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五章 监院莅临(2)

第五卷第五章 监院莅临(2)

秦政不敢和老岳父争辩,俯首贴耳的聆听岳父大人的教诲。孙麟阁很长时间没有训人训的这么开心了,慷慨激昂的说了大约四分之一个时辰,他也趁机把他的一些人生感悟传授给他的女婿。秦政从老爷子这番话中学到了不少识人看人的本事,孙麟阁纵横政坛几十年,这方面的本事他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连陈雪这方面的本事也是缘于孙麟阁的教导。秦政明白孙麟阁说这番话的深意,修真界的人生百态和官场一样,什么阴谋诡计,当面笑嘻嘻背后捅一刀的事情多了,孙麟阁期望自己的女婿能够躲过这些沟沟坎坎,不要中了奸人的诡计。

孙麟阁经过这番训话,精神头儿好多了,胃口也大开,“政儿,我也说累了,你去厨房让若彤她们弄得丰盛一点,咱们一家子好好吃一顿团圆饭,唉,可惜了,阿福去了,不能参加进来了。”

秦政安慰道,“岳父大人,福伯虽然去了,他肯定不愿意看见你变成现在这样,他一定希望你快乐健康的活着。”

孙麟阁挥挥手,“你小子想教训我,还早着呢。滚吧你,让若彤上饭菜,我饿了。”

秦政急急忙忙的离开孙麟阁的卧室,孙麟阁自言自语道,“小子,我老了,以后我的宝贝女儿可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小子可不要让我失望。”

听说爹爹病情大好,孙若彤开心非常,于是今天的早餐被她打理得格外丰盛香甜,孙麟阁父女、陈蓉、丹妮尔还有秦政团团围了一桌,有说有笑的享用完了快乐的一餐。孙麟阁对于丹妮尔和他们一起用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多看了她几眼。丹妮尔已经辟谷,又被孙麟阁盯的浑身不自在,只吃了很少的一点水果。

收拾完餐桌,秦政把他今天要去供奉堂的事情告诉了孙若彤,孙若彤道,“好啊,你去吧,家里有我照顾爹爹就够了。呃,小政,你去的时候带着蓉儿雅儿一块去吧,她们也累了好几天了,今天让她们好好的散散心。”

秦政点点头,“彤彤姐,你也一块去吧。你比她们谁都累,更需要休息。”

孙若彤道,“不了,爹爹还需要我照顾。等爹爹病情好了,姐姐一定会让你陪着我出去好好的玩一次。”

今天对于供奉堂来说是一个好日子,一共有二十个修真者将得到供奉堂的奖励(其他的丹药留着以后用),除了两个是供奉堂的客卿之外,其他十八位都是官修真。对于这样的好事情,自然要大肆庆祝一番,所以当值以外的官修真和没有什么事情的客卿供奉都聚集在供奉堂的院中央的小广场上,三五好友聚在一起,等着正戏上演。

为了表示对秦政的重视和感激之意,修炼到元婴期的八个官修真有一半儿的人出来迎接秦政秦监院。域庵尚没有和屈粟等人站在一起,而是不时地踮着脚尖,朝远处张望。屈粟道,“域大人,你不用着急,我们不和你抢,等监院大人来了后,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办,我们不急。”屈粟知道,像苏奕那样不服气秦政的兄弟姐妹还有好几个,等分发完丹药之后,他们肯定会一一冒出来,打着学习的名义找秦政切磋,这样一来,时间肯定不会短。

域庵尚正对着屈粟说着感激的话时,孙府的马车就飞驰了过来,秦政刚从车上下来,域庵尚就急匆匆地迎了上来,还没等他说话,就看见了陈蓉,域庵尚吓了一跳,急忙整理衣冠,毕恭毕敬的大礼参拜,口称“储君殿下”,陈蓉纤手凌空向上一扶,“域大人,各位先生,今天我是跟着姐夫来玩的,你们既不用拘谨也不用行大礼,就当本君是各位的伙伴吧。”

