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二十六章 往事(下)

被逼无奈下,谢如烟带着刚出生的婴儿离开了翠芙宫。被她称为“师伯”、“师叔”的修真者只是让她带走几件随身的衣物,然后就把母女二人驱逐出来。

和她一起留守的小师妹蒙蒙把谢如烟领回家中,在蒙蒙家坐完月子后,谢如烟不顾小师妹的挽留,执意前往劥龙国首都摩尔寺城。在那里有一桩小四合院是语嫣阁在京城的联络处。在四合院还有一些金银,足够母女两人生活几年。

到了京城后,谢如烟一直深居简出,除了修真外就是悉心照顾自己的女儿沈倩。直到小沈倩开始懂事,谢如烟才开始带着女儿出去见见世面。蒙蒙起初还经常来看看师姐和小师侄,后来她被母亲许给一个富商,常常跟着丈夫走南闯北,来的次数就很少了。

由于受到刺激,心脉受损,再加上生产,谢如烟的修为下降很多。搬到四合院后,为照顾女儿,谢如烟修真的时间并不多,所以直到现在,谢如烟的修真水平也只是恢复到十九岁时候的水平,这还是得益于自己的天赋还有大量晶石的帮助。

谢如烟在大街上碰到朴戥剡时,心里是很高兴的,倒不是她一眼看出朴戥剡有多高的修真天赋,而是由于沈倩没有排斥他,反倒乐于和他亲近。谢如烟松了一口气,终于为女儿找到一个同龄的玩伴,而她则可以专心于修真,补上托沓许久的功课。

谢如烟见朴戥剡徘徊在走火入魔的边缘,急忙先帮他压制住体内乱窜的真气。等他苏醒后,谢如烟将语嫣阁的门规告诉他,然后问他愿不愿意加入语嫣阁。大喜之下的朴戥剡顾不得浑身酸痛,跪在谢如烟面前,口称“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谢如烟对朴戥剡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将语嫣功法副本传给他。朴戥剡按照副本修炼,将体内的隐患消灭掉。从此以后,师徒三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朴戥剡二十岁时,谢如烟已经修炼到心动中期,他也修炼到融合后期,就连沈倩也修炼到融合初期。但是他们修炼到这种程度时,碰到了很大的难题,他们的晶石已经被消耗完。几人商议下,谢如烟决定秘密潜回雨桦山翠芙宫,看看可不可以偷出来一些晶石。谢如烟走的时候并没有让女儿和徒弟跟着,只是自己一个人前往。

在谢如烟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朴戥剡和沈倩的感情迅速升温,已经到了“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地步。沈倩除了严守最后一关外,其他所有的便宜都让朴戥剡这个大坏蛋占去。

两个多月后,谢如烟回来时,面色很不好。沉浸在爱情蜜罐中的两个年轻人没有注意到谢如烟的异常,只是简单认为谢如烟长途奔波所致,休息一下就会没事。

谢如烟这次回去很顺利,她成功潜入师门的秘室,取回来很多东西。飞剑,战甲,玉瞳简,晶石等等放到地上有一大堆。谢如烟从里边挑出来几件分给沈倩和朴戥剡,每人得到一把飞剑、一件战甲、一根储物腰带还有一件法宝。谢如烟只留了十几块晶石,剩下的全部分给女儿和朴戥剡。

又过了十几天,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光顾过的蒙蒙小姨突然过来探视师姐,两个人躲在静室神秘的商议半天。出来后,谢如烟把沈倩和朴戥剡叫到身边,命令两个人跪在祖师琴语嫣画像前。朴戥剡和沈倩忐忑不安的跪在地上,不知道两人犯了什么错误。

“剡儿,为师问你,你喜不喜欢倩儿?”

沈倩一听,羞红了脸。朴戥剡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怕什么,喜欢就是喜欢,还怕小姨笑话你们吗?”一贯泼辣的蒙蒙说道。

沈倩偷偷的和情郎对视一眼,便低下头,雪白的脖子上就象抹了一层胭脂。朴戥剡不愿被蒙蒙小姨看不起,“喜欢!”

“倩儿,你喜欢剡儿吗?”母亲并不打算放过羞涩的女儿。

沈倩只是低着头,三个人望眼欲穿的等着她表示,她也没反应。谢如烟暗中叹口气,想说什么被师妹阻拦住。朴戥剡急得快要从地上蹦起来,不过在师父面前,他还不敢放肆。蒙蒙一早就发现两个师侄间的关系不简单,现在见两个人当中有一个哑了炮,另一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好心的她决定加把火。

“倩儿,你不点头,就是不喜欢你师兄喽?”

“那有,人家不点头是默许的意思。”生怕人误会的沈倩急忙辩解道,没等她说完,大家就被她逗的哈哈大笑。

“倩儿,不羞不羞。”蒙蒙不忘羞臊自己的小侄女。

次日,在谢如烟和蒙蒙的主持下,沈倩和朴戥剡二人喜结连理。两人身着喜服跪在祖师画像前。

“朴戥剡,你愿意娶沈倩为妻吗?”临时充当证婚人的蒙蒙像模像样的问道。

“我愿意。”

“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无论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你都愿意陪伴在沈倩身边,永不离弃吗?”

“我愿意。”

“沈倩,你愿意嫁给朴戥剡为妻吗?”

“我愿意。”

“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无论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你都愿意陪伴在沈倩身边,永不离弃吗?”

“生死于共,至死不渝。”

新人拜完天地、长辈、祖师后,被送入洞房。谢如烟泪眼婆娑,哭的是一塌糊涂。蒙蒙拍拍师姐的肩膀徒劳的安慰着,后来干脆陪着她一起落泪。

第二天,日上三杆后,朴戥剡和沈倩才从温柔乡中醒来,两人简单梳洗一番后,到谢如烟的房中奉侍“新人茶”。不料,妈妈的房间空无一人,就连蒙蒙小姨也不见人影。她们只留下一封信压在桌子上。

“倩儿、剡儿:妈妈最近修炼遇到瓶颈,单靠静修无法突破。只好约上你们的蒙蒙小姨一块儿外出游历。你们莫要牵挂。在妈妈不在的日子里,你们要相亲相爱,不要让妈妈不放心。谢如烟字。”

沈倩感伤了一会后,就在朴戥剡的开导下,放下心怀和情郎过起甜蜜的二人世界来。

一晃十几年过去,朴戥剡三十四岁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找上门来。开口就问,“我妈妈在不在这里?”

沈倩觉得面前的人有些眼熟,就把来人迎到屋里。沈倩把自己的丈夫叫来,然后三人一起坐下交谈。双方简单介绍后,这才知道,眼前的小伙子是蒙蒙的大儿子——乌南山。乌南山说道,蒙蒙自从十三年多以前离开家,就再也没有和家里联系过。直到最近,蒙蒙的丈夫乌铁在整理蒙蒙的衣柜时,从隐蔽处,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蹊跷下,乌南山自告奋勇,到摩尔寺千里寻母。

沈倩等他掏出来一看,原来是个玉瞳简,她接过来,将神识导入玉瞳简中。简单浏览一下后,沈倩登时晕了过去。朴戥剡和乌南山连忙抢上几步,朴戥剡把心爱的妻子揽在怀中,连番施救下,终于把沈倩救醒。

沈倩人刚刚醒来,就嚎啕大哭。朴戥剡不知怎么回事,只能盲目的安慰她。乌南山急得团团转,“沈倩姐,我妈妈怎么了?”

沈倩抽噎的对丈夫说,“妈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