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七十二章 一人采一矿 2

第四卷第七十二章 一人采一矿 2

QQ群已满

秦政浏览了一遍玉瞳简,并没有找到所需要的灵决手法,玉瞳简里的内容也让秦政大失所望,里面记载的基本上都是一些炼器炼丹的手法,还有一些对原材料的介绍,里面的内容没有他不知道的,所以秦政随手把里面玄冲派留下的暗记全都抹去,又恶作剧的刻上语嫣阁的标记,打算留着以后送给看着顺眼的朋友或者有缘人。

秦政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他取出白色晶瓶,努力回忆着沈傲冰控制的手法,然后模仿着把灵决打在晶瓶之上,一股白烟冒出,四个元婴漂浮在空中,呆若木鸡的看着秦政。秦政用手给他们比划着让他们去采集晶石,四个元婴体没有一个动窝的,他们已经被沈傲冰彻底的毁去了神智,没有役主的控制指挥,他们什么都不会做。秦政垂头丧气的叹了一口长气,又想起元婴体跟着他已经好几个月了,也没见他们修炼,不知道时间长了他们会不会消散。他取出几块刚挖出来的氲蓝海晶,放到元婴体面前,道,“你们需不需要这个?”元婴体目光呆滞,什么话也不说。秦政无奈,只好把元婴体重新收回晶瓶之内,等以后找到合适的方法的时候再和这些元婴体交流吧。

没有找到合适的帮手,秦政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好在采集矿石是一个熟练工种,随着时间的延长,他采集的次数越来越多,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两分钟左右就能把两立方米的废石和晶石分离开。秦政在采集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现有法宝的几个不足之处,一个是储物瓶容量还是太小,当时以为一百立方的已经足够用了,现在发现还是太小了,以后要好好研究一下泰阴玄气瓶的结构,争取能够炼制出几个无论装多少东西也不满的宝贝来;另一个缺陷就是没有能够用来挖矿的宝贝,目前这种挖矿的方式即消耗力气速度又慢。

在秦政一脑门炼制法宝的想法的时候,时间到了八月十三,距离陈雪给他的期限只剩下五天时间了。在这段时间了,秦政赚了个盆满钵溢,在他疯狂的掠夺式开采下,龟谷晶矿估计有一半的储量被他挖了出来,秦政以平均每天一千五百立方米的吞吐量进行了挖掘,最后累计得到氲蓝海晶四百余块,上品茏腺石两千余枚,中品晶石十四万七千余枚,普通晶石一百多万枚。在八月十二号那一天,秦政想起矿山被炸之后,没有被开采出来的晶石也会随之被炸成粉末,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心疼之余,他又想起泰阴玄气瓶曾经把聚灵阵内的晶石能量全都吸干的经历来,于是他在矿窝上布置了一个巨大的聚灵阵,把阵势的触角伸到了所有能够触及到的地方,他把泰阴玄气瓶放到了阵眼处后,启动了聚灵阵,他只是想试试这种方法管用不管用,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聚灵阵把地下还没有开采出来的晶石的灵力全都吸附了出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了泰阴玄气瓶之中,秦政只能翻翻白眼,自己又被天上掉的馅饼砸中了。

聚灵阵运转了一天一夜时间,等泰阴玄气瓶停止吸收灵力的时候,秦政运用神识探矿法只找到了几块比普通晶石还不如的矿石,很显然,龟谷晶矿被秦政这样折腾了一次,已经没有任何的开采价值,除了被秦政揣到腰包的晶石以外,其他的晶石全都化成了泰阴水。不到三十天时间,一个储量惊人的晶矿被秦政开采完了,这种结局陈雪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后,孙若彤和丹妮尔听到这个消息时,檀口微张,久久的没有说出话来。

龟谷晶矿失去了利用价值,秦政此时炸不炸矿都没有什么区别了,但是秦政还是老老实实的在矿山内打眼,埋设晶体炸药,矿山是必须炸掉的,这不仅仅是陈雪的旨意,同时也是麻痹隐瞒玄冲派的手段,他可不想将来有一天被砷冥找上门。

