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二十一章 分神期的瞬移(上)

第五卷第二十一章 分神期的瞬移(上)

“阿嚏,阿嚏。”秦政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孙若彤秀美的容貌映入眼帘,春笋般的纤指捻着一根青草挑逗着秦政的鼻孔,“坏小政,你终于肯醒了。”孙若彤娇嗔的道。

秦政道,“咦,我们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我们不是在战舰上吗?”

“你、我还有丹妮尔三个人被海浪卷到了大海里,顺着洋流漂到了这里,我估计我们离出事的地点至少也有千里之遥了。”孙若彤不确定的道,“我们被冲到这个小岛已经两天了,我都担心死你了,你倒好不但整天睡大觉,还死抱着我不肯撒手,姐姐都快没脸见人了。”

秦政这才反应过来,孙若彤暧昧的趴伏在他身上,臻首蜷伏在他的胸口。秦政鼻端嗅着情人娇躯散发出来的深谷幽兰般的沁人香气,甜蜜的沉醉浸入了他的心海,他更加用力的抱紧怀里的碧人,深情的道,“彤彤姐你是我的宝贝,我当然要抱紧一点,要是丢了,谁能赔给我?”

孙若彤羞涩的点点情人的额头,“你怎么越来越油嘴滑舌了,就知道欺负姐姐。”孙若彤轻轻的扭动着娇躯,熟练的在秦政怀里找到最舒服的位置,然后窝在秦政怀里腻囔道。

秦政背靠大石,怀里轻轻拥着挚爱的玉人,抚摸着孙若彤如云般的漆黑长发,心心相印的情意在相知相爱的两个人之间流转,两个人谁也不肯多说一句话,而是依偎在一起享受着阳光照射在身上那暖暖的感觉。

“小政,你的功力是不是又长了?”孙若彤双手环抱着秦政的腰,慵懒的道。

秦政大惊小怪的道,“彤彤姐,你怎么会知道?你太厉害了,是不是会预测啊?”

孙若彤小手紧握成拳,没好气地敲了秦政一下,“讨厌,你个马屁精。我告诉你,我可不会预测,我是久病成良医,你每次一昏睡,醒来后都会增加不小的修为,你这次又睡了这么长时间,不用说也是和以前一样。”

秦政抓住孙若彤的拳头,然后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和她五指相扣,“对不起,彤彤姐,让你担心了。”

丹妮尔在远处咳嗽了一声,孙若彤如受惊的兔子一样,离开了情郎的怀抱。“阿政,你醒了。”丹妮尔手里拎着几只断了气的小型野兽,野兽大小和样子都和野兔差不多,只是额头处多长了不大的一只角。随手抛给孙若彤几只野果,丹妮尔淡淡的道,“孙若彤,给你的。”她其实不用吃东西了,猎物和野果都是她抓来提供给孙若彤充饥的,因为秦政抱着孙若彤一直不肯松手,这两天孙若彤的吃饭问题都是丹妮尔为她解决的。

孙若彤尴尬的道,“谢谢你,丹妮尔。啊,这两天多谢你照顾,你把兔子交给我吧,今天我来做饭,待会儿你尝尝我的手艺。”她拎着兔子走到不远处的海边,拨皮、洗刷之后,用树枝穿插,架在火推上烤。

丹妮尔坐在秦政面前的石头上,凤目用复杂的眼神凝视着秦政。秦政被看得不好意思了,讪笑道,“丹妮,你怎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脸上长花了?”

丹妮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捋起右臂的衣袖,本应是晶莹白皙的玉腕处却出现了一圈乌青,秦政一把抓住丹妮尔的小手,然后又像触电一样松开,他不好意思的赔笑道,“丹妮,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被人欺负了?你告诉我,我给你报仇。”

丹妮尔放下衣袖,“这是被你抓的。两天前我第一个醒来,就看见你怀里抱着孙若彤,另一手牢牢地抓着我的手。阿政,你告诉我,为什么海浪扑过来的时候,你要拉住我?在海里漂流了这么长日子,你又始终不肯松手?”

秦政一扭头,回避开丹妮尔咄咄逼人的眼神,“呵呵,我怎么知道?”

丹妮尔没有等到想得到的回答,“你不肯说,我也知道是为什么。哼,你知不知道你用了多大的力气,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你的手掰开。我是女人,你也不懂得心疼人家,下手轻一点。”她美眸烟波流转,似乎是在和情人撒娇。

秦政见势不妙,连忙跳起来,“哈哈,我去帮彤彤姐烤兔子,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动手做饭了。”

孙若彤拍拍身边的石头,让秦政和她挤坐在同一块石头上,“小政,我们没有盐和其它的调味品,烤出来的效果可能会差一点,味道会清淡一点。”

秦政像变戏法一样取出几小包的盐、八角和胡椒粉,“彤彤姐,我这里有。”这些东西都是他从孙府的厨房拿的。

孙若彤把调料洒在烤肉上,又翻转了几圈,“呃,好了。”她撕下最肥的一块,送到秦政嘴边,“小政,你尝尝看好吃吗?”

秦政张口吞下,赞不绝口的道,“好吃,彤彤姐烤的肉真好吃。”爱郎的夸奖让孙若彤露出幸福甜蜜的笑容,“你再吃几块吧。”她又撕下几块,一一送到秦政的嘴边。

秦政打着饱嗝,满足的道,“我饱了,嘿嘿,彤彤姐,该换我来喂你了。”秦政笑的像只不怀好意的大灰狼,伸手想把烤肉从孙若彤的手中抢过来。孙若彤羞涩的转过娇躯,背对着秦政,“不……不用了。”她还不太习惯,当着其他人的面让秦政喂她。孙若彤的吃相很优雅,先是撕下一小条肉,然后送入口中,咀嚼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响声,是天底下最规范的淑女式进餐方式。单看她进膳,也是一件美不胜收的美景。孙若彤羞涩的用肩膀撞了秦政一下,“小政,你请丹妮尔过来呀,她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

秦政一只手环抱住孙若彤的纤腰,另一手挥了挥,“丹妮,你过来呀,尝尝彤彤姐的手艺,很好吃的。”

丹妮尔踌躇了好一会儿才走过来,坐在离他们俩不远的一块石头上,“我不吃东西很多年了,最多也就是吃一些香甜的水果。”她嗔怪的白了秦政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辟谷了。

秦政其实也辟谷很长时间了,不过他没有那么多忌讳又一向是和孙若彤一起用膳,所以他依然是吃喝不忌,“我这里还有几个莓枬荔,今天就贡献出来请两位美女品尝吧。”说笑间,秦政把他得自祖曧星的最后几个水果一起取了出来,一共三个莓枬荔,“时间过了这么长,不知道它们变质了没有?”他用柔水剑剖开一枚莓枬荔,一股清香飘出,“哈哈,还没坏,来,丹妮,你尝尝。”他递给丹妮尔一半,另一半他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把上面的籽剔掉后,送到孙若彤檀口边,“彤彤姐,你也吃一块。”

丹妮尔咬了一小口,欣喜地道,“呃,很香很甜,阿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清甜爽口的水果。”水果是辟谷之后的修真者最常吃的食物,时间一长修真者会变得挑剔起来,味道不甜不香的不要,莓枬荔在祖曧星就是最有名的一种野果,味道之甜美不是一般水果可比的。

秦政笑道,“你喜欢吃呀,等我有机会再去一次祖曧星的时候给你和彤彤姐多采集一些回来。”他还不知道祖曧星被砷冥等人翻了个底朝天,都快面目全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