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一卷第六章 四方动

第一卷第六章 四方动

在昨天晚上的酒宴中,孟沅仁趁着秦政喝得醉醺醺时,趁机套他的话,答案和他们一开始预料的几乎一模一样,秦政是在从劥龙国与其领国驷舶貉的交界处流浪时无意间捡到的。此交界处因有一样子极似乌龟的大裂谷得名为龟谷。因为其常年阴雨连绵,一年里难的见几个晴天,常人难于在那里生存,所以劥龙国和驷舶貉都没有在那里派驻人员管理,甚至两国都没有对龟谷宣示主权,是典型的三不管地带。

“据秦政讲,他当时是因为在劥龙国乞食艰难,所以打算到驷舶貉碰碰运气,又没有钱使用传送阵,只好步行前往,到了龟谷因为路滑失足跌落谷底,那块氲蓝海晶就是在那里发现的。”讲完这些,孟凡连忙端起茶杯喝口茶润润嗓子。

“爹,这样看来,我们的计划基本上是可行的,只需要在细节上稍稍修改一下。”孟晓铮说道。

孟沅仁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大哥二哥,我虽然得到了护国五等将军的封号,也许在你们眼里,可谓无限风光。可实际上,我孟家只是一个小小的修真家族,像我们这样的在劥龙国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每次女儿去摩尔寺城(劥龙国的京城)的时候,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达官贵人、修真门派不屑的模样,我心里就像刀铰一样痛。可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没有实力让他们正眼相待。”孟晓铮悲愤的讲到。

孟天和孟凡是头一次听妹妹讲起此事,平时妹妹都是说京城如何如何好,自己在摩尔寺如何受欢迎,没想到妹妹背后还隐藏着如此多的故事。

“我也想过各种办法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可是我们一没有好的灵脉晶矿,二没有好的修真功法,无论谈什么都是空的。”说道这里,孟晓铮长长叹了一口气。

孟沅仁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对上面这些问题,他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只好每次都空泛的安慰爱女两句。

“也许是老天看不过去了,派了秦政这个小乞丐,通过他把一个晶石矿送给了我们。如果有了好的晶石,只要再找到好一点的修真功法,我们孟家就再也不是劥龙国可有可无的角色了,到时候,我要让所有曾经看扁我们的人尝尝被人蔑视的滋味。”

孟天一脸的振奋,孟凡两眼作星状,大概都是想到了以后的风光。

还是孟沅仁老到,“不过我们人丁单薄,实力严重不足,就算找到了晶石矿只怕也守不住,到时候不就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了,对晶石矿的开采,我们只能通过和他人的联合来进行。”

“联合?和谁?”

“玄冲派。”

玄冲派,劥龙国第一大修真门派,在地星排名也在前十之内,拥有弟子门人千余人。掌门砷冥是个分神中期的高手。

“他们会答应吗?如果到时候他们率开我们单干,我们也没有办法。”

面对大哥的疑问,孟晓铮显得胸有成竹。“大哥,你忘了小妹在征夫了嘛。只要我们广造声势,就说谁娶了我,我们愿意拿出晶矿产量的三成作为我的陪嫁,到时候他们不动心才怪。”

“万一他们过河拆桥怎么办?”

“等到我结婚那天,多邀请几个德高望重的前辈来做证婚人,然后两位哥哥想办法逼迫新郎官当众立下誓言,我看他怎么玩过河拆桥。”

孟晓铮侃侃而谈,言语间没有一丝羞涩,似乎讨论的不是自己的婚事。

“小妹,听你如此一说,大哥我就放心了。不过你刚才提及我们缺少好的修真功法,先祖公不也是凭借着我们平时修练的功法差一点儿就修练到了元婴期了,难道……”

“不错,据我参详,先祖公传下来的功法有很大的缺陷,虽然说修真者在紫府结出元婴需要莫大的机缘和个人的不屑努力,但据我所知,除了先祖公还没有一个修真者会在从灵寂期到元婴期修练时,因为元婴初成而走火入魔的。”

