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十一章 准备上山(4)

第四卷第十一章 准备上山(4)

秦政暗责自己的粗心导致的失误,他急忙从储物腰带里掏出最后一个香椰,小心的切开一个小口,尝了一下,还好,没问题。秦政将小口对准孙若彤的檀口,因脱水而昏迷的孙若彤幽幽的醒来。

“小政,我记得刚才看你炼剑,怎么昏过去了?”孙若彤嗓音有些干哑,失去了往日的圆润甜美。

秦政苦着脸道,“对不起,彤彤姐。我忘了做好防御措施,让你受罪了。”

孙若彤淡淡一笑,“姐姐不怪你。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秦政关切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孙若彤微蹙眉头道,“没有什么不适,只是身上黏糊糊的,有点难受。”

秦政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没关系,你刚才出了很多汗,等出去的时候,洗洗澡就好了。”

孙若彤面颊突然泛起一片微红,秦政急切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孙若彤扭捏的摇摇头,轻声道,“我要你给我烧洗澡水。”

秦政抱起孙若彤,让她依在石桌上,“彤彤姐,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布阵,把你和罡火炉隔开,这个香椰你拿着,渴了喝一口。你再安心的等一会儿,我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把飞剑炼制好。”

孙若彤轻颌臻首,“你去吧。”

秦政这时看出龙涛情况有点糟,于是他没有绕着罡火炉布阵,而是在孙若彤四周布下了一个小阵,只要孙若彤没事,一切都好说。秦政布完阵后,一脸坏笑的走到龙涛身旁,“前辈,你还顶得住吗?”

龙涛都快把吃奶的力气使上了,见秦政过来,想在他面前逞英雄,故意一挺胸脯,“没事,你等着瞧好吧。”

秦政也不揭破,他说道,“既然这样,前辈,我去陪一下彤彤姐,她的身体还有点虚弱。”

龙涛急了,“秦老弟,你别急着走啊。我还等着你接替我,我好在飞剑上布阵。”

秦政笑道,“不急,材料烧的时间越长,萃取出的杂质越多飞剑的品质越好。”

龙涛道,“不用了,现在剑胚的品质足够了,我不需要再让它提升了。”

秦政代替龙涛阻隔罡火炉的高温,龙涛急促的喘着气,拿出几块晶石开始恢复快耗光的真力。过了十几分钟,恢复了七八成真力的龙涛道,“老弟,我们开始吧。”

秦政见龙涛面色红润,知道他的真力不像刚才快衬底了,“好,我把龙蛟剑引到轩窗处,你来布阵。”

在两个人的配合下,龙涛按照自己的设想在龙蛟剑的剑身上布好了阵,然后秦政将氲蓝海晶投入了罡火炉内,秦政利用神奕力操纵着晶石和龙蛟剑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随后,秦政重新把龙蛟剑送回罡火炉的剑窠内,进行孕剑的过程。

这次炼剑前前后后花了半个月时间,比秦政原来设想的时间多了三倍。秦政这次炼剑因为龙蛟剑的品质比上次高了数个等级,光孕剑环节就花费了八天时间。庆幸的是秦政的这次炼剑是在阳月魄接连解开第二个第三个莲子之后进行的,否则至少要花半年时间。

开炉的时候,龙涛站在秦政的身后,嘴里念念有词,祈求蛇形门的列祖列宗保佑龙蛟剑一举炼制成功,千万不要出现什么波折。

秦政劝道,“前辈,求他们没用。你还不如求求我。”

龙涛骂道,“秦老弟,你想得太美了,想让我求你等下辈子吧。”

秦政淡然一笑,“随你吧。我马上开炉,龙蛟剑抓不抓得住就看你了,我不能出手帮你。”

龙涛轻蔑的道,“放心,我好歹也算个高手了,对飞剑还是很了解的。”

