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十六章 杀莽(2)

第四卷第十六章 杀莽(2)

秦政的猜想离事实不远。轩辕赤威胁要杀掉秦政的时候,轩辕赤追上了莽蛟,立功心切的他没有等着轩辕紫过来和她一起动手,而是决定一个人独自面对莽蛟。轩辕赤的决定原本并没有错,在轩辕家中收藏的典籍上的确记载着出窍期的修真者借助于合适的法宝完全有可能把莽蛟降服,可是轩辕赤错就错在他挑错了时候。那一天是红月期,也被称为血杀期,在这期间,灵兽除了可以比平日更快速的吸收月华以及减少进化时的危险外,实力也要比平时高一成左右,而这一成足以打破轩辕赤原本稳赢的局面。

虽然在轩辕赤前面,秦政已经把莽蛟的两大必杀招耗干净了,可是莽蛟还有一招必杀技一直没有使出来。被逼到绝路上的莽蛟不顾生命危险,把浓缩着全身精力的内丹吐了出来。轩辕赤最想要的就是莽蛟的内丹,轩辕家族上上下下没有少服用灵兽的内丹,自然对莽蛟内丹的作用知之甚详。轩辕赤不慌不忙地撒出百密洛网,试图兜住莽蛟的内丹。

面临着生死关头的莽蛟把自身最大的潜力全部激发了出来,莽蛟操纵着内丹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间不容发的躲开了百密洛网,然后朝着慌了手脚的轩辕赤击去。轩辕赤大意失荆州,没有做好必要的防护工作,又躲闪不及,自身和莽蛟的内丹硬碰硬,顿时内丹的狂猛威力击穿了他的护身真气,和轩辕赤的护甲撞到了一起。两者相撞发出剧烈的爆炸声,产生的冲击波把轩辕赤的护甲变成布满裂纹的残次品。轩辕赤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从天上坠落到地上。同时冲击波席卷起地上的巨石,铺天盖地的砸在莽蛟身上,莽蛟不但被砸断一只角,还被巨石锋利的边缘划破蟒皮,留下了几道口子。莽皮坚韧,金石难断,这次居然可以被石头割裂,可以看出这次碰撞的力度之大,是多么的惨烈啊!

在刚才的一击中,莽蛟内丹一半的能量被消耗光了,莽蛟匆忙把内丹吞回到腹内,火速逃离了现场,返回了自己的栖息地。

轩辕紫得意洋洋的赶到现场时,心中刚刚得到龙蛟剑的喜悦被残酷的现实冲的一干二净。大师兄轩辕赤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百密洛网孤零零的落在不远的地方,而莽蛟连一点影子都没有。悲痛欲绝的轩辕紫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轩辕赤的伤势,检查结果让她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因为轩辕赤伤势很重,浑身血迹斑斑,具体的情况是护甲报废,胸骨碎裂,紫府混乱,元婴也被重创,一句话,离散功断气不远了。

轩辕紫不敢停留,顾不得找莽蛟算账,带着轩辕赤回到了轩辕城。轩辕烈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会落的这种下场。他检查了轩辕赤的身体情况后,断定轩辕赤的伤势只有靠离殒丹才可能救治。在劥龙国,只有圣手门的掌门梅洛宾才能够炼制,而遗憾的是圣手门和轩辕家族的关系不太好,梅洛宾曾经想从轩辕家购买一头可以用于炼制丹药的灵兽,被接待的轩辕黄用超高价吓跑了,后来梅洛宾从一个游历的修真者手中用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换购回来一只,才解了燃眉之急。从那次以后,轩辕家和圣手门关系变得非常微妙。

轩辕烈当时还夸奖轩辕黄作的非常好,如今面对着弟子拖延不得的伤势,轩辕烈不得不主动示好,他先是派遣自己的女儿和二弟子轩辕橙两人携带重礼到圣手门门派驻地清风谷洌水苑寻医问药。梅洛宾连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他们,直接让弟子回绝道闭关炼丹,紧要时刻,不见外客。轩辕紫二人灰溜溜的回到家中,把情况一说,轩辕烈明白梅洛宾是报复上次他没有亲自接待梅洛宾的事情,没办法,为了轩辕赤,心气高傲的轩辕烈不得不低下高昂的头颅,亲自带着门下所有的弟子以及重伤的轩辕赤,来到洌水苑。

梅洛宾和颜悦色地接待了他们,两方默契的谁也没有提到以前的小摩擦,只是当轩辕烈提到希望梅洛宾可以用离殒丹救治轩辕赤的时候,梅洛宾的交换条件还是让轩辕烈差一点把桌子掀起来。梅洛宾说,要离殒丹可以,用金睛雕交换。金睛雕是轩辕烈的爱宠,是一只仙灵兽,比灵兽高了整整一级,仙灵兽在整个劥龙国只有三只被修真者饲养,属于千金难求的绝世好宠,万金难求。梅洛宾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就要轩辕烈的**。轩辕烈后悔莫及,如果当初把梅洛宾想得到的灵兽白白送给他或者低价卖给他,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无论轩辕烈如何哀求,说软话,梅洛宾死活不松口(当初,轩辕黄就是这样对待他的),一口咬定离殒丹非金睛雕不换。轩辕烈一咬牙,把金睛雕给了梅洛宾,换回来一粒离殒丹。离殒丹的正常价格是一百二十颗上品晶石,而金睛雕的市价是一千五百颗上品晶石,而且是有价无市,这样,轩辕烈大亏特亏,从此后轩辕家上上下下对圣手门恨之入骨。

轩辕赤服下离殒丹后,轩辕烈一脸阴暗的和梅洛宾告别,带着旗下弟子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轩辕城。轩辕烈把轩辕紫、轩辕赤找来,询问轩辕烈受伤的经过,轩辕紫怕爹爹惩罚她,添油加醋的把遇到秦政,师兄妹二人分兵而导致轩辕赤差点被莽蛟杀死的经过说了出来,当然像秦政在他们之前遇到莽蛟以及轩辕紫试图杀死秦政和敲诈勒索的事情,轩辕紫和轩辕赤没有忘记用春秋笔法删减一二,同时为了加强可信性,秦政的实力被大幅度提高到可以和轩辕紫对抗的地步,还有秦政也被描绘成拦路抢劫的角色。

轩辕烈性格中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护短,同时喜欢迁怒于人。他听完轩辕紫的叙述后,勃然大怒,恨不得立即把秦政击毙于掌下。还是轩辕赤老成一些,他没有忘记把秦政的身份报出来。轩辕烈一听秦政是圣眷正隆的朝廷官员,只好暂时把怒火压了下去,吩咐旗下弟子时刻注意朝廷动态,只要秦政一失势,立马把秦政杀掉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