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刺青

第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刺青金手指

“对了,你现在的能量有多少,能坚持多久?”牛毕迅速转移话题,因为他忽然觉得,扼杀小女孩纯真的梦想是种很残忍的行为,再者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本书转载1K文学网 .6.)所有章节尽在

盖亚闭上眼睛,过了三秒钟后只见她兴奋的说道:“盖亚的能量回复的好快呀,现在已经完全充满了,经过盖亚计算应该能完好运行三百六十五天零二十三小时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可是如果在满能量消耗时就少得多了,也许只能坚持三天左右。

这丫头还真是三年不开门开张吃三年的主啊!牛毕思索着小萝莉所说的满能量消耗性问题,对付那只超变态的白速龙王,小萝莉只用了一次攻击就将之秒杀,这么说够用三天的话那是相当可怕,就算现在来一百只自己也可以像看到蟑螂也不怕不怕不怕啦,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方实行车轮战,不然群起而攻之,牛毕和小萝莉都没有能抵挡他们攻击的防御力。

忽然牛毕联想到了什么,拉着小萝莉就往鸟巢外跑去,其间由于平衡问题差点摔了三跤可见其激动已经找不到辞藻来形容了。

“这些都是水晶矿吧,有这些你是不是能造出一座神族基地?”牛毕赶紧朝着小萝莉问道。

小萝莉盖亚再次闭上了水灵灵的大眼睛,睁开之后坚定的点了点头,牛毕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来了。(看章节请到)

“主人,你捏的人家好痛哦!”小萝莉盖亚嫩滑的小脸蛋被牛毕捏在手里,随后兴奋的亲了一口,小萝莉呆呆的愣在原地,刷得一下满是羞涩的红晕。

“不好意思太激动,去吧,我在精神上支持你!”牛毕心情大好,张手一挥指挥着小萝莉去挖矿,仿佛像是回到了从前的地球上在电脑前玩星际争霸。

“嗯!”

盖亚点了点头,满是欢喜的来到高大的水晶矿前,双手合十瞬间一道道强大的电光透体而出,击落在了水晶矿巨大的棱面上,水晶矿一点点的消失,不知道到底转移到哪里去了,看了半个小时萝莉依旧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不知道还要等多久,牛毕看得有些乏味了,回到鸟巢里坐下,闲来无事准备没事找事打发下可能漫长的等待时间。

到底干什么呢?

炼金?虽说还有几种杂草素材,但是局限性太大,记忆中大雪山除了雪山草就没有好的草本素材,继续沉溺其中没有多大的收获,而且现在条件限制连铁锅都丢了,炼化防寒药剂只能是浪费。

牛毕将白速龙王的尖齿头骨和利爪软皮放进行囊里,又从白速龙王的尸体上找到几条之前看不上眼的软皮做了个套子,用来装那些作为箭矢的兽骨,这套弓箭的威力是有目共睹无须赘述,而且就目前来说是牛毕唯一能防身的兵器,只是他现在只剩下一只手,想练箭术也不可能了。所有章节尽在

一天之前还是个身体健全的人,一天之后就忽然变成了个残废,不少人都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寻死觅活。

人生十有**不如意,就跟大雪山的天气一样,今天晴明天雪后天大雾,已经发生的事情已成定居,即将发生的还是未知数,人生还在继续,如果因此选择逃避沉浸在回忆的梦魇之中,还不如放眼未来好好的活下去,说不定能发生奇迹。

看着脚下的白速龙王残缺不全的尸体,支离破碎的筋肉骨架上还残留着不少血水,这是牛毕在异界碰到的第一个强大的敌人,也许以后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

不过第一次总是值得纪念的,牛毕从雪山装的内衣里摸出贴身藏好的黑色针包,这个针包陪伴了自己十三年之久,也是他最珍贵的宝贝。

“虽然我只剩下一只手了,不过老伙计我依旧要让你发挥余热!”脱下厚重的雪山装,牛毕赤身**的坐在鸟巢中,身上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寒意,这全都是防寒药剂的功劳。)