秦政不跟龙涛打嘴仗,他掐灵决开炉门,龙蛟剑像个久困得脱牢笼的小鸟一样,轻吟一声,从炉腔里飞离出来,龙涛看准位置纵身而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期,可以御风飞行了。龙蛟剑的速度很快,龙涛追得有些费力,好在密室的空间很小,龙蛟剑腾挪不开,龙涛凭借多年的飞行经验占了先机,最终把龙蛟剑抓在了手里,龙涛把真力导入龙蛟剑事先设好的阵法内,两股同宗的真力一汇合,龙蛟剑马上安分了下来。

龙蛟剑剑长只有一尺多,剑身流畅,不时地闪现出浅蓝色光华,体会着从龙蛟剑不断传来熟悉的能量,龙涛哈哈大笑,他等待多年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的顶级飞剑。

秦政已经收拾完毕,他说道,“前辈,拜托你不要笑了好不好,容易把狼招来。”

龙涛的兴致被秦政打断,“老弟,你应该体谅一下老哥我的心情。多年夙愿一朝得偿是什么感觉,我今天终于体会到了。”

秦政又抛给他几把飞剑,“这些是给你的。”

龙涛奇道,“你是不是会变魔术,这些飞剑你从哪里弄来的?”

“和你的龙蛟剑一样,”秦政回道,“都是刚才一起炼出来的。除了龙蛟剑还炼制了五把,我从里面挑了一把作为这次炼剑的报酬,前辈你不会不舍得吧?”

龙涛眼尖,秦政手中拿着一把普通的飞剑,是五把副产品中品质最差的一把,“老弟,你这次帮了我一个大忙,既使你把这五把飞剑全部收走,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你为什么却挑了最差的一把?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蛇形门?”

秦政道,“我没有丝毫轻视蛇形门、轻视前辈的意思,我挑这把剑是有原因的。”

龙涛略带怒气地问道,“什么原因?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就不是我龙涛的朋友。”

秦政解释道,“根据我目前的状况,飞剑对我的作用不大,而贵派很多弟子比我更需要它们,还有一个原因,我需要飞剑的时候,完全可以自己开炉再炼一次,你也看到了十几天的时间我就可以重新炼制一把,又何必从你们紧缺的飞剑当中抢一把出来,我觉的得到这把飞剑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了。”

龙涛知道炼制飞剑不像秦政说的那么简单,单单收集飞剑的材料就需要很长时间,秦政可以体谅蛇形门的难处让龙涛十分感动,“老弟,以后你和孙将军就是我们蛇形门最尊敬的客人,只要有需要的地方,我龙涛绝对不皱一下眉头。”龙涛人老成精,发现孙若彤在秦政心中的地位非同小可,随连孙若彤一块儿包含在内。

孙若彤道,“多谢前辈厚爱,我和小政谢谢你。”孙若彤这几天日夜陪伴在秦政身边,由于秦政重新布置了阵法,隔绝了罡火炉和密室间的联系,孙若彤在十几天前就脱掉了薄荷斗蓬,秦政把观察罡火炉内部情况的事情拜托给了无事可做的龙涛,然后一心一意的陪着孙若彤,经过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

占了秦政老大便宜的龙涛有些过意不去,他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羊脂白玉瓶,“老弟,里面是十五粒龙髓丸,可解百毒,送给你了。”见秦政又要推辞,“你放心,这十五粒龙髓丸绝对不是快要变质的劣质品,而是我上个月刚炼制的,在羊脂白玉瓶里可存放百年而药力不失。”

秦政想起以后要面对的各种各样的危险,没有继续推辞,“多谢前辈了。”

心怀大畅的龙涛哈哈大笑,“来来,老弟。为了庆祝炼剑成功,我们等会儿好好的喝一杯。”

秦政道,“喝酒就免了,前辈如果舍得,不如用蛇涎液招待我。”

龙涛道,“老弟你不用说了,这坛蛇涎液送给你又何妨。”说着,他把青瓷坛抛给秦政。

秦政接过来打开坛盖,“不对呀,里面的蛇涎液怎么没了?对了,肯定是前几天被罡火炉的高温蒸发没了。”

龙涛道,“老弟既然喜欢蛇涎液,以后我每次多酿些给你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