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面首

第四十一章 夺宝灭婴(上)

第五卷第四十一章夺宝灭婴(上)

秦政解决掉沈傲冰之后,伸手一招,幻化出的海水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柔水剑环绕着秦政不断的盘旋飞舞。“你们不是吹嘘自己是绝顶高手吗?好像也不怎么样吗?被我轻轻松松的搞掉了一个,哈哈,轮到你们俩了。”说到这里,秦政收敛起嬉闹的表情,严肃的道,“你们胆敢伤害我的彤彤姐,又和黑修真沈傲冰勾结,所以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都得死。”

砷冥心中有愧,他身为玄冲派的掌门,在劥龙国修真界地位尊崇,受人景仰,事到如今却和黑修真掺杂在一起,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他都不知该如何向天下同道解释。为今之计,也只要杀掉秦政一条路可走了,杀人灭口,砷冥还是知道怎么做的。“秦政,事到如今,即使有人说你是我亲爹,我也不会放过你的。”砷冥心道。

轩辕烈被触到了痛处,“秦政,我只是抓住孙若彤把她打了一顿,你就要和我们拼命。哼哼,你好威风啊,好有气概呀。我问你,你杀我爱女戮我爱徒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今天?我这么做,只是对你回报于一二而已。”

秦政眼睛一亮,手指着轩辕烈喊道,“哦,我知道了,你是轩辕烈。轩辕烈,我今天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轩辕紫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原来是家学深厚啊,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老爹言传身教,轩辕紫不变的卑鄙无耻才怪。”

轩辕烈气的七窍生烟,“你住口,不许你含血喷人。”

秦政嘿嘿冷笑,“我含血喷人?轩辕烈,我且问你,我和你们轩辕家有什么样的仇恨呀,居然劳动你们轩辕家族一下子出动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弟子暗示偷袭,半路拦截我,口口声声要杀了我。轩辕烈,是不是我秦政梗着脖子束手就擒,让你那几个成了大材的弟子杀了我,遂了你们的意,我***就是英雄好汉了?就会被你们轩辕家当祖宗一样供着?呀呸,爷爷我不缺早晚三炷香,别说你们轩辕家把我当祖宗供着了,亲爹都不行。哼,你们既然想杀我,就应该有被我杀死的觉悟。不错,轩辕紫轩辕赤是被我杀死的,那是他们活该,是他们自己找死,是他们自己往枪口上撞。”

轩辕烈气的浑身发抖,“你、你……”的说不出话来。轩辕烈是轩辕家族有史以来修真天赋最高的成员,其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别人敬畏的目光中,等他成为家主之后,别人看他的目光中又夹杂了不少害怕的眼神,那种高高在上,能够主宰别人生死的优越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她不能容忍别人用这种奚落的语气和他说话,尤其是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秦政。

砷冥怕轩辕烈一时冲动,坏了大事,急忙传音道,“轩辕家主,不要中了秦政的激将法,要冷静,不要失了方寸。”他现在和轩辕烈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轩辕烈好不容易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秦政,我不和你逞口舌之快,是非对错还是手脚底下见真章吧。”此时,中心广场外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刚才秦政和轩辕烈的对话谁也没有刻意掩饰,用不了多久轩辕烈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糗事就会传遍劥龙国乃至整个地星,轩辕烈知道自己完了,轩辕家族包括他在内的名声无论是在修真界还是世俗界一下子臭不可闻,七徒暗中偷袭秦政的举动还可以解释成两帮互有怨隙的修真者的仇杀,这种事在修真界屡见不鲜,别人最多说几句,风头一过,没几个人还会纠缠于此,但是轩辕烈犯了众怒的是他勾结黑修真,并把矛头对准了世俗人孙若彤,黑修真是修真者的死敌,而孙若彤又是世俗人最杰出的人物之一,这两类人同时被轩辕烈得罪了,离身败名裂不远了。轩辕烈明白唯一翻盘的机会就是杀掉秦政,同时要展示出自己强大的修为,用血腥和武力压服那些对他心存不满的人,这样轩辕家族在修真界还有立足之地,甚至有可能借此机会发展壮大。想明白这些,轩辕烈决定速战速决,不但要一举杀掉秦政,而且要赢的漂亮胜的精彩。“秦政,今天,我和砷冥砷掌门就一起讨教你的高招。”轩辕烈一句话就把砷冥打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围观的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啊”,谁也不敢相信和轩辕烈并肩站在一起的黑衣人居然是砷冥。砷冥和轩辕烈不同,轩辕烈生性高傲,气势凌人,轩辕家族在修真界的人缘并不好,砷冥及其背后的玄冲派却不然,玄冲派是劥龙国第一大修真门派,砷冥又是第一高手,是风向标式的人物,交友广阔,人脉充沛,很多修真者都唯砷冥马首是瞻,任谁也想不到砷冥这样的人物会做出勾结黑修真,绑架迫害孙若彤的龌龊勾当。

砷冥狠狠地瞪了轩辕烈一眼,他和轩辕烈为什么要穿夜行衣,不就是为了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吗?等杀死秦政,为弟子朋友报了仇之后,夜行衣一脱,他还是受人尊敬的前辈高人,可是机关算尽没想到会被盟友轻轻一句话揭穿了,“轩辕家主,你干的好事!”砷冥咬牙切齿的传音道。

轩辕烈有自己的小九九,既然砷冥参与进来了,他就不想一个人背黑锅,说什么也要把砷冥拉下水,有福一块享,有难一块当,有事当然一起扛了。另外,暴露砷冥的身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逼迫砷冥使出杀手锏,两人联手杀掉秦政。

秦政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抱着拳,冷嘲热讽的道,“砷掌门,轩辕家主,小子何德何能居然劳您二位的尊驾,真是惭愧惭愧呀。”

砷冥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也只有尽全力一战了,“秦政,你和迦霖的私人恩怨,我本不想插手,可是你不该打伤我派长老,杀死晓铮的父兄,我不能不插手处理了,还请你明白这个道理。”

秦政啐了一口,“我呸。砷掌门,我一直把你当一号人物,没想到你和轩辕家族的人没什么两样,都是同一幅嘴脸,都是希望我被偷袭的时候,站在那里不动被你们杀死,你们就高兴了,你们就如愿了,是不是?砷掌门,你也不用假惺惺的解释什么了,你要还是个男人,还当自己是个敢作敢为的前辈,就老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女皇陛下一家三口至今昏迷不醒,是不是你们动手做的这件事呀?”

周围的所有人顿时鸦雀无声,屏住呼吸,等待着砷冥的回答。砷冥踌躇了半天,也不敢说出实话,行刺女皇干系重大,牵涉极广,即使修真界和世俗界属于两个不同的圈儿,两者之间交集很少,但是这件事一旦传开,玄冲派在世俗界的名声一下子就会臭到家了,不要说劥龙国了,其他国家的皇室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也不敢支持玄冲派了,投奔到玄冲派拜师学艺的世俗人会降到最少的程度,除了禀性邪恶的人,其他人根本不会考虑玄冲派的。

轩辕烈暗骂了一句,敢作不敢当的家伙,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他咳了一声,“秦政,你猜的不错,女皇一家被刺是我和砷掌门以及沈傲冰三个人一起动的手。你想怎么样吧?”话音未落,广场边响起一片失望的叹息声。