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刺青

我的女神

正在此时巨大的生命之树忽然间绽放无数道明亮的纯白光道,光道射入云端几乎将整个大地纳入白昼之间,每一片树叶每一条枝干都向几千瓦的灯泡似的完全被射出的耀眼亮光给淹没,宛如平地之上升起了第二个太阳。

随之而来是一阵地动山摇的大动静,近十年没有大开过的生命之树的树干忽然间离开了巨大的缝隙,自树干中内城方向,开出了茫茫多的大部队,组成部队的战士清一色戴着全身覆面的银白色耀眼的重甲,全身上下仅露出两个可透过眼睛的开口。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没有人知道他们属于哪个种族,只知道前几次的出动原因必定是因为有实力恐怖的魔兽到来,然而不管是多么强大的魔兽,在他们的刀光剑影之下无一幸免,据各大类人种族的话事人分析,他们恐怕每个人都拥有了传说中上古时代半神期的实力,他们有一个统一的响亮名号,女神禁卫军。

那是十年之前命运女神降临生命之树精灵主城时带来的部队,他们从不参加任何类人种族的分歧,他们也只听令与女神的旨意忠诚的拱卫着此地,十年间出战大小战役数百场,对手无一不是无比强大的恐怖魔兽,却无一伤亡,宛如无敌般的存在。

当女神近卫军直线开来,原本拥挤在街道上的行人全都自的让开了行军的道路,并且全都恭敬的跪地膜拜,除了表示对命运女神的尊敬,还自内心的感谢这些庇护所有人生命安全,能够让他们在这一隅之地获得短暂和平的功绩。

眼看自生命之树出动的女神禁卫军百川汇流,不约而同的朝着牛毕等人所在的方位赶来,并且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里面的人包围,刚才还看热闹的人们立刻退避三尺,用愤怒的目光狠狠的看着场中只露半张人脸,全身上下造型十分诡异疑似魔兽幻化人形的牛毕。

那几个人族大汉也被这大阵势给惊呆了,当看清是许久不曾出动的女神禁卫军,原本因为牛毕强势的气息给吓坏了的他们立刻就重拾起了信心,在他们看来有这么强大的靠山在,牛毕哪怕真的是恐怖魔兽所幻化的假人有他们在,也翻不了天,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尸体。

眼瞧着刚才还嚣张至极的牛毕在见到众多女神禁卫军时,那无比夸张惊讶的表情,几人更觉得痛快,顿时口无遮拦的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谩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可说是将肚子里那点墨水全部都用光了,最后竟然还敢肆无忌惮的挑衅他,脱下裤子露出脏兮兮的屁股来对着牛毕说道。

“你小子刚才不是很狂吗?把哥几个吓的够呛啊,来啊来杀我们呀……”

“呵呵……如你所愿!”

牛毕脸上挂着狰狞如鬼魅般的笑意,那笑的让人不禁感觉背脊凉,可是在几个人族大汉看来他们可不相信今次来了这么多的禁卫军,足有成千上万之众,可说是全军出动了从来没有过的大阵仗破天荒的头一次,那全身白的小子也许真是强大无比的魔兽化身,但有上万名禁卫军再此还会有他的命在?

结果只等牛毕手起刀落,锋利如斯的残月鬼神斩魄刀仅一刀就带走三条人命,对于手上神器而言切几个十阶实力的人族大汉跟切根萝卜一样没有几乎没什么差别。

只见他一个反手又杀了两人,最后仅余那号施令的家伙,面对杀神附体一般的牛毕,在刚才几个手下被一刀两断肠子流了一地时他就吓的尿了,此时见牛毕偏着脑袋死死的看着自己,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了,七手八脚的后腿着,跌跌撞撞的爬到了一名女神禁卫军的脚下,口中哭喊道。

“禁卫军大人快救救我,杀死那可恶的魔兽……”

