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五十九章 女式战甲2

第四卷第五十九章 女式战甲2

梅圳道,“是啊!恩师临走的时候我就应该走了,不过我想到这次聚会,就跟恩师请了个假,打算参加完这次聚会再回去。人相处的久了,一旦要分开,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对了,秦老弟。恩师让我转告一句话,等你有机会还请你到我们清风谷洌水苑做客,我们圣手门上上下下恭候你的大驾光临。”

秦政忙道,“梅前辈客气了,我有机会一定会到圣手门拜访梅老爷子的。”

苏文茂呵呵一笑,陡然一愣,围观的人看着苏文茂可笑的表情发出哄堂大笑。苏文茂没有理会他们,上前几步,走到丹妮尔身边,拱手道,“晚辈苏文茂见过前辈。”修真界谁的实力高谁就是前辈早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丹妮尔外貌虽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比苏文茂年轻不少,可是苏文茂还是心悦诚服的执弟子礼,没有丝毫的不快。

丹妮尔坦然受了苏文茂一礼,这时梅圳也看到了站在秦政身后的丹妮尔,忙道,“圣手门弟子梅圳见过前辈。”官修真的弟子们这才醒悟过来,忙跟着一起喊道,“前辈好!”洪亮的声音响彻全场。把其他的修真者吓了一跳,不知这边出了什么事情。

域庵尚走了过来,见是秦政,道,“哎呀,秦监院我可把你盼来了。来来,你快点跟我来。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以后你可得帮我分担一部分供奉堂的事务,我一个人都快累死了。”

域庵尚先拉着秦政走到场地一边的高台上,他见丹妮尔和金智秀寸步不离的跟着秦政疑惑的问道,“秦监院,这二位是……”

秦政忙道,“她们是我的朋友,这位是金智秀前辈,这位是丹妮尔。她们是我邀请来参加这次聚会的。”

域庵尚恍然,他知道秦政认识的都是一些了不起的人物,也不多问,他走到台前,把秦政和丹妮尔、金智秀一起介绍给了参加聚会的修真者。在场的几个修为到了元婴期的官修真对新到场的元婴期高手丹妮尔很感兴趣,纷纷邀请丹妮尔加入他们交流的行列。丹妮尔心中跃跃欲试,可是又不愿离开秦政和金智秀,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秦政不忍丹妮受窘,和她一起参加到交流当中。

金智秀没有什么交流的欲望,这些后辈们在她眼里什么都算不上,她现在的着眼点在于如何渡劫,显然在场的没有达到她要求的,所以她也不开口,默默地跟在秦政的身后。

秦政也不强求,从他发现没有修真高手到来就知道让金智秀开口很难,现在丹妮尔能够达到她的夙愿,参与到交流的大军当中,秦政就已经很知足了。

秦政三人在供奉堂待了三天时间,一直到聚会结束,然后秦政让丹妮尔和金智秀先回孙府,他则代表供奉堂给梅圳隆重举办了欢送仪式。然后回到了孙府。这次参加聚会,秦政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对修真界不再是眼前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金智秀又在孙府待了一个多月,期间几次游说孙若彤跟着她修真,都被孙若彤婉言谢绝了。后来秦政知道这件事后,每次孙若彤和金智秀会面的时候,都神色紧张的跟在孙若彤身后,生怕孙若彤一时心软,弃他而去。孙若彤心感秦政对她深情,对秦政越发的好。两人日渐融洽,同出同进宛若恩爱夫妻一般。

金智秀见事不可为,就放弃了收孙若彤为徒的想法。她为了回报秦政义赠泰阴水之举,决定指导秦政和丹妮尔一个月。指导的方式主要是交谈,互相询问。金智秀在这一个月中,教给秦政很多东西,可以说金智秀除了金珍族机密之外把她多年修真的心得体会全都传授给了秦政和丹妮尔两个人。丹妮尔限于修为境界对金智秀所讲的有很多暂时还不能理解,只好强行的先记住再说,等待以后慢慢的理解。秦政则不同,他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对修真的了解却不是普通的修真者可比,金智秀的悉心传授只不过是给了秦政一把开启修真大门的钥匙,对秦政加深理解阳月魄当中的各种修真元素有很大的帮助。金智秀通过和秦政的交流,觉得自己也是获益肤浅。她对秦政的师门语嫣阁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秦政这个有趣的小男人也起了几分异样的心理。

