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八章 求婚七天(下)

第八章 求婚七天(下)

“什么?停阵?有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我已经想过了,目前停阵是唯一可以救出秦政的办法。”

孟沅仁父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在这样一个比赛中,中途停止比赛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先不说观看比赛的观众答不答应,也不说参赛的选手被终止比赛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单单来自国外的修真者回去宣传一下,孟家的声誉至少就会毁掉一半儿,再加上来观看比赛的还有一个万万得罪不起的劥龙国财政大臣钱朵朵,他还等着孟晓铮挑完夫婿后,和孟家谈谈新晶石矿的朝廷分成。这时候出了意外,得罪了官家,孟家又如何在劥龙国立足。

看见父亲和哥哥们全都陷入沉默中,脸上带着愧疚的神色,孟晓铮劝道,“事已至此,就不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只好听天由命了。但愿秦公子不会出事。”

孟沅仁知道女儿说的对,除非孟家可以完全抛弃所有唾手可得的巨大利益,否则,只有听天由命了。秦政啊秦政,只好等你出来了,我孟家一定好好补偿你。

第五天,能够留在星幻阵已经不足三百人,除了秦政一个人外,其他都是修为不低于心动期的修真者,修真者如果修练到了心动期已经多多少少会收集到一些晶石供自己修行用,当然晶石的品质有好有坏,差别很大。今天天一亮,就有好事者在场外摆上了赌局,对象就是这次比赛谁是最后赢家,其中赔率最低的是朴迦霖,还有一个项目就是关于秦政的,他究竟可以坚持几天,除了风闻此事赶来助威的几个小乞丐外再没有人看好他、相信他能够坚持到最后。

秦政这天的运气还是不错,在一个大酒楼里。如果不是在星幻阵里,秦政恐怕穷其一生也负担不起酒楼的一次消费。以前秦政乞讨时最高的不吃饭的记录是三天半,但是至少当渴了的时候,还可以找点儿水喝,但是在星幻阵里又上那里去找水。

在第一天结束的时候,秦政倒是不饿,只是有些口渴,不过还是可以忍受的。到了第二天,秦政意外的看见了小溪,顿时喜出望外,他跑到小溪边蹲下身来,试图捧些水喝。可是小溪明明就在眼前,伸进水里的双手楞是捞不着一滴水。秦政这才想起他进阵前,站在高台上的那些贵人们讲的话,在阵中听见的、看见的、闻见的都是幻像。很显然,现在所见的就是这样,能看不能吃,能看不能喝。

和别的选手比起来,秦政在这几天里遇到的所有场景是最契合比赛宗旨的。无论是溪流泉水、鱼群海鸟、果树稻田、还是今天的大酒楼,很容易让人想起吃饭喝水这些每个人都有的最浅层的欲望。

第二天结束时,秦政感觉情绪有些急躁。饥渴已经渗入了身体深处。身体本能的加快了唾液的分泌,无奈杯水车薪,喉结一次又一次无效率的蠕动着,肚子不时的传来咕咕的叫声。

秦政明白,接下来的比赛会越来越艰难困苦,一定要坚持住,为了以后的好日子,饥饿要忍耐,口渴要忍受。其实,孟晓铮猜测得一点儿也没错,如果赛前直接把她的打算告诉秦政的话,他连比赛也不会参加,孟家的女婿他是不会做得,秦政一个小小凡人,修真世界他不懂,也不打算懂,过了十几年的乞讨生活,秦政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每天吃的饱饱的,喝的鼓鼓的,有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田地,于愿足矣。想想乞讨生活的日子,风吹雨打,人欺狗咬,世间冷暖,不一而足,相比这些,参加比赛只是忍饥挨饿而已,倒算是秦政最轻松的几天。

但是秦政对他将遇到的困难是估计不足的,第三天一开始,由于周围环境的影响,秦政早早的就再次体验到了上一次他三天四夜没吃饭时的感觉,两眼昏花,脚步轻浮像在棉花堆上行走,一股又一股饥饿的感觉一次又一次的涌来。

我忍、我忍。

第四天,秦政眼前直冒金星,四肢无力,他躺在一颗果树下边,双目紧闭,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成熟果实的清香像魔鬼一样诱惑着他。

我再忍,再忍,秦政已经感觉快忍不住了。

第五天,躺在酒楼的地板上,望着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食客,从秦政的嗓子里,传出来阵阵嘶哑的低叫声,“水、水……”

