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十三章 幻阵掩矿(下)

第五卷第十三章 幻阵掩矿(下)

新春到,家家户户放鞭炮。放鞭炮,新春好,好事全来了!朋友微微笑,喜气围你绕!欢庆节日里,生活美满又如意。考试随便你,领导偏袒你,警察让着你,法院向着你,官运伴着你,媳妇由着你,吃喝随便你,财运罩着你,中奖只有你!

※※※

秦政无奈的摇摇头,心中大表鄙夷,小气鬼,你等着受罪吧,“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试验一下嘛,来,你现在先埋好两粒定位米,我来给你开启雾缭阵,你要是出不来,给我发一个信号,我再把雾缭阵给你关掉,包你没事。”其实不用试验,秦政也知道两粒定位米不会起作用的,雾缭阵会极大地削弱定位米的灵气,身处雾缭阵内的尔笙没有任何可能逃到阵外,秦政打算借机帮他加深对雾缭阵的了解,至于他有没有心存报复就不得而知了。

尔笙看着秦政的笑脸,心里面怎么样也舒服不起来,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可是他又不愿意放弃实践的机会,一咬牙,“好。”

秦政又道,“你先别急,把你的飞剑给我。”

尔笙忙把他的飞剑交给秦政,秦政一摆手,“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对了,你知道如何传递消息吧?”

尔笙道,“知道,我这里还有好几个小型的传讯符,可以短距离转送消息。”

秦政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埋定位米吧,埋完,站到雾缭阵的阵中。”

过了半盏茶时间,尔笙经过左挑右选,郑重其事的把两粒定位米埋好,然后站在阵内,示意秦政可以启动了。秦政挥挥手,脸上带着戏虐的微笑,“别了,尔笙。”

尔笙还没明白秦政是什么意思,雾缭阵已经启动,他取出定位仪看了一眼,马上变了颜色,定位仪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候他明白了秦政为什么会三番五次的发出耐人寻味的微笑,原来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尔笙不由得怨恨不应该想着偷工减料,不但不应该质疑秦政教他的办法,更不应该提出折衷的方案。

因为缺少必要的晶石法宝,尔笙已经习惯了节省着花费,恨不得一块晶石掰成八九瓣花。这和秦政的性情有很大的冲突,秦政习惯使尽全力解决问题,比如说架势一个需要一万零一块晶石的阵势,秦政绝对不会使用一万块,而尔笙会琢磨半天该如何节省不必要的晶石,不但要省下一块来,还有省下一百块一千块,这种事秦政是绝对不会干的,他宁肯花时间寻找更多的晶石,也不愿意布置一个存在缺陷的阵势,很多时候一个不起眼的阵节点会决定阵势存在的寿命以及威力大小,看似无用的一枚晶石实际上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当然,这个道理,秦政还不明白,他现在还能坚持着严格按照阳月魄内的阵势布阵和他的身家还有孙若彤有很大的关系,他的晶石持有量能和一个中型门派差不多,而深刻影响秦政一举一动的孙若彤是一个很懂得生活品味情趣的奇女子,孙府的衣食住行在她的打理下都能雅致,很舒服,孙家的人从来没有为了标榜自己穿粗布做成的衣服为了作秀吃粗制的食物,孙家的人在她们的能力范围内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秦政在未来夫人的影响下,也多多少少沾染了爱人的作风,事尽完美,不遗余力。

尔笙在雾缭阵里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出去的道路,阵内潮湿闷重的雾气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想了半天,忍不住了还是打出去一个求救的传讯符,传讯符一脱手也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空中胡乱转了几圈然后一头栽到尔笙的脚下,尔笙这下傻眼了。