“那如何是好,我们将来不也要步先祖后尘。”

“哥,不用着急。我出嫁有嫁妆,男方如果不拿出相应的娉礼也休想娶我过门。”

孟凡挠挠头,不知道解决功法缺陷和妹妹出嫁有何关联。

“笨小子,到时候,让男方拿个没有缺陷的修真功法当娉礼不就得了。”孟沅仁说道。

这一次秘商,孟家上上下下达成共识,为了防止玄冲派派一个小角色来参加孟晓铮的征夫大赛,他们把声势造的极大,一时间,劥龙国街头巷尾谈论的都是这次史无前例的赛事,老百姓也都像看耍猴一样好奇的关注着,他们永远也不会明白平时高高在上的神仙般的人物在忙些什么,在追寻什么。

一时间,劥龙国排的上号的修真门派、修真家族风起云涌,孟家肯拿出晶石矿的三成作为陪嫁,无论对谁都是一个不可抗拒的诱惑。

牧马城中心广场,传送阵不断的有白光闪过,一个又一个修真者通过传送阵来到了牧马城,他们一出阵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孟家在那里,然后急匆匆的赶去报名,好参加推迟了几天举行的征夫大赛。

孟晓铮利用比赛前的空隙专门去了一趟龟谷,然后根据秦政的记忆找到了晶石矿。这个晶石矿的储量还是很大的,而且品质也很好,大部分都是中等晶石,也有不少上品晶石,只是像氲蓝海晶那样的极品晶石却是难觅。孟晓铮还在勘探晶石矿时,意外的发现龟谷里隐藏着一道灵气十足的灵脉,这下把她高兴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老天如此厚待她,灵脉、晶石一下子全都出现在她面前。

等她回来后,负责接待的孟氏兄弟已经累得快趴下了,他们远远低估了修真者对晶石的热情,面对着几乎是疯狂的报名者,两人在劳累之余,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欣喜,什么时候孟家在修真界享受到如此的欢迎。

和孟晓铮原来设想的一样,玄冲派只是派了一个心动期的弟子前往参加比赛,对他们而言,孟家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修真家族,玄冲派能够派出弟子去参加比赛就已经给了孟家天大的面子。

孟晓铮知道后虽然生气,不过为了日后大计,她勉强压下怒火,亲自在内宅和玄冲派的弟子碰了个面,刚开始的时候,玄冲派的弟子神色倨傲,对孟晓铮一付懒得搭理的样子,等到孟晓铮拿出氲蓝海晶,才换了一副表情,再等到孟晓铮讲到氲蓝海晶是从孟晓铮准备作为嫁妆的晶石矿里取得的,玄冲派的弟子对孟晓铮又是道歉又是作揖,让孟晓铮暗爽了几下。

在玄冲派弟子起身告辞时,孟晓铮状似无意间透露出此次参加比赛的不光有玄冲派、还有剑阁、望韶门等等其他大的修真门派,甚至有些潜修的修真高手也来报名参加比赛。

玄冲派弟子一听不敢耽搁,连忙跑到孟家安排给自己的客房,匆忙布置好传音阵,然后通过传音阵将这些统统报告给派中长老。长老一听,连忙让他亲自向掌门砷冥汇报。砷冥在弟子汇报到氲蓝海晶就来自那个晶石矿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和孟家联姻成功。而要成功,首先就要赢得比赛,而且要赢得漂亮,砷冥甚至都想过自己去参加比赛,不过身为前辈,他也拉不下脸去和后辈小子们争夺。在和门下四大长老协商后,砷冥决定让自己最得意的门生,已经修炼到元婴初期的大弟子朴迦霖代表玄冲派参加比赛。元婴期早已经辟谷,七天七夜不吃饭还不跟玩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