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六章 野外生存

第二卷第六章 野外生存

秦政喊了半天,有些累了,便坐在地上,打算吃点东西,喝点儿水,补充一下体力。他打开装食物的包裹,取出几块儿肉干、几个镘头还有水囊后,就开始吃喝起来。

经过刚才的大喊大叫,秦政感觉到面临的局面有些难办,首先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哪里,究竟是不是阴间或者蒙面人的潜修地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其次,周围的环境条件比较差,自己已经看了半天,旁边的浓雾还是一直没有散去,这直接导致没有办法看到更远的距离,如果有什么凶猛的野兽或危险的地貌,他没有办法提前防范;第三点,也是最严重的就是如果不能够尽快的找到人家,自己携带的食物和水很快就会消耗光,到时候不要说学修真,能不能活下来都不好说。

等吃饱喝足后,秦政原本有些慌乱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既然自己还可以吃喝,就是说还活着,并没有死,没有抵达阴间,那么现在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就是生存下去。

看看包裹里所剩不多的肉、馒头还有半皮囊水,秦政苦笑了两下,自己还是真能吃啊,刚才的一顿就消灭了将近五分之一的主食,一半的水,如果照这样算下来,是坚持不了几天的。以后一定要严格控制饮食,秦政心道。

不管怎样打算,都没有理由要困死在这里,秦政决定探索一下四周,看看能不能够找到些吃的。他先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包裹,包裹的布和他的衣服一样也有些破烂,不过上边的洞比他衣服上的小了许多,用这样的包裹还是不用担心食物掉出来。整理完包裹后,他站起身来,把包裹系在身后,随便择了个方向便开始了在祖曧星的生活。

转眼间,秦政已经在浓雾里闯了三天,这几天他渴了喝,饥了餐,困了睡,倒比他原来乞讨的生活强了许多,可是也是在这几天里,他没有遇到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不要说动物就连一点儿绿色都没有,秦政感觉异常的孤单,在乞讨的日子里,就算被人打被狗咬,至少还有点人气,可现在什么都没用,除了雾还是雾,有时候,秦政憋不住了,就喊两嗓子,到了后来食物越来越少,为省点儿力气也不敢喊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老天,你赶快让我离开这里吧。

或许是听到了秦政的祈祷,就在秦政快要弹尽粮绝的时候,他终于发现面前的雾变得有些稀薄,不由得精神一振,不管前边有没有人家,先摆脱这该死的雾再说别的事情。现在秦政早就没有了刚刚踏上死亡传送阵时的万丈豪情,心里只有向前向前……

大概又走了一天,秦政身周的雾气已经不再影响他的视线,他站下身来拿出水囊喝了口水、喘了口气,然后回头望望身后,浓重的雾气就象一大块棉絮一样盘踞在身后,奇怪,大雾为什么一直不散去呢?

稍事休息后,秦政又开始向前走去,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小草,情绪也渐渐的高涨起来,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原本因为长时间在大雾里边穿梭而一直有些黏糊糊的衣服也渐渐变得干爽。

没等他高兴多长时间,他的情绪又陷入了低落,因为在草地上,他没有发现有什么体型大一点儿的动物可以供他猎食,更严重的是他刚想到自己没有任何可以用于捕猎的工具,一旦遇到猛兽可该如何是好。大概为了应验秦政的想法,从他身后传来了震天的吼声,他回头一看,发现有几只体型似虎,却被浓厚长毛覆盖全身的怪物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不知道这种怪兽是祖曧星的一种特产,草蜢虎。草蜢虎虽然长相凶猛却是一种大型的杂食动物,主食为草,只有在极其偶尔的情况下才会捕食一些小动物解解馋,他们刚刚发出的吼叫只是**的雄草蜢虎向雌草蜢虎发出的求偶信号,谁知道会被秦政误会。