从矿山内出来后,秦政让董矸把三千官兵召集到一起,然后和官修真一道退出到引爆范围之外,紧接着秦政启动了埋设的炸药。轰隆隆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爆炸引起的震荡波即使远在百里之外的牧马城也能够感觉到。

此时,孟晓铮正和孟沅仁商议孟家如何应对以后的局面,孟家和很多门派家族达成了供应晶石的协议,现在肯定不能履行条约了,虽然因为官府查封的原因不用赔偿违约金,但是孟家的声誉算是毁了。商别离跟着砷冥去了粤霭城,他们不得不再花费巨资购买炼器炼丹所需的原材料,也不知他们这次能不能买齐。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孟沅仁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

孟晓铮“噌”的站起来,然后又面露沮丧的坐下。孟沅仁关心的问道,“晓铮,你怎么了?”

孟晓铮苦笑的道,“爹,晶矿完了,以后再也没有龟谷晶矿了。孙若彤还是快了一步,她可真是下的去手。”

孟沅仁道,“晓铮,你的意思是……”

孟晓铮道,“孙若彤肯定是把晶矿给炸了,谁也别想再开采晶石了。”

孟沅仁惊道,“不会吧。他们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不是说要封矿吗?怎么又成了炸矿了?”

孟晓铮道,“爹,你要是不信,可以让大哥二哥去看一下,我现在必须把这一情况汇报给师父,请他老人家作决断。唉,爹,我们孟家永远失去了东山再起的资本,以后一定会过得很艰难,爹爹您可要有心理准备。”

孟沅仁道,“晓铮,你放心,爹爹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你好好打理玄冲派的事务,我会约束你大哥二哥的,只要咱们一家四口齐心协力,总有重见光明的那一天。”

听完汇报,砷冥气的七窍生烟,“什么,孙若彤把矿山炸了。他***,他们玩得太绝了,这手笔可真是大呀。我的矿山呀,我的晶石呀,全都没了。”

孟晓铮请示道,“师父,我们该怎么办?这口气我们难道就这样咽下去吗?”

砷冥道,“晓铮,你有什么主意?”

孟晓铮组织了一下语言,“师父,按理说这件事也怨不得官府,自从他们和我们三家达成协议以后,矿石的权利已经被官府收了回去,所以他们炸矿理论上讲是他们自己的事,和我们没关系。”

砷冥点点头,没有开口。

孟晓铮继续道,“但是,时间赶的太巧了。他们查封矿山一个月之后就把矿山炸掉了,很明显是针对我们的,不管他们说的多好听,说是为了彻底消灭吃人鱼,实际上就是针对我们的。他们怕将来会失去对矿山的控制权,不让我们得到我们应得的利益,所以采取了这种斩草除根的方式,来向我们示威。弟子以为,我们必须给于适当的反击,不能让他们牵着我们的鼻子走,而应该是官府跟着我们的指挥棒转圈,主次一定不能颠倒了。”

砷冥沉吟不语,孟晓铮这番话无疑于鼓动他干涉世俗界的事务,这可是犯忌的事情,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局面,最后的结局都是被皇室联合众多保皇派把敢于出头的门派击退甚至灭门了,因此砷冥不得不慎重行事,他左思右想,决定把事态的发展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能闹大。“晓铮,你的心情,师父很理解,但是我们还是要恪守修真界的规矩,不能牵扯到世俗人,你和师父都是正经的修真者,不是依靠力量欺负世俗人的孬种,这点你一定要记住。呃,你和迦霖处理完家中的事情之后就赶快回来,门派里还有很多琐事等着你处理,这两天把师父累的够呛。你转告你爹,只要我们玄冲派在,你们孟家不会有事,咱们俩家永远都是亲密的伙伴,孟家有事尽管找我们帮忙。”

孟晓铮感动的道,“谢谢师父,晓铮代表孟家上上下下多谢师父。”

砷冥点点头,然后关闭了传音阵。孟晓铮从传音室出来之后,心道,孙若彤今天我就再放你一马,因为你是一个世俗人,不过你的未婚夫秦政好像不算世俗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