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十章 山谷(中)

秦政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下,原来在厚厚的树叶下,有一棵细长的棍子,正是自己刚才费了半天劲也没有折断的植株,不知被什么东西弄折后,被落叶掩埋。秦政高兴的将石头扔掉,一把抓起来,长棍除了表面有些潮湿外,还是很趁手的,尤其是顶端的枝枝杈杈因为长时间被腐蚀,略微抖一下就会被甩掉。

秦政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走回小屋,隐在树荫后,偷偷向外看去。就在小屋的正下方,有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正在缠斗。秦政凝神望去,小的是安安,大得高有一米多,身躯长有两米多,一只强有力的尾巴甩来甩去,全身毛皮油亮呈金黄色,绿色条纹覆盖全身,斗大的脑袋,一口獠牙,一看就是异常凶猛的野兽。此野兽名为翠纹兽,是这个山谷的霸主,今天出外觅食却一无所获,就把主意打到安安一家。

安安和南南两个原来和翠纹兽是宿敌,以前两方争斗过,上次也是因为翠纹兽觅食的时候,碰上了刚刚迁移到山谷的安安一家,因为当时南南怀有身孕,两方斗成平手,不过翠纹兽身受重伤,被安安一家将老巢占去,就是小屋。从那以后,翠纹兽一直试图报仇雪恨,这次瞅准安安外出的机会再加上南南还在“坐月子”,就暗施偷袭,没想到安安已经返回,幸好南南还要照顾新生儿,只有安安和他干架。

安安依仗自己身手灵活的优势,一直围绕翠纹兽缠斗,时左时右,这咬一口那来一下,弄得翠纹兽浑身上下到处是伤口,不过翠纹兽也不含糊,常常能够瞅准战机,在防御的同时瞅冷子猛击一掌,往往是安安象个皮球一样,被抽去老远,头晕目眩,满天的飞小星星。

秦政看见安安占不到一点便宜,大喊一声,双手高举长棍,冲着翠纹兽就是一下,翠纹兽正被安安折腾得满腔怒火没地方撒,却被秦政打了一下,虽然秦政浑身无力,这一棍打在身上就象在挠痒痒,却是实实在在的冒犯了翠纹兽王者的尊严。翠纹兽舍下安安,回身冲着秦政大吼一声,“嗷”……

一股腥臭扑面而来,双耳被震的嗡嗡直响,秦政浑身一机灵,打个哆嗦,手里的棍子咣当一下就掉在地上。翠纹兽拱身一纵,朝着秦政扑去。秦政扭头就跑,地上的长棍也来不及抓。安安见秦政的处境不妙,先是冲着小屋方向“呜呜”叫了两下,也朝秦政逃逸的方向追去。

秦政想起自己刚才被绊倒的地方,急忙改变方向,希望那里还有些类似的地方,发挥一下绊马索的作用,阻碍一下翠纹兽迅捷的身影。树林里翠纹兽的速度受到些限制,到让本来速度远远比不上它的秦政跑到它的前边。秦政听着身后翠纹兽沉稳的步伐,充满威慑力的吼叫声,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飞出来一样。

此时,天色已晚,日头已经完全没于地平线下,在星空的映照下,四下里只能模糊的看见林木间的空隙,当秦政连滚带爬的跑到刚才捡起长棍的地方时,心里长舒一口气,可还没有等他停下来喘口气,翠纹兽就已经追上来,秦政只好在密林里兜起圈来,过了一会,翠纹兽没有被绊马索绊倒,秦政到累得喘不过气来。

秦政一边气喘吁吁的跑一边诅咒着贼老天,没等他诅咒完,他又是“扑通”一下绊倒在地。翠纹兽见秦政趴在地上一边狠狠的捶着地一边恶狠狠的说着什么,以为有什么阴谋诡计,便在离秦政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以秦政为中心转起圈来,时不时的停下来,四处张望一下,低头闻一下,等到确认秦政不会搞出什么花样后,先是慢慢的缩小包围圈,然后再慢慢的加快脚步,随后前身一抬后腿用力一蹬,携带着一股凌厉之势朝秦政扑去。

秦政在刚才的跑动中基本上已经耗尽气力,现在连一点力气也没有。他闭上眼睛,梗着脖子,想到,“妈的,死就死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时,翠纹兽发出“嗷”的一声,秦政一缩脖子朝旁边滚去。不过秦政并没有等到翠纹兽的血盆大口,感到很意外,勉力从地上爬起来,发现翠纹兽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和安安撕咬着。安安终于在关键的时刻赶过来了。

秦政不敢再象刚才一样,挑逗翠纹兽,他爬在地上,四肢撑地,在微弱光线下希望可以找些石块作为远程兵器。

翠纹兽现在已经顾不上惩戒秦政这个只会偷袭扔石子的家伙,安安因为没有后顾之忧,所以越战越勇,翠纹兽渐渐有些不敌。秦政见有便宜可占,就朝翠纹兽走了几步,他心下有些得意,扔石头的准头也有所增加。

翠纹兽被缠的有些恼火,原本打的如意算盘全部落空,就把气撒在安安头上,抓住安安因力衰而身形有些减缓的机会,甩动象钢绳一样的尾巴“啪”的一下狠狠的抽在安安的身上。安安一下子就被甩出去撞在树上,跌在地上。

秦政没有料到情形会斗转直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翠纹兽扭过身来,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秦政,没等秦政有所反应,一个纵身将秦政扑倒在地。翠纹兽的脑袋低下来,从它口鼻中传出的难闻气味熏的秦政头晕脑胀,滴滴嗒嗒的口涎顺着翠纹兽的血盆大口滴在秦政的脸上。秦政恨不得自己马上晕过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晕,反而睁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翠纹兽,锋利的牙齿,暗红的舌头,刚针般的胡须,铜铃般的双眼,甚至连翠纹兽口腔深处的小舌头也看得一清二楚。老天,你为什么让我临死之前还要受这份儿罪?

翠纹兽仰起头,得意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啸声,低下头打量着被它踩在爪下的秦政,似乎在盘算应该从哪里下口,一阵“汩噜”的声音从它嗓子传出来。秦政偏过头,脸紧紧的皱成包子一样。你咬啊,快点咬啊!

林间穿过的凉风一吹,安安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看见秦政的处境不妙,就不顾浑身伤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翠纹兽扑去。翠纹兽灵活的甩动着修长的尾巴,阻挡着安安的进攻。

安安久攻不下,就停下来。冲着翠纹兽努嘴一喷,一股浓重的白色烟雾就冲着翠纹兽疾驰而来。翠纹兽不知利害,依然挥尾朝白色烟雾击去,不过却一穿而过,翠纹兽还待再次挥动尾巴,却发现尾巴被一层冰霜覆盖,已经被冻成冰棍。这时,那团烟雾已经飞到翠纹兽身边,它连忙闪躲,无奈已经有些晚了,只是避过前半身,白雾一下子笼罩住翠纹兽后半身,瞬间厚厚的一层冰霜就出现在烟雾笼罩的地方。翠纹兽吃痛下,舍下秦政,夹着尾巴向树林身处逃去。

秦政高兴的蹦起来,用手指着翠纹兽逃逸的方向道,“耶!安安,你真棒。再给他来两下。”说完,回头朝安安看去。

安安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安安,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秦政连忙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