尔笙被困在雾缭阵内,秦政并没有急着救人,尔笙是元婴期,几年不吃不喝都没问题,让他在阵内反省一下吧,百变幻阵已经启动,应该没有任何问题。秦政把紫蓝手镯内的所有东西全倒了出来,晶石灵药堆成了几座小山,有雾缭阵遮掩,秦政也不怕有人发现,他的眼睛都穿不透浓雾,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秦政想好了,要利用这段没有人打扰的时间,重新炼制一下法宝,飞剑、战甲、紫蓝手镯等等,他从龟谷晶矿偷来的矿石足够他折腾一次了。紫蓝手镯五百立方米的容量已经不止一次让秦政感觉到小了,他决定把内里的空间再行扩大,他还有十四块须弥魄石,决定用掉十块,内里的芥子阵也要替换成威力更大的一种,至于手镯的外观,秦政懒得改变,现在这个样子就不错了。飞剑嘛,秦政决定炼制一支水属性的,他现在火性晶石一块也没有,火性晶石都被他送给丹妮尔了,想炼也炼不了了。金智秀交换给他的战甲也需要修改一下,最主要一点是把胸部的两个突起改平,战甲上过多的装饰性花纹也要去掉,秦政对装扮人妖没什么兴趣,上次让丹妮尔看到他的糗样让他不好意思了好几天,他不想再闹类似的笑话了。另外,秦政还打算炼制一件护身用的法宝,能够全方位的抵抗各种法术和直接攻击,护盾他是不打算炼了,防守的范围太小,遇到立体的攻击就没办法防守了。最后如果还有时间,秦政会帮尔笙改造一下飞剑,他发现尔笙的飞剑品质一般,中等偏下,和他元婴期的修为很不相称。

秦政炼器炼剑的手法越来越熟练了,速度也很快,虽然是第一次使用百淬炉,还是在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把手镯改造了一遍,容量变成了以前的十六倍,达到了惊人的八千立方米,这个数字以后再也没有变化过,秦政带了半年多时间就把它送给了孙若彤,孙若彤不像秦政有那么多东西需要收藏,八千立方米对她而言足够用了。秦政后来想帮爱人把里面的容量改动一下,被孙若彤拒绝了,秦政只好重新炼制了另外一支储物手镯佩戴在孙若彤的另一只白晰的手腕上。秦政和孙若彤的关系一直是这样,秦政送给孙若彤的东西,孙若彤都很珍视,都被孙若彤珍重的保存着,从来不让秦政改动任何一个细节,秦政只好根据爱人的修为变化境界的进展不断地送出新的法宝。这一点上,孙若彤和丹妮尔的区别很大,丹妮尔和潭雅比较类似,都喜欢秦政帮她们修改手里法宝的属性威力,即使秦政把炼剑术制器术教给她们,她们只会偶尔炼炼,相比自己炼制,她们更喜欢让秦政给她们炼制,因为秦政总能根据她们的要求设计炼制出最适合她们心意的法宝。

飞剑,秦政也炼制了一把,可以发挥出水性以及水阴性法术,此外,秦政在剑体内设置了一道特殊的阵势,可以散发出剑雾,既可以攻击也可以用来采矿,采矿的效率比他采集龟谷晶矿的时候高上几十倍,他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采集的速度太慢了,这把飞剑的品质也接近于宝器级,不过和紫蓝手镯一样,这把柔水剑也被秦政当成礼物送人了,不过不是孙若彤,而是另外一个人。护身法宝,秦政炼制的是一个罩子样的法宝——九龙罩,罩子表面用法术刻画出来九只色彩不同,姿态不同的九条龙,是一件非常好的防护法宝,五行法术对九龙罩基本没有什么作用。修改战甲的时候稍微费点时间,用了四天的时间,秦政总算修改完毕战甲,勉强把女式战甲的特征去掉了,因为时间有限,秦政来不及在不伤害战甲上的防御阵地情况下把上面所有的纹饰去掉,等修改完成的时候,战甲依然带着女式战甲的秀气,当然别人不是炼宝高手是发现不到这一点的,秦政穿在身上,倒有一种别样的威风。

炼制修改完几件宝贝后,秦政想起来荀晗的网状法宝,他本打算把它送人的,现在想起来这种方式不大妥当,还是把它毁掉比较安全,不用担心被人发现。秦政把网丢到了百淬炉的炉腔内,里面高热的火焰用了不到一分钟就把它烧熔成一团**,并没有像秦政所想的那样,变成灰烬。秦政奇怪之余,用神识辨认了一下**的构成,才发现那是一种罕见的灵兽灵犀的犄角炼制而成的,灵犀角炼制成的胶体能耐高温,即使三昧仙火也烧不坏,秦政想了半天,决定把它打造成一块儿飞毯,以后带着孙若彤上天再也不用抱着她了,虽然抱着孙若彤很舒服,可是这样沿途美丽的风景两个人就没办法欣赏了,不如弄块飞毯,在天上悠闲自在的飞翔,谈谈情说说爱,多么惬意呀。闷了,还可以多载几个人,他至今想起两只手抱着陈蓉背后背着潭雅的那次经历,依然让他心有余悸。还是飞毯好啊,一次带十个八个人没问题,好像用它带着老丈人上天观光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