由于没有材料调配刺青用的药剂,琉璃瓶中的红色**牛毕是不敢随便乱用,索性就沾着这只白速龙王残留的血液,在自己的腰间留下栩栩如生的画卷。

虽然是第一次在自己身上刺青白速龙王的样子,不过刺青技术已臻化境的牛毕甚至没有打草稿便毅然决然的下针。

刺青是种对专业技术要求极高的活儿,没有十几年的浸**很容易画虎不成反类犬,而且在没有实体的对照下仅凭记忆中的影像做到丝毫不差更是难上加难,但是牛毕却仿佛天生就是干这行的。

沉浸在刺青的世界之中,牛毕仿佛忘记了时间空间,犹如依旧坐在自己那个刺青小店的工作间里,用一根小小的银针一笔一划的勾勒出白速龙王的镜像,甚至一个不同其他个体的微小斑点都完美呈现在他神奇的手中。

直到银针幻化出以假乱真的影像牛毕微微吐了口浊气神情疲惫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说了声很好很强大。

完成这副刺青的瞬间,牛毕就想拿照相机拍个照片挂在墙上,刚刚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早已告别了地球。

“也不知道我那小店现在怎么样了,这个月貌似该叫房租和水电费了,或许房东已经把我的东西扫地出门卖给收废品的了。”牛毕喃喃自语,可是忽然他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该怎么说呢,他发觉自己的视线突然间变得模糊不清,可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几千米外一片石砾被寒风吹过从岩壁上掉落下来。

当他在脑海中发出想要看清楚的命令时,自己的视力都回复平常。

牛毕以为是刚才自己精神高度集中产生了视觉疲劳,不过等他想从地上跳起来时,却发觉自己很神奇的轻易跳了两米多高,这还是他不刻意而为之的。

抬头往往了天,透过环形山的缝隙,外面的世界已经暗淡下来,从中午到晚上过了整整六个小时,防寒药剂一个小时的持续时间应该早过了才对,为什么自己赤身**没有穿雪山装都不感觉寒冷了呢?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未解之谜困扰着牛毕,此时寒风吹过鼻尖,他竟然能从中分辨出上百种气味儿,其中有残留在空气中的烤肉味道,有白速龙王残留的腥味,还有鸟巢里几十种魔兽残骸的问道都能全部分辨出来。

牛毕很是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换了个狗鼻子,由于味道太过杂乱,很不适应的牛毕下意识的打了个喷嚏,这一打不要紧,口中吞吐的气息产生了一团哈雷彗星似的气团,气团恰好飞向了不远处的火堆,噗的一声,微弱的火光立声熄灭,漆黑的草灰枯枝瞬间变成了灰白的雪色。

牛毕惊讶之余试探性的又吐了口气,冻气再次喷发而出,枯枝木炭一下子跟刷上了一层米浆似的更白了些。

就连牛毕不经意间放了个屁出来,身后的大岩石上都留下了一大片冰霜。

完了,以后放屁都要脱裤子了,不然让人看见还以为自己大在裤子里了。

经受过蜘蛛侠等一系列漫画英雄被虫子咬被辐射瞬间获得异能的洗礼,牛毕并没有像人们想象中的把内裤外穿的冲动,反到去思索自己忽然间变异的原因。

“没有被虫子咬呀,这异界魔法横行的大陆也不可能有核弹之类的辐射!”牛毕仔细的观察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除了之前的伤口非常醒目之外并没有增加其他创口。

“难道,莫非,有可能,或者,也许……”联想到这一系列异常能力的原型,他猛然扭过头盯着地上那滩已经看不出模样的烂肉,又摸了摸黑色的针包,不得不暴了句粗口,虽然现在在小萝莉盖亚面前,为了顾忌她幼小纯洁的心灵不被污染,他已经很少说脏话了,可是此时此刻他还是忍不住的说道:“操!骂了隔壁的马勒戈壁的草泥马,老子他妈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