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二十三章 实地测量(1)

第四卷第二十三章 实地测量(1)

陈蓉和潭雅为了让秦政答应她们的要求,又是撒娇又是威逼利诱,秦政对着两个娇滴滴的小妹,打不得骂不得,说了多少遍不行,可是她们两个依然不屈不挠的磨着他。

秦政无奈,想到了在马车上小憩的孙若彤。于是,秦政假装应允,然后道,“既然你们执意要玩,我只好答应你们。”

陈蓉和潭雅高兴的抱住秦政的胳膊,“谢谢,姐夫。”话语间掩饰不住面对即将到来的刺激的莫大兴奋。

秦政道,“我没有玩过蹦极。所以需要先试验几次,摸索出规律后,才能带你们玩。”

陈蓉和潭雅也没有玩过蹦极,只是现场看过别人表演,所以对秦政的话,两女并没有表示反对。

秦政站在塔顶的女墙上,低头往下一望,心中微微一颤,一百五十米的巨大的落差带给他些许的慌乱,秦政虽然有过很多次驾驭飞剑在高空飞行的经验,可是那时候还有飞剑作为依托,如今却要在不借住任何工具的情况下,跳下去,秦政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陈蓉和潭雅站在秦政身后,紧张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秦政的飞行技能究竟怎么样,就在此一举了。

陈蓉道,“姐夫,加油!”潭雅道,“小心点!”

秦政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他认命的张开双臂,身子一斜,从女墙上跳了下去。他没敢验证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放出飞剑合适,而是一起跳就掐决把飞剑放了出来,秦政紧张的心脏怦怦乱跳,直到稳稳踩在飞剑上,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秦政目测了一下,此时他的位置大概相当于三分之二的高度,两女正大喊大叫的冲着他挥手,让他回去带着她们一起玩。

秦政没有理会她们而是驱使着飞剑落在了马车旁,一直闭目养神的供奉,在秦政接近的时候,睁开眼瞄了他一眼,确定是秦政后,又重新开始闭目修炼。在孙府的时候,秦政曾和这个供奉打招呼,可是供奉从来没有正眼瞧秦政一眼,陈蓉解释后秦政才知道这些供奉和普通的修真者不完全一样,他们的出身主要有两种,一是孤儿,再是幼时家中贫困无力赡养,父母不得不把他们卖给官府的福利院或者富人。其实说卖给官府有些夸张了,实际情况是生身父母在把自己的孩子交给福利院的时候,福利院会给他们一笔安家费,从此以后这些孩子就和他们没有任何瓜葛了,这些小孩子前半生都是公家人,听命于官府。当然,官府不是让他们长大后上战场当炮灰或者作为童工使用,不但不是,官府还会安排专人从小训练他们,根据他们的特长或者天赋安排他们学文或习武,等他们长到十八岁开始为官府为皇室无偿服务到三十五岁,官府会重新恢复他们的自由身。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最后都可以恢复自由身的,如果被官府特殊的机构比如情报机关或者供奉堂等挑选中后,终生都不能够脱离官府的管制,作为补偿,官府为他们提供的的物质条件是非常丰厚的。

这种情况在地星各个国家非常普遍,皇室之所以这样做,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无论邀请来的供奉说的多么好听,可是他们毕竟有自己的事情,他们的人生目标是追求无拘无束的逍遥生活,追求与天地同寿,追求强大的个人力量,他们加入皇家的供奉堂,无非是想借助于官府的力量获得修真资源,从根本上说供奉堂的客卿对皇室极度缺乏忠诚感和归属感,这是从官府每次请他们做事都需要支付报酬的情况看出点端倪。如果只是这样,各国皇室也许还不会大动干戈,培养自己的修真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接受供奉堂的职位的修真者极少有达到或者超过元婴期的,即使以前一直在供奉堂效力的供奉在修炼到元婴期后也多数会选择辞职开始到外面游历,过逍遥的个人生活,不再为官府效力卖命。有鉴于这种情况,各国无一例外的选择培养忠于自己的修真者,从福利院挑选一批资质优良的孩子从小开始培养,通常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对官府还是有非常强烈的好感以及忠诚度的。官府对他们也丝毫不吝啬,晶石法宝,只要有需要,要什么给什么。对这种没有门派归属,由官府培养的修真者在修真届有个专门的名词称呼他们——官修真。

官修真修炼到元婴期后,也可以离开供奉堂自行修炼,但是需要随时接受官府的召唤。官修真一般的任务就是贴身保护皇室成员以及国家的重要人物。在劥龙国这样的官修真共有近七百人,其中修为最高的是一个女修真者玲茉,她的修为达到了出窍后期,平时里就呆在皇宫内院,随时保护着女皇夫妇的安全。

现在作为车夫的这个修真者就是一个官修真,名叫央筑,修为达到了灵寂中期,算是个修真高手了。从央筑心甘情愿接受安排作一个普通的马车车夫就可以看出官修真和普通修真者的不同,如果安排普通的修真者作车夫,心高气傲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虽然央筑仍然没有理他,秦政依旧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秦政蹑手蹑脚的掀开马车的遮帘,一副美人春睡的绝美图画映入眼帘。陈蓉的马车内部装饰的并不奢华但是十分舒适,底下铺着红色的地毯,椅上的坐垫和靠背松软舒适,用的是清一色的御绣锦缎。在四角各悬挂着一盏琉璃凤灯,灯下垂着多彩的琉璃珠。此时的孙若彤斜倚在靠背上,身上盖着一床薄被,两条藕臂搭在被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也不知她梦到了什么美事。

秦政顿时呆住了,撩着门帘也忘记放下来,只是静静的看着睡眠中的孙若彤。孙若彤很机警,她很快从睡梦中醒来,慵懒的伸了伸懒腰,散发出万千风情。

孙若彤看着秦政呆呆的样子,笑道,“小政,你的哈喇子都快要流下来了。”

秦政连忙用手擦了一下,不无尴尬的道,“彤彤姐,你醒了!”

孙若彤道,“小政,你不是正陪着雅儿和蓉儿玩吗?怎么想起来找我了?有什么事?不会是两个妹妹又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让你为难了吧?”

秦政道,“姐,你真是太聪明了,一猜就中!”

孙若彤道,“什么事呀?说出来,让姐姐看看怎么帮你?”

秦政道,“还不是雅雅和蓉蓉两个,非要玩什么蹦极?你说蹦就蹦吧,还非得从瞭望塔上往下蹦,彤彤姐,你说她们这不是在玩命吗?”

孙若彤道,“小政,你先别急。有话慢慢说。”

秦政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和孙若彤说了一遍,然后道,“彤彤姐,你劝劝她们吧。雅雅和蓉蓉根本不听我的,还是你出面吧。劝她们放弃这个疯狂的念头。”

孙若彤并不急于发表意见,而是想了一下后问道,“小政,你说你刚才是从瞭望塔上跳下来的,是不是?”

秦政道,“是呀。不过,我一跳出来,就把飞剑放出来了,没敢停留。”

孙若彤点点头,道,“如果是这样,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来,小政,扶我下车,我和你一块上瞭望塔塔顶。”

秦政问道,“彤彤姐,你想怎么办?”

**

谁有票,请支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