秦政没命的撒丫子向前跑着,慌乱间也顾不得分辩东南西北,其实就算他能够分出方向也对他的处境没有任何的帮助,在祖曧星这一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走到哪里,都是未知的。幸好,草蜢虎从来不食用大型的动物,秦政这么庞大的身躯,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它们的捕食范围,他总算逃过了一劫。

秦政跑的有些累了,回头张望了一下,发现草蜢虎没有追来,于是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这时他的肚子又“咕咕”的叫了起来,他伸手向包裹抓去,打算拿出块已经有些发霉的馒头,哪里料到抓了个空,刚才在奔跑的过程中,包裹已经因为松动而掉了下来,他连忙往腰间看去,还好,水囊还在。既然没有干粮就喝点水好了,等他解下水囊,才发现水囊里的水只够喝几口。算了,再忍忍吧,这点水还是留到最后救命用吧。

秦政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反身回去找回包裹,里边的东西虽然有些霉变,只要忍一忍还是可以吃的,至少比乞讨的时候强多了。可是,万一碰上那怪兽该怎么办。

等到最后,秦政也拿不定主意,去吧,怕碰上野兽,不去吧,又不甘心,怎么办、怎么办,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用手狠狠的撕扯着地上的小草,妈的,他发狠道,既然我拿不定主意,就叫老天爷帮我作决定。他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各位过路神仙老爷,小乞丐秦政请你们帮忙,如果回去没有危险,你们就让我从地上薅的草叶是单数,如果有危险,就是双数。向神仙许完好处后,秦政闭眼伸手在身边随便抓了些小草,数了一下,单数。秦政踌躇了一下,不算不算,刚才神仙打磕睡,再来一把。再抓还是单数。不算再抓……秦政连抓了七八把,一直是单数,他心里不服气,奇了怪了,怎么可能?我抓我抓我再抓,在他又连抓了十几把的情况下,终于让他抓出个双数。秦政心中总算出了口恶气,连日来的郁闷好像也一扫而空,此时他歇息的也差不多了,就站了起来,向来路走去,他终究是舍不得那几块发了霉的馒头。

秦政刚才跑动的时候还不觉得远,现在往回走,才发觉路途遥远,尤其是在他已经连续赶了四五天的路又没有好好的补充体力的情况下,如果前边有条小溪就好了,至少可以喝足水,他想道。

好不容易,秦政找到了遗失的包裹,他急忙跑到跟前将包裹拣了起来,万幸,里边的东西都还在没有被过路野兽叼走。秦政躺在了草地上,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他感觉很是劳累,刚才急于找回包裹,还可以坚持住,现在包裹找回来了,精神一松,便睡了过去。

秦政做了一个美梦,在梦里,他身边有无数的美酒佳肴,孟晓铮穿着大红的喜服,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向他劝酒,等到秦政吃饱喝足了,看看孟晓铮在灯光的照耀下,人比花娇,便说道,“姐姐,你真漂亮,你可不可以让我亲一下?”

孟晓铮道:“你个小坏蛋儿,光想些坏事。”说完见秦政有些沮丧,便又道,“如果,你可以抓到我,我就可以让你亲一下。”说完,站起身跑了开来。

秦政连忙追去,他费了半天劲儿,一直抓不到,最后孟晓铮看他满头大汗,不忍心他受累,故意跑的慢些让他抓住了胳膊。

“好吧,既然让你抓住了,姐姐吃点亏,就让你亲一下。”说完,侧过脸,纤指指了指吹弹可破的脸蛋儿,娇羞得说,“这里。”然后闭上了眼睛。

秦政看着孟晓铮害羞的样子,感觉自己口干舌燥,我真的可以亲亲这天仙般的姐姐吗?

孟晓铮等了好一会儿,见秦政没有动静,就嘟着嘴道,“你要不亲,就算了。”

秦政连忙道,“我亲,我亲。”

孟晓铮又闭上了眼,等待着秦政的亲吻。

秦政鼓足勇气,努起双唇,慢慢的向孟晓铮的脸靠去,孟晓铮的睫毛微微颤动,好似在等待着那幸福时刻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