不过他做梦也没料到,本该以守护十大类人种族为使命的,从不对类人种族出手的女神禁卫军竟然……手起倒落将他碎尸万段,由于出手度过快,他甚至没感觉到痛觉神经传递来的疼痛感,下一秒钟就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身体解体成了一堆碎肉渣滓。

“恭迎指挥官大人平安归来……”

震耳欲聋整齐划一的呼声余音绕梁三日无绝,几乎响彻了整个大地,将此刻生命之树内外城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当事人的牛毕却像是心安理得似的点了点头,嚣张的摆了摆手便让上万人的女神禁卫军戛然而止,因为就在刚刚见到第一个所谓的‘女神禁卫军’时,他就已经现这些家伙的真面目,其实就是一支强化得令人指的狂热者军团。

“盖亚在哪里,这里也有基地吗?快带我去见她……”

眼看是如此同众多的狂热者部队,又是以女神禁卫军的名号出现,牛毕很快就猜到了些什么,当下就准备随着军团进入到生命之树的内城中,此时他已经透过脑波联通了基地信息库,得知了所谓的生命之树内城,早已是星际神族建筑繁荣被改造成大本营主基地的所在,貌似生命之树底下蕴含着整个大陆上最为海量的水晶矿矿藏。

“大人……”

伊露丽的呼声让牛毕想起差点被遗忘的她们,当下他解除了化身状态动用时间法则转眼从小牛变成了原本三十岁的老牛模样,挥开了挡在两人身前的狂热者朝着她们说。

“伊露丽……姐姐……呵呵,跟我去走吧,我带你们去见识见识什么是高科技!”

……

转眼间来到了生命之树中的内城,这是连十大类人种族族长都被禁止踏入的命运女神沉睡的地方,当众人归来后生命之树又重新严丝合缝的关闭了出入口,漠然一点亮光从漆黑的树中城升起,刹那间传递到无数个节点之上,生命水晶间流淌着幽幻荧光的能量脉冲,于是整个世界变幻无数光影明亮无比宛如真实的白昼世界。

眼前是一片简约却有繁冗无比的建筑群,脚下踩着平坦的反射着镜面般金属光泽的地面,那是空旷无垠的广大,唯有在遥远的中央屹立着一座高耸科幻的,不知道已经多少级的神族主基地,在电磁一闪间解除了光学隐形伪装显露出拉风的造型。

于此同时接二连三的有茫茫多的建筑从宛如水面波纹荡漾的金属地面上隆起,牛毕叫的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什么星际神族的建筑如蚁覆之势拔地而起。

所有的狂热者们在6续快的进入到主基地后整个空间只有新来的几人,次踏入到此地的伊露丽等人内心中的震撼自不必提,单说牛毕心急火燎的呼唤命运女神瓦尔基里,也是星际神族智脑的盖亚未果,连客人也顾不了了,按照基地自动运营系统的指引猛地坐电梯飞下降到数十公里以下,要塞城的底部核心所在。

要塞城是循环城的更高级更高级的顶级扩展,如今不但带有完全的基地运作功能,还如同强大的要塞城堡一样,一般来说就算是星球爆炸身在其中也不会有半点损伤,具有行星毁灭级的防御力,这也是二十级基地才能构建的。

可是现在的牛毕已经来不及感叹盖亚竟然只用了十年时间将原本只有三、四的初级基地一跃突破了二十级的,在星际神族如此强盛的联邦中也只有少数几个核心星系才有的主星级别,因为当牛毕踏入到要塞城核心控制室内,见到被命运女神亲手刺青改造过,早已是半神期上位的小三和小八,在二女的指引下找到了那个关闭了近十年有余的培养皿时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差点就昏死过去。

在那透明的培养命中,每秒以数以万计能量消耗之下,依旧不见有任何好转,已经腐朽成骷髅几乎贴骨存在没有多少血肉,唯独纯白的长随水波飘散的她。

“您终于回来了吗……”

冥冥之中有熟悉的耳语萦绕耳边,

“你是谁?”

