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十九章 三女发怒(1)

第四卷第十九章 三女发怒(1)

锦百灵落在秦政肩上,小脑袋瓜儿不停的转来转去,似乎在和三女打招呼。然后,锦百灵衔住秦政的头发拉了一下。秦政摊开手掌,锦百灵跳到上面,扬起脖子,冲着秦政欢快的鸣叫。

秦政道,“小家伙,我介绍彤彤姐给你认识,以后你就跟着她了。”

陈蓉拉着秦政的胳膊,娇声道,“姐夫,你把她送给我吧!”

潭雅则向孙若彤撒娇道,“姐姐,我要。”

秦政顿时头大起来,锦灵簪只有一只,本想送给孙若彤,没想到陈蓉和潭雅都会喜欢上这个小家伙,早知如此,就应该背着二女送给孙若彤了,而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送给谁都难免让另外两个人不开心。

孙若彤作为四人当中的大姐,道,“小政,我不喜欢养宠物,这只锦百灵你还是送给雅儿或者蓉儿吧。”

秦政想了想道,“好。蓉蓉,雅雅,锦灵簪只有一只,不可能劈开,一人一半儿。不如这样,我们让锦百灵自己挑选主人,你们两个都伸出手,锦百灵落在谁身上,以后锦灵簪就归谁所有,好不好?”

陈蓉和潭雅一起点点头,不过两个人都不忘警告秦政不要帮着另外一个人作弊,出老千。

秦政对锦百灵道,“小家伙,你从蓉蓉和雅雅当中挑选一个人出来,以后你就跟着她吧。”

锦百灵一展翅膀,飞了起来,她先是绕着陈蓉飞了两圈,陈蓉以为锦百灵要跟着她,欢喜的要抓住她,没想到锦百灵一扭身又飞到潭雅身边,气得陈蓉直跺脚。潭雅高兴的抚摸着锦百灵的羽毛,得意的朝陈蓉炫耀了一下。

秦政安慰陈蓉道,“蓉蓉,以后我有机会一定给你找一只更好的宠物,先别不高兴了。”

陈蓉道,“姐夫,这可是你说的。我听说在凤鸣山有神兽凤凰出没,你不如把凤凰给我逮来,送给我。”

陈蓉的话让秦政差点吐血身亡,“好蓉蓉,你还是饶了小的一条小命吧,让我去抓神兽,还不如一刀杀了我来的痛快。”

陈蓉和潭雅坐在一块,一起逗弄着巴掌大小的锦百灵,秦政把记录着锦灵簪炼制方法的青简交给潭雅,“雅雅,锦灵簪要等到你有了真元力之后才能够灵活运用,现在还不行。等一会儿,锦百灵的能量耗光后又会变成锦灵簪的模样,你要是想让她一直保持在锦百灵的状态,必须炼制才行。”

潭雅软语道,“你不能帮我炼吗?”

秦政解释道,“雅雅,有些事情你还不清楚,修真者使用的法宝一般都需要本人炼制后,才能和主人身心相通,尤其是锦灵簪这样的锁灵类法宝,一般是谁炼制里面的灵物人谁为主,如果我把锦灵簪炼制了,以后小家伙就会一直跟着我,你不后悔吗?”

陈蓉有些“幸灾乐祸”的道,“照姐夫你的意思,雅妹一时半会儿还不算是锦百灵的正主儿,还要等好长好长时间才能够达到要求啊!嘿嘿,不管了,我要继续挑选我的礼物了。”

潭雅眼珠一转,“没关系,等到我想见锦百灵的时候,只要找姐夫帮我唤醒她不就可以了。对吧,姐夫?”最后两个字潭雅故意拖的长长的,秦政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这时,陈蓉拿着一把亮晶晶的飞剑,道,“我挑好了,就要它了。”

秦政看了飞剑一眼,苦笑道,“蓉蓉,我说句话,你别生气。”

陈蓉奇道,“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秦政道,“这把飞剑也不能送给你。”

陈蓉一听,一掐小蛮腰,气道,“姐夫,你太坏了。为什么我每挑一件,你都说不行?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

孙若彤连忙起身,拉住陈蓉的小手,安抚道,“蓉儿,小政不送给你自有他的道理,你先听他的解释,好不好?”

秦政道,“我在解释之前,不得不先夸蓉蓉一句。”说着,他冲着陈蓉挑起大拇指,“蓉蓉,你太厉害了,连着挑选了两次,每次挑选的都是最厉害的法宝,你的眼光真不是盖的。”

陈蓉被秦政夸奖,脸上差一点就露出来笑容,一想气氛不对,随绷紧脸道,“哼,你不要以为夸我一句,我就会上当。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就把若彤姐接到皇宫里面住,让你以后再也见不到若彤姐。”

孙若彤生气地敲了陈蓉脑袋一下,怎么每次威胁秦政时,陈蓉都会把她牵扯进去。

秦政道,“你拿的飞剑叫鸿鹄剑,是一把极品飞剑,按照修真界的说法,是一件宝器。是语嫣阁第一代掌门琴语嫣前辈炼制的,取‘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意境。自从琴前辈过世以后,鸿鹄剑一直是语嫣阁掌门的重要信物之一,语嫣阁门规第一条,持鸿鹄剑、凤舞戒者掌门也!蓉蓉,你是不是想当语嫣阁的掌门了,没关系,我马上把凤舞戒一块儿给你。”说着,秦政作势欲把套在右手无名指上的黑色圆环摘下。

陈蓉一听,忙把鸿鹄剑丢到一边,“我才不要当什么劳什子掌门,单单一个储君的头衔就够我头痛的了。”

秦政继续诱惑道,“没关系,蓉蓉,你当了掌门后,可以指挥调度语嫣阁门内所有一切,很划算的,要不要考虑一下?”

孙若彤附身在陈蓉耳边说了几句话,陈蓉眼睛一亮,道,“姐夫,你说真的,我可以控制语嫣阁门中一切?”

秦政心里突了一下,总觉得陈蓉这话里面有陷阱等着他往里面跳,“对呀,像原雷、隽海他们、哦。雅雅现在也算是语嫣阁门人了。只有你成了掌门,完全可以指挥他们帮你做事。”

陈蓉甜笑了一下,“姐夫算不算是语嫣阁中人啊?”

秦政顿时明白过来,陈蓉的圈套在那里了,“我虽然也算语嫣阁中人,可是语嫣阁门规还有一条,掌门退位后,即刻成为语嫣阁理事,可以监督指导当代掌门的行为,在掌门做出不合适的举动后,理事有权利提醒掌门改过。”

陈蓉沮丧的道,“当了掌门指挥不了姐夫,我当它干什么,还是姐夫你慢慢做吧。”

至此,秦政第一次挑选语嫣阁第十四代掌门的行动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