域庵尚告声罪,拉着秦政来到供奉堂一个不起眼的小黑屋内,兵部和户部的两位侍郎正在这里等着接收秦政的晶石。小黑屋外面看着没什么,里面的空间却极宽敞。两位侍郎先把陈雪让他们负责接收的手谕让秦政查验之后,然后示意秦政可以把晶石取出来了。哗啦啦一阵乱声,秦政花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把绝大部分的普通晶石倒了出来,一百多万块堆在地上就像一座小山一样,所有的晶石堆成圆锥形,底径和高度都是八九米的样子,两个侍郎不是没有见过大堆的晶石,可是像这么大一堆还是首次看见。兵部侍郎高兴得抓耳挠腮,有了这些晶石总算可以应付手下的那帮催命鬼了,至少两三个月内他们不会打扰自己了。他从内衣兜儿内取出一个布包,递给秦政,“秦将军,陛下吩咐了,兵部不能白要你的晶石,所以我和高尚书商量后,决定拿出一百万两黄金作为这批晶石的价钱。我知道这一百多万块晶石在外面怎么着也能卖个一百四五十万两黄金,你也别嫌少,也别拒绝我,你要是不肯收,我回去也没有办法给上峰交差,陛下也会怪我不会办事,所以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

秦政知道这又是陈雪暗中补贴给他的,他和官府做的几次交易,明面上看着他吃亏,可是陈雪都在事后补给他了,像龟谷晶矿、燕荡山还有这次的一百万黄金。想到这里,秦政心中一热,真正的开始认同“雪姨”这个称呼。兵部侍郎将金票塞到秦政手里,然后拍着他的肩膀道,“秦将军,你这次对兵部的帮助,高尚书和我都铭记于心,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得到的一定帮忙。”说完,他走到晶石堆旁取出一个储物袋,装满后走到小屋角落的传送阵,把储物袋传送出去,过了一会儿,重新变空的储物袋又被人传送回来。

这时轮到慕容风色了,他又取出一个陈雪的手谕和一个储物腰带,上面写着让秦政把补偿给玄冲派三家的晶石交给慕容风色,一共是六万五千块中品晶石。这也是事先说好的,秦政很爽快地把六万多块晶石装进储物腰带内,然后把装的满满的储物腰带交给慕容大人。慕容风色小心翼翼的储物腰带系在官袍里面,然后又取出一道火漆封口的圣旨,“秦将军,这道圣旨是陛下再三嘱托我交给你的,你收好。”圣旨的内容是一道正式把燕荡山赏赐给秦政的命令。

处理完这些事,秦政从小黑屋走出来,汇合等在门外的丹妮尔、陈蓉和潭雅等人一起来到小广场。秦政和陈蓉被屈粟请到了人群的前低矮的平台上,主持分发丹药的仪式,因为陈蓉在场,所以和预计的不太一样,分发丹药的主角临时改换成了陈蓉,秦政给她打下手。

丹药一发完,苏奕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各位兄弟各位姐妹,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够少的了助兴的,小妹不才,自愿出来给大家助助兴。”

官修真里面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女比例达到了五比一,苏奕又是个上等的美女,修为高,脾气爽朗,所以在官修真当中拥有广泛的号召力,一听说她要出来露几手,台下不分男女纷纷叫好。

苏奕却道,“大家不用着急,我一个人在台上太单调了,所以想找一个兄弟上来和我同台表演。你们谁有兴趣上来和我玩玩?”

底下的人都知道苏奕的利害,又都听小道消息说苏奕今天要和监院切磋,更没有人肯上去出丑了。生**动的潭雅跃跃欲试的道,“政哥,我想上去和她比试一番。”

秦政道,“不行,雅雅,苏奕可是元婴期的修真者,你跟她差了十万八千里,上去也是白搭。”

潭雅道,“不嘛,我就要上去。”她修炼了这么长时间,除了在粤霭城的时候和孙若彤较量过,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和其他人切磋过。今天她特意带着烮焰刀,想试试自己长进了没有。修真时浅的她并不了解元婴期是个什么概念,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

屈粟道,“监院大人,既然二小姐想试试,就让她试一下吧。您放心,苏奕是个很有经验的老手,不会出什么意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