“是命运女神瓦尔基里?”

“还是盖亚?”

“我是瓦尔基里也是盖亚……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呢……主人你愿意还是叫我盖亚吧!”

“盖亚!都怪我都是当时你为了救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救你!”

“主人你千万别责怪自己,这都是我自愿的,当时的我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太过虚弱……此刻我已经觉醒了虽然很艰难但是并不是无法恢复的。”

“那怎么才能让你复原呢?盖亚你千万不要骗我,基地都升级到二十级了,你依旧还是这样……”

“那个……是我失算了呵呵……主人如果你想帮我的话去大雪山秘境吧,那里有一块灵魂之石可以助我复原,不过那里有只连我都要忌惮三分的太古巨擘,世间第一只魔兽之祖雷神兽……太危险了!”

“不!为了你我愿与整个世界为敌,我过誓一定会让你好起来,我说到做到!”

牛毕不由分说纠结起所有力量,身穿光明圣堂武装,带着万千狂人者、星际龙骑士、多米尔战兽……上千架次亚空间战斗机、时空战机、一艘巨大的宙斯盾级航母,并左右护法小三与小八浩浩荡荡的向那最初穿越时所在的大雪山深处秘境之地杀去,在那里经过惨绝人寰天地色变的大战之后千人去几人还,存活着不过他们三人。

甚至是宙斯盾级航母这拥有星系毁灭级攻击,主炮一可以让整个星系瞬间消失的强势,也竟然被那逆天强大的雷神兽摧毁。

不过付出是有回报的,牛毕终于是干掉了那雷神兽并且取得它的血液刺青,直接晋级半神十阶顶峰,同时在那里还取得了第二幅神秘刺青,获得了另一种法则,经过小三的鉴定那刺青竟然是神格,牛毕实际上已经是同时具备时间与空间双重神格的,绝无仅有的十大主神两席,同时还取得了灵魂之石。

不过在取得了灵魂之石成功的将盖亚救助后,恢复后的命运女神瓦尔基里盖亚却在拥抱后,念动咒语让牛毕身前的神秘刺青同时启动了时间空间双重法则,穿越回了地球。

一落地的牛毕曾经做梦都想回来的老家已经因为放心不下盖亚而变的不再重要了,当他再次开启双重法则回到异界大陆时,那里早已变成一堆废墟,星际神族救援舰队实在太过强大,哪怕逆反了历史法则重聚众神与太古巨擘异界土著们仍旧不是强大的星际神族救援舰队的对手,然而牛毕的重返开启了反击的曙光。

靠着星系指挥官盟军的身份,自领剿匪总司令的他靠着丰富的资源总算是拉出了比救援舰队更庞大的队伍,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干掉了敌人,于此同时以最强的雷神兽血液为蓝本结合了尸腐兽的吞噬性血液,还有采集自整个大陆所有生物魔兽的血液蓝本,他成功的创造了一个蕴含灭世威力的新刺青,并且扫平了十大秘境补全了神秘刺青,结果双重刺青突变异,让牛毕成了传说哥般的存在,蛋疼的他更把那新刺青赋予了手下一大批人,于是浩浩荡荡开着航母扫平了整个星际神族联邦,顺手灭了虫族回归异界大陆……

……

“啊……怎么又睡着了!”

命运女神瓦尔基里盖亚从梦中醒来,低头一看整个命运卷轴之上都挂着晶莹的口水,她想擦却怎么都擦不掉,心中有些忐忑,这要是被创世神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她下意识的望向云端,忽然现神的背影虽然依旧神圣却是那么的眼熟。

“牛毕!?”

当某神回头,瓦尔基里盖亚几乎是惊讶的捂着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那可爱的小女仆盖亚老婆怎么了?又做白日梦了?”

“对了你知道咱那倒霉孩子跑哪玩去了,那个小兔崽子不光素描了一副老子的刺青还敢给他老子我放血,看回家我不收拾他……”

……

(全书终)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