他已经没有控制本身的能力,只是一遍又一遍本能的重复着,要求着小小的渴求。

第五天结束时,又有一百多人退出了比赛。

第六天,秦政回光返照般的在地上爬着,一点一点地向前蹭着,时不时地停下,试图抓住每个人的衣角,嘴里已经发不出一点完整的声音,只是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发出嘶哑、难听、低沉的吼声,砷冥根据他的口型判断出他是打算要点儿吃的喝的。秦政的意识已经混乱了,他忘记了身在星幻阵中,星幻阵利用他身体虚弱之际,控制了他的灵魂,秦政一次又一次举起的右手穿过了幻境中的人体,小吃街上人来人往,没有谁会注意到在地上爬着一个小乞丐。地上的沙石瓦砾划破了秦政的衣服,刺破了他的皮肤,在他爬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比赛进行到现在,围观的众人没有了一丝看热闹的心思,秦政的遭遇和他的顽强深深地感染了每一个人,原来乞丐的日子是这样的。

孟沅仁和他的两个儿子今天并没有来,也许是不愿意看着他们的大恩人这般模样。

孟晓铮带着面纱,躲在人群里,面色铁青,双目含泪,两手紧紧攥成拳斗,长长的指甲扎进了肉里。就在她的身边,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很多人都说孟家这次做得太过分了,孟家小姐真变态。

孟晓铮听着,也不生气,相反她还希望被骂得更凶更恨一点儿,她心里的苦,她心里的痛比谁都多,看着阵里那个凄惨的躯体,她恨自己,当时怎么出了这样一个馊主意。

如果孟晓铮不是修真者,如果他们孟家甘于平庸,秦政倒是一个不错的女婿,无论一个男子处于什么目的,能够为一个女人付出如此大的代价,都是值得一个女人托付终生的。

可是,孟晓铮不能啊。

秦政,秦公子,请你原谅我吧!原谅我!

孟晓铮流着泪,希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儿原谅。

第七天,阵中的人只有七八个人,秦政、朴迦霖、商科怗(驷舶貉选手)、旃木赫、龙浩柟(劥龙国轩辕城)、北极垣(劥龙国)、嘎达翠竹(鹿特丹木选手)等人。除了秦政外,其他人都不低于灵寂初期。

秦政终于碰到了恶劣的场景,雪峰顶。寒风吹、雪花飘,秦政就象死人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会不会死了?”人们忍不住想到,可是没有人能够回答,幻阵中的事情和感觉除了当事人,阵外没有谁清楚。

“秦政,加油。”清脆动人的声音从一个富家小姐的嘴中传遍了全场,她的丫鬟连忙拉拉她的衣角。

随着这一声加油,人们终于找到了发泄心中情绪的渠道。人们纷纷站了起来,鼓掌大喊,“秦政,加油”、“嗨,站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喂,小乞丐,不要睡了,我偷了我爹藏了好几年的白酒,咱们一块儿喝两杯”,慢慢地一个统一的声音出现了,“秦政、秦政、秦政……………”这整齐划一、响彻云霄的声音贯穿了全场、全牧马城、全……

主席台上坐着的评委们都是了解星幻阵的特点的,外面的人可以看见里边的人,相反却不行,所以对这明显偏向性的加油并没有阻止,他们修行了至少几百年了,比秦政惨的、比他凄凉的见的多了,但是像他这样的韧劲儿,还是头一次见到。

突然有人喊道,“快看,他的手指动了。”

大家纷纷望去,秦政仍然一动不动,“是真的,刚才的确动了的。”

“快看,又动了,快看呀,那个小乞丐还活着。”

秦政先是手指微微蜷了下,艰难的睁开眼睛,摇摇晃晃费尽气力站立起来,然后在雪峰顶上不大的场地活动着,经历过数次寒冬地威胁,在这样的环境里,千万千万不可以睡,不可以停下来。

人群中传出一片欢呼声,没有人去想秦政那瘦弱的躯体里从哪里来的如此强韧的意志,还能在忍饥挨饿六天六夜后高高站立在雪峰顶上。

旃木赫、龙浩柟、北极垣、嘎达翠竹依次退出了比赛,他们知道修为比朴迦霖差许多,他们之所以坚持到现在才退出,只是向人证明他们有实力完成比赛,不过卖了个面子给孟家还有最后的胜利者,这样以后打交道可以多一些主动,再说孟家守着晶石矿,说不定可以以优惠的价格购买一批晶石。

比赛终于结束了,晶石的能量耗尽变成碎末,星幻阵失去了能量停了下来,幻像散尽,最后胜出的除了朴迦霖这一孟家内定的金龟佳婿外,意外的还站着一个修真者来自驷舶貉的商科怗,还有世俗人秦政。

孟沅仁傻眼了,为什么会出现了三个胜利者,孟家该何去何从?

秦政等幻阵一停,被场边的热浪一冲,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啪”一下栽倒在地上,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孟晓铮撕心裂肺般的叫声,“大夫,快救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