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三十二章 突出重围(下)

第五卷第三十二章突出重围(下)

这时,九龙罩承受不住轩辕紫等人的进攻,哗啦一声脆响,化成碎片,丹妮尔闪身扑向秦政,她看见秦政受伤了,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想看看秦政受的伤到底重不重。轩辕紫一声冷笑,一记蕴含着真元力的重掌“啪”的印在丹妮尔后心,丹妮尔的战甲抵消了绝大多数真元力,即使这样,丹妮尔依然受了重伤,一口鲜血喷出,秦政抢前几步抱住丹妮尔摇摇欲坠的娇躯,丹妮尔面色苍白,鲜血不断的被她呕出,秦政带着哭腔,“丹妮,丹妮,都怨我,都怨我。”

丹妮尔有气无力的举起手,抓住秦政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断断续续的道,“阿政,我没事,你不要担心。倒是你,受的伤重不……”说到这里,丹妮尔凤目一闭,玉手无力的垂下。

秦政双目赤红,滔天的杀意轰然涌出,用干巴巴没有生气的声音道,“你们都该死。”秦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杀了他们。轩辕紫如此对待丹妮尔彻底激怒了秦政,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何况秦政是个活生生的人。他大喊一声,“他***,你们都去死吧。”秦政不顾一切的放出五仙雷,无数个黑球充斥于万兽阵围出的空间,不断地翻滚着,散发出藐视一切的威势,藏青龙恐惧的尖声鸣叫着,五仙雷让它感觉到了生与死的考验。

突然一道粗壮的闪电划破长空,轰隆隆一声巨响,五仙雷开始爆发了。五仙雷经秦政全力发动,迸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轩辕紫大惊失色,“不好,大家快逃呀。”她的话音还没落,一道火龙“呼”的一声扑到了她的身上,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时间,轰的炸裂开来,火仙雷只用了眨眼的时间就把轩辕紫连人带甲烧成了灰儿,不要说元婴了,连骨头渣滓都没有剩下。轩辕赤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师妹……”

土仙雷发作了,一块巨石呼啸着砸向了藏青龙,巨石蕴含的力量即使藏青龙这样强悍的身躯也承受不住,藏青龙绝望的吼叫了一声,身躯微动,躲开了砸向它的巨石,可惜,土仙雷的密度太大了,躲过了这块还有另一块,“噗”一块巨石正好砸到了藏青龙的脑袋上,坚硬的头颅当即被砸得稀巴烂,藏青龙一时没有死绝,在地上滚了几下,然后数丈长的身躯僵硬的挺在地上,它死了。

万兽阵再也承受不住五仙雷的打击了,轰然倒塌,彻底的被秦政破掉了。秦政伏下身子将丹妮尔背了起来,丹妮尔并没有死,只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元婴已经濒临消散的地步,急需离殒丹救命。

秦政狠狠的看了一眼还在苦苦抵御五仙雷的轩辕赤,轩辕赤此时已经面色潮红,功力运转到了巅峰,轩辕家族的其他几个,除轩辕紫灰飞烟灭外,剩下的也都不妙,元婴后期的轩辕橙和轩辕绿都受了重创,昏倒在地,脑袋上身子上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眼看只剩下出的气了,而轩辕蓝和轩辕黄步轩辕紫后尘,直接被五仙雷命中,烟消云散了。秦政强行忍住袭击一下轩辕赤的念头,继续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必须尽快逃离这里,不过他临走之前,没有忘记把藏青龙的尸体带走,这么好的东西说什么也不能留给他的仇人。在仙诀的帮助下,藏青龙缩小成巴掌长短的样子,很轻易的被秦政装进了手镯内。

这时,五仙雷也基本上到了收尾阶段,只剩下水仙雷还没有爆发。而在第二道伏击圈围攻秦政的人因为万兽阵的遮挡,不知道这边出了什么事,全部围了过来,司马伦老奸巨滑,觉得不太对劲,拉着朴迦霖故意坠在队伍后面,沈傲冰也不是省油的灯,甩下一句“我给大家望风”后,飞离的远远的。

