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卷第七十六章 两败俱伤(2)

第四卷第七十六章 两败俱伤(2)

秦政知道这一战避无可避,孟晓铮刚刚在丹妮尔手中受挫,他如果执意不肯上场,她们三个人今天能不能走出孟家都是一个未知数,他站起身,呵呵笑道,“既然朴先生看得起我,我没有理由不奉陪。朴先生,你我都是修真之人,大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如何?”

朴迦霖翻翻白眼,暗自在心中腹诽道,你白痴呀?现在都成这种局面了,你还想着善了,别说我不肯答应,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肯答应你。心中虽如此想,口中却道,“秦将军所言极是,切磋嘛,没必要把现场搞得血淋淋的,有伤天和。”他懒得陪秦政闲扯,率先跳到禁制场中,双手抱拳拱拱手道,“秦将军,请!”

丹妮尔没料到秦政会在上场之前露怯,担心之余关切地问道,“阿政,你有没有把握?如果没有,我们就不要比了。”

秦政笑着摇摇头,“彤彤姐,丹妮,你们放心,我命硬的很,能让我送命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孙若彤叮嘱道,“小政,万事小心。你记得打不过,不要硬拼,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挽回今天的颜面。”她和丹妮尔一样,也不看好秦政,情郎不但修真时间太短,而且缺乏实战经验,和修真一两百年又是名门大派出身的朴迦霖相比,秦政欠缺的不是一点点,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她原本还希望丹妮尔能够消耗一下朴迦霖的实力,却万万没料到丹妮尔却把矛头对准了孟晓铮。

秦政道,“彤彤姐,丹妮,你们放心,我呆会儿比试的时候,不会莽撞的和朴迦霖以命搏命,我会以保存自己为第一目的的。”秦政经历多年乞讨生涯,除了看尽世间冷暖之外,学会的最大一条原则就是只有保存自己,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命如果丢了就什么都不会有了,只要命还在,总有一天,会讨回来属于自己的一切,无论是尊严,地位还是财富。当然在秦政的意识当中,并不是一定要遵从这一条原则,要不然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孙若彤差点把自己的性命丢弃在莽莽大自然中。

朴迦霖等的不耐烦了,催促道,“秦将军,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像个女人似的,磨磨蹭蹭的?”

秦政走到禁制场,站在朴迦霖面前三十米处,“不好意思,让朴先生久等了。”

朴迦霖不耐的道,“废话少说,我马上就要开始了。”他直接取出法宝云尘枪,朴迦霖也有属于自己的飞剑,但是飞剑的品质一般,威力也一般,远远比不上云尘枪。他也不待秦政准备好,直接手握枪把,枪尖对准秦政,口中念念有词,“疾!”

秦政暗道一声,“不好。”急忙放出火雷剑,刚腾空而起,在他曾经站立的位置上冒出一个尖锐的石刺,要不他躲的快,此时已被石刺刺穿了。

朴迦霖的体质是极其罕见的土性,擅长各种土性法宝、法术,他暗施偷袭,一是存了攻其不备的居心,看看是不是能够趁机重创秦政,如果不能也能为他后续的手段争取时间。

秦政反应如此灵敏让为他揪着心的孙若彤、丹妮尔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秦政躲过了一劫,两女顾不得责骂朴迦霖的卑鄙无耻,心中挂念秦政如何应付朴迦霖后续的手段。

朴迦霖嘿嘿冷笑了两声,扬手先披挂上战甲,他的战甲品质要比孟晓铮的好一些,中等偏上,是他初次修炼到元婴期的时候,门中的一个长老赐给他的。秦政的手镯内还存放着四套上等战甲,他却不敢穿出来,一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女式战甲,一旦传了出去,非糗死他不可。一直在空中飞着,使得秦政没有办法回击朴迦霖,最后等待他的结局是必输无疑,当然他也可以在空中使用回旋刃或者鸿鹄剑进行攻击,但是这两样法宝都不想暴露在和他有敌意的人面前,一怕被人抢,二怕暴露他的保命手段。他驾驭着飞剑试图落回到地面上,朴迦霖早就料到秦政会这样做,他抓住时机,不断地用石刺术,在场地内部布满大大小小的石刺,每个石刺冒出的时机都极有分寸,就在秦政要下落的正下方。秦政不得不滞留空中,一边大迂回的盘旋,一边伺机下落。丹妮尔在场外喊道,“阿政,快下来,不要在空中呆着,太危险了。”她看出来朴迦霖绞尽脑汁,也要让秦政空中滞留,所图一定非小。

秦政苦笑着耸耸肩,心道,我也想下去呀,可是朴迦霖太狡猾了,一点机会也不给我。

朴迦霖冷笑道,“丹小姐,你用不着提醒秦将军,一切都太晚了。”说着,他随手挥舞云尘枪,挽出几个好看的枪花,随后十几个斗大的石块从枪花儿中飞了出来,带着滚滚的雷声,从四面八方朝秦政包抄过去。他也不看秦政能不能从中逃脱,而是右手握着云尘枪往地上一顿,遍地的石刺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抓紧时间,从腰带中取出十几面三角形的灰褐色小旗,随手朝场地的不同位置抛去,他的手法极其老练,力度适中,十八面灰褐旗按照他的设想,插在了相应的位置上,刹那间,用灰褐旗作为阵节点的阵势布置妥当了。朴迦霖站在旗门阵的阵眼处,手掐灵决,启动了旗门阵,顿时,禁制场内沙尘弥漫,黄沙滚滚,场地内充斥着速度惊人的飞沙走石,即使一块儿厚厚的铁板,也能被撞成碎片。朴迦霖也许是嫌还不够乱,挥舞着云尘枪,又对着空中手忙脚乱的秦政放出数以百计的石块,看样子不把秦政撞死撞伤,他是不肯干休了。

旗门阵受布阵者控制,所以对朴迦霖没有任何副作用,秦政却倒了霉了,细密却又无处不在的沙砾不断地扑打着他的面门、眼睛,他根本不敢睁开眼,只能依靠视觉之外的五识躲避着朴迦霖连绵不断的攻势。孙若彤手脚冰凉,秦政的苦难,她感同身受,恨不得以身相待,“小政,你一定要坚持住。”她嘴里念念有词的道。丹妮尔则坐立难安,心中一直在犹豫着是否要冲进禁制场内和秦政并肩作战,眼睁睁看着秦政受苦让她心如刀绞。“阿政,你不是懂得很多手段吗?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反击呀?”

亲眼目睹秦政束手无措、狼狈不堪的模样,孟家一家四口,神色激动,两眼熠熠生辉,孟沅仁激动的把茶水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也不知道,要不是顾及孙若彤在场,他们非得高声喝彩欢呼不可,他们的女婿、妹夫、夫君为他们连日来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扳回了一城,给他们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商科怗不是劥龙国人,没有那么多顾忌,他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挥舞着手臂,高声喊道,“好啊,朴大哥,你的法术真的是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