就在这一刻,他胸前的刺青再次绽放了点点光芒,无数蕴藏磅礴之力的气息在随着线条流转,这一刻的光芒比之穿越之始暗淡不少,仅仅在几息之间便消失不见。

这几秒钟发生了什么事儿?好像并没有神迹出现啊。

原来早已褪色的的刺青终究完全脱变成了墨黑色,仿佛耗尽了最后的力量不赋生机,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会绝对会惊讶的发现,开始牛毕还在涔涔冒血的伤口已然止血、结疤、脱落、长出新肉,仿佛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完成的事儿在一秒钟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