商氏三人和孟氏三人不知凶险,奋不顾身的扑到了五仙雷爆发的边缘地带,却不料因为失去了万兽阵的禁制,五仙雷的爆发地点远远扩大了,轰隆隆一声,迟迟不愿爆发的水仙雷终于也忍不住了,天空中忽然出现无数蓝色漩涡,漩涡疯狂的把一切卷了起来,他们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撕成了碎末,然后漩涡从天上砸向地面,精疲力尽的轩辕赤被水仙雷狠狠的砸了一下,战甲“砰”的变成了碎片,一口鲜血喷出,昏倒在地。

司马伦和朴迦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当孟沅仁父子被水漩涡卷走的时候,朴迦霖眼里几乎要滴出血来,那可是他老婆孟晓铮的亲爹亲兄弟呀,司马伦死死的拉住他,“迦霖,要忍耐,明知道去送死,你还要去,让师叔如何向你师父还有晓铮交待呀。”

朴迦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道,“晓铮,我对不起你呀,没能照顾好岳父和大小舅子。”

司马伦安慰了几句,突然听到一声惨叫,秦政的幸运到头了,被五仙雷的尾巴扫了一下,伤势加重了几分。秦政咬紧牙关,背着丹妮尔身形闪动,想瞬移走,司马伦是何等人物,抢先站在了秦政必经之路,也不用什么飞剑了,直接就是一掌,秦政仓促举起手掌,和司马伦对了一下,两个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司马伦扑通掉在了地上,秦政勉强稳住了身子,背着丹妮尔,放出柔水剑,摇摇晃晃的逃走了,此时的他内伤严重,神弈力也快被消耗干了,只能依靠着飞剑,才能勉强飞起来。

朴迦霖急忙扶住司马伦,“三师叔……”司马伦睁开眼睛,“敌人势大,我们不能力敌,还是快快退走吧,我们回去想办法,另觅良途。”朴迦霖道,“三师叔,你等我一下,我去会会秦政。”司马伦急忙拉住朴迦霖,“迦霖,万万不可,连师叔都打不过秦政,何况是你,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先退一步了,回去把孟家主的遇难的事情处理一下。”朴迦霖不敢违背司马伦的决定,“是。”司马伦又道,“迦霖,你和沈先生说一声,轩辕家的朋友还请他多多照顾了。”

朴迦霖飞到沈傲冰身边,把司马伦的决定告诉了他。沈傲冰脸上表情极其丰富,他心中暗忖,要不要趁着如此良机杀掉司马伦和朴迦霖,夺取二人的元婴。想了半天,还是不敢确定司马伦是不是真的没有还手之力了,要是失手,他的苦心就会全部荒废了,于是他大方的挥挥手,“好,你们放心,轩辕家的人就交给我吧,我一定把他们安全带回家。哦,对了,朴兄弟,你知道轩辕家还有谁没事吗?谁还活着吗?”

朴迦霖也没多想,直言相告道,“我和师叔隔得远,只能看见轩辕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其他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是死是活也没有个准信。”此时的五仙雷还没有散尽,没有人愿意亲身尝试一下五仙雷的威力。

沈傲冰点点头,“我明白了。哈哈,朴兄弟,你赶快带着司马前辈走吧,回去疗伤吧,这里的扫尾工作交给我吧,我会继续跟踪秦政的,绝对不会让他跑掉。”

朴迦霖拱拱手,飞回到司马伦身边,在地上搭建了一座小型的传送阵,两个人传送回了玄冲派。孟晓铮出来迎接他们,却看到司马伦精神萎靡,丈夫一脸的悲愤,而父兄却没有一点踪迹,“霖哥,我爹呢?”

有弟子过来搀扶住司马伦,朴迦霖“扑通”跪在孟晓铮面前,“晓铮,我对不起你,岳父被秦政杀死了。”一阵天晕地旋,孟晓铮眼睛一黑,娇躯一晃,朴迦霖急忙扶住她,“晓铮,你千万要挺住啊,你还有我,还有师父,还有那么多的师兄弟。”

孟晓铮哀嚎一声,“爹爹”,然后握手成拳使劲地敲打着朴迦霖,“都怨你,你是怎么保护我爹爹的,你还我爹爹,还我大哥,还我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