金智秀离开孙府的时候,孙若彤、秦政、丹妮尔、陈蓉、潭雅都舍不得她离开,金智秀在这段时间里和她们融洽的生活在一起,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把她当成了自家姐妹,陡然间金智秀要离开,众人还真的感到很突然。金智秀经历的聚合离别已经很多次了,每次游历结束的时候都会来一次,她基本上已经习惯了。所以这次她心里虽有淡淡的不舍还是义无反顾的告辞了,临别时她邀请秦政和孙若彤等人有时间到熙德星做客,并送给秦政一个鸡蛋大小的星途球,内里标有如何从地星到熙德星的路线图。

金智秀离开后,陈蓉回皇宫居住,孙若彤又开始了每天上朝议事的规律生活。丹妮尔每天在密室内修炼,秦政无所事事陪着潭雅整天在京城游览,大街小巷布满了他们俩的足迹,潭雅表现得很乖,秦政自己都有点不知所措了,不知潭雅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月,在秦政的督促之下,潭雅成功的巩固了旋照期的修为,秦政决定让潭雅服用培元丸。这天,孙若彤等人包括丹妮尔一起聚在密室,等待看到潭雅服用培元丸后的效果。

潭雅很快就感觉到服用培元丸前后的差别,她体内的真元力变得更加清纯绵厚、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潭雅兴奋的拉着姐姐的胳膊又蹦又跳。陈蓉也为好姐妹的成就感到欣慰。

秦政等潭雅安静下来之后,道,“雅雅,我之所以提前给你服用培元丸,是想给你一套战甲。我这段时间想了想,我从金前辈那里得到的战甲给你装备虽然有杀鸡用牛刀的感觉,可是谁让你是彤彤姐的妹妹呢。我也只好忍痛大出血,给你一套了。”

秦政的调笑让潭雅小小的生气了一把,不过可以拥有一套战甲的兴奋随即淹没了些许不快。秦政把五套战甲全部取了出来,竖放在地面上,“雅雅,你先挑吧。丹妮,你也挑一件吧。本来早就该给你的,一时事忙,忘了。你别见怪。”

每套战甲都很漂亮,潭雅挑花了眼,不知该选那样,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秦政,“政哥,你帮我挑一件吧。你肯定知道哪一件是最好的,是不是?”

秦政摇摇头道,“这五件品质差不多,没有什么高低之分。你还是自己挑吧,你要是选不出来,就让彤彤姐和蓉蓉一起帮你挑。”这五套战甲都是火属性的,潭雅和丹妮尔都能够装备。

潭雅忙拉着自己的两个姐姐围着五套战甲转来转去,指点着战甲的美丽之处。孙若彤转了一圈,忽然发出咯咯的娇笑声,陈蓉忙问道,“若彤姐,你笑什么?”

孙若彤道,“小政,你来。你看看这五套战甲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秦政和几女忙围着五套战甲转来转去,愣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可以让孙若彤发笑的地方。

孙若彤笑着指着战甲胸口的隆起处,“你们难道都没有发现这五件战甲都是女式的吗?小政是男儿之身,总不能穿这种战甲出去吧,会被人笑死的。”

秦政“啊”的一声,“怎么会?”他忙看了一下战甲,发现孙若彤所言非虚,每套战甲在胸部都有两个隆起,正是为了迎合女性的生理条件设置的。秦政暗道一声“苦也!”金智秀是女性,她的弟子也都是女子,所以炼制的法宝都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炼制的,秦政在接受战甲的时候没有注意这点,才发生了五套战甲全是女式装备的糗事。

潭雅欢呼一声,“好啊,我要看政哥穿女式战甲会是什么样子?”

秦政如何肯依,忙严词拒绝。正当他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外面有消息传来,女皇陛下紧急召见灭兽将军孙若彤、